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虎、吴亦凡《锵锵三人行》:谈《老炮儿》幕后的故事

管虎、吴亦凡《锵锵三人行》:谈《老炮儿》幕后的故事

有声读物」「2019-03-07」「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老炮儿》一炮而红,导演管虎被批直男癌,吴亦凡演完《老炮儿》获封小爷,爆料自己不喜欢被叫小鲜肉。 吴亦凡做客锵锵三人行 工作人员争相倒茶水 窦文涛:《...

《老炮儿》一炮而红,导演管虎被批直男癌,吴亦凡演完《老炮儿》获封小爷,爆料自己不喜欢被叫小鲜肉。

吴亦凡做客锵锵三人行 工作人员争相倒茶水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我很高兴终于也可以夸夸我们这个节目颜值高了,咱们老炮没来,虎子来了,六爷没来,小爷来了,吴亦凡。

管虎:颜值在那儿。

窦文涛:对对对,我们节目很少鼓掌的。所以,我们半个公司的女孩今天都要求倒茶水。我觉得吴亦凡让我觉得这个电视屏幕实际还会减弱人的这个面相的这种吸引力,真的见到真人,我觉得眼前一亮。

吴亦凡:谢谢文涛老师。

管虎:我也有这个感觉。

窦文涛:是吧?

管虎:我觉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你说我一大男人,而且我其实有点排斥那个偶像,但是我都被他吸引了,就是离这么近。真的是这样的。

窦文涛:对吧?你就觉得世界上有长得这么精致的,没有毛刺的人,跟你比。

吴亦凡:没有,没有。

管虎:你再夸他就害羞了。

吴亦凡:对,我已经害羞了。

窦文涛:对,那咱讲点亦凡最近《老炮儿》的这个电影成功,火到一个什么程度,传回你耳朵里的,你有什么感触吗?

吴亦凡:我觉得真的是特别开心,首先特别荣幸,能够成为这个电影的一部分我觉得。然后之前也一直觉得这个小飞这个角色像一份礼物一样,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在这个组里面成长了很多,然后现在看到电影这么地好,有这么好的一个收获吧,所以我觉得让我朝这个演员的这个目标又靠近了一步。所以我觉得特别开心,要特别感谢管虎导演、小刚老师。

窦文涛:那你当时找他,说实话是商业考虑吗?

管虎:因为我这次是第一次走向工业化生产,前面基本上算是手工作坊,所以你既然是跟华谊这种大公司合作,走上工业化生产,你就得承受工业化的一些要求。所以,这个亦凡他们这些都是这个要求里边的,但是我是可以拒绝的,你知道跟亦凡的这种合作是完全建立在我比别人幸运的基础之上。就是我们俩真的有机会坐下来好好安安静静聊天的时候,他对我来讲并不是个偶像,他是一个特别,首先是单纯、善良一小男孩儿,然后他的那个热情,就对于好的电影、好的演员那个热情非常感染人。同时,你慢慢你会发现他身上有很多那个潜质,是应该拿出来的,远远不是那个偶像能够给到的。那么这个前提下,我就特别乐意,好朋友嘛,一块儿搭着膀子就做这事儿。而且我觉得目前回头说,其实是乐趣横生,真的是。

窦文涛:比如说乐趣在哪儿?

管虎:很享受。你比如说你就说从亦凡的粉丝角度,他永远看不到他身体里边有一种桀骜不驯,那种叛逆感,就有点像,我老说像那个詹姆斯·迪恩时的那种气质,但是我能感觉到。我希望通过一个不同的平台能把它拿出来。这很有乐趣。

窦文涛:对,就是以前我看你演戏,就是觉得特别帅,但是这次演这个小飞、小爷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种狠劲出来了。你觉得是第一次拍的时候就有这劲吗?还是他怎么跟你说了说?

