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李小牧《锵锵三人行》:李小牧是《新宿事件》男主角的原型

许子东、李小牧《锵锵三人行》:李小牧是《新宿事件》男主角的原型

有声读物」「2019-04-14」「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李小牧是《新宿事件》主角的原型,讲述了他从最早的《歌舞伎町按耐人》开始,到今天在竞选新宿区的议员。本期节目听他讲述,在日本新宿,早期的华人借“廉价杀...

李小牧是《新宿事件》主角的原型,讲述了他从最早的《歌舞伎町按耐人》开始,到今天在竞选新宿区的议员。本期节目听他讲述,在日本新宿,早期的华人借“廉价杀人”抢占新宿市场,之后逐渐发展起来。日本的色情行业亦有行规,且AV女优圈子很小。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小牧又专门从日本飞过来了,我现在见到小牧我真是也挺感慨,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你想,当年在咱们节目里,他是从最早的《歌舞伎町按耐人》开始,到今天人家在竞选新宿区的议员,这真是一个新宿爱情故事。不能说爱情故事,叫什么来着,说成龙那个电影叫什么来着?

李小牧:《新宿事件》。

窦文涛:《新宿事件》有的人可能没有看过,就是《新宿事件》里,据小牧说,成龙的这个原型就是他,里边的徐静蕾就是他的前女人朋友,里边的范冰冰就是他现在的老婆。就基本是他的故事。

李小牧:还有成龙主要是跟警察的那一段,因为在华人,当年在日本能跟警察搞好关系的,还真是只有我。所以,那个故事我觉得非常好,就放到这个电影里面。因为我这个电影是跟尔冬升先生合作了将近10年,他1997年来找我,一直到2007年才拍。

许子东:一般电影的原型是不愿意曝光的,他还特别跑出来说是他。

窦文涛:没错。这小牧当年要不说咱们《锵锵三人行》就有容乃大,你看你去接受一个人,我有时候觉得今天生活在一个不同的人有不同承受界线的一个时代。比如说我记得小牧第一次来我们节目,一下录了五集,我只敢播了三集,剩下两集慢慢再播。就是因为当时非常大的争议,你知道吗?就是说你们怎么可以找个拉皮条的上电视?你们怎么可以干什么,干什么。我说这个能不能往宽阔里想,就像咱们诺贝尔文学奖,咱们经常颁奖词的,你应该了解一下不同人的生存状态,对吗?我们请他不代表我们发扬他或者我要向他学习。

许子东:后来我们不是纪念十几年的时候,有的网友说难忘的《锵锵三人行》节目,结果有人提到什么,就一位姓唐的女士,是不是姓唐的。你记得吧,一个拍纪录片的导演,是不是姓唐的一个女的来的,她就是讲她在东北什么地方,想起来了吗?这一集是被人家观众认为最难忘的三人行的节目之一。

窦文涛:就是做过小姐的一个纪录片里边的一个人物,在这儿说的。

许子东:厉害,说不过她。

窦文涛:那家伙,说的全是嫖客经。

许子东:我还记得,里头的一句话我还记得,我说那你做这个事情,你是不是会觉得心里有犯罪感呢?那女的说,他们这些人回家见老婆的路上还要到我们这里来一下,他们还好意思叫我们难为情吗?

窦文涛:对。

许子东:我的印象深得不得了,她马上道德谴责。

窦文涛:对,所以说你看,往往大家印象最深的节目恰恰都是当年被批的最狠的节目,包括王朔的那个,是吧?因此,有时候我觉得你拉开时间和空间看,你的视野能更开阔,对世界的了解。你比如小牧对吧,今天人家还是按耐人吗?今天是小弟干了,是吗?

