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林玮婕《锵锵三人行》:女性在职场上遭遇性骚扰怎么应对?

梁文道、林玮婕《锵锵三人行》:女性在职场上遭遇性骚扰怎么应对?

有声读物」「2019-08-13」「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北京某民生银行一高管骚扰女员工被曝光,并迅速发酵为一起社会事件,性骚扰话题再度成为热点。其实性骚扰就像空气一样一直都存在。但对此每个人必...

核心提示:北京某民生银行一高管骚扰女员工被曝光,并迅速发酵为一起社会事件,性骚扰话题再度成为热点。其实性骚扰就像空气一样一直都存在。但对此每个人必须要做出正确的选择。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玮婕今天咱们这个梁总不远万里。

梁文道:什么梁总。

林玮婕:真的。

梁文道:你怎么说这种话。

窦文涛:那现在在业界很有地位。

林玮婕:真的,我刚刚都说把经纪约签给他了,都签好带过去。

梁文道:你别这样,凤凰多好的地方,别这样。

窦文涛:不要长他人威风,灭自家士气。我说梁总不远千里兴冲冲来,主要也是为了对这个话题感兴趣。

林玮婕:他有兴趣了,一定要聊一下。

北京某民生银行一高管骚扰女员工被撤职

窦文涛:就是最近也是高管,性骚扰成为你们一个领域的事。最近我有一些老板的朋友,老婆都在查女秘书呢,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秘书?但是跟这个无关,就是说民生银行的,什么中心区,反正是民生银行的吧。

林玮婕:对对对。

窦文涛:北京的姓关的,他是个什么官?副经理,副总经理。

林玮婕:对对。

窦文涛:对吧,然后传出来,这个事我觉得这个人已经被撤职了,这个你在北京听说了吗?

梁文道:听说听说,当然。

窦文涛:你刚听说的时候你的疑问或者感触是什么?

梁文道:我觉得太正常了,这个人要是不撤职的话。

窦文涛:太正常了?果然有点不一样。

梁文道:这人那要不撤职。

林玮婕:哪个部分是正常的?

窦文涛:对,哪个部分是正常的?

梁文道:所有部分都正常,第一他这么跟女下属传这种微信很正常;第二现在的小女孩,遇到这种威胁就把他弄上网很正常,然后银行的反应说会深切关注很正常,然后撤那个人也很正常,整件事就很正常,这是国情。

窦文涛:你觉得正常吗?

林玮婕:我觉得不大正常。

窦文涛:哪里不正常?

林玮婕:我觉得不正常是说,怎么会有人这么傻?我们好歹工作了几年,通常不会有留下证据,就是直接有白纸黑字留下来,还可以被人截屏,就是自己留那个。人家不是说网络上有人批评,说是女生情商低,我觉得男生情商才低吧。

窦文涛:不是这个微信,我问你,你们的微信聊天记录是留着?还是发完就删掉的?不留的?

林玮婕:我没有特别会删的那种,我都会留着吧。

窦文涛:因为我主要是考虑到,就是说我们这种。

林玮婕:什么?为什么要结巴。

窦文涛:我有时候考虑到我们这种非凡的人是吧,也许到老年会写回忆录什么的,所以我留着所有的,我留着所有的,但是最近我准备都删了。

梁文道:别留下这个,我就在那间酒店楼下等你。

窦文涛:但是他们告诉我,你删了没有用,主要是那边的人留着。

梁文道:没有用啊。

女员工公开微信对话 演变成一起社会事件

窦文涛:太可怕了,真的,就是这个女孩,我很想知道他们民生银行这个大八卦,你说这个女孩忍了半年据说是,这个姓关的老是微信骚扰,忍了半年,最后也是不得不离职。但是就离职之前,还是离职之后,听说这个女孩现在也挺慌,她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当然有些人你怎么没想到。她当时就是想恶心一下这个姓关的,就是说我现在离开了吧。

林玮婕:玉石俱焚。

窦文涛:她是只是在他们那个管理,就是他们这个工作管理的群,大概有五六十个人的群里,那意思就是说让我们这个公司的人,知道我为什么走?知道他的真面目,就把这篇发上去。但是没想到,成为了个社会事件。其实,你能理解这个女的也有点慌,为什么吗?