吴亦凡:其实导演在这个拍之前,还是我们聊了很多。包括这个,其实小飞生活的环境、修车厂什么的,我都看过一些照片、一些资料,其实他这个背景,喜欢改装车,然后是一个比较叛逆的一个孩子,跟我也有一些。我会有一些共鸣在里面,对,然后包括跟以前第一部戏很大差别是这个内心其实有了这种改变我觉得。就是一开始其实对表演的话,有时候会特别紧张,因为没有这个经验,所以很多时候可能没有那么自然的表演出来。所以就会觉得说,有些时候内心应该是进入角色,可是我在想别的事情,但是演小飞的时候,这个感觉就会慢慢地不一样了。当然,对手戏,比如小刚老师这个帮助特别特别大,因为演员很多时候,对手戏会帮你入戏,然后就是导演跟我说这个人物。

窦文涛:是帮你入戏,还是会让你感到有威胁,有压力?他演的那么好,老炮。

吴亦凡:我觉得小刚老师就像没有在演一样,就特别地真实,我感觉六爷就真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一个人物一样。所以,当时这个特别帮助我进入小飞这个角色,我觉得我这个时候必须要比如说需要对抗,比如在后面我觉得真的是尊敬这个人了开始。就由内而发出的这种感情,所以就是会真实很多,然后让我自己也会信服这个角色。

管虎:给他带进去了。

吴亦凡:对。

窦文涛:但是你说,你像你对《老炮儿》是已经听过了很多,你是很熟悉的了。但是你像你从小在广州长到10岁,去加拿大。这么一个成长背景,当你理解这个六爷的时候,因为你知道那是中国一个很特殊的时期,60年代、70年代,它还有这种文革的这种背景,而且是胡同里的这么一个老炮儿。你觉得你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的?

吴亦凡:其实坦白说,我觉得就是虽然说我在南方长大小时候,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一部戏,其实就老炮儿这个人物,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在北方,还是世界各地其实都有这样的人物。所以,其实这种感觉我觉得是不分地域,都可以去理解的。就比如说我觉得小飞这个人他是一个胸中有侠,胸中有江湖的一个小孩,我觉得我也是,我特别向往这种,就是很热血,很血性,讲义气。这种东西我觉得每一个男孩儿心中都有一个这样的梦想。所以,其实当我发现这个六爷是这样一个人物的时候,感觉就是一个我特别想成为的一个人,很有共鸣感,也很理解为什么。

窦文涛: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也是很多人问,最后这个电影六爷这条命就是结在冰湖上,最终他没有冲到小飞面前。假如说,咱就想象,咱假设,以你对这个人物和你对你自己这个人物的理解,要是最后挥着个军刀真到了你面前,你会怎么样跟他干?还是会放过他?还是会?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吴亦凡:我觉得首先导演也跟我们说过很多次,其实这部戏真的拍到打戏就不对了这个感觉,所以不会有真正的打斗。但是我个人认为,就是个人立场,我觉得是不是也许真的六爷冲上来了,小飞出于尊重,还有成全,会不会也会上去?我觉得,因为我觉得这是对他的一份最大的尊重,就是你都冲上来了,我是不是也得,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窦文涛:这家伙有种当年的宫本武藏的那种,因为尊重对手,是吧?

吴亦凡:因为感觉如果我待在这儿,好像真的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

管虎:不会的,因为这个力量它有点像当年那个《甲午风云》里面李默然那时候等于说带着一破剑,然后撞在一起,最后一口气没撞上,我觉得那个力量影响我到今天。它会比撞上了更有力量我觉得。

老炮儿形象遭质疑 拍电影要不要价值观?

窦文涛:所以这是你的情结了。所以,这个电影还有跟管虎导演还有很多可聊的,评论太多了,我觉得就是说的太多了,甚至你知道吗?很多人甚至有这样的看法,就是出了电影院,一边抹眼泪,一边哭,一边说这个电影有问题,这个电影有问题。他是这么一种感觉。我看就哭的稀里哗啦,但是呢很多人比如说有问题的,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导演拍一个电影,要不要讲价值观?

管虎:当然要讲,价值观看怎么说,因为我听了很多铺天盖地的,我从原出发点很简单,就是一个人和一个时代的故事。那么,这个时候就会有各阶层、各行业从自己的角度的不同的解读,我觉得对电影也是好事,其实电影就是拿出来大家讨论的。但是我要说另一个,咱们先暂时把国内观众,就是先放在一边,你比如说今天就是北美市场、欧洲市场,他们大量华人去看那些电影,他们离祖国远,他们反应会更激烈一点,他们所有的回馈到来以后,如果说假设价值观,无论谁说有问题或者这对那不对,那这些人全都有问题。就是如果他们全有问题,我认为那是对的,那说价值观有问题的人是有问题的。这个大家能明白?

