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兰妮、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患重度抑郁症一辈子难治愈

李兰妮、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患重度抑郁症一辈子难治愈

有声读物」「2019-08-24」「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李兰妮,黑龙江宾县人。中共党员。198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1977年参加工作,历任广播电台记者,《深圳报》文艺版编辑,深圳作家协会副...

核心提示:李兰妮,黑龙江宾县人。中共党员。198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1977年参加工作,历任广播电台记者,《深圳报》文艺版编辑,深圳作家协会副主席,深圳文艺创作室专业作家,深圳文学基金会秘书长,鲁迅文学院首届进修班学员,中国作家代表团访美人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来了一位很有气质,很有风华的这么一位女士,而且还是咱们许老师的,不是老情人,老熟人,老相好,而且她就是了解了她的事迹之后更让我感觉到文学这条道路是多么的难,因为李兰妮女士现在是深圳作协主席,她深圳作协主席吧文学道路是这么样的难,她不但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而且还得了严重的癌症,现在叫做带癌生存。

李兰妮:对。

窦文涛:活到现在都算是个奇迹了。

李兰妮:对。

窦文涛:无数次的自杀和自残,听说去像撒谎一样,完全看不出来。

许子东:虚构,虚构文学。

窦文涛:对。

李兰妮:整个一个虚构,所以经常人就是问非虚构还是虚构?我去年还自残了。

窦文涛:怎么自残?

李兰妮:患重度抑郁症一辈子难治愈

李兰妮:因为我跟大伙儿说一下一种知识,就一般的抑郁症他如果发现的早他是大概能够一年之内吃了药就能痊愈,但是像我这种重度抑郁症病人是一辈子都不能痊愈的,那对这种重度抑郁症病人只是你要延长他的发作时间,他每发作一次。

许子东:推迟他的发作是不是?

李兰妮:对,我们子东兄一字之师的就是。

窦文涛:病友就是。

李兰妮:他就是他得推迟,如果一发作肯定比前一次更难走出来,而且更难控制,那我去年就,我现在是第三次发作。

窦文涛:发作是什么样的?

李兰妮:我第一次发作的时候那时候才刚见完许子东,就是那次去香港。

许子东:就怪在我头上。

李兰妮:对,那时候还真不知道怪在你头上,就是那次去香港咱们不还是跟金庸他们一起见面什么的,我就发现我去香港不能收拾东西,注意力不能集中,深圳到香港很简单的收拾个箱子,就是脑子不能想东西了,然后去的那里以后就是其实怕见人,包括像许子东这么玉树临风的,因为许子东我曾经听过,在北京听过他的学生表扬他,那时候都很想跟他多说说话。

许子东:你快说,你快说怎么自残。

窦文涛:是不是有不能自控?

李兰妮:对,就是这样子,那然后我就是第一次的时候是连续失眠两个月以上,就是一般一两点钟,所以你就要小心的,一两点钟刚刚睡了,而且我吃四片舒乐安定,然后刚刚睡一点就恶梦,然后醒来比如说四点一刻准时醒,醒了以后再也睡不着,然后连续两个月,连续两个月你就会觉得这个人要疯了,然后我就去要药,要药的时候当时医生居然是抑郁症病人,他说六年才走出来,深大北大的,深圳北大医院的一个博士,他就跟我讲,他说你连续两个月,我说是,他说那你是不是觉得什么都没意思?我说是,他说你想自杀吗?我说没有,我说我很,许子东你知道。

许子东:你不是说手上有很多刀痕吗?

李兰妮:我是抽血。

窦文涛:抽血自杀。

李兰妮:我还不是这种抽血,我更严重,那然后我会就是到了往上11点多钟,因为你白天往那个就是16楼的那个天台楼顶,就这么窄一点点,那个角就是天台那个边缘那里,就站在那里就想跳下去,而且那时候不觉得害怕,会觉得很美好,觉得就是这时候就会想起以前就是很早很早的时候有部电影叫什么?

许子东:《追捕》。

李兰妮:对,就是你跳吧往前走一步,就有那种,然后我就觉得我可以飞起来。

窦文涛:但是毕竟没有跳,我就想知道在这种发病的情况下,理智在脑子里占一个什么位置?