梁文道:当然了。

林玮婕:之后怎么找工作,这些太现实的问题了。

梁文道:对啊,因为你在这么一个父权社会底下,你去任何一个地方找工作,你这个就是动不动会把私信公开,动不动还会说上司性骚扰什么,我只不过想约你去去酒店,你就说我性骚扰,对吧。

窦文涛:对。

梁文道:真的是这样。

窦文涛:对,就是这样。所以在文道眼里这都是正常,你可以看看,你可以看看这个微信截图。

我现在觉得,社交媒体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可以了解人性更隐秘的,过去像我父母那一辈,只听说乱搞男女关系,没见过是怎么乱搞的,今天你看都呈现了。

林玮婕:对,这个男生就说,或者您找个其他地方可否?给个答案呗,可以吗?某同学。礼拜四上午见面地点,这样可以吗?或者是我在崇文门附近找个喝茶的地方,总不能在单位附近的大酒店。

窦文涛:实际也是留了小心的,要不然人家说你注意了没有,都称您。

林玮婕:尊称的意思吗?

窦文涛:很尊重女性,也留了点小心。你看,但是到后来这个男人就有点hold不住了,咋电话不接啊?给个答复呗,女神给个答复呗,这就有点胡言乱语了,你看。然后开元名都酒店大堂可否?在单位附近。就能一直这么催我也挺难理解。

林玮婕:然后,女生就回答说,领导茶就不喝了,就信息和您说吧,您说那个事我肯定不会同意的,业绩不分就不分吧,我做人是有原则的,不能因为业绩,连最起码的人格都出卖,对我来说做好一个人是最重要的,工作是次要的,钱也是次要的,连最起码的人都做不好,再有钱也没有用,我和你想象中的女孩不一样,我是要脸的,不会因为破钱侮辱自己,至于工作您分不分我业绩都无所谓了。

窦文涛:你看,他接下来就是说,跟这个离职人员名单有关,周四要确定离职人员。我报销的事,报销都不给报销了是吗?如果不想操作了告诉我,找人接等等。然后,我能有什么想法?您这不是要辞退我吗?这女的我觉得没准现在已经有点保留证据的意思了是吧?然后你看,看看你的选择。

窦文涛:性骚扰就像空气一样

这个大家可以私下里再研究,这就是这个女的,最终走了,在这个群里发出这么一个,没想到嚷嚷的尽人皆知。一开始民生银行当个事调查,民生银行呢,所以现在也有人说民生银行,说微信骚扰不叫性骚扰吗?

林玮婕:领导说没有实质性骚扰,所以不算骚扰,就是没有真的发生,比如说有什么性侵等等,他只是言语上。

梁文道:没有物理性的,动作上的。

林玮婕:对,没有实体接触。

梁文道:他就不把言语性骚扰当性骚扰。

窦文涛:但这个就不算性骚扰吗?微信?

梁文道:当然是。

林玮婕:当然算。

梁文道:但是所以我说为什么正常?坦白讲我过去这么多年都老批评了,我们国家10几、20年性骚扰是达到了一个。

窦文涛:空气一样。

梁文道:像空气一样,大家都会觉得很正常。当后来大家都晓得有性骚扰这回事,这事不能干之后,那个认知还是停留在,这是民生银行,一个国有大银行,它的公开表态,你不觉得说明了今天中国的很多层面的正常水平吗?它不认为微信的性骚扰是个性骚扰,这还不叫性骚扰,那这叫什么?等于性骚扰还包括什么呢?比如说,我常常听到,那天我们几个做节目还有朋友跟我们聊起来,一个女孩说,他莫名其妙给人到处讲,那个人讲什么呢?我把她给睡过几回了,活不怎么样,还得这么说。

林玮婕:这当然算性骚扰了。

梁文道:这当然算性骚扰,而且很多男的我每次在只有男性的场合,都会听到有些男的就会在那面夸夸其谈。

林玮婕:打嘴炮的那种感觉。

梁文道:自己又把她怎么样,又把谁怎么样。第一,我不能理解的是,这有什么好说的?就这种事是吧?你说出来干什么?就算是真的。第二如果不是真的,你说出来之后不是显的你很无聊,你很自卑,你的自我很脆弱。