窦文涛:我的感觉是什么呢?就是说这个电影一般你看它塑造的就是这一个,六爷就是这一个,小飞就是这一个,是吧?它电影总是这一个,但是呢如果你一个电影太火了,太成功了,我跟你说它已经超出了这个意义之外了,就是很容易别人,尤其中国人很容易有一种思维方式。就是说这电影这么样的家喻户晓,那么难道说冯小刚这种老炮儿是我们现在应该提倡的吗?这是咱们的一个思维模式,甚至于有人说了,就是说在管虎的心里,是不是他就说是暗中就是肯定冯小刚代表的这种东西和瞧不上现在的新生一代。甚至就是说,难道新一代就是小飞这种吗?开着豪车,是吧,没有规矩,不讲礼貌,难道这就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吗?老实讲,我自己觉得就是说,你电影塑造的就是这一个,实际上就我个人接触,要不说我也是嫌贫爱富,周围的朋友呢富人也挺多,或者说官二代也挺多,我个人的观感,其实那个特别桀骜不驯,或者不懂礼貌的是极少数。就我自己接触的,大部分看上去其实就跟这个亦凡差不多,好像都是很驯良,甚至我有时候觉得现在有些富二代太驯良了,太老实了。就是见到叔叔什么的,家里家教好像太懂礼貌似的。

管虎:其实我是觉得很多人会跳出来,然后用自己的这个所谓一己之见去分析,因为电影就是给人评论的,其实无所谓。但是其实我认为评论之前其实还是要先明白、看懂。你比如说您刚才说这个富二代,它只是其中电影当中的一个形象、形态而已,这里面还有好多形象。其实同为90后,咱不是有一个郑虹,90后一小孩,乐意给他钱的,那么李易峰演的这个也是二代,他的二代他等于回身去替六爷挡了一拳,就他这个传承和沟通感。其实在神交上,他跟六爷爷也是有神交在里边的。所以,一定要先就是大致能明白看到这个是作为创作者一个最大的欣慰,对我来说。

窦文涛:而且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多想了,我看你演的这个小飞,我能在某些地方看到某种绝望感。是不是有这么一个角色的心理动机?好像你的有些个电影里边的那种表现让我觉得就是说这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他内心深处是不是也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吴亦凡:是。

窦文涛:对自己的什么绝望?

吴亦凡天生忧郁气质 拍《老炮儿》实现儿时梦想

吴亦凡:其实这个小飞这个人物,其实真的跟一般的这种咱们说这种反派其实真的差别太大了,其实导演也说过,这个戏里面没有反派,其实是两代人立场不一样,时代也变了。对于小飞来说,就是其实我觉得这种现象其实现实中也挺多的,就是其实他缺少这种父爱,他其实缺少家庭的关爱,家里可能给他很多物质上的满足,你可以愿意去做什么都行。那偏偏他是一个非常有血性的,非常向往这种江湖的这样一个小孩,比较叛逆,比较有思想的一个孩子。所以,他想去闯一闯,我觉得我不能这样,所以比如在片里面,一开始拿那个小李飞刀,那个宫叔问他说这个,他就表现出很不耐烦的样子,就是我不想要被家里人管着,他不想要被束缚着。然后,包括他一开始比如飙车那一段,他们问他说,小飞,你怕不怕?他说他怕,他其实他害怕,但是他还是想要去做这件事儿。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这个内心活动各方面其实是一个,完全是一个跟大家想的是很不一样的,他是有他的真的困扰的,他对他的成长,对他的未来其实是迷茫的我觉得。所以说他为什么会觉得有点绝望,我觉得应该是这个原因。

窦文涛:好像你小时候也喜欢改装车?

吴亦凡:对,是的。

窦文涛:是吗?你以前知道吗?

管虎:知道,我们拍之前知道的。

窦文涛:你开过这种改装车吗?

