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轶君、许子东《锵锵三人行》:高考作文最妙的就是“蝴蝶的翅膀”

周轶君、许子东《锵锵三人行》:高考作文最妙的就是“蝴蝶的翅膀”

有声读物」「2019-03-11」「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昨天我们接到上级通知,说今晚将有一大波学生妹出现在全国各地夜店,她们情绪亢奋,尤其是音乐班,要尽情释放高考后的压力,请各位...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昨天我们接到上级通知,说今晚将有一大波学生妹出现在全国各地夜店,她们情绪亢奋,尤其是音乐班,要尽情释放高考后的压力,请各位帅哥收拾好形象准备捕捉。

周轶君:准备去捡尸体,是吗?

窦文涛:对对。

许子东:帅哥也筋疲力尽。

窦文涛:是是是。

周轶君:同年级帅哥筋疲力尽,大一点的可以。

许子东:筋疲力尽。

窦文涛:你记得每年都有那个天女散花吗?

周轶君:就是把那个准考证撕了。

窦文涛:就是所有的宿舍楼,学校里把那个课本哗撕得粉粉碎,全校师生,不是师生,全校学生那种发泄。

周轶君:这是真的,每年高考好像就是从一开始高考就变成一个特别大的一个新闻,然后从大家怎么去准备,然后怎么考题,然后怎么去这种尽兴地去发散,都是新闻。而且可以分阶段,就很清楚。

窦文涛:今年最大的,不是,我跟你说,你先说这个,这个一点都不奇怪。你假如把高考当成古代科举的话,你想古代每年科举之日,我估计那个场面也不会比今天小,你知道吗?这是一国一家都是多大的事情。

许子东:科举制度是人类文明史上的重要贡献

许子东:而且是中国文化的精髓,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部分。我小时候有个误解。

周轶君:官员选拔制度,是吧?

许子东:对,对,我们小时候以为八股文好像看到都是负面的,废科举,其实中国的整个科举制度从隋代开始,这个科举制度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贡献。

周轶君:认为是全世界古代史上最先进的官吏选拔制度。

许子东:对。

周轶君:公正程度各个方面。

窦文涛:所以我就从古代的理想制度里,我得出的是虚无主义的一个认识。

周轶君:怎么讲?

窦文涛:就是你看,“五四”的时候讲这个科举不好,对吗?为什么?因为你最后考的东西完全不实用,就是八股文,就是说腐朽到什么程度,对吧?可是,今天的高考永远也有人说这些内容都是腐朽的,都是不好的,出的题都是不对的,永远都有人说。相比之下,我为什么说我是个虚无主义的看法,就是说非“官二代”、非“富二代”,平民子弟你就自当是玩个游戏。甭管这内容是有用、没用,几年还给老师,你背过就忘,其实这个真的不重要,咱就好像咱举办一个比赛吧,赛跑吧,你总比那个世袭罔替的,总比那你爸是官,你就能当官的这个体制,哪怕就是像赌博,你说是不是平民子弟也多一些跑出来的机会。

周轶君:是,但我总觉得,我们那时候高考,我就不说是哪一年了我高考,但我们那时候好像还是那种整个的气氛就是凝重、辛苦、汗水那种东西多一点,到现在一高考,就是狂欢,就是在网上就是狂欢,就各种玩笑、各种什么。

许子东:狂欢是旁观者,考的人哪里欢得起来呀。

周轶君:不是考的人,我就说这整个舆论气氛有一种,就那个一本正经里头有种特别荒唐,然后大家都拿出去搞笑。

许子东:“考过高富帅”是科举的核心精神

窦文涛:对,你可以看看,你可以看看,咱们看看一些各地风光。这是复习的,教室里贴标语,“扛得住给我扛,扛不住,给我死扛”;再看下边,“考过高富帅,战胜官二代”。你看,这就是咱说的。

周轶君:这很励志啊。

许子东:这就是我们科举的核心精神。

窦文涛:对对,你再看,这是一群妈妈,你看穿的都是旗袍。

周轶君:为什么?