窦文涛:对啊,他说就是为了壮大他自己。

梁文道:第三就是,有时候当着女孩子面,不是一个彻头彻尾露骨的性骚扰吗?但是有时候在我们身边真的就像空气一样,这个社会。

林玮婕:真的,我自己的,我有一个很好的小妹妹也是跟我是同行,有一天她就说,她说我真不知道这算不算性骚扰,是他们公司一个中层,中年男子,然后到外地,去那边做采访什么什么的。就说某某某,在连访的时候,某某某现在没有男朋友啊?我好喜欢你今天穿这个衣服,我觉得女生的洋装就是要穿到膝盖上面几公分,你知道我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多的女朋友,那因为男生是出差,然后晚上11点还传信息说,我到现在都还在回想你今天穿的洋装什么什么。然后就跟我说,这算不算性性骚扰?我说那你当下觉得感觉怎么样?她说很恶心,我说对啊,那就是性骚扰。

可能有时候你会不知道去如何处理?我觉得对很多女孩子来说,你不是管理层,你很难去反应说你当下要怎么样去回他。

林玮婕回忆曾被骚扰经历

窦文涛:对,他们有调查,我看说国内这个女性,这个调查也不知道都哪儿来的?有人说70%的女性,中国的国内企业的女性诉称曾经遭受过某种形式的性骚扰,当然也有一个数据说是30%多,总之是相当多。相当多,我就想起玮婕,你不用说出哪位领导,当然凤凰没有这样的事,肯定都是凤凰以外的公司。

梁文道:因为凤凰不正常。

窦文涛:凤凰都是卫道士,就是说你在这个社会,你原来在很多单位工作过,你碰到过某种形式的性骚扰吗?

林玮婕:我有遇过就是那种,就是上司很喜欢你,比如说公司老板的儿子很喜欢你,就不断的想要,比如说你一开会或什么,他就都要来,你去每场会他都要来。然后你拒绝他之后,因为他也知道你家住哪儿,他就去你家按电铃,要不然就是你开会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在某个会,他就会打会议室电话打进来,就是要找你。

窦文涛:找到说什么呢?

林玮婕:我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重点就在于说,我就已经拒绝你,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这又不是在买青菜,可以讨价还价,说不好意思,我跟你10%在一起,90%不在一起,已经拒绝人家。但他就会疯狂,这是一种疯狂的程度。

窦文涛: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呢?

林玮婕:最后就,我是一个铁铮铮的女汉子,我就不做了,我就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的父母。

窦文涛:离职了。

林玮婕:因为是小开,二代嘛,就直接告诉他父母了,然后后来对方父母很紧张这件事很害怕会曝出来,或者什么之类的,对。

窦文涛:实际上你也因为这个失去了工作?

林玮婕:但我觉得,说实话你继续做,心理也会觉得很不舒服吧,我觉得这是一个感觉问题,而且我就想说,那时候年轻就想说,此处不留我,自有留我处,所以我就走了。我觉得工作起来的不舒服程度太多了,你怎么知道,如果今天你接了电话会怎么样?他下一步是什么?如果说等到发生了第一步你都没有拒绝,你后面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的时候,人家回头说,可是你之前说OK,你之前也让我来,你之前怎么样怎么样,那真的是哑口无言。

梁文道:遇到性骚扰可以跳槽或转行

窦文涛:你还是比较决绝,我知道有的女性,她实际面临的选择真的很难,比方说我觉得有件事,你得承认吧。人都有贵人,其实你不管说一个公司管理多么科学,你问周围的人,我都可以告诉你,比如说我能走上这条道路,或者我能做上一个节目,必定是跟一个领导。有时候很奇怪,你看从我爸妈那个时候我就发现,大家聊天就都聊这个。你看上一个厂长对咱们不错,比较能够赏识咱们。但是新来的这个书记,他就对另一个不错,好像在单位里,你看你能成功,不管男的女的,很大程度上你遇到了一个你从公心来讲遇到了一个伯乐,你从私心来讲遇到了一个贵人,或者一个缘分。我觉得这个确实对你个人的成功作用特别大,可是呢。

梁文道:然后呢?

林玮婕:你是说愿意牺牲的部分还是什么?