李小牧:是日本按耐人,我把日本按耐给中国,把我们新宿按耐给我们的所有全日本的人。

许子东:按耐就是介绍的意思。

李小牧:所以,我的脸书上面从《歌舞伎町按耐人》已经变成了新宿按耐人,然后将来再对着我的第一祖国的时候,我就会介绍日本的各行各业,包括家人。所以,我现在在排很多的东西。

窦文涛:但是,当然你作为当年《歌舞伎町按耐人》的专业人士,祖国也有一些相关的问题需要请你分析一下。

李小牧:好的。

窦文涛:因为我们祖国现在出来一个叫和颐酒店的事件,知道吗?我们上个星期说了,这个如家旗下的798北京和颐酒店,说有一个女的不是在电梯里叽里咣啷被人拖走了吗,你知道我现在看新闻我真是发现,这中国这事儿吧,很多言之凿凿的、正经媒体报道的事情,最后证明全是虚构的、胡说八道的。但是很多上次做节目我还引用了一个微博,然后我怕出事,我说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因为我不相信,我觉着不可能,因为当时就有一个微博说,说这事儿在成都我见得多了,就是卖淫的团伙他们在这个酒店里卖淫,然后肯定是怀疑这个女的不是他们这伙的,是外来的卖淫女。所以,他才把她横拉硬拽拖走到一个地方威胁她,因为不给他抽成,知道吗?所以我说胡说八道,结果这个人在河南被抓住了,平安北京一公布。

许子东:就是说他也是拉皮条的那个男的。

窦文涛:就是一个这个团伙里的,现在好像抓了四个,就是他们在这个酒店里。这事儿小牧你来给分析一下,你这被门儿清。

李小牧:应该说是我的老本行,老本行是从这里起家的。但是因为在日本合法的地方,你就可以做的比较游刃自如,但是有行规,我们讲行规。你不管是哪个国家也好,不管是哪个行业,在事情行业里面,它也有行规,而且日本特别是有那么多的我们讲流氓组织,有那么多亚古扎、山口组。

窦文涛:什么叫亚古扎?

李小牧:亚古扎是日本人对于黑社会的一种称呼,你在日本的日语里面不能讲它是黑社会,如果用日语表达黑社会叫亚古扎。这样的话,违反人权,因为日本对它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织不能称之为黑社会,所以叫亚古扎。

窦文涛:亚古扎直译是什么意思?

李小牧:直译,我们翻译的亚古扎。

窦文涛:社团?

李小牧:不是。

许子东:汉字怎么写?

李小牧:没有,它没有汉字,它就是一种对这种组织的一种统称。

窦文涛:那也就是说,我下次去日本,我见到山口组,我可以叫您亚古扎,他不会生气?

李小牧:不会生气。

窦文涛:这是比较好的。

李小牧:或者是亚桑,加个桑,什么桑是先生、女士,就叫桑,亚桑就可以了。

许子东:这样讲。

李小牧:可以讲,可以讲。

窦文涛:日本花姑娘的哟,亚桑。

许子东:你这个在香港碰到黑社会就是黑先生,哈桑。

窦文涛:亚古扎,亚古扎,你这玩意儿到新加坡,人以为你要吃肉骨茶呢,亚古扎。好,亚古扎的行规是什么?

李小牧:就是它各个组织的亚古扎,咱们这种帮派都会对社群都会有管理。比方说你只能管歌舞伎町最大的不是山口组,而是住吉会、吉东会、稻川会这三个组织是固定在关东,你在关西的,你山口组就别进来。所以,最近的山口组应该分手了,他们之间内部分开的。然后搞到全国很影响大,然后警察就更加地投入警力来抓。你比如说社群区我们知道AV女优,她也是被很多经纪公司,这个经纪公司背后就会跟亚古扎有关系。

窦文涛:这个仓井空你知道吧?

李小牧:嗯。

窦文涛:她现在在日本,就是日本人民知道她在我们中国这边这么火?

李小牧:知道,只是这两年,因为在中国早几年火了以后,然后日本电视台才报她在中国很火。但是说良心话,在她在中国出名之前,谁也不知道她是谁,基本上她那个圈子很小很小的。但可能第二个。

许子东:她本来不出名的。

李小牧:本来不出名的,因为在中国。

窦文涛:她现在的名气有没有从中国反推回日本?