窦文涛:旗开得胜。

周轶君:哦,我以为拼妈。

窦文涛:而且为什么旗袍下摆都是比较短,就是高开,高开衩,高开,高考要高开,这群妈妈。你再看下边,装运登科金榜;再看下边,这是。

周轶君:考的全都会。

窦文涛:下边,蒙的全都对。

周轶君:这碰什么?

窦文涛:这是叫粽,高粽,高中。你再看,连这个所有家庭成员都出来加油来了。就这些,我跟你说,网上你说欢乐它还有段子,叫李小璐比贾乃亮大3岁;马伊俐比文章大8岁;高圆圆比赵又廷大5岁;王菲比谢霆锋大11岁,姑娘们都别着急,把自己保养好了,说不定你老公今天高考。就说现在流行姐弟恋,这最后可以找到小男生。

许子东:哪一个地方的考题,作文的题目叫《文章与人品》,他们说让马伊俐回答。

周轶君:还有叫范儿,说让那个李晨回答。就现在这题目怎么都那么,就是你说的特虚无,就我看了怎么都。我们那时候都好像特规范,《难忘的一件事》和什么《第一次》什么什么,现在那题目还有什么豌豆、夹豆,搞不清楚这些。

窦文涛:许老师,你这个语文教授,你对年年都要评价一下高考的作文。

许子东:我已经评过好几次了,但是感受很复杂。首先,你看每年到这一天,全国的高考作文题目大家都会晒一遍,晒了以后,通常最多争议的就是那些最文学范的。今年第一名的就是安徽的,就是蝴蝶的翅膀什么颜色,蝴蝶的翅膀什么颜色。

周轶君:蓝鲸白鲸。

许子东:不是,蝴蝶的翅膀有没有颜色,还是什么颜色大概。他们说考生哭晕在厕所里,蝴蝶的翅膀。

窦文涛:那这要做作文吗?

许子东:对。

周轶君:对,就让你做作文。

许子东:这是作文的题目,作文的题目你看其实是大概有三种,一种是最中规中矩的,爱怎么发挥都行的,好像福建的那个《路》,一条路的路。有些是比较正规的,什么和《英雄过一天》,结果有个人在网上说,王昭君是民族英雄,我要跟她过一天是不够的。

窦文涛:我觉得西施也是民族英雄。

周轶君:和英雄过一夜。

许子东:恶搞的不去讲它,还有像上海的我记得是《造就和谐自我》,那就非常正的,但有些就文学范了,山东的是那两个什么丝瓜藤跟肉豆,连这啥植物都搞不清楚。最妙最妙的就是蝴蝶有没有翅膀,不是,蝴蝶的翅膀什么颜色。

窦文涛:蝴蝶没有翅膀,你这更妙。

许子东:蝴蝶的翅膀什么颜色。

周轶君:连我都要哭晕。

窦文涛:蝴蝶有没有嘴。不是,许老师,你比如说我要看见这个题目,蝴蝶的翅膀是什么颜色,我要接下来作文这么作,我说看到这个题目不禁引起我的深思,为什么高考历年作文要的题目都是这样莫名其妙。这反映了我国语文教育方面的什么方向、什么路线,我要写了这么一篇文章,从这个题目借题发挥,算不算跑题?

许子东:张铁生。

窦文涛:就是零分?

