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竹幼婷《锵锵三人行》:从《非诚勿扰》女嘉宾杀夫事件谈嫉妒

马家辉、竹幼婷《锵锵三人行》:从《非诚勿扰》女嘉宾杀夫事件谈嫉妒

有声读物」「2019-03-08」「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本期节目窦文涛、竹幼婷、马家辉从香港的的士司机谈起,谈非诚勿扰女嘉宾杀夫的事件,窦文涛谈到,嫉妒或是同种同族间本能的不安全感,马家辉谈到,女杀夫与...

本期节目窦文涛、竹幼婷、马家辉从香港的的士司机谈起,谈非诚勿扰女嘉宾杀夫的事件,窦文涛谈到,嫉妒或是同种同族间本能的不安全感,马家辉谈到,女杀夫与非诚无关节目不包“售后”,窦文涛称《锵锵》没有潜规则,自己是真想献身。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据说是快过年了,他们说这是年前最后一集播的,就是大年三十咱们最后一期节目。所以,要拜年了,咱这里边颜值最高的就是幼婷了。

竹幼婷:跟大家拜年吗?

窦文涛:对,跟我们锵锵的这些父老乡亲。

竹幼婷:祝大家猴年行大运,像猴子一样机灵。

马家辉:那轮到我。

窦文涛:是。

马家辉:祝大家猴年每天锵锵,跟我们一样锵锵有力。

窦文涛:好,那我就是代表广大的环卫工人,祝大家不要把环境弄得太脏了,而且我的祝福通过一段最近的街头采访,采访一个环卫工人老大爷,我给大家看一下。

竹幼婷:不然呢?

马家辉:不然我经常,假如搞怪的话就说用眼睛看,难道用手看,用屁股看,用眼睛来看。

窦文涛:所以我觉得这个思维,我老讲起一个小朋友的这个思维,有的时候很有意思。你就像跟这个老大爷是一样,他有一很有意思的天真。我问一个小朋友,指着海上的船,我说海上是什么呀?他说是船,你看我以为海上是天,你要问大家就是海上面的是什么?海上面是天空。但是你看小朋友。

竹幼婷:你看太远了吧。你刚才问海上是什么,我说船啊,你怎么会看到天?

窦文涛:这就说明我的大局感,格局,你们台湾人不是讲格局,你看出我这格局吗?我们大人是宏观的,就是说海上面是蓝天,你看小朋友他最直接,所以你也是童稚化思维。小朋友说海上面是船,然后我说船上面是什么呀?我觉着这该说天了吧。船上边是人,小朋友说。我说人上边是什么呀?最妙的在这儿,小朋友说头发。这就跟那个,你看你完全,幼婷你行了,不用生孩子了,你老公养你就够了。

马家辉:这个逻辑,对,很正常,我也会说是船。没有,假如是我,我会海上面是垃圾,因为表达了,反映了人的担心嘛。我们香港现在看很多海都是垃圾。

窦文涛:这反映了公知的立场。

马家辉:担心,我们担心,也可能是说船上面也是人。香港到处是人,没地方站,跑到海里面了。

窦文涛:香港,你说这个还真的是,你知道前一个节是个什么节。

马家辉:圣诞节。

窦文涛:香港的士司机夸内地政府有执行力

窦文涛:不是,比圣诞节还晚一点,就是快过年了,最近香港快过年了,一个周末,我就打车,香港居然跟北京差不多了,这个司机呀自称跟我吹嘘,说我当年开跑车的,然后什么什么。香港有一种的士司机,哇啦哇啦就是跟你说,跟你骂,然后我惊讶地听到,香港人开始夸起大陆了,这叫认祖归宗了,你知道吗?假如说我骂这个港府,就是说香港就没戏了,这个政府不作为,我说怎么不作为,他就这几天快过年了,市民们都出来办年货,这么拥挤,你看人家北京、上海马上就要单双号,政府说怎么样就是雷厉风行,就是这几天,马上单双号,就让我们的士就赚钱了,是吧。他说你看这个港府磨磨唧唧,又怕阿爷,又怕市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然后,你看我这个路也忘了。所以我发现香港真是绥了。包括的士司机跟20年前,一路跟我吹牛,说你找我这老司机就对了,现在香港天天都不对,我你看要快,我当年开跑车的,噌噌噌噌,我找一个鸭巴甸街,最后去哪儿,他说这个路都改了。香港的的士司机找不到路了。