李小牧:也没有,我没觉得。

窦文涛:波多野结衣呢?

李小牧:波多野结衣已经都是一个每一年都会评选出来的。

窦文涛:波多野结衣老了。

李小牧:都开始老了,不过现在还是有,还算一线,算一线。

窦文涛:算一线?

李小牧:算一线。

许子东:她不仅仅因为是像林志玲才出名,她本来在日本就出名,是吗?

李小牧:那当然,不是,林志玲在日本也不是很有名的,也是做过广告,但还不是。

窦文涛:人家小牧现在一手选议员,一手准备开发VR,虚拟现实VR成人。将来的AV,你是不是有份开发这个?

李小牧:对,是因为,就是那个学老师投资的。

窦文涛:是吗?

李小牧:对。

窦文涛:你知道昨天吴军老师就是说,你看吴军老师这么正人君子,他都说,他说这个VR什么,你就看黄赌毒,黄赌毒用什么,什么就是肯定是有投资价值的。因为你看黄赌毒最先发现的这个VR,这个虚拟现实。

许子东:不是,你们话题转了,刚才的话题还没讲清楚。东京大学有一个教授跟我说,说《新宿歌舞伎町》里边,他说里边争来争去是国内的帮派,福建帮、上海帮、浙江帮打来打去,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李小牧:那是在1994年到1997年这个三年,那是已经严重,然后一直延续到2003年最后结束。

许子东:变成了中国内战了。

李小牧:这十年间,歌舞伎町等于黑社会,不是讲的日本黑社会,等于黑社会。黑社会等于中国(10:04日语),是这样的。所以,有不夜城,所以你只要讲新宿的什么东西,在日本一听感觉就是中国人犯罪,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是出淤泥而不染,所以我出名了,我没被遣送。

窦文涛:你不都被绑架过吗?

李小牧:我被绑架是,那被流氓绑架那是。

窦文涛:那他绑架你,是不是就因为你动了他的地盘?

李小牧:是,我有我的地盘,我以前的部下出去以后,想来跟我争地盘,就让流氓来整我。

窦文涛:不是,你们这个行业所谓争地盘是不是就是说把不是你地盘的那些女的,卖淫女拉到自己的地方,还是介绍客人?

李小牧:不是,歌舞伎町只有0.5平方公里,也只有那么五条街,这一条街、两条街本来是属于我的,可以拉客的,不是说,拉着客人可以去干脱衣舞,或者是去喝酒,或者是去洗澡,都可以。包括这些,我们叫风俗,其实就是情色场所。客源,这一条路的地盘。

窦文涛:是这样。

李小牧:是这样,但是还有,比如说我们新宿区的和池袋区,池袋分区管的这些小姐可以出章的,只要你到警察署去登记,正规的给你许可证,她是以做按摩的名义可以出章出去做按摩。

许子东:什么叫出章?

李小牧:出章就是送出去,我们叫出台,出章。

窦文涛:就是带出去。

李小牧:可以的。

许子东:带出去以后,但是你们收钱的,除了那个小姐收钱以外,你们还收钱的。

李小牧:不,我讲的出章是,现在日本政府已经,不是我们,就是同意这样的公司可以派小姐到外面出台去做按摩服务,不要有店铺,不需要店铺,只要去登记,法人是谁,在警察署登记以后,它有30个小姐。这30个小姐的名单、年龄全部要报给警察,你就可以出去做按摩,登记了。好,如果是新宿的,那只能在新宿范围,它也有地盘。

窦文涛:那能不能说在日本这个卖淫合法?