吴亦凡:我没怎么开过,因为那时候家里面就一台小车,跟我妈一起开,但是我希望有一台自己的改装车,这是一个梦想。

窦文涛:结果在《老炮儿》里实现了这个梦想?

吴亦凡:对,实现了这个梦想,所以我特别地有这种,有共鸣的感觉。

窦文涛:你现在可以了,你现在在生活里可以弄辆改装车了嘛。

吴亦凡:其实也没什么机会开,而且在北京其实没什么机会,因为老堵车。

窦文涛:你享受那种飙车的乐趣吗?

吴亦凡:我觉得速度感吧,其实年轻的男孩儿应该都挺有这种向往的。

窦文涛:按说亦凡从家庭上来说,你本人并不是富,你家境我不知道。

吴亦凡:对,并不是这样的。

管虎:他也是缺失父爱,一样的。

窦文涛:就是跟父亲从小比较少交流?

吴亦凡:对,没有什么交流。

窦文涛:那么就是说,他对小飞这个人物也就比较能够容易理解他的这种来由?

吴亦凡:对,我觉得也是因为自己本身的经历的原因吧,所以会更加地有共鸣的感觉。这我觉得也是为什么导演可能当时,导演其实当时说的时候,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就是导演说,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怎么去演小飞这个角色,到底怎么样才是对的,是特别狠那种吗,特别坏的,还是说怎么样能够把这个对抗感演出来。但是导演就跟我说,说“亦凡,你平时就是自己这个状态,安静的状态其实就是小飞的这种样子。”

管虎:他身体里边有一种忧郁感,那个忧郁的感觉,他有可能粉丝唱歌的时候,那瞬间或者那个舞台上那个状态他就不会,你不会感觉到的,他只有安静下来,你就觉得他身体深植的有一种忧郁的感觉。我觉得在这个小飞这个人物身上是需要的,就是我倒没觉得到绝望的程度,但是那个抑郁之气,因为他很不自由,那个人物给的都不自由的,他都是被命令的。所以,虽然是物质上相对比较丰富,所以他也渴望的是一种他不是说江湖,渴望着自由、奔驰,他也是这么一孩子,男孩儿大多数如此。

窦文涛:是,所以这样的话,老中青三代人还是有共同语言的。

管虎:我觉得根上是这样的。

窦文涛:那亦凡你是怎么找着这种官二代、富二代的这种感觉。因为你在温哥华生活过,我原来咱们都是听说,肯定也是少数吧。但是就是说当地有些华人经常会说,就是招摇过市、开着跑车,在加拿大,你见过那种孩子吗?

吴亦凡:真见过,而且身边还挺多的。但是我不跟他们玩在一起,对。

窦文涛:但是这你表演想起他们了?

吴亦凡:真的,真的是这样的。就是我不是小时候喜欢改装车吗?我就看身边朋友有特别特别地羡慕,但是当时我的其实各方面,包括妈妈家教又特别严,然后各方面这个条件也不太允许。所以,我没有机会去尝试那种生活,就真的是开着改装车呜呜那种声音很大的那种,我觉得特别过瘾,特别想试一下。这次小飞这个角色真的是让我圆了这个梦想。

窦文涛:你知道,我不知道管导演有没有这个,前一阵有个话题,他们都聊那个陈冠希呢,就是出来个纪录片,有人有一个感慨,但这种感慨不知道该怎么看?就是说现在我们这个演艺圈好像对这个所谓坏孩子越来越不太宽容。都是你看出来的这个青年偶像,都是所谓那种,我觉着亦凡就是属于那种优质偶像,就是说你看到他永远是就是特别地善良或者训练有素,就是有礼有节的,就是这样一种感觉。但是你看现在出现的一个挑战是,在你的电影里他要演一个有点邪性的这么一个孩子。

管虎:我们其实没有把这个“富”字做成一个,就特富裕的富字做成亦反这个身后背景非常重要的一个元素。他反而咱们聊的都是团队,就是那个团体感觉,就是那一群孩子那个状态,然后呢我认为我倒没想到演艺圈这一块,但是我觉得男孩儿是多面的,男性色彩我觉得更多呈现出一种野和对自由的渴望,我觉得尤其是少年时代、青年时代是必不可少的。我觉得这个是不值得责怪的。所以我认为,包括咱们刚才你说速度,其实我本人也特别喜欢速度,他说怕,怕他也要享受这个速度,这才是男孩子嘛,这还是有一脉相承的那个东西在里边。所以,我觉得如果把这个界定为好和坏,恐怕太过于一刀切了。作为男性色彩本身,还是应该他尊重身体里带来的那种原始冲动,我觉得那谈不上好坏应该是。