马家辉:这个好玩,香港的的士司机也越来越有趣,因为加路的人越来越多,现在香港人好多都到了四五十岁、五六十岁,不管是退休、下岗,还是失业,都去当司机,可以看到不同的人。我听一些年轻的女性朋友告诉我,好几个都是这样,说碰到师傅,开车的师傅总是调戏你一下。然后有一个司机很直接地问你,小姐,你觉得你会愿意嫁给一个的士师傅吗?就直接这样问。

窦文涛:那就性骚扰。

马家辉:他也不是,性骚扰看他讲话的语气,我问她后来你们有聊起来吗?原来她说那个司机跟她讲,他交往过几个女朋友,到最后要临门一脚,那个女朋友还是考虑到你是开车的师傅,我觉得面子不好看。我不能跟人家说我老公是的士司机佬,香港很好玩儿,叫人家什么佬,什么佬,的士司机佬。像我们写作的,写作佬。

窦文涛:不尊重。

马家辉:瞧不起他,可能是这样,很多人不同的。

窦文涛:幼婷,你这么好看的,你打车的时候,有没有碰到过的士司机跟你疯言疯语的?

竹幼婷:没有到疯言疯语,但是我有坐过不用钱的。

窦文涛:这是女人唯一能记住的事儿。

竹幼婷:就是他载我,因为我那天穿的是,我那天还特别赶,就是因为我那天是去主持活动,所以我的妆很浓,然后就是头发很明显。

窦文涛:露大腿的。

竹幼婷:然后你也知道我爱穿短裙,所以我就穿了一件短裙,搭了件外套。

窦文涛:他回着头开车。

竹幼婷:倒也没有,他就说你不太像是一般的女孩,你像是要去干吗这样子,然后我就,因为我要去会展中心嘛,我就说我就去主持活动这样子。然后他说哦,难怪你长那么漂亮,然后就开始聊你在哪里工作,他就说我也难得载到美女,他就说这是我的名片,下次call车找我,这趟就不算你钱。所以我只要找不到车,刮风下雨,以前八号风我要上班,香港的士司机八号风是不上班的。

窦文涛:对。

竹幼婷:可是我偏偏需要车的时候,公司车也没有,我要上早班那怎么办?我只好打给他。

窦文涛:以后你真的就找他?