李小牧:应该这样讲,它的法律上是不许买春贩春,买春卖春,我们春就是淫,春不干净。

许子东:卖秋倒没关系。

李小牧:然后,但是实际上你只要满了18岁以上的人,不管你结婚没结婚,你们俩去做爱,那是人权,那是自由恋爱,你们俩自己谁给钱,你给男的也好,男的给女的也好,那是你们自由。所以,日本有成千上万的情人酒店,你不可能俩夫妻老去的,你两个人真是男女朋友的话,去那里还贵了。那你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就可以的。

窦文涛:那就等于说它也没有说卖淫合法,但是实际上卖淫合理,是吧?就存在。

李小牧:还有,你去它专门洗浴的店,你像在秋叶原,在吉原专门有条街,福冈中州也有条街,专门就是洗澡。店里只收你的入浴料,但你们俩在里面真干的那点钱你直接给小姐,你真干那叫自由恋爱,店里不收,自己不违法。

许子东:那店里名义上不收,但实际上是不是也要,因为小姐在它那里营业的话,它实际上是不是也要收?

李小牧:不会,这还真是这个。所以,它永远可以开。

窦文涛:小牧他们抽头可能。

李小牧:没有,我们介绍一个抽头。

许子东:你还是得要借这个机会给我们无数的游客介绍一个。因为它那边,新宿那边有很多很多写的无料案内,无料案内。那中国人一看,没料的案内,很多,你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个什么东西里边?

李小牧:其实它的名字是因为我出的一本书叫《歌舞伎町按耐人》,后来在《歌舞伎町按耐人》。

许子东:还是因为你,版权还在你这里。

李小牧:对,按耐在日本的机场都有按耐,歌舞伎町的按耐所以前是没有的,是人在按耐,在导游,对不对?后来日本定了一个,就是1997年有一个法律,就是我们新宿有一个法律,不准在街上拉客。

许子东:但实际上还有人。

李小牧:对,是,实际上那样拉客人是属于违反条例,违反了条例,实际上也是违反,也可以抓。但是,为什么外国人可以在那里拉呢,因为外国人是做导游,因为他要做翻译,他不收钱,叫无料,按耐。

许子东:就是免费导游。

李小牧:免费导游,所以导游本身你做翻译,它可以成为你的老师呢,拿钱拿的很少。所以,从这种情况下,我可能就钻了这个空子,没有一点违法,我就一直干了下来。

许子东:所以,现在就开了很多无料案内?

李小牧:现在不行,他们日本拉日本人肯定是不行的,他们对日本就只能开无料的按耐所,他把各个店铺的小姐、店铺全贴在里面。日本进去可以,你外国人没办法,还得靠人去按耐。

窦文涛:那在咱们这,你要是这种场所,那至少犯有容留妇女卖淫罪,对吧?当然,这个什么和颐酒店不知道它知不知情。

许子东:他一来也住和颐酒店。

李小牧:对,我上次就之过上海的,就是上次回中国的时候,我底下就有一张纸条,但是我没打电话。

窦文涛:什么纸条?

李小牧:就是一个小卡片,我还真没认真看。

窦文涛:我让你认真看一下,你辨认一下,这是不是你收到的那种小卡片。

李小牧:差不多。

窦文涛:你看,24小时,什么苏杭美女、白领丽人、纯情少女,24小时上门服务。这个学生妹,满足你所有,你看都有这个手机电话。你再看,五毒教主降临本店,蓝凤凰为您激情服务,这是玩SM的。第一,教主调教;第二,五花大绑;第三,神鞭凌虐;第四,圣灯滴蜡;第五,以身献教。怎么没写电话呢,真是。甭说如家酒店了,我有一天开我自己家门,门缝里边都塞着一个,我觉着我们小区保安也不管,我们自己家门口都塞着一个这个东西。现在这个小卡片无处不在,你说这个事情,这次就发现了,我刚才就跟小牧请教一个问题,就是它发现了一个卖淫业的一个潜规则的问题。就是发小卡片的是这么几个,一个团伙,然后这里边就有一个鸡头,这个鸡头就是双卡双待,手机七八个,哗你就打过去,她下辖一些个卖淫女。然后,就是说你找学生妹,有个记者去了,在这个酒店里包间房,就是说找一学生妹,说过不多时来了一个,一开门就年方三十。这留级的时间也太长了点,但是因为这个记者出了这个事儿之后,想知道她从哪儿进来的,发现来无影去无踪。就是那个记者的那几个人在门口守着,没发现者30岁学生妹进来。

