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超女是台上哭 《我是歌手》台下哭

马家辉、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超女是台上哭 《我是歌手》台下哭

有声读物」「2019-08-08」「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我觉得咱们可以聊聊《我是歌手》。你们看了吗? 许子东:我看了一些。 窦文涛:我觉得这次认识黄绮珊,我本来是听别人说,在最...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我觉得咱们可以聊聊《我是歌手》。你们看了吗?

许子东:我看了一些。

窦文涛:我觉得这次认识黄绮珊,我本来是听别人说,在最近这几期我没看,我就是春节的时候,集中看了她从头到那么几集,真的就是说一个人唱歌,能把人唱哭了,是不是我有忧郁症,还是什么,就是这个黄绮珊实际上内行人知道,早知道她是唱歌实力很强的,但是就唱那什么歌“我张开怀抱”,我觉得她唱这个歌,那一回,我就在电脑上看,就说过去咱说一个电影把人看哭了、小说把人看哭了,我还真是体会到没什么铺垫,就听她唱完这首歌,我就泪流满面,然后我就把我爸爸叫来,我说爸爸,这个能够把人唱哭了,我爸爸看,我爸爸说,文涛,你知道我心软,我不能看这个。我爸爸也流泪,真是有感染力。

马家辉:你的家族也是蛮奇怪的。

窦文涛:我们家人其实就是一肚子苦水。

许子东:这个变化是,现在《我是歌手》是把下面的人唱哭了,以前的超女、快男是台上哭,这个从台上哭,发展到下面哭,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窦文涛:然后才看看这个节目,原来正如现在中国很多当红节目一样,但是它这次倒不是从西方买的版权,是韩国的节目,听说这还是韩国成型的节目,头一回往出卖,所以韩国方面也很认真,也有什么宝典什么的,卖到湖南卫视。但是韩国方面说,湖南卫视好像做的很好。

马家辉:很好,所以我觉得说不仅是以前是台上哭,现在是台下哭,我们坐在家里的确也哭,我看着很难过。那是我看过最难过,可是最好看的节目,为什么呢?因为参加比赛的很多都是,有些是我年轻时候的偶像,齐秦。

窦文涛:齐秦。

马家辉:小哥。还有林志炫,我们年轻的时候听他很多情歌,我拿来骗女孩的,我对他非常感叹,现在看他这样唱比赛,被折腾、被淘汰,我很难过,看起来很难过,我觉得其中这个节目最让人家觉得跟以前的不一样,这些都是前面的歌手,当然他们那个,你难过归难过,他们只要上去,就算没有赢,听说他们以后的出场费都马上涨了几倍、几十倍。

窦文涛:这是节目红了的效应。

马家辉:对。

许子东:它收视率高啊?

窦文涛:现在很火,《我是歌手》。

许子东:它是主要哪个广告上赞助的?

马家辉:有一个什么白。

窦文涛:许老师研究的很专业。

马家辉:这一部分我最不满意。

窦文涛:反正不是我们桌子上放着的。

许子东:是不是它的对头?

窦文涛:不知道。

许子东:我觉得基本上唱歌比赛都是凉茶比赛。

马家辉:不一样,子东,它好玩在于说它的赞助商,我不讲它的名字,就我们是放在桌上嘛,它是要公布的时候,你把名字讲出来,对不对,比方说现在这一轮排第三名的什么、什么,就是那个品牌,歌手,很奇怪,你能够想象你问我们问题以前先说你是什么、什么凉茶的许子东,我问你有什么意见,什么、什么凉茶马家辉,你有什么意见。

许子东:凉茶马家辉,人家不给你搞一个前列康马家辉啊。

马家辉:前列腺马家辉。

窦文涛:听说最近有人这样,对我们《锵锵三人行》,所以说自己做不了主的,人在江湖,我觉得在这个商业社会里,你自己就会发现,轮不到你自己坚持什么。

许子东:我们讲的是上层建筑,人家看的是下半身。

窦文涛:是。

马家辉:上半身无所谓,分给我,前列腺那个。

许子东:分给我们对不对。

窦文涛:不分,这是凤凰网站的经营。

马家辉:打折可以吧?