竹幼婷:我就找他,但我有付钱,我那是有付钱。

马家辉:我非常好奇。

竹幼婷:他就会风雨无阻来接我。

马家辉:我很好奇,幼婷,你打给他再找他的时候怎么讲?哥哥,我就是那个。

竹幼婷:没有,我就纯粹说我现在,当他听到女生的时候,然后当他再见到我,自己会,他们有一个办法记住的,但我就不用再提醒他了,就很怪。

窦文涛:有的时候也担心一些哥哥或者师傅,他一开始都是付出,等到有一天。

竹幼婷:真的。

窦文涛:叔叔也是有要求的。

竹幼婷:所以我就叫了两次以后,有点太风雨无阻,有时候他自己接不了,他就找兄弟接,所以兄弟都知道你在做什么。然后就觉得算了。

马家辉:不好吧,不太好。

《非诚勿扰》女嘉宾杀夫真相:从女神到人妇心意难平

窦文涛:所以你看,刚才家辉说的这个问题,我觉得你知道让我想起什么呢,《非诚勿扰》了,就是你看它这个女的和的士司机说到底还是要讲一个门不门当、户不户对。所以,就不得不叫讲,为什么我们要讲《非诚勿扰》,我们也有我们的江湖规矩,一般来说不黑同行,对吧?但是特殊的时候可以黑一下,不是,我也没有黑,就是《非诚勿扰》人家这么成功的节目,它的这个绝大部分嘉宾都是好的,是良善的,对吧?它的绝大部分征婚,靠不靠谱我也不知道,但是呢它有极个别的是出了事儿的,所以呢而且最近是社交媒体上太热门的,太热的一个话题。这个女子已经被判了刑了,判了十年有期徒刑,是什么罪名呢?是杀夫,她是大概在2010年的时候参加的《非诚勿扰》。当时有很多粉丝,因为你可以看看当时电视的截屏的照片,你看生活需要不断的体验,王佳,32岁,出版社编辑。她自诩她是西北大学中文系的高才女,然后她出生在一个不应该犯错误的地方是延安。你看,当年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有一个家,七情善面的。然后下边,这是当时配对成功,拉着了一个,听说也是一个公司的一个老总,你看当年很感动。她最有名的是发表了,你看下边还有没有照片,你看发表了据说是至诚感人的爱的宣言,这就算是配对成功了。但是,这真是可以拍电影、拍电视剧,就是一个女的在咱们叫素人,她不是咱们这种职业的,上了一次舞台,她的心好像就永远地留在了那个世界,她觉得她是那个圈里的人。可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真实的情况是两周之后这俩人就分手了,还有一种说法说这个男的放了她的鸽子,给她留了个什么短信,就是说我明天去美国公干。就像有些男人睡完了,明天开会,再此不见踪影。于是呢,她就据说这个人的心理五内俱焚,羞辱干吗,就非常痛苦。但是她当时的粉丝都上万了,很多人就一直在安慰她或者什么的。其中有一个网名叫文文的这么一个小伙子,据说是每天晚上就是给她发短信。

竹幼婷:嘘寒问暖。

窦文涛:嘘寒问暖,就是每天晚上用他温暖的话语抚慰她寂寞的夜晚。

马家辉:但是乘虚而入。

窦文涛:对,结果这个女的一开始是根本不予考虑,到后来可能是被感动了,两人一见面还真的就成了,结婚了。你知道就是这样,这小伙子一米八,说是板寸,就结婚了。

马家辉:那很好啊,结局很好啊。到那个阶段很好。

窦文涛:结局还没来,真正的结局广告之后再说。你知道我不知道女孩子会有这么一种心理,她觉得她跟那些女嘉宾好像是一起的。

竹幼婷:一个起点。

窦文涛:对,但是慢慢就看出来了,就结了婚之后,她老公就是个小职员,而且说婚房还是按揭的,然后自己就觉得不满意。她最主要的不满意是人比人气死人,她看见那些《非诚勿扰》那些其他女嘉宾有的都出了专辑了,有的拍广告了,有的就红了。你知道吗?她天天在电脑上,她有这个朋友圈,看这些女人的这个情况,到最后怀了孕,快生孩子了,还在男女朋友圈里看见她的一个当年的女的同伴说出专辑了,她心情又挫败了。结果她这个老公终于就恼了,就说你不要再做这个女神梦了,就是说把这个哗就给她摔了,说你这是干什么,说你回到平常的生活里来,你早跟她们不一样了。结果,你说莫名其妙地就一晚上辗转反侧,第二天把她老公就砍死了,制造这个杀人案,现在判有期徒刑十年。

竹幼婷:她说本来是要砍人,然后再自杀,结果是因为没有自杀成功,所以被抓走了,是吧?

