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文涛《锵锵三人行》:锵锵“18岁生日” 全程回顾首期节目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锵锵“18岁生日” 全程回顾首期节目

有声读物」「2019-08-13」「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锵锵18岁生日,《锵锵三人行》特别的生日会是带观众回到当初回到起点,重温锵锵首期节目。不管第一期锵锵如何幼稚,但是18年的锵锵就是从当年的这个愚人节一...

锵锵18岁生日,《锵锵三人行》特别的生日会是带观众回到当初回到起点,重温锵锵首期节目。不管第一期锵锵如何幼稚,但是18年的锵锵就是从当年的这个愚人节一路走到今天的。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只有我和猴年马月,第一次觉得很安静啊。今天是《锵锵三人行》18年的生日,凤凰台庆20周年,乘着这个春风,我也想干一件大胆而荒谬的事情。本来,出于一个网友的提议,开始我觉得荒谬,可是现在我觉得有何不可。我过去一年靠着喝酒才能够睡觉,过了一个浑浑噩噩的本命年。今年,我戒了,所以,三天三夜我都没睡觉了,我们老板致词里边还说,在这春风沉醉的晚上,我想在这春风沉醉的晚上,哥们我是彻夜无眠。所以我回到20年前,回到18年前的这一天。这位网友的提议是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原样看看第一集的《锵锵三人行》。因为我也是要脸的人,现在看起来很僵硬、很做作、很局促、很尴尬、很不好看。但是,毕竟我们是从那儿来的。所以,我也不怕丑,我想就这么干,在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如果不想看的朋友,您就可以不必理会了,如果有锵锵情结的老朋友,咱们就这样过这个生日,好不好?我现在就让大家看18年前的第一次锵锵,也算是我三十而立的第一个节目,一切都从那个时候开始。

回顾当年 锵锵首期《飞碟会的上帝没有来···》

《锵锵三人行》,周一到五,你们好,我是窦文涛。来认识一下我们本周的两位嘉宾,李纯恩和张坚庭,李纯恩是专栏作家了,著名专栏作家。

李纯恩:说著名都是不出名的。

窦文涛:李纯恩今天有什么开场白?

张坚庭:我呢?没介绍我。

窦文涛:你是更著名的香港的著名电影导演张坚庭先生。

张坚庭:你好,你好。

窦文涛:李纯恩,我平常跟人打听你,他们都觉得你这个人很神秘,我想知道今天你一开始会给大家说什么话?

唯一站出来说没被克林顿侵犯的女性是希拉里

李纯恩:今天就是因为克林顿又有新的绯闻,因为有一个1983年的前度美国小姐就自己站出来曝内幕,就是说她曾经和克林顿在小石城有过一夜情,那时候克林顿还在做州长。那她为什么要站出来说呢?她说曾经有人出一百万美金向她买这新闻她都不说,现在她站出来是为了帮克林顿辩护,因为所有的给克林顿性骚扰的女性都投诉说克林顿是利用自己的职权强人就范,让人就范。但是她说她不是,她是自愿的,大家你是你情我愿。

窦文涛:她觉得她是捍卫克林顿。

李纯恩:其结果是踩了一脚。

窦文涛:实际上克林顿心里苦啊。

张坚庭:但是你这个是已经很旧很旧的新闻了。

窦文涛:你还有新的。

张坚庭:最新的最新的有一个,终于有一个女的站出来讲话,她说克林顿这个人他不是那么坏,因为他没有跟她发生关系,虽然他们关系那么密切。

窦文涛:就是有一个女人跟他没有发生关系。

张坚庭:对,那就是他太太。

飞碟会的上帝没有出现 陈恒明应以死谢天下

窦文涛:希拉里。正人君子,正人君子,言归正传,言归正传。今天是4月1号,我们节目第一次播出,大家看得轻轻松松,实际我是战战兢兢。真是希望有上帝出现,所以今天我们的话题说的就是上帝拯救地球飞碟会,就是飞碟会的教主陈恒明,原来预言就是在3月31号美国时间的上午10点,相当于咱们香港时间的今天的凌晨的零点钟,上帝会坐着飞碟来,而且把他的信众们接到天上去,这是他的预言。而且他这个还提前预言,在25号的时候,上帝会在美国的电视频道上出现,告诉你们我什么时候来,让你们怎么做好准备。但是实际25号电视上没出现,这个预言就破产了,所以一破产,他自己我觉得也是一个敢说敢当,上来就说你们可以骂我,你们可以说我什么都好,确实是没有,这个预言没有灵验。

李纯恩:他当时不是说要自己剖腹自杀吗?如果上帝不来,他就自杀吗?