许子东:张铁生当初就是这样,很出名,后来毛远新推荐,就变成了全国英雄。

窦文涛:张铁生是白卷英雄。

许子东:他写了一段,他写了一段抗议,他就是抗议你的整个这个教育的方法什么的。像你如果写那个东西的话,你分数肯定零,但是网络可能会转载你这个东西,会拿出来。但问题是也有人说这个题目好,有个诗人叫,忘了,叶匡政什么的,就说这个的确很有文学范儿。我设身处地在想,我一拿到这个题目的话,我当然会一条正规的答题的方法,那就是从自然科学、自然科的角度,那蝴蝶它的翅膀是什么颜色。

窦文涛:我也可以从文学想象的角度。

周轶君:当然可以,它考的就是让你发挥。

许子东:但是问题的危险性就在这个地方了,假如我从文学想象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我设身处地我作为考生,我会怎么回答,我说蝴蝶另外一个常用的方法叫社会蝴蝶,叫社交蝴蝶,就是交际花,蝴蝶它有媒人的作用。那个交际花的翅膀就是它的服装,那这个翅膀有各种不同的颜色,它可以是无色透明的,它可以是花花绿绿的。

周轶君:你这涉黄了吧。

窦文涛:对。

许子东:但是我在想,我要是这样文学性的回答的话,你碰到的那个考官怎么办?

窦文涛:我也在想,就不一定涉黄,就真的假如我很认真地做这篇文章。

许子东:这怎么叫涉黄呢?

周轶君:你不是说人家透明。

窦文涛:他说交际花,交际花也不算涉黄。

许子东:蝴蝶夫人、茶花女不都在讲这些东西。

窦文涛:茶花女可是妓女。

许子东:妓女不代表就是涉黄。

窦文涛:妓女不涉黄什么涉黄?

许子东:妓女涉黄,你写妓女,描写妓女,这是伟大的文学作品。

周轶君:高考作文。

许子东:你茶花女你怎么能说她。

窦文涛:你是说这个作文?

许子东:对,我们研究这个概念,你怎么能说它涉黄呢?我觉得你们这个概念太。

窦文涛:不是,那有个学生写篇文章,论述一下东莞扫黄呢?

许子东:当然也可以呀,当然给分了,为什么不能给分呢,他说扫黄的必要性、存在的问题等等等等。

窦文涛:不是,我这么说,假如说我很认真地做这篇文章,我觉得也可以从文学的角度去做。

许子东:但是非常危险。

窦文涛:对,假如说做,我从小就特别喜欢蝴蝶,从小我就经常闭着眼睛幻想蝴蝶的翅膀是什么颜色呢?我曾经做过那样的梦,一只蓝色的蝴蝶,我还曾经梦到过黄色的蝴蝶,我还曾经梦到过白色的蝴蝶。

许子东:肯定可以,我觉得这肯定可以。

窦文涛:最后我的结尾就是说,我愿意蝴蝶的翅膀是千万种色,就像我的人生。

周轶君:不挺好嘛。

许子东:对,这个你会达到很高分,为什么呢,因为实际的标准答案是蝴蝶的翅膀是没有颜色的,是根据不同的光线的反射产生的五颜六色,所以你这个从文学的角度,最后达到了科学的道理,你这个应该得高分,比我的蝴蝶夫人要打分的可能性高。

周轶君:对,但我觉得他能拿好分,但拿不了特别高的分,是因为什么,他没有再引申。其实您刚才说的,根据这个正确答案,后面应该是引申成你看待事物的办法,对吧?你说它是没有颜色,而是光线让你看到颜色,其实它一定要你再引申下去,一个人看到,不一样的人看到同一件事情,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

许子东:那个要拿最高分了。

周轶君:对,我就是奔着最高分去。不,我想说的是,我们这种争论是为什么,就是它为什么一个虚无缥渺的题目,我们为什么写的时候一定在想,我对不对,我对不对,那个人看我对不对,对不对。他一个大的题目,你往小处走。

许子东:因为高考作文它不是一个小范围的,你考研究生,针对老师,你知道谁看,那个时候你是考你的天才,考你的才华,考你的文才。高考是一个普遍的机器生产,它最主要考的是你基本的思维能力、文字表达能力跟你的思想感情的一些基本的正确程度。