窦文涛:就是动物性的那种东西应该是。

管虎:对。

吴亦凡成长经历特殊 爆料几乎没看过动画片

窦文涛:但是你看像亦凡生活里见到他,你就觉得简直是个好好学生,是吧?而且呢这个甚至连爱好都是健康的,就是打篮球,甚至我看他们采访你,我觉得有意思,有个记者。你知道有个澎湃新闻的一个记者在朋友圈里发,他很生气,说你的粉丝们,他采访里写了一篇文章,但是你的粉丝们说是他编的,他很生气。他说难道你认为你们粉的偶像不会说话吗?确实都是他自己说的,就是说你讲的,他里边提到一个就是说什么呢?就是说好像很多动画片,按说80、90后他们这个动漫长大的一代,他说但是你出乎意料的都没看过?

吴亦凡:对,我看得特别的少,他说的那几个比较,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可能是生长环境各方面的原因吧,就导致了,本来我的儿时基本上都跟篮球有关,篮球占了80%的时间。唯一看过的就是《灌篮高手》。

管虎:我其实特别喜欢就是你说的亦凡他不是那种,就是常规少年状态,因为他个人经历造成的。就是因为他现在的规矩、礼貌,他的单纯和阳光,造就了我们有机会把他另一面拿出来,更有力量地拿出来。咱们刚才也在聊,就是结结巴巴的演戏的都不结巴了,是吧?他平常生活中特阴郁,他演那个喜剧演特好,就是你平常特喜剧的,你不见得好得了。为什么?

窦文涛:真的是这样。

管虎:能量淤积在另一个地方,在身体某一个角落瘀积着,假设我们有一个电影平台拿出来,我觉得是最好的。那么这么很阳光的一个男孩儿,就像我当时跟他打交道的时候,我相信人都是很多面的,他绝不是展现给你这一面或两面性的,甚至可能是九九八十一面的。我们有没有机会把他那一面拿到电影里来,我相信那个东西涌出来的力量会更强,因为大家都是人,都一样,我觉得是这么回事。

窦文涛:你印象很深的,管虎导演跟你聊到多深?他为了诱导你演戏或者演出某种状态?

管虎:我先得让妈妈,就两个人自己在一起。

窦文涛:平常妈妈在旁边?

管虎:有时候经纪人妈妈,反正会有人,人不行。

窦文涛:他得跟你单聊?

吴亦凡:会管得比较严,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其实就是其实还是刚跟您说的,就是怕是一个反派的角色,因为第一也没试过;第二觉得这样的形象怎么样,但是后面其实真的发现,这绝对不是一个反派角色,而且是一个我看完之后,第一,我特别喜欢这个人物,觉得特别地过瘾,有血性。第二,别人看完之后还会心疼的,会觉得说这跟我想的不一样,有转变,角色有成长的一个角色。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导演老说,以后你拍戏选角色,无论怎么样,一定要选这个角色是有成长的,就是从开头到结尾,他是发生着改变的这样的角色,这样是值得你去尝试的。

窦文涛:所以最后看着六爷冲过来,默默流下眼泪?

吴亦凡:对对对,包括在这个房间里面跟六爷对话,这个头发变成黑色之后,就会让你就是有一个塑造的空间吧,对这个角色。这样的人物是有意思的,也是值得去诠释,去演的我觉得。

窦文涛:像是你,我觉得你看我能感觉到对自己作为偶像,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但是有时候我也很好奇,就像管虎导演说的一样,就是人都也差不多,你有没有实际上也是很狂放,很狂野,或者是hold不住,但是也许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你会那样。你会也有那样的时候?