窦文涛:你说到他当时怎么说,我还真的找到了在去年12月23号的时候,他对着媒体公开说的他的预言。咱们听听他当时是怎么说的。

解说:一位头戴斗笠,手拿着上帝显像照片的男子就是近来备受瞩目的真道教领导人陈恒明,他在现场除了提出1999年人类会因为核战而毁灭的预言之外,更令人震惊的是,他还介绍了站在他身旁的两个小男孩儿的特殊身份,一个是耶稣基督再生,一个是释迦牟尼转世。陈恒明来宣称,明年的3月31日上午10点,上帝会与他完全同样是人的形象模样降临在世间,与世人同甘苦,并且拯救人类,他并以生命担保说,明年3月31日如果地没有降临,他愿意将以自己的生命交给世人,任人处置。

窦文涛:任由世人处置。

李纯恩:我认出来了,那个胖子是释迦牟尼,那小孩。

张坚庭:瘦的呢?

李纯恩:瘦的那个是耶稣,那个形象,我觉得他如果坚持理想的话,他现在应该以死以谢天下。

张坚庭:百年预言不过是牵强扯点关系

窦文涛: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好像人们说有很多都是准的,像是预言什么希特勒的出现都预言到。

李纯恩:就差一个名字,差一个字什么。

张坚庭:可能那些预言你看他几百年前讲的话,几百年以后从很多事情发生,可能扯一点关系。

李纯恩:他们就把巧合弄起来了,你知道吗?

张坚庭:对,都把扯上了,我想这个。

李纯恩:但是我很喜欢他那个结尾,他就说在两千年的时候,就会世界大战。

张坚庭:1999年。

窦文涛:还2000年,我还记得那个话叫1999年七之月上,恐怖的大王从天而降。

李纯恩:而且那恐怖大王在哪儿,在中东,现在大家就假设那个是萨达姆,然后他就会发飞弹就打纽约,那个方向是纽约,那大都市是纽约,打,就打20年,那跟我们远东没关系,中东跟那儿,跟美国打。打完以后,打20年,那就以后和平一千年。

窦文涛:这次陈恒明说的是什么呢,就是上帝降临之后,从4月1号开始,除了美国之外,全球就一片黑暗,然后最后大灾难发生核战之后呢,美洲,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一个中国人这么喜欢美洲,美洲会脱离地球,奔向火星。所以他的那些信徒要到美国去住,最后可以移民火星。

李纯恩:萨达姆打完了以后,那个就走了。

张坚庭:你像以前苏联跟美国就有,他们有矛盾,最怕的什么人,加拿大人,因为他们要打到那个上面去,中间那个爆破,然后加拿大就在那个中间。现在已经改了时间了。

窦文涛:但是这种预言往往都需要借助于有一些神迹的出现,对不对?你得有一些让人觉得。

李纯恩:但是这个飞碟会有神迹吗?我就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你比如说这次飞碟会它里边有很多高级知识分子,我觉得是一种心灵的需要,心灵空虚。所以,在台湾这样的社会就比较混乱,人的意识,因为它治安也不好,读书风气又很好,民间暴力的倾向又很厉害。所以,在一个很混乱的环境里边,那人就需要一些平静。

窦文涛:为了得到心理的安宁 人们追求信仰

窦文涛:有一个人类学家他写过一本书,讲到人类为什么会信宗教,说是因为恐惧,就是原来这个人类猿人的时候离开大森林,是吧,到了一片旷野上。那么他看周围他的那些旁系亲属都是四只脚走路,就他空着两只手,在山洞里待的闷了,出去散散步,出出门,咔碴一个闪电,他就觉得那是有谁不高兴,冲他发脾气。所以这种周围很充满恐惧的情况下,他就一定要信一个东西让自己得到安宁。所以,这位人类学家就认为这就是上帝的来源。不过说实在的,我还真的打电话前两天问了香港的基督教会的一位伊林诺木师,我就问他,陈恒明说的这个上帝跟你们基督教这个上帝是不是一回事?想不想知道答案?那咱们下一部分回来再讲,《锵锵三人行》,说话就回来。

这个陈恒明他这个飞碟会他也是说自己是相信的是上帝,就是上帝到时候降临地球了,我就打电话问了一位香港基督教会的伊林牧师,我就问他,我说陈恒明说的这个上帝跟你们说的这个上帝是不是一回事,他说不是一回事,而且他说,说陈恒明说的那个上帝跟他这个有本质的区别,可以有三点来做鉴别。他说,一个正统的基督教说,上帝到来的时候是腾云驾雾而来,驾着云而来,而陈恒明说的这个上帝是坐着飞碟来,就是说,他说即便是真的,也是一些什么比较低级的灵界的一些生命,而不是真正的。

张坚庭:交通方式不同。

李纯恩:但那个是《西游记》。

窦文涛:咱是啊,咱中国这个孙悟空也是腾云驾雾。

张坚庭:第二点呢?