窦文涛:我先去个广告,回来跟你讲,《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就是我替姐妹们问的问题,其实是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像这位一样,亲爱的姐妹当你多年为之奋斗的事业面临了性骚扰,甚至威胁,你该怎么办?就是他在这儿耕耘有年,因为这个领导的赏识也确实给了她机会和帮助,所以做的风生水起,这是我一生的事业,我做的很好。可是这个时候她发现,这个领导等了一年,等了两年,最后hold不住了,开始动手动脚。你当然跟比较赏识你的领导吃饭是有的,但是到后来呢你看,尤其是开始威胁了,就是说你不是陪我吃饭那么简单,然后领导就说,如果我不听就提拔一个能干的下属V来代替我。当然她说了,这个V已经跟这个领导为了晋升发生了不正当关系的,那么怎么办?

我明明能力和我发挥的领域都比这个V强得多,但是公司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我要失去了工作就失去我为之奋斗了几年的一切,可是本来那个能干的V一直在觊觎我的位置。

梁文道:那如果她真的能干,如果你真的是个能干的人,你跳槽不会有太大影响。你过去积累那几年,如果你真的干出了成绩,你真的得到了不错的成果,你也升到一个不错的位置,在这个情况下,你跳槽到同行另一家公司甚至转行,我觉得是很自然,很正常。尤其今天转公司,转行对全中国年轻一代来讲那简直像吃菜一样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你何必在一家公司里面,而且你要想想看,你就算从了他。

林玮婕:你从此都被贴标签了。

梁文道:而且跟随这样的领导,你也不会有很的好日子过。

窦文涛:对。

梁文道:你将来干的事业,再干下去,你的前景也不一定会很阳光灿烂,不一定很乐观。是不是?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走。

林玮婕:而且我觉得,她刚刚的意思是说我已经累计了这么久,我这么有实力,如果我不从的话我这些都没有,但问题是如果你从了他,你这些也没有,因为别人就会认为说,你就是因为跟他睡了你才有这些成果,所以反之来说她还是没有,对不对?

梁文道:没错,或者还可以这样做,假如你够狠,你反过来就用他现在这些威胁,就像这样子记录下来,当然那位小姐她是很光明正大,她把它公开给群里,你不要公开,你拿去反过来威胁他。

窦文涛:对。

梁文道:应该你要,如果你是一个更狠的人,你想的是将来怎么样用这个拿住他,甚至将来把他除掉。

窦文涛:真的,我跟你说现在还有更狠的,我认为就是说社交媒体的发展,使得总体态势上,男的是。

梁文道:这个权利在变化。

窦文涛:我觉得男的早晚是掉沟里的。

梁文道:那当然。

窦文涛:我跟你讲,有个女的这叫什么呢?这算是抓那个仙人跳还是叫什么。

林玮婕:仙人跳。

窦文涛:那个女的就是跟这个男的就是说,要陪睡,然后一直就跟这个男的聊。聊聊聊,一直跟这个男的聊,老放这个男的鸽子,就是说到酒店,几号几号房,那个男的急的到那儿开好了房,你怎么还不来?那女的说我有事什么的,就这样,一次放他鸽子,最后证据收集齐了,拿来是吧,给钱吧,不然全发给你老婆,或者发给你的单位。哇,这是另一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梁文道:这个是骗钱,但是我说的那种是什么?你就跟他说,你想我这个公开发出来,还是你自己辞职?

林玮婕:但是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赌注,我觉得好难啊,你看我如果,对不对?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赌注。

梁文道:所以我说你要很狠,很厉害的人才干的这些事,但正常的情况下,我建议跳槽,转行。而且不过刚才我觉得玮婕说那个事倒很有意思,因为她刚才说,她遇到他们公司老板的小开那个事,那个事比较复杂,比较敏感。因为他牵扯到很敏感的灰色地带,比如说像平常讲学校师生一样,跟办公室恋情都遇到类似问题。就是你的上司,或者上司老板的儿子,比如说喜欢你,什么时候我们会觉得那叫做性骚扰?什么时候我们会觉得那个叫做求爱?因为有时候更敏感的地方在于什么呢?假如说一个上司爱上了一个下属,不管性别怎么样大家,可能是女上司爱上了男下属,也许真的是喜欢你,但是问题是他跟你有位置跟权利上的这样一个关系。于是你答应不答应都变得好像,或者你愿不愿意接受,你都会变得在权利上面不是能够弄的很干净,有点像老师跟学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