窦文涛:你就在《锵锵三人行》这个盘子里边,你就能看出这些市场,就是说凤凰卫视要赚你的钱,凤凰网站要赚这个钱,就是不分给我。

马家辉:赚钱没关系,我就分药,把那个药分给我。

窦文涛:前列康。

许子东:对。

马家辉:没关系,分点药。

许子东:他们以后让你终身免费享用。

窦文涛:是。

许子东: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马家辉:是,我觉得是开始需要。

窦文涛:反正都是咱也没办法,我觉得有点阿Q的精神,就是人家之所以“前列”咱们,是看得起咱们是嘛,你不红,怎么可能。

许子东:连下半身都看得起。

窦文涛:对。

马家辉:他不一定看得起你,看得起你的前列腺。

窦文涛:早年刚有凤凰卫视的时候,有一个节目,叫《音乐无限》,《音乐无限》那个时候的赞助也很有意思,也必须要求主持人是要连起来说的,叫什么呢?欢迎收看小护士《音乐无限》。我说你怎么不叫老中医《音乐无限》,没有老军医。

马家辉:我觉得我们幸好没叫凉茶许子东,可是说回那个节目,我觉得做的真好,因为我是在网上看,我做了一个小统计,我很喜欢玩数字游戏,看到它每一段的镜头,其实现在的节目都是越来越零碎,越来越快,这个节目更快的不得了,我觉得韩国给的宝典,可能里面这样写清楚了,每一个人讲话的镜头不能超过8秒钟,我数了,没有超过8秒的,不管它的经纪人、观众、歌手,讲话8秒,换一个镜头,3秒,换一个镜头,这样整个节目你看起来动态感非常好。当然每个部分都非常好看。

窦文涛:实际从《中国好声音》的时候,我不就说嘛,我说中国电视的大片时代已经到来了,它这种都需要,其实我觉得就跟拍大片一样了,好比说八个机器,抓人所有的表情,拍下来,可能拍了1000分钟,但是从这里面剪出来,剪90分钟,所以很多明星都跟我说,他就说,这不知道是为什么,就说赚钱的节目,我做着很费劲。但是我喜欢的节目,不赚钱。比如你看,我最喜欢去你们《锵锵三人行》,你们《锵锵三人行》录多少就播多少,1分钟都不剪,可是你们不给钱,但是那些个“大片”节目,他说最后把我剪的我都不知道我在哪。但是我就说,它有一个根本的不同,过去《中国好声音》是叫素人,平民的去唱歌,这个就是成名的歌手。我的感觉幕后咱们不知道,至少从表面呈现出来的,我觉得是个美好的比赛,表面呈现出来的。

许子东:它跟那些其他的比赛,最关键什么不同呢?比方说中央台有青歌赛,办了很多年了,歌唱比赛。东方卫视有《声动亚洲》,其实他们是原来《中国好声音》的引进。

窦文涛:我跟你说,它最大的不同就是成了名的歌星去PK去比赛,齐秦、陈明、黄贯中,黄贯中第一轮就是Beyond的黄贯中给淘汰了嘛。

马家辉:还有杨宗纬。这是一个不同,还有它每个部分,就是成名的歌星去玩这个游戏,又给他们签一份合约,他有经纪人的,那个节目里面,我代表,比方说你是歌手,你签给我,我是你的经纪人,然后我会在现场替你去拉票,因为投票是几百位,他们很严格选出来的。

许子东:听审团。

马家辉:对,听审团,反正还分不同年龄,70后、80后什么的。我要替你去拉票,还要替你去规划你的形象,你用什么歌,什么样的策略来上台打动这些观众,这个部分也是表演,还有一个部分,你看那些坐在台下的观众,每一个人七情上面,其实也是演出的一个部分。

窦文涛:给许老师看一段,你找找感觉,他们说是这个节目火了一个人,就是黄绮珊,实际参加这种节目有一个,你必须得是实力唱将,你那些偶像派没实力的,你在这就玩不转了,但是,这个里面也可以更进一步的辨析,为什么,所以我就发现,他们说羽泉是比较聪明的歌手,我过去不太懂,这次我就明白了,就是说你知道如果纯粹是500个现场观众投票,你慢慢的也会发现,有些歌他们比较容易投票,这不光是一个难度,你挑战个难度,你阳春白雪未必能感动他们,比如说《烛光里的妈妈》,但是你作为专业歌手,你得把它变奏,你变奏变成摇滚范儿的,或者是变成一个爵士范儿的,但是是《烛光里的妈妈》,这样的一种,你知道吗?老百姓的感情,抒情的,一说母子,你要选这一类的歌,容易把他们给唱感动了,你就容易得票,所以这个东西很动脑筋,你可以看看黄绮珊这一段。

窦文涛:许老师,有什么?

