高晓松:中国音乐传统为什么没了?(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

高晓松:中国音乐传统为什么没了?(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

有声读物」「2019-02-02」「高晓松」 1969年高晓松出生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童年生活在上海,祖籍浙江杭州 。音乐人、词曲创作者、制作人、导演、脱口秀节目主持人
2017年1月6日,马云在三亚面向100位乡村教师举行了一场“重回课堂”的公益讲座,并邀请高晓松和宋小宝一起登台,为台下的教师上课,那么,在这趟“重回课堂”的公...

2017年1月6日,马云在三亚面向100位乡村教师举行了一场“重回课堂”的公益讲座,并邀请高晓松和宋小宝一起登台,为台下的教师上课,那么,在这趟“重回课堂”的公益课上,高晓松都讲了什么呢?

01.中国五千年历史没有自己的音乐家

不光是乡村的教育,在整个中国教育历史中,美育都是非常缺乏的,大家教材都是一样的,看看中国的历史课本这样编的,每一个朝代,皇帝是什么样的,一两个著名的宰相,一两个建立了军功的将军开疆拓土,然后说我们朝代的经济是什么样的,人口是什么样的,然后就结束了。最多的时候会说这个朝代有两个诗人,多的时候有三个,比如本朝有三个大诗人,苏轼、他弟、他爸,就这样结束了,没有一朝一代历史课本里面说本朝还有音乐家,从来没有过,本朝的音乐到了什么情况,本朝音乐诞生什么新东西,进展到什么地步,一个字都不讲,为什么呢?

大家看看西方的历史课本,这个雕像贝多芬,那个雕像巴赫,那个雕像莫札特,我们全中国大概只有一个音乐家的雕像是人民音乐家聂耳,因为他写了国歌。我们这个民族的音乐家,我们这个民族给美育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其实不是乡村教育的问题,而是我们整体教育上缺失这个东西,为什么整体教育缺失这个东西?因为民族的传承是一脉相承的,很难做到把前面全部都割裂掉,我们重新另开张,也不是说我们的政权或者体系有什么问题。

台湾的教育也没有这种,香港的教育也没有这种,说明不是什么历史形态的问题,而是这个我们民族自古以来教的是什么。

02.独特的音乐记录方式让音乐缺少了一半

从汉族开始的,汉朝以前充满了礼乐,能歌善舞,孔子会唱歌,孔子还会弹琴,那个时代孔子不是一个宗教,诸子百家,百家音乐也是百家,大家看到战国策,大家看到春秋等等,诗经是什么,诗经就是歌。中国的文学只要不是唱的,就一定是特别简练的,大家教语文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一个问题,只要一个词是两个字组成的,比如说经济、政治、宪法、建筑,这都是现代的,古代很少是这样的词,一个字就是一个意思,大多数两个字组成的现代的词都是日语,其实日本是最先向西方学习,最先他们翻译了民主、社会、建设、主义,这都是日语,但是我们从留日的学生带回来的这么一套东西,我们中国自古文学特别简单。

这么简单的东西,在诗经里面非常繁复,来来回回的重复,为什么反复呢,只有歌才反复的,大家知道歌就是这样的,上面一个间奏,下面又来一遍,从诗经开始,战国策里面记载的,举个教学例子,希望整个美学教育是综合的,比如说荆轲刺秦,这个跟音乐有关系,最著名的就是他唱了一首歌,这个歌是什么调的呢,战国策里面有记载,转了一个调,是这么记载的,说高渐离记住(音),荆轲围歼间之之生(音),减之就是一个调,然后世间奇下,一个人光吹牛不行,荆轲曲线副,荆轲唱着唱着,减之调(音),减之就是升法,就是工商决至于(音),减是减了半堆。

我说的不是乡村教育,在我从小受的教育都是受到错误的教育,中国古代只有宫商角徵羽(音),就是Do La(音),战国策就是降了半个音。羽就是A调,突然变成A大调,撑目之(音),就是眼睛这样。说明什么呢,到处都是歌手,郑魏之风(音),就是诗经里面郑国和魏国,唱的都是因此野趣(音),为什么我们这么好的音乐传统后来为什么全没了,只要是一个字的乐器,其实我特别想说中华民族,其实应该这样分,汉族的乐器。还有被汉族完全同化的满足,地理课本很好,这个民族能歌善舞,那个民族能歌善舞,只有讲到我们汉族的时候,地大物博。为什么我们不能歌唱呢,到了西汉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历史课本里面写了董仲舒,儒术这套东西是什么呢?就是让你变成一个呆子,让你站如松、坐如钟,那时候没有椅子,让你跪着,跪得非常端庄,所有人很端庄,音乐从过去礼乐变成越来越小,到后来就是平康坊(音), 音乐从最大的舞台开始退下去了,即使有一点音乐,音乐家的地位。

03.音乐在历史中的地位

音乐是自由的同义词,其实大家看这个东西为什么龙飞凤舞,你看这个东西不对称就是发财了,你一看这个形致很好,又对称、又工整,一切变得有工整,一切变得有规矩,儒家就是给你立规矩的,一本论语从头到尾就说你应该这么说,你应该这么对待朋友,你应该这么吃饭,你应该这么如何如何。儒家因为立了规矩,整个民族被绑住了。