周轶君:可是它题目容易让人写歪,我想举一个反例,就是说什么,人家现在也在讲美国高考这样那样,我没有考过那个。但是你考托福、雅思那种,那个雅思作文,那个我考过,那作文像八股一样,它几个类型你都很清楚。然后就是基本上上来你阐述一个题目,正面、反面,然后是结论,基本上就这几大段,人家没有什么特别怪的题目,从来没有。然后,但它也考你词汇量,你语言的表达,这个技巧,这个逻辑思维、思辨,就这几样东西。为什么要搞得那么虚无缥渺,我不知道。

窦文涛:对,中国学生很熟悉,最近美国法院好像就要判15个中国枪手,你知道那个吗?可能要判好几年,如果最长。就是说人家美国报纸,当然他们也是妖魔化我们,说这个中国留学生已经造假、替考名胜在外了,以至于一说起中国留学生考试,人家嘴角边就会涌现出嘲笑。所以最近这个美国那边的法院就好像要判几个,他哪想到,咱们国内更如火如荼。《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许子东:这个比较中国的考题或者跟别的国家的考题,感受非常复杂,我不能说谁好谁不好,但是太有意义的这件事情。中国的这个考题年年都是,最大的特点就是文学性强,就是一方面是我们的考试制度历史悠远;另外一方面是我们真的国家,你看它各种各样的题目,感知自然、老实与聪明、喷泉与泉水、深入灵魂的热爱、文章与人品、范儿、智慧,你看都是很空很玄的字。对比一下CT,美国的那个正常的作文的考题,我查了一下它近几年的20个考题,居然有14个里面出现了一个词,叫people,就是人民。

窦文涛:群众。

许子东:我们的《人民日报》,但是它的people不是人民的意思,它是人们的意思。但是它大概的题目,大概最多的题目是什么,它不是一个这么玄的概念,都是实实在在的一个问题。

周轶君:对,社会问题。

许子东:人们是不是太严肃了?

窦文涛:这就是一个题目。

周轶君:说我呢吧。

许子东:人们在创造东西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模仿?人们是应该坚持自己的观点,反对别人的。

窦文涛:创造一个东西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模仿,像是复旦大学的题目,是吗?

周轶君:我们的题目像这么,好像这么潮,其实我都换句话说,我不想说它是虚无,它是潮。它这个潮其实也是最近这10年好像我觉得有这样的,就是过去也没有,因为我记得我高考的时候,那时候引用了一句歌词,大家就是一个社会上的大新闻了,好像跟一个社会上谈论的一个话题去接轨了,就觉得这个题目特别棒。后来你看现在都是这些,都是潮语其实,美国就是社会话题。

许子东:但这些题目就是很灵,很玄妙,很灵通,但是他们的题目讲的是一些非常基本的问题。

周轶君:对。

许子东:比方说(15:02英文),就是说,我们讲那个大白话,一个人的生活的质量,钱是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就这么一个题目,在我们来讲,这个《非诚勿扰》的水平的题目。各种各样都是人们,人住在一个同样的社区环境,是不是比搬来搬去会更幸福。

周轶君:孟母。

许子东:就是这个很实在,很实在的一句句子,我不知道哪里好,也许从我们中国文学的传统来看,美国人这些考题太闷了,太朴实了,太直接了。

周轶君:对,我就说它很八股,它就是先破题,正反说,就这样。

窦文涛:你知道就是说,做学问的经常用一个词,叫范式,你感觉到没有,就是说一个民族,包括美国人出的题目,其实我觉得中国现在高考作文题是因为我们思想系统彻底杂乱无章引起的结果。就是你比方说你看美国人的题目,你不管觉得好还是觉得不好,你一听它属于一种文化里发展出来的。

许子东:而且有话说,你谁都可以说话。

窦文涛:特别实,它就这么一个范式,你中国人甚至不会这么想。而中国的八股文,过去也是来自于一个范式,比如说是四书五经,出的题全是这个的。我给你说,就连咱们1977年冬天中国是关闭了,许老师这个可能有记忆,1977年冬天,中国关闭了11年的高考大门再次开启。

许子东:那次我参加了,1978年。

窦文涛:那是共和国历史上头一回冬天高考,570万。

许子东:11月份,还是12月份。

窦文涛:570万考生进去了,然后你记得那一年的作文题目是什么?