许子东:首先,这种电视演唱会的成功是建立在唱片工业失败的基础上,就是因为唱歌的人,现在发现出碟,电台榜,上榜完全没有用,赚不到钱,然后你要开演唱会,开演唱会最好的方法,你先要红,你先要知名,《中国好声音》那些人,其实唱的不怎么样,现在到处演唱,广告牌打的很大,所以他们赚钱现在很多,甚至比那些大牌还要多,这种节目也是;第二,这种大型的娱乐节目,建立在你怎么制造观众,我去湖南台做过节目,我和汪涵有一个节目,所以我去过很多次。

窦文涛:也哭了嘛,不是说。

许子东:他们导演的对艺术追求之一就是要人哭,基本上我看过,有好几次,做的很成功,我下来我就跟导演说,做的很成功,那个导演说没哭,很失望,就觉得上面那个人没哭出来,他们把追求当事人跟观众的哭,作为我们简单的说,煽情的一个效果。但是更重要的我注意到是他们培养自己的观众,湖南台的观众是很特别的,你知道湖南台的地方,它那个地方,高速公路机场下去,就三个很重要的机构在一起的,我在我看来,现在是毛主席家乡这个省的三大最主要的支柱。

窦文涛:哪三个?

许子东:第一是三一重工,就是中国现在最重要的国内民营企业重工业,大量的卡车,旁边是湖南广电,对面是武警总队,这是现在三大支柱。

窦文涛:铁三角。

许子东:铁三角,这个湖南。然后它每次做节目,包括一些小型的文化节目,大量的观众来排队,来做现场观众,这个积极性之高。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小伙子叫武艺,听过没有?你看你就不大知道,快男比赛胜出来那个小伙子,红了。在里面那些进去的女孩子,观众他在做节目,从头在讲话,那些女孩子从头到尾在哭,从头到尾在流眼泪,就这么拿着一个本子,她们视野是充分被自己湖南台培出来的,外面的人不认识的,你其他的人,阿忆什么人进去,全不认识,汪涵进去,哇,他们就爆炸。快男、超女的人本身对他,所以一个娱乐工业,我去湖南台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想看看中国现在第一位的娱乐机器,它是怎么运作的,我就发现它打造它的观众。

窦文涛:我跟你说,你说的非常好。一个娱乐工业,就得搞出一个它的教。

许子东:对。

窦文涛:比如说芒果台就要搞出一个“芒果教”,其实这也没什么,好莱坞也在搞好莱坞的教。

许子东:不过它范围大。

窦文涛:它有它的巫术,但是它的催眠能力限于他这个教徒之内。

马家辉:问题在于他怎么样来做到,我也曾经跟你一样,跟子东一样,为了开眼界我去参与一个节目当评审,我告诉你,那种经验是从来没有的,去干嘛呢?都是周末去,比方说是礼拜天白天要录影的,礼拜六我出发,到了那边,然后是傍晚,而且有的时候是晚上8、9点,我以为总是睡觉吧,跟我太太去,我们做一个脚底按摩,我帮她按,她替我按,原来不是,一去东西放下来,开会,马上把几个评审是跟电影有关的节目开会,就分配角度,你从什么角度来提问,明天你从什么角度提问,什么角度提问,以免重复,重复就不好看了,而且也讲到说,你可以如何来挑动台上参赛者的一些情绪,完全要花那个时间,每个礼拜六,我记得开会,开到凌晨1点也有,2点也有,然后第二天早上把你叫起来,吃个早餐去化妆,来做。我觉得每一个环节培养观众也好,也要教导那个评审,那个评审也是表演的一个部分,然后台上要哭什么要哭,我觉得非常秘籍的工业。