窦文涛:这还怀着孕,快临盆了。

马家辉:那中间有一个关键的点要补充的,她有忧郁症。因为我们知道。

窦文涛:是,参加《非诚勿扰》之后得的。

马家辉:那跟《非诚勿扰》无关,你做节目不能保证有售后服务,对不对?那做节目要这样聊,有一句广东话我觉得说得真好,比如说我做过媒婆,把这个女的介绍给这个男的。我说好的,我包结婚,不包生小孩子,对啊,你们结了婚,离婚,甚至能不能生是你们的事儿,我的服务到此为止。所以,其实听起来非常悲哀的,可是也是自找的,她当天嫁给那个男生,那个男生没骗她,他不会说我骗你我是土豪什么,这就是文员,你选的路,你自己心放不下。

竹幼婷:我觉得她可能觉得她不知道,因为我从看这个文章报道当中的内容,我觉得那个先生是个很好的先生。就是一直刚才讲例如你不要做你的女神梦,他没有批评,他只跟她讲,你该回到现实生活来。而这个男孩子如果因为她之前有过,不管她上了节目怎么样等等等,就说如何挫败,这个男的还是愿意跟她在一起。我觉得那个旁边这个她杀死的这个老公应该是一个真爱来的,但是她很可惜,她就是一直在上面比着,就没有回到这个现实生活中来。所以,我觉得倒是亲手把自己的幸福毁掉,我觉得这件事儿蛮可惜的,但是就是挫折容忍度太低了。

窦文涛:你看我们说嫉妒对吧,你不会嫉妒刘德华,你看你形成嫉妒的都是同台之间,跟你一块的,你说这是为什么?你比如说奥巴马再成功你也不嫉妒他,但是你看,她就是一起参加了一个,不是选美,这个征婚,一起的女嘉宾。这就形成了她的一个圈,那大家就要,就像同班同学。

竹幼婷:所以我就说同样,现在女孩子,我想我也会,就是你可能会觉得同一期出来的,像现在例如我到香港了,那我们那时候一起当记者变成主播的女孩子在台湾发展,有的现在已经是台湾晚间新闻主播了,就等于是当家主播。那她们有说,看看想说凤凰卫视在哪儿,没看过,如果你要去比较,那你可能会觉得想当初如果我那样的时候,如果我不来香港,我会不会在台湾受到欢迎,我会不会怎么样,然后她也有嫁很好,嫁豪门的什么的。但是我后来发觉又想,大家现在把这个成功看得太单一,也不是成功,就把每一个人看得很单一,就是你可能看朋友圈上的,或者就是你看她所说的。你从来没有过她的生活,你不知道她今天嫁一个老公,你觉得她很有钱,那这个有钱的背后他是不是常常回家呢?你也不知道,因为他可能在外面挣钱,他不是每天陪你的。你旁边这个挣不多,但是他每天晚上陪你吃晚饭,你要的是什么呢?就是任何东西都是有得有失的,但是你只看到她的得,没有看她失去的或者她付出的。那这样子去对比的话,那你比不完了。

马家辉:对,那是一种思考的习惯、心态。因为假如有这种跟人家比较老公、自己承受的女人,她就算不这样,发生这种悲剧,平常她生活不会开心的。说下来都会觉得大家吃块牛排,我觉得你比我大,她就从那个角度去看。

竹幼婷:是啊,我有个朋友嫁豪门,然后我就说你的生活这样应该不错,她说我跟你讲,豪门太太在做事,每天生活就是比,比谁的包包拿最大、最贵。这个贵的当中还有更贵,还有再更贵,比谁的孩子先进一个好的学校。她说我每天下午下午茶的生活就是在比较,她说我这个已经。

窦文涛:你要这么说,我又想起,当年《非诚勿扰》有一个出名的,就是说有一个女嘉宾说出那句著名的话,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

竹幼婷:那你今天坐宝马了,那别人坐宾士呢?那连哭你都还好比,还有的人坐宾利哭的,那你要不要干脆你就坐宾利哭,也不想在宝马哭,比不完。

马家辉:不,因为哭这个前面可以加一个形容词,我哭,可是哭的很快乐。等于我们去百货公司买东西,我觉得很贵,贵的很心疼,可是心疼的很快乐。当她这样选择的话,因为我们知道这样比较也不见得全部不好,有时候会看你怎么用它。像我经常说我在美国读博士班的时候,写论文很惨的,每天坐在那边12个钟头,我最喜欢一件事,写到晚上12点左右。

竹幼婷:问大家写得怎样?