李兰妮:理智没有用。

窦文涛:但是你也没有真的跳。

李兰妮:我那时候已经有给自己就是在吃药了,我在吃那个抑郁症的药,然后我在做信仰疗法,我还在做什么香薰疗法,宠物疗法。

许子东:我知道你,你后来写了因为这个书很畅销,你什么时候是什么人告诉你是抑郁症的?

李兰妮:就是我就说咱们见完了以后。

许子东:就是十年前,那在这之前你有没有类似的病症?

李兰妮:没有。

许子东:就是人家告诉你了这个以后你才觉得是这个病。

李兰妮:我当时不相信。

许子东:当时还不相信。

李兰妮:我当时很鄙视那个医生。

许子东:在那个之前。

李兰妮:我的闺蜜都不相信。

窦文涛:当时你并没有想自杀,他这么问你吗?

李兰妮:对。

窦文涛:你只是两个月失眠,但是在他说了不久之后你开始出现想自杀。

李兰妮:我那时候想自杀是我正好写这个《旷野无人》,我因为那时候出来了,想自杀就是我第一次发作的时候只是说我站在那个阳台,听说很多人都会这样,就是说有些人到了阳台就说从这里跳下去多好,或者是我有个朋友,后来我让他,他说他走到哪个宾馆,坐到哪个房间都说这个窗户能不能跳。

许子东:我也有,我到黄山始信峰我就站在那里,我就说要自杀在这里就很漂亮,不过就是想想而已,那这个就不算忧郁症。

李兰妮:他会强化。

许子东:你到了一个漂亮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李兰妮:不会,你会强迫性思维,慢慢的每天你都想着在什么地方,怎么了断比较好,我有一段时期,我会把所有的该了断的方法都想一边。

李兰妮:基督徒身份使我抑郁症发时未自杀

许子东:但是还是没有做,对不对?他的问题就是说什么东西使得你最后还是?

李兰妮:因为我是基督徒,基督徒你就会觉得有一种就是知道我这个方面还是理智的,但是在最难受的时候真的死比活要愉快。

许子东:你不知道。

李兰妮:不,真的,因为他已经到极限了。

窦文涛:这个据说是测试抑郁症的其中一个要素,就是是不是觉得死比活着好?

许子东:但这活着的时候的想法。

窦文涛:对。

李兰妮:我原来以为就我自己是这样,后来我有一次看到那个忘了哪采访崔永元,崔永元说过,说那时候的死是无比快乐,无比幸福的一个事,然后我又曾经有一个,就是有个演员自杀的,青年演员28岁,他的妈妈就找到我,他说我很想知道我儿子就是自杀的时候,因为他是下午拍定妆照在剧组,28岁一米八四,同时有三个戏在电视上播,就自杀了,他妈妈就说,说为什么我儿子就是这么好的年华会自杀,第二他在三个小时,在楼顶上犹豫想什么?因为他的父母很内疚。

窦文涛:那你怎么?

李兰妮:那我就告诉他,我说他肯定是走比留下来要愉快,这是我自己的感觉。

许子东:在那个时候他觉得是吧?

窦文涛:是不是就觉得日常生活就了无生趣,干什么都没意思。

李兰妮:对,而且他的那种吃的那种药,因为我吃过化疗药,我吃过五个月的化疗药,化疗就已经痛不欲生了,但是我吃这个抑郁症的药,因为我一上就上一线的,上这个抑郁症的药的时候,我曾经就是我有一次曾经中山大学管中山医科大学的那个中山大学的副校长,他在美国研究抗抑郁症的,他当时听我先生说我服抑郁症服了这么多年,他说很想见一下你太太,因为那药很,就是那不知道要多大的这种意志力。

窦文涛:因为那个是这样,好像现在大家都在宣传说有抑郁症要去看,要相信医生什么的,似乎就是说他不是个心理,不能说什么只有靠心理疗法。

许子东:不是个情绪问题。

窦文涛:要晓得吃药,可是我总觉得吃药这个事他那个药会不会让人晕晕乎乎的?

李兰妮:会。

窦文涛:是吗?