窦文涛:第二点他这个说的是,就是说上帝从来没有叫人这样等待他来,就是说像陈恒明就让他教徒储备粮食、储备水,以便世界大灾难的时候可以藏身。他说《圣经》上讲了,上帝从来没有叫人这样等待他来降临地球,这么深挖洞广积粮的等。

李纯恩:也不用广积粮,他们就说五鱼二饼就大家都吃了就够了吗那个时候。

窦文涛:对,《圣经》上这么讲,就是上帝会供给我们食粮的。

李纯恩:那你有没有觉得这种神神怪怪的东西,在台湾那个市场特别大。

张坚庭:对。

李纯恩:我就觉得是,而且它那个教会里边有高级知识分子。

张坚庭:第三点还没有讲。

窦文涛:对,还有第三点。第三点他说的是什么呢,就是说的地曾经说过,没有人能够预言他什么时候到来。这个伊林牧师跟我讲,他说历史上好多人都预言过上帝什么时候会来,说陈恒明这个并不新鲜,但是实际上都预言错了,这就是因为上帝自己曾经说过没有人能够预言他何时到来。

李纯恩:上帝自己说过?

窦文涛:在《圣经》里面讲过,所以他说人不应该去预言他什么时候到来。那么他到来的时候,我们怎么知道呢?

张坚庭:来就知道了。

李纯恩:你知道吗?我们三个里边可能有一个上帝。

窦文涛:这就是陈恒明的说法,就是说上帝可以化身为他自己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

李纯恩:不是,在这儿,人人都是杀手,人人都是上帝。

张坚庭:你有没有问佛教那个他们释迦牟尼怎么样来的,那个肥肥的跟那个,他有没有跟你讲。

窦文涛:这方面我不敢妄加评论。

李纯恩:我就知道达摩是一夜渡江。

窦文涛:现在都是说连基督教,就连这位伊林牧师都讲,连基督教其实也有很多神迹的报告。就是说关于上帝的灵验他们也有一些报告,他跟我说有一个新加坡人在祈祷上帝的时候,在一个众人集会的时候,他需要补牙,就是说这个上帝就替他补了牙了。然后,张开嘴他觉得嘴里有点动静,张开嘴一看,补牙的那个地方有一个银色的十字架,你知道吗?但是,这个是基督教承认的,认为这确实是上帝的显灵。

李纯恩:基督教神是不是梵蒂冈缠身的?

窦文涛:是。

李纯恩:很多神迹要在梵蒂冈确认了以后,才叫神迹。比如说德兰修女,她到现在她那个圣字还不能加上去,因为她的所有的事迹梵蒂冈的教廷还没有承认她是神迹。

窦文涛:好像任何的这种所谓的教派,一些这种能够吸引很多人的这种组织,甚至是一些邪教,都要依赖你拿出一些特异功能吧或者是,让人看到了与众不同、不同寻常的事情。

张坚庭:香港有一个很出名的叫忙功臣,我们以前拍电影常去他的地方,问他改名字,他特别对改那个电影的那个名字很有兴趣,不过改的,按照他自己的那个喜好,不是根据那个什么五行,他就是喜欢什么就帮你改,以前卖家虔诚的时候,他改了很多名。

窦文涛:就是改了一部电影的名字?

张坚庭:对。

窦文涛:那这部电影是不是真的就会好卖呢?

李纯恩:那个时候所有电影都好卖。

窦文涛:还有你们记不记得大陆这种张宝胜,最有名的了。

张坚庭:张宝胜,讲起他我就走音了。

李纯恩:张宝胜是这样,我是听人家说,听谁呢,金庸,金庸他们那个时候跟香港几个知名人士去,然后就是说神得不得了,把那个明天让另外一个,那个时候一个明报总编辑,姓王的,王世菊,他给咬碎了,咬碎了以后,然后他们在之前,咬的之前在名片上签的名。签了名以后,他就给咬碎了以后给他,他拿了一团泥一样的名片然后就给还原,那三个签名还在上面。

窦文涛:那金庸他们是不是看出什么破绽?

李纯恩:没有看出破绽,就是当一个表演。

张坚庭:你是听说我是亲眼见的,我觉得是假的。

窦文涛:为什么?