窦文涛:我觉得这个就是说怎么说呢,很多时候现场的哭,有人说是制造的,制造不制造,你也得承认,很多哭也是真心的哭,它造成的那个环境,人是很容易触景生情的,很容易哭,而且人家弄哭了,你也只能佩服,但是要是我是身临其境,我就老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咱们可能就是这种,很难融入一个环境的人。我曾经说过,中国电影哭爹喊娘的现象,从中国电视剧看到中国的但是节目,我看到的比如外国,像西方的这种英美范儿的电视节目,我看到他们还是以笑、幽默为主,大家欢乐,很欢乐,我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民,就是真的心里太苦了,中国人是不是心里藏着的这个凄凉太多了,所以你就看,很容易被逗引出眼泪,稍微有点,你比如你看为什么我听黄绮珊唱歌,我就哭,你心里有苦水,咱们整个比较悲情。到台湾你看他们讲台湾就是烂情,为什么也容易哭?动不动你这么哭,照英国人看来,怎么说呢,不够高贵,或者说的更难听点,比如照英国人的标准,咱们在英国不是学过嘛,觉得你在这么一个场合,动不动这么嚎啕大哭,英国人和日本人都会认为这是。

马家辉:软弱。

窦文涛:是软弱或者是怎么会这么大人,没有点。

许子东:英国人跟日本人,主要是因为他们在两个岛上,那两个岛位置都很像,所以他们的文化是真的有相通的地方。中国人,尤其是南方人,是跟南欧的相关。

窦文涛:我不认为,我最近自我诊断,因为我也爱哭,但是当然我从来不会在公开场合哭,但是我自己一个人老爱哭,最近我在网上查着,焦虑症症状之一就是容易哭,没事就哭,后来我赶快打电话给我爸说,我说爸,咱们可能是焦虑症。《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许子东:家辉刚才讲的例子,其实说明一个道理,就是娱乐工业它也有它的技术含量。

窦文涛:当然。

许子东:你现在深圳河一过,一到深圳,你去看,公众场合首选的就是芒果台,看的一般大众,就是打工仔的阶层,他一调,就是芒果台,他们做很多的这种具体工作,他们也很难,他们做成一个什么节目,上面就有一个政策来限制它这个节目,它整天跟CCTV作战。

窦文涛:没有,现在合作,现在大有跟CCTV购合之势。

许子东:招安了?

窦文涛:你不能那么叫。

马家辉:可能它收购了CCTV。

窦文涛:这是香港人这么说。

许子东:不过我想说,除了比如有些我是觉得我不大赞成,但是你的确看到它想办法动脑筋,我去做过个节目,其中他们不知道怎么样就听到我曾经插过队,结果瞒着我,派了一个摄制组,到我江西插过队的那个生产队,我做梦都想回去,几十年,他们居然找到那个地方,采访到那里的农民,还挖出我插队一起的女同学,弄到这个节目上去,我说我真是佩服他们,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窦文涛:关键是太少见识了。

马家辉:太可怕了。孩子也找到了吗?没有,没有,很可怕。

窦文涛:这个太平常了,这个太平常了。

许子东:结果呢,中间出了一个差错,就是在没有应该到的时候,那个人物已经出来的,所以最后那个效果没达到,但是我自己很忏悔的是,我一直想回去,我都没回去过。

窦文涛:你这个,我们行话叫做故事。

许子东:对。

窦文涛:经常也会出现一些很可笑的,就是这故事没做好,就像你说的,这个气口,他怎么哭呢。

许子东:早一点出来。

窦文涛:早一点出来,晚一点出来,很难的导演。

许子东:但是你佩服他的诚心。

窦文涛:他的心理。所以我就觉得这方面,专业性,我就讲一点,中国电视现在的确是总想好上加好,这个《我是歌手》这个节目,你知道它吸引歌手原因很多,歌手来的原因有浪漫的,也有现实的原因,但是其实有一个原因,你们都未必想得到,音响太好了,它是游说歌手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你知道因为歌手,尤其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能碰上一回话筒响的,那也不容易。在体育场里给5万人欣赏的音响,有在这里给500个人品尝这种音响,你知道过去老是说推荐在呼吁,就是说坚持歌手的贞操,音响不好,我不唱,你有没有想过,主持人有没有提过这个的,其实一样的,就是这个里面要不说就是内行,这个音响,它有一个回放的情况,为什么中国主持人都爱喊,这个我下一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