许子东:消防通道。

窦文涛:很有可能她长包在酒店,你一说来,那人一打电话就来了。有一种来的,这还有一个司机,所以我发现你合法还是不合法,全世界的卖淫最后自然形成一个类似的一个组织。

许子东:产业链。

窦文涛:你比如说这种在香港叫马夫,我没找过,我是在报纸上看的,就是马夫。马夫就是带的,你看在北京这也是,它就是说叫司机,这司机据说月入万元以上。就是这司机拉着这个小姐来,等她上去,去了之后,小姐一进你这屋,先打一电话给这个司机,说好了就先给钱,后做事,然后最后这个司机好象也是负责保护,然后最后司机就把这个人带走。据小姐跟这个记者说了,说她们只能得一半,就基本上另一半都是鸡头、司机这几个环节,包括小牧他们都抽走了。你知道吗?小牧,这跟你们那个日本歌舞伎町的规律类似吗?

李小牧:那不一样,我刚才讲的现在已经合法的可以从店铺里面,可以从她事务所带走的,现在都是网络,网络公开的。比方说可以出章按摩的。我们那个歌舞伎町主要是拉客人要到某一家店里面去。

窦文涛:店里?

许子东:没听懂。

李小牧:店里面有脱衣舞的店,有喝酒的店,喝酒的店包括可以带出场的店,女孩子。

许子东:是不是这样,就是说那个人什么都懵懵懂,他只有点钱,他走进了那个无料案内所,然后你们就给他介绍有这样ABCD的地方的玩法。然后他如果选择,或者洗澡,或者跳舞,或者什么,然后你们就带他到到那些地方。

李小牧:对,然后拿回扣,拿佣金。

许子东:这就叫媒介,这跟我们的大众媒介这个媒介是一回事。

窦文涛:所以我跟他是同行。当年有人说我也是拉皮条的,这主持人也是拉皮条,整天把你们拉在一起。但是小牧我有一个不好意思的问题,我听说,说是就是说有的中国游客到日本去买春,说一般就是说日本的这个小姐好像都不太爱接待中国客人。

李小牧:那倒不是这样,这个应该说是一般的日本女人是不太愿意做外国人,不是说中国人。

窦文涛:她不是格外敌视中国人。

李小牧:不是,因为为什么呢,因为外国人不是常客,可能一个小姐在一个店里面一个星期只来两天,她一般她有自己的预约,有自己的老客,如果那天天气真的不好,又下大雨没有来,已经pass掉了,然后她可能可以接一个。但是有一点,就是必须有翻译讲清楚,她只能玩什么,只能做到什么,日本的事情是分的非常细的。

窦文涛:怪不得。

李小牧:别人说只能摸就只能摸,只能打就只能打,只能什么地方,分得很细的。

窦文涛:可能我在网上看到的那些都属于中国愤青带着民族主义去的,就是说向日本妇女报仇。

许子东:他们是报八国联军之仇。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法制报纸的记者去调查全国,就说在这种快捷经济型酒店,发现原来这方面的案子非常多。这次是在北京798这儿把这个女的这么给拖走轰动全国,实际上我一看他讲那个案例,还有把男的剁手剁脚的,就是这个发小卡片。他就是说,一个团伙,他这个酒店就是我的地盘,只能我在这儿发小卡片,另一个人来,就给你剁手剁脚。

许子东:怎么叫剁手剁脚。

窦文涛:砍了你啊,把男的也剁手剁脚。

许子东:就是说你来抢我的生意,我就把你砍了。

窦文涛:对,甚至有买这个酒店保安,最后发生的伤害案就是说,酒店保安帮着你赶走另一拨发小卡片的,结果另一拨发小卡片的拿着钢管大刀就来了,把这个酒店保安给批了。你就这种案子。