张坚庭:因为我们那个香港的明星足球队几十个人,我在看,他是要来表演了,我们就希望看他表演刚才你说的那种东西,但是他十几分钟、半个小时都没做,然后忽然间他拿那个衣服,他说拿衣服过来,然后他把那个手放在衣服里面,忽然间他看见那个衣服冒烟了,然后谭咏麟说,他说我看见他好像在叉叉叉,叉什么,叉那个化学物品,然后就要出烟了。然后我们说,你变那个药丸,对不对,他不出声,忽然间从下面拿了一个条根,扭在一起的,我们说我们没有需要,我们没有说要这个,他又不出声。他说你过来,然后啪,哎呀那个手,很多人电的,整个人跳起。

窦文涛:他电了一下。

张坚庭:对,他们说你电的很厉害,过了三个小时,一个小时,我们上房间往他电的那个地方看看,原来都是针孔,都是拿那个小针好像触电一样。他说怎么可以有这么一个人在国内那么出名。

窦文涛:但是张宝胜这个人我是听人说,说他比较顽皮,说他确实功夫是真的有,但是呢他有的时候呢就不给你用真功夫,有的时候会给力用一些小魔术来骗一骗你。

李纯恩:那如果你说魔术的话,那就另外一个话题了。好像大卫·科波菲尔。

窦文涛:变走《自由女神像》的那个。

张坚庭:但是他说他那个不是,那个是魔术。

李纯恩:你觉得是魔术,还是?

张坚庭:当然是魔术,我看了,真的,我看了,没有。

窦文涛:你在后边看了?

张坚庭:没有,我在美国看的,我看不出那个问题,然后成龙告诉我,大卫·科波菲尔告诉你来,我给你几个,你在我后面看,成龙他蹲在那个后面看,真的是假的。但是那么简单,我在前面看不出。

窦文涛:就是无论变掉飞机,还是什么。

张坚庭:他就看,很大的声音,不容易让你看见。

李纯恩:陈恒明就是个神经病

窦文涛:还有更灵异的事情,我们下一部分回来再说,《锵锵三人行》,说话就回来。我们还是说回飞碟会的教主陈恒明,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到底是一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这么一个骗子,还是说他自己真是很坚定的信仰,就是他自己的信念很坚定,甚至于他真的感应到了什么东西呢?

李纯恩:就我们现在的理解,如果他不是骗财骗色的一个神棍呢,就是个神经病。

窦文涛:神经病?

李纯恩:神经病,因为神经病到了极度神经病的时候,那个人就要自己变神了,你知道吗?

张坚庭:他不是神经病,他是一个很有计划的骗钱的人。你看他每一次说我3月几号、4月几号神来的时候,他半年前讲的,在六个月时间里面,他有很多时间去骗钱,对不对?

窦文涛:听说他的这个财产也是非常巨大的,而且他也表示对于那些因为他,追随他而失业的人,他也愿意给他们补偿。有人怀疑他骗钱,但是在法律上可能还没有真正的裁定,就是说他是一个骗钱的人。所以我问过香港这个基督教那个伊林牧师,他就说我们宗教,我们基督教判断什么是邪教呢?就说一个有的邪教是牵涉色情的,比如说前两年香港来过一个叫做上帝的儿女这么一个教派,主张性滥交的,集体性滥交。

李纯恩:不是,它是这样,它那个就是在一个餐厅里边,那就来唱歌,弹吉他、唱歌、卖CD,然后你买了以后他就问你要不要找女孩子?然后,他那些女孩子全是义务、义工,但是你要给钱,如果你要是光顾的话要给钱。他给了钱,他就把那个钱赚了就拿去教会,它就有那么一大批的女孩子为这个教会服务。

李纯恩:珠海遇“特异功能”人士 被指小肠红肿发炎

张坚庭:其实在香港那个特异功能,这个罪魁祸首它就是李纯恩这个人。

窦文涛:罪魁祸首是你,为什么?

张坚庭:他介绍什么呢,特异功能有一个叫什么。

李纯恩:当时特异功能还没有,香港人家还没提过这四个字,那我就在石景山那儿,珠海石景山访问了李建军,那个时候李建军的衔头是首长保健医生,又是西安武警学校的教官。他是透视眼,他说他可以看得透身体里边有什么病,都看得透。那当时我是坐船从香港到珠海,路上我就吐了,吐了以后人有点不舒服,然后肚子也有点不舒服,那在那儿我也没有告诉他,他就给我看。开始给我看什么脑神经紊乱,就是说我可能有神经病倾向,眼底有黑斑,再看下去就肝大异脂,然后他就说你肚子疼。

窦文涛:很多人都会说肚子疼的。

李纯恩:他不是,你听我说,他说你肚子疼,我说我肚子不疼。他说但是你小肠红肿发炎。

窦文涛:小肠是什么部位。

李纯恩:小肠是比大肠小一点的。

张坚庭:你坐船,你头晕,胃不舒服跟那个肠有什么关系呢,对不对?