马家辉:不是,我就开车去我住的地方附近那个小酒馆,非常破落,我就坐在那边喝酒,干吗呢?除了喝酒放松以外,我看着那些周围的人,老妓女、吸毒的、流浪汉进来喝杯酒,我觉得好快乐,他们比我惨多了。我觉得我写个论文每天12个钟头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这样比较会让你进步。当然,也要看你心态,我记得刚流行微博的时候,我听一些上海的作家朋友说,说哎呀家辉很烦恼,我就说干吗?因为微博,我的朋友、作家圈都互相关注了,那我每天就看看文涛今天的粉丝量多少,他又比我多,幼婷你的留言量多少,就互相比较。就每天看看自己多了多少,你多了多少。

竹幼婷:有多受欢迎。

窦文涛:你说这个,我真是就觉得为什么人有的时候我完全能理解,对吧,我也会嫉妒,也会干吗。可是有时候我也很同情别人,因为我觉得呢我有点自己的小爱好,你明白吗?就是我在外界世界里的种种心理不平衡,我有个逃避的地方,我只要一回到我私人的这个爱好朋友圈,我就觉得湖中天地大,酒中日月长,就是我有一个去处。但是我见到生活里有的朋友吧,我真的很同情他,就是而且还有很多就是这个女孩子,甚至女主持、女演员、女艺员,哎哟,完全是在这个《琅琊榜》排行榜上,你知道这个东西我觉得太痛苦了。因为你没有别的乐趣了,你没有别的去处,于是你从早到晚你就在关心这一件事情,你完全可以想见另一个女的夸一下子演了个戏,火了,这个心理,这个心理嫉妒是绿色的,你能感觉到是一种暗绿色的。我就说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会跟同圈里的人发生这个呢?我那天瞎想,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其实呢他们一开始说,说嫉妒是很不理性的,对吗?因为你嫉妒刘德华干什么,确实刘德华不值得你嫉妒,因为他离你太远,他不威胁你。可是,当我们在原始社会生活非常困难的时候,自然资源非常有限的时候,你发现没有,就是你这个种群内部他有吃的,就意味着饿死你,还真的是,真的是,就是说他的成功就是你的失败,他的DNA的延续就是你的绝种。所以,才会有这种同种同族的这种本能的不安全感。你觉得我这够社科院的水准了吗?

竹幼婷:如果你很执着地在这单一的路上,那是,可是像我告诉自己的方法,就是一旦我嫉妒心起来,会是觉得很沮丧,我就说人生是一个马拉松。就是说你今天输给他,你今天拿这个节目,尤其在凤凰太多了,你今天拿这个节目,明年这个节目是不是可以继续?文涛哥,不是每个都输,我也曾经看过一个人节目起来,我就说shit,又不是我,又不是我,我又边边了。但是明年节目还有没有,你也不知道,不见得是他的问题,这个东西就是世道这样,公司要不要这个政策你很难说。我也是,我今天拿这个节目我很开心,哇,终于有这个节目,明年关掉也是我,这个东西你不知道每一年发生什么事儿,那到底什么才是,最终是你要什么,我觉得这个马拉松你真的不盖棺那一天你不知道。

窦文涛:《锵锵》没有潜规则 我是真想献身

窦文涛:是,幼婷说出了凤凰员工的,主要是我们这个嫉妒的这个标老让我有点嫉妒不起来。所以就是说为了宽慰嫉妒者,我可以讲一个体会,就是说你知道你嫉妒的那个人你必须明白,你不了解他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通常都是这样。就是你不知道他有多惨,他有多寒碜,你是在外表,就像我跟你讲的,我说为什么凤凰这个我也不嫉妒。就是说或者比如说我们《锵锵三人行》,你知道说起来对幼婷有点不尊重,但是真实的情况,我的有些哥们你知道他会觉得,他就会喝酒喝多了跟我讲,说文涛,幼婷怎么样?我说怎么样?他说这个床上怎么样?就这话都说。我说那我哪知道啊?他说上你这个锵锵,难道不给潜规则一下吗?哎呀我说,我得求着人家幼婷上我这节目,对,就是你知道吗?他会觉得,你这太值得嫉妒了,你这家伙,哪个女嘉宾做你这节目。他哪知道我们嘉宾荒,请人家请不来,我都愿意献身,对吗。