许子东:那年我考复旦。

窦文涛:你记得那一年作文题是什么?

许子东:我题目忘了,但是我考复旦新闻系跟中文系。

窦文涛:我告诉你那个题目,你可能能想起来,是已故的北师大的一位教授,叫郭玉恒,他为主出的。当时为了出这个作文题,北大、北师大很多教授关在一个宾馆,关了一个月,最后出了这个北京卷的这个作文题,叫做《在那战斗的一年里》。

许子东:那跟《英雄过一天》是有类比的。

周轶君:还好,还好,那个年代有这个题。

窦文涛:但是这个你注意到没有,它也是在一个范式里,那个年代的思维框架里出来的题。但是到了现在,咱们像是什么,旧的思维框架破了,破了之后,你发现没有,这就叫五花八门。蝴蝶是什么色?另一个地方。

许子东:但是回避一些最基本最重要的问题,他们的考题里边还有一条,准备明天更好的生活是不是比享受今天更重要呢?你看,这种考题其实是一个最最基本的人生哲学碰到的问题。

周轶君:对,很基本的拷问。其实这种题目的对比,当然我想起,也很好玩,美国英语的新闻标题比如说都特别的简单,你拿到我们这儿就叫不抓眼球。但你看我们现在你打开那个手机的那个标题,花花绿绿,那个语言,就是以前你中文的书写不可能是这样的,它都特别口语,特别怪的各种各样的语式都出来了。

窦文涛:它也有些比较具体的题目,(18:33英文),就是说不出名的人成为榜样,是不是比明星成为榜样更好呢?你看,这对所有中学生都是,因为中学生崇拜的人一般都是明星,篮球明星、歌唱明星,它的意思说如果是一个不是那么明星的人做一个榜样,是不是更好呢?

窦文涛:现在问题是,不是那个明星的人做不成榜样。

周轶君:可是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题越出越五花八门,但是我们又被人家批评说我们只会考试,又不会去创造。你像那个前一段时间美国不是这次总统的一个候选人,就是原来惠普公司的女总裁,她不是发表一通言论。她讲中国,说中国人我们都知道他们特别会考试,但没有创造能力,新华社不是发了篇文章说,这个是辱华,就说她。我想,这个也算辱华吗?我不知道。因为我记得我去英国上学第一天上学,我们第一天大家就都坐在那儿,那个校长就说,特别讲到,说来自中国的同学,你们要记得,在这个地方你们要学会去质疑,说你们的文化当中可能没有这个,但是你到这你要学会去提问题,要去质疑。

窦文涛:那你学会了吗,他说了之后。

周轶君:就一半一半吧,也许有一点。

窦文涛:那你在质疑的时候,你觉得这个老师他对你的态度和你在中国中学的时候,老师对你质疑的态度是一样的吗?

周轶君:不是,他们特别欢迎你质疑,如果你提的问题还好的话,他们就会特别高兴,而且假如你能推翻他的这个说法,而且你说的是对的,那简直是。

窦文涛:学生怎么能推翻老师呢?

周轶君:不,当然有可能了,在某一些(方面)。

许子东:看你问题的设置,有些问题它是没法有标准答案的。

周轶君:对。

许子东:比方说它有一个问题说是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有创造性?你看,这个题目其实可以两面答的,对不对?社会上某些工作它也许就是纪律性、努力、实践比创造性更重要,某些工作。所以,这种题目它本身它就给你一个反驳的,表达自己意见。

周轶君:开放式的。

许子东:但是我再这样想,我读这些题目,一方面我觉得它们提的是一些老老实实的社会价值的问题。相比之下,我们的文化水平高多了,我们的题目文学性高多了,空灵多了,它是杜甫,我们是李白,对不对?