李纯恩:反正他说小肠,正好我肚子不舒服,后来我就把这事儿写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出来我第几节腰椎受过伤,我真的那个地方受过伤。

窦文涛:不过你说这个,能够算身体这个,我原来在电台做过主持人,当时有一个用易经算卦的人叫张延生,非常出名。然后是在北京的,然后我就把他请到电台的直播室,请了我的一些男女同事,让他去算。他是什么呢?用名字起卦,就是把你的名字写给他,他就说每一个人的身体情况。反正到最后,大多数人说的都是似是而非,比如说你的胃可能不太舒服,你可能经常头疼这种。但是,有一个,就是他跟一个女同事讲,就讲这个女性每个月都有的这个生理周期的一些特点。这个女的听了就觉得不是,但旁边一个女同事举手,大师,大师,你真灵,你说的那个跟我的一模一样。

李纯恩:没说她。

窦文涛:就是说反了。后来我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呢?然后这个张延生就说,说你这个她们写的这个名字都是用简体字来写的,他说我这个起卦要算笔划的数目,是要用繁体字来算的,你知道吗?所以,但是我又觉得,我说大师你怎么提前不说,这个时候说。

李纯恩:还好那个举手的不是你,大师太灵了。

张坚庭:美国专业摄影队出钱拍摄国内特异功能的人 无人应答

张坚庭:美国友一队摄影队去国内,他们说他们有一秒钟有一千个胶卷的那个摄影机,他们公开地说,希望有一些特异功能的人在他们面前表演。因为他那个一秒钟一千个那个胶卷可以什么问题都可以拍出来,他们希望有这么一个功能的人,他给钱,希望他给他们拍摄。但是,他们讲了很久,都没人来出现。

窦文涛:对,在世界上有一个魔术师,科学家组成的一个团到处去验证这种现象,最后确实他们没发现一例能让他们信服的。在中国有一个司马南,我曾经采访过他,这个人照北京人的话说也是属于特别膈的那种人。他当时让我吃玻璃片,他说我现在就让凤凰卫视的男主持给大家表演,你就能够吃玻璃,我吃了呀。

张坚庭:真的?

窦文涛:他就是让把一个小小的灯泡砸碎之后,一个小玻璃片,他就教我,他说你嚼在后槽牙这个地方,你慢慢嚼,你一定要把它咬到特别碎,特别碎,然后给我一杯水把它喝下去,他说这个玻璃,他说人的这个喉咙本身就能通过什么一厘米的东西。

李纯恩:他这个专门去拆穿那些。

窦文涛:对,专门拆穿的,不过我刚才讲的这个事情家庭观众切勿模仿,因为是专人训练。因为他说你嚼碎了就跟这个沙子一样。然后,给我表演完了之后,我旁边还有一个主持人许戈辉,就是凤凰卫视的,然后她说,现在我让你们看看凤凰卫视的主持人许戈辉来一个油锤灌顶。两块砖放在你头上,然后许戈辉怎么也不干,但是我发现许戈辉还很会说话,就说司马南这个,我不是不敢让你油锤灌顶,我是怕你把这砖砸碎了,这个砖碎渣子沾满我一身,把我弄脏了。

李纯恩:香港也有一个专门拆穿的,叫曹宏威(音)博士,他也是用科学的道理去拆穿特异功能。但是我觉得是这样,你比较,再用比较科学的态度去看,因为现在的科学还有很多不能解释的地方。但是就是那个特异功能我就有保留,但是那个飞碟会。

张坚庭:但是我们太愚昧了,你知道吗?现在我们看电脑,我们看飞机,我们人类可以设计的,根据科学物理设计的那么神奇,那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窦文涛:锵锵嘉宾、观众最重要 我只是小三

窦文涛:刚才让各位见笑了。大家在我们生日这一天跟我一块回到当初、回到起点,不管看上去我有多么愚蠢,但是毕竟18年的锵锵就是从当年的这个愚人节一路走到今天的。经过长足的思考,我确认一个事实,锵锵谁最重要,嘉宾最重要,观众最重要,我只是小三,决不是故意谦虚,也不必多做解释,此中真意唯我深知。所以,我在这里要狠狠地感谢18年来每一位嘉宾,18年来每一位观众。今天,锵锵回到零点,明天还要继续锵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