马家辉:你这样问下去。

竹幼婷:我就怕你献身,所以我说我来,我来。

窦文涛:你知道吗?他们会觉得,他们不了解的人会嫉妒,会觉得你艳福不浅哪,这么漂亮的女嘉宾,你说谁就是谁。

马家辉:文涛,假如你那些朋友,我觉得这种朋友基本上不能交的。他因为这是假设你会做这种事儿,你在我们心中是多么好,我就连潜规则叫他,他都不要我。

窦文涛:我也不是不会做这个事儿,但是主要是我们的供需关系他理解错了,现在是我找人幼婷,人幼婷经常没空,我得求人家来,你这家伙。

马家辉:没有,我意思是说这不叫嫉妒,假如你朋友羡慕,因为嫉妒的意思是说假如你没有,就像你刚说,又轮到他了。现在就算你没有,也轮不到他嘛,所以不叫嫉妒。我觉得说对啊,他是羡慕,他想跟你分享一下,其实我这个问题也想问你蛮久了。

窦文涛:你怎么胡说八道了开始。

马家辉:我这个问题也想问你蛮久了,可是既然你刚回答了,我也解答了,对。

窦文涛:幼婷,你谈谈你是怎么上来的?

竹幼婷:我怎么上来,不就是靠一张嘴巴上来吗?

窦文涛:不是,其实这个你看所以说这个人比人为什么不值得。你比如说像我们,都已经厌倦舞台了,说实在的,如果你不给我钱,我逃避这个舞台。但是,你会看到,你比如说有时候我做一些评委,我就会发现,生活当中你的确是,你像这个王佳就是,只有一次,你要想到,只有一次她上电视,这对她来说成了一个名人。她那个感觉确实我们可能很难理解,你知道吗?

竹幼婷:我觉得这个社会就是怎么讲,以前我们常说,在台湾常常说要尊重嘛,互相尊重,不管你是名人。但现在显然你的地位或者是你的知名度才会带给你尊重,那么就是很多网红出来的原因嘛。因为他觉得我用尽各种低道德的方式,只要我红了以后,我换来的尊重都很值得,对吧。所以,这是注意力的一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我觉得,除了他享受那个注意力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件事就是挫折容忍度很低,就是说台湾也是发生过,就是常常有台大的学生,我们之前才发生过一个,就是台大的一个男生,他这辈子就是停留在台大宅王,就是打电动特别厉害,然后也算小有知名度吧,因为都是电动冠军。可是他找女朋友就屡屡挫折,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马上就跟人家同居,一个月认识,还花尽所有的钱。因为他还是会计所里面的一个职员,然后带她去玩儿,把所有的这个薪水都放在这个女生身上,这个女生跟他讲说,但是我觉得,这个男生有点情绪的问题,她想说不要,结果他就堵在那个女生上班门口,砍了47刀,还吻尸。

窦文涛:什么叫吻尸?

竹幼婷:就是抱着她吻她,说我不是故意的。

窦文涛:砍之前吻,还是?

竹幼婷:砍完,尸体啊,砍完。所以他是说我是爱你的,只是你为什么要逼我这么做。而且他在砍下去之前问她一句话,再当我一天女朋友就好,一天。那女的说你不要烦我,就这么一句,那一刀下去,下去之后失去理智了。但是,这个过程到最后人家现在,他们也是要判刑,当然人家说是不是死刑也可以教化什么的,但是男孩子在里面不停地忏悔,他就说我就只是很爱她。这件事情到底错在哪里,我就是因为很爱她,她为什么就是不想,他到现在无法解决她为什么不爱我?我花了钱,我陪她,我对她好,她为什么不爱我。

马家辉:就是精神错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