白居易呢,他就是来北京的招生预告,改了一个假户口,那时候也是一样,自古长安的招生高考率高,山西人在山西白考了,于是后来跑到长安区,冒计就是冒一个别人的户口,你看中国古代出现商业文明,中国科学也没有,商业也没有,看不起商人,觉得商人是奸诈的,所以商人和商人的子弟不允许科举,在古代做商人很惨,要穿有颜色的衣服,诗人有地位的,商人只能穿黑的,还不能考科举,儿子都不能考科举,李白他爸若不是四川首富那也是相当富的一个人,但是那个时代没用,那个时代马云是不允许的,马云的后代也不允许,现在已经进步了很多。

什么人考科举,世世代代都是读四书五经的人,曾经六经的时候是有乐经,这个不太好听,乐经,但是这确实是月乐经,诗经竖井,然后乐经,所有的经都传下来了,乐经失传了。然后据说是在1936年12月初的时候,在西安出土了一本乐经,当时的国民党陕西省的主席大文化人邵力子,出土了一本乐经,很高兴,快把乐经送来,结果在办公室里面等,还没看呢,邵力子是一个大文化人,结果马上就要看着这本失传千年的间经了,结果突然发动西安事变,把他抓起来了,别人琢磨抗日的事情,他天天琢磨我被抓起来了,看不到乐经了,结果发现那个发现经的人找不着了,结果这个孔子修过的经,到今天依然还是没有人看见长啥样。

我以前在佛罗伦萨看过文艺复兴的乐谱,特感动,每一本这么厚的古乐谱之前都站着一个志愿者,我看了以后,就看懂了,因为这主要就是菱形和三角形,菱形,我一想,懂了,就是一拍,三角就是半个菱形,半拍,他永远在旁边站一个志愿者,人家都是一直记下来的。我们由于没有科学的传统,没有体系的传统,所以就没有发明一个成体系的乐谱,每一朝每一代都有不同的记录方法,这个今天看就是天书,有一个记录方法特别怪,一个字的左边代表一个音,一个字的右边代表节奏,就是一拍两拍,比如把“的”的组合和“好”字的右半边,拼成一个字,这个字代表一个音和它的时长,突然看见这个,一篇乐谱,这个怪字到底代表什么音,大家知道如果用数字做一个密码,这个相当于密码,如果用字做的密码没有办法破音,数字做的密码,怎么看到今天也是没有破译,这个东西怎么唱的,这个怪字怎么唱的。

后来发明共识铺,没有节奏,音乐如果没有节奏,音乐的排列组合太简单了,就是1234567,123467怎么排练组合,节是这么几种,音乐为什么有亿万种,因为它的节奏不一样,上面写着黄中大与,黄中就是Do,大率就是Be,是RDoro还是Do若(长)不知道,所以基本上是失传了。

04.音乐被中国教育忽略了很久

我们整个的教育忽略很久了,我们什么时候把音乐教育恢复起来,再跟大家举个例子,我们的乐器大部分也是这样的,大家看到单字乐器是汉族乐器,双字乐器以上不都是外来乐器,比如说汉族乐器何以笙箫默,笙和箫是汉族乐器,汉族写东西特别简练,一个字就代表一个意思,大家一听两个字的乐器,琵琶这肯定是外来的,而且琵琶两个字在汉语里面没有任何其他意思,就是单指的乐器发明一个词,因为是外来乐器。二胡,二胡都不用想,胡是什么意思啊,胡就是胡人,各位对不起,西北少数民族的祖先就是胡。二胡,我跟大家开玩笑,就是一个特二的人,高胡就是一个特高的胡人…,我们的音乐也失传了,乐器也失传了,教育体系里面,1300年的科举不考这些东西,就丧失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依赖教材,我们编教材的人实际上是从那儿延续下来的。

大家想想蝶恋花,毛主席还写过,蝶恋花传到今天的宋朝人写,蝶恋花就是一个去掉,叫蝶恋花,这是一个固定旋律,由于这个旋律好听,大家往里面添词,到今天词传了六万首,宋朝人往蝶恋花填的词,今天还能看到的有六万多首,水调歌头,这是很好听的旋律,传下来一万曲,说明它是大流行音乐,特别流行的,才会有这些好的词。原曲是什么呢,十三个去掉在一起,我觉得最伤感的,明明是音乐作品,结果把人家当文学作品看了,当文学作品讲,讲窦娥冤的时候,还把窦娥冤开头那个公交给去掉,所以从这儿开始,升华出去的,我给大家分享一两个方法,就是我从小怎么说的,单独说你给我学音乐,我肯定跳出来,你学大字,还是跳出来,这样贯通起来讲,大家就理解。你看小小易水寒怎么唱,就把音乐的东西,宋词怎么唱的,其实我自己重新谱过很多宋词旋律的曲子,不停填这个东西,感觉是一个小调,蝶恋花为什么每一句××,作声就是三四声,一二声是平声,天涯何处无芳草,全是这些,毛主席口音这么重的,毛主席说普通话大家知道,但是呢,毛主席写的蝶恋花依然是作声结尾,杨柳生养上船小舅,依然遵循这个原则,这个原则我们能够想到,这个原则一定是一个小调。

我们通过联通的方式来讲,孩子们会很有兴趣,从这儿讲到了音乐,从绘画讲到了历史,这个就会很有意思,比单独开一本课要有意思得多。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下)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下)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上)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上)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上)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上)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下)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下)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上)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