窦文涛:但是至少我们要弄个白居易,咱们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您接着说。

许子东:你们刚才说的其实非常对,我们的题目空灵,其实反映了我们有很多社会基本价值观念的目前的破碎跟很难回答。就是包括刚才讲的一些最基本的你怎么看对别人的观点,容忍或者创造性。到时候考官会非常难对付,所以我们的题目我个人觉得,好的来讲文学性强,考才,他们只是考常识,但是从弱点来讲,也证明了我们现在的这一些社会最基本问题的答案不是那么(多元)。

周轶君:多元,对。

窦文涛:我甚至还担心,你出的题目是特别空的,是特别开放性的,但是判卷老师你头脑里的精神枷锁使得你不能够欣赏众多旁逸斜出的答案。

许子东:对,就像我一写茶花女就变涉黄。

周轶君:对,反而是人家那个题目看似就是很简单,但是它的下面判断的价值观是可以很多元化的,对。

窦文涛:而且我跟你说,我发现还有作弊问题呢。你知道这个今年内蒙古考生为了防止替考使用了什么,多先进。内蒙古考生全部通过指静脉验证,才能进场。

许子东:什么?

窦文涛:利用手指内的静脉分布图像,你知道现在有些那个豪宅就是腕静脉还是指静脉会形成什么识别图像,才能开门,那个门锁。

周轶君:比做美国签证还难。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就是指纹,是吧?

窦文涛:不是。

周轶君:静脉。

窦文涛:指静脉,就是说。

许子东:我没听懂。

周轶君:肯定是高科技了。

窦文涛:不是,它有一个用右手先刷身份证,然后把左手的食指,有一种指静脉的验证器。

许子东:就是它目的就是防止枪手。

窦文涛:指纹我还能剁了你的手指头按一下,对吧?指静脉这得活人留着。

许子东:我还以为作弊可以把材料输入到静脉里边,考试的时候一按,标准答案就出来了。

周轶君:过10年会有这个。

窦文涛:而且这次你们这记者出名了,南都的。

周轶君:出卧底,卧底。

窦文涛:还是我们武汉大学学过新闻的,南都,不过有争议,说他这个行为用这种卧底的方法去抓这个替考集团。但是好像有一个法律专家就说了,说这个在我国,替考还不属于犯罪行为,所以这个记者不算。你看他这说的,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说不是犯罪,他违规,阮齐林教授说,而且就是在相关刑法中,记者确实做了教育部门法规禁止的事儿,属于违法违规。但是客观上讲,他卧底的行为属于履职的行为。

周轶君:而且他准备的特别的充分。

许子东:就拿了一个偷拍的。

周轶君:对,他先去公安局先去备案了,然后他卷子上面还在底下写了,我是替考什么什么,因为什么什么,你这张考卷要去作废,他都写了。就是他事先准备是很周详的,他这种法律意识也有。

许子东:还有一个引起很多社会关注,引起争议的一个考题,就是给违规的父亲写封信。这个很尖端,这个引起法律跟人文的关系,我个人觉得这道题目出得挺好的,就是说作为小孩的立场,你的老爸交通违规了,你给他写封信。当然了,这个真是擦在边缘上,这是还好她这个老爸是持交通罚单,这个女儿写封信,我觉得顺理成章,什么大义灭亲都谈不上,你爸爸开车不注意。但是要是这件事情大,不单是交通罚单,万一是撞伤、撞死人的时候,这种时候你再叫你女儿去揭发也好、隐瞒也好,那你是置于人伦关系的危险。

窦文涛:好像你不能逼迫,你不能强迫她揭发亲人。

许子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