吴亦凡:有,我也有,一定有。像导演说的,人都是多面性的,我特别赞成这一点,只是说就是有时候确实工作的时候会有工作的一面,我觉得我还是挺工作狂型的,就是我希望特别把工作做的特别好,然后像拍戏这种我觉得特别,就是不能辜负导演给的这个信任跟期望。所以我会尽全力把它演好,但是私下我自己也会年轻人一样,其实我也会跟朋友一起聚在一起,大家喝个酒聊聊天干吗的。

窦文涛:会喝大吗?

吴亦凡:我也有喝大的时候。

窦文涛:会喝醉了?

吴亦凡:也会喝醉,就是其实就是人真的是多面性的,只是说我觉得在跟不一样的人一定要有不一样,就是要懂规矩,要守规矩,必须要守规矩我觉得,就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窦文涛:而且我也觉得,就是有一点就是说你看你现在呢就开始说要守规矩。但是过去我们觉得,像我们小的时候,就像这个电影里的所谓老炮儿,那个时候感觉又是那种好像非常地野孩子,到处掐架那种。所以有人说,今天的孩子难道是比那个时候的孩子差劲吗?反倒有些人会说,说今天的孩子实际比当时的那帮孩子好多了,又懂礼貌,又懂规矩,不知道你对这个怎么看?

吴亦凡:我觉得还是时代不同了,对,然后这个环境不一样了。我相信也会有那样的孩子现在,但只是说对于我来说的话,我的生活的环境,包括周边的人各方面会改变我,也导致我不能成为那样的人。就是生活轨迹不一样,生活经历不同我觉得,我相信这个一定是跟每个人的这个生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相信在那种环境下面的话,也会有那样的孩子我觉得。

窦文涛垂涎吴亦凡颜值 长成这样一定天天照镜子

窦文涛:而且我还听说,就是说现在人家亦凡不愿意别人叫他小鲜肉,喜欢别人叫你什么呀?

吴亦凡:小爷。

窦文涛:为什么呢?

管虎:小刚导演提的。

吴亦凡:对,小刚老师给了我这个,就是说以后可以叫小爷了演完老炮儿之后,我特别开心。因为我觉得就是小鲜肉我觉得太外在,太表面了,而且我也不太确认这到底是一个褒义词,还是一个贬义词。

窦文涛:你自己不意识到自己有着很俊美的脸庞吗?会自己爱上自己吗?

吴亦凡:不会,真的不会。

窦文涛:我要长成你这样,我天天照镜子,那就。

管虎:亦凡这一点特别好,就是你从外边判断,你会以为他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甚至有点阴柔的这么一个男孩儿。事实上接触下来,包括咱们电影也拿出来了,我觉得他挺汉子的内心,挺汉子的。就那个北京人叫挺爷们的,做事,然后其实包括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上,我觉得挺汉子的,这个是我最欣赏的一点。

窦文涛:你要说这个,那我又要聊你了,你觉得这电影引起的这个议论之多,以至于有些女权人士都站出来说,管虎典型的胡同直男癌,完全是男权,把这个许晴当成是女人怎么被物化,你听到这种议论了吗?

管虎:偶尔会有,但是你说首先第一个对我来讲,这种议论不是什么坏事,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阶层、自己的兴趣爱好、受教育背景出发,他会分析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其实对我是没有影响的,因为我们从创作之初,原出发点不是这样的,那就是给出来算多少,能拿到什么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我的态度。像比如说就是不管是不是胡同,是不是直男癌,我们很多男人对女人,比如说六爷说女人其实根上她坐出租车里面的眼泪,就是男性他对女人不是,咱不说女权主义,对女人他不是一味的一种形态的,就是对女人的尊重,他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和形态。胡同深处,假设你们认为的直男癌,也许他的爱和尊重比你表现出来的更深呢。

窦文涛:是,我跟他们的解释就是什么呢,我就是说他是在还原那个时代,我记得我小的时候,那些小痞子们,小玩闹们,他对女人确实就拍婆子,他是这么一种关系。你可以站在今天的时代去批评它,但是他要拍那个年代的事儿,它还不就是这么一个关系吗?

管虎:没关系,就是得允许人家说,然后比如说我们有机会拍小爷,那对女性的那个女权主义者,就会她们觉得很好看。

窦文涛:这还有续集吗?

管虎:也许吧。

窦文涛:拍个《小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