许子东:我以为剁手剁脚是卡片内容呢,因为现在不是常常这种威吓,你的腿,你交一百万,否则我斩掉你一个腿。新宿当时最厉害的时候,就是华人为什么厉害,就是杀人的价钱比人家低。

李小牧:对,50万日币可以剁人家一条手,100万就要人家一条命。

许子东:这个恶性竞争,它比原来日本人自己要同样做这个事情价钱便宜很多,所以东京大学的教授跟我说,中国人抢了新宿的市场,主要不是从女孩子开始,是从杀人代价开始。

李小牧:对,1994年那一年的一个夏天,有四起杀人事件都死了人,而且都是跟中国人有关系,北京帮跟上海帮,福建帮跟上海帮,然后东北帮,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在里面。

许子东:我真搞不懂,上海人根本打架都不会打,怎么跑到东京。

李小牧:他为了抢新宿的地盘,为了占收保护费,想跟日本流氓一去到每家的色情店。因为那个时候,1994年开始,开了无数,应该是三四十家中国人的按摩店,在那个按摩店是可以真干事儿的,利润很高的。因为按摩店表面在日本是合法可以开的,他自己在里面干是他的事儿。所以,那么多小姐,中国小姐进来以后,就很多中国人也跟着进来了,中国人进来以后,觉得这地方搞就收保护费。这些钱应该是交给日本流氓的,所以就变成了中国流氓跟日本流氓的两帮,《新宿事件》里面就有这个镜头,那是真实的在歌舞伎町。

窦文涛:那日本最后等于说是让出了一定的地盘给中国的?

李小牧:不是。

许子东:争不过他。

李小牧:你看,当时一下中国人是多了,警察连中文都不会讲,现在培养了一大批会讲中文的警察,现在没事儿了。为什么呢?慢慢地这种不法签证已经赶走了很多,已经不存在上海帮、北京帮、福建帮,只存在一个在我看来就是东北帮。所谓的东北帮就是残留过留下来的,没有被遣送的。因为什么,他们本身就是日本人,他们的国籍是日本人,你没办法遣送他。所以,只能把他抓进去再出来,抓进去再出来,是这样,所以其实那些帮已经没有。

许子东:另外还有一些从政了。

窦文涛:新宿区一员。

李小牧:应该是这样讲,出淤泥而不染,所以我要写20本书。

窦文涛:对,你会彻底清洁新宿的风俗。

李小牧:对。

许子东:我本来一直怀疑这个酒店的这个男女冲突,我觉得这个新闻是很小的新闻,是做大的。我一直觉得它转移某一些其他的新闻的,疫苗或者其他事情。但是中国的情况就这么妙,你再小的一个事情一聊出来,又是一个大事情。

窦文涛:拔出萝卜带出泥。

许子东:而且现在涉及到另外一个产业链,有很多人真的是不开玩笑的,去报八国联军之仇,结果听到一句,就是打电话亭里拿着一个卡片,打过去,就是说我们只为日本人服务,他们以为是歧视中国人。可是,他刚才解释的,原来日本人真是爱国,她就只做自己常客,他爱国人,黑人什么她都不接。

李小牧:你多给钱她也不做,因为占了她时间,占了她地方。

许子东:但是你说这个案内,就是这个媒介是不是牵涉民族情绪,真牵涉。我跟你讲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莎呦哪啦》再见,王春鸣的小说,他写什么呢,就是写一个台湾的老师为了钱去做一个旅游社的导游,那个旅游社的团是日本的游客,叫千人展旅行团。什么叫千人展,就是老兵,他战争的时候没打赢,立下誓言要睡一千个女人,绝对不睡第二次。他们就到台湾去,曾经六七十年代,台湾(25:20)的时候,他把他们带到了花莲,发现那些女孩子她们都是他以前的学生。这个是最有文学性的一个按耐的故事,最后他是非常非常地自责,有名的。莎呦哪啦,再见。

李小牧: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所以合法更加好一点。

窦文涛:你现在合法了,我很欣慰。小牧,新宿区一员。

许子东:只剩下东北帮了,所以那个教授也没骗我,是这样。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