李兰妮:部分治疗抑郁症药物有加快自杀风险

李兰妮:尤其我头一个月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医生不太负责任,他光说按药吃药,比如说我吃药的时候他没有告诉我说就比如说吃某种药在十天之内他有加倍自杀的风险。

许子东:是哪一科,我在问外行话。

李兰妮:看的是精神卫生科,他一般他就分好几种的,有些就叫精神科。

许子东:那是广义的精神疾病就是这样。

李兰妮:广义的,因为他那个精神障碍很多,中国其实精神障碍的人他说是说全球10.4%的平均率,但是你想印度他的统计是16%,美国的纽约和英国的伦敦是32%和34%,那就看见它的发病率很高,那咱们中国,尤其像我在深圳那种地方,他多种因素不安全,然后那种没有社会资源的那种你离乡背井,然后你又有那种信息量爆炸,然后又有那种比如说你又碰上大灾大难的,那这时候你如果医生叫你吃药,其实你要有一些非常常识性的东西,不是说吃了就解决问题的,我吃的那一个星期不但是那种呕吐,我化疗都已经呕吐的不得了了,我吃抑郁症的药的时候就是躺在沙发上,对面就是灯,对面那个闹钟,我就看着闹钟一秒一秒的走,因为我熬不过去,然后我就躺在那个沙发那个地方,我拿了一个桶要吐,但是它又吐不出来,真的是就觉得生不如死。

窦文涛:她的形容是这个抑郁症,因为她又有这么一个癌症,她抑郁症比癌症还难受。

李兰妮:对。

李兰妮:住院了几个月,住了四个月。

窦文涛:你讲崔永元我还要问,他就说治好了,这个东西就是根治,抑郁症能治好?

李兰妮:他不可能治好,像他这种严重抑郁的人是不可能治好,就像我也是。

窦文涛:你现在看起来很好,跟我们聊天。

李兰妮:你看我首先每天第一件事情我就要吃抗抑郁药,而且吃完以后其实我就,我每天都觉得恶心,每天都头痛,而且我都不能去哪里玩,哪怕是去美国、加拿大参加一个艺术节我都不能去,因为就是对抑郁症病人来说旅游或者是看个电影,包括吃个美食这些都不行,因为你吃也吃不到,玩也玩不动,然后你见人听得电话声音都害怕,会很恐惧。

许子东:那病因是什么?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呢?

李兰妮:它分很多。

许子东:对你来说呢?

李兰妮:它分很多,要不你来猜一下,因为你应该猜得到。

窦文涛:对,我也是久病成医。

李兰妮:你猜一下。

窦文涛:我觉得抑郁症好像是现在也没有一个能够明确说的一个结论,说它的病因到底是什么,但是似乎跟很多因素有关系,比如说压力,或者你碰到的这种灾难,这种刺激的痛苦,或者是一些还有什么?

李兰妮:我告诉你还有一个是遗传,遗传基因,然后还有就是童年阴影,就是在欧洲尤其北欧那边的研究,就是如果你11岁以前这个孩子他的家庭父爱、母爱不那么什么,因为他说是非常关键的时候,那如果父爱、母爱不是那么有创伤,那他今后患抑郁症的风险大的多,另外就是如果你的家族中有人有抑郁症,他会遗传下来。

窦文涛:你知道就说他看着我都说,说你做这个工作你是单项的还是双项的抑郁症,说我做这个工作说我肯定没有得忧郁症是个奇迹你觉得。

李兰妮:对,但是我跟你说,我为什么跟你分析,为什么我觉得你会是个奇迹呢?因为你想那他这个节目都播,压力非常非常大,而且从这个就说我作为观众看得出来他是完美主义者,就自己跟自己较劲的人,第三,就是说虽然你在凤凰时间很长,但是他的这种就是他接触的信息量是非常大的,人到了信息量爆炸的时候他会摧毁你防御本能。

窦文涛:我跟你说,我肯定有病,但是我这种病是不是叫抑郁症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理解人陷入一种不能自拔的境地的时候,真是好崩溃,我就跟你讲一个很小的事情,就前些日子,你知道我们都知道那种就是说你出差,你锁好了门,然后你出去到楼下你说不知道我锁没锁门你也有吧,你就回去,回去你再试一试。

许子东:还不知道冷气有没有关掉。

窦文涛:你有吧,锁好又下去,你知道我这样下去又上来,上来之后最后到一个什么程度,就是门到电梯之间就只有一米,我到电梯,我还没有下来我又回来,又回来,你知道就是我当时就经历了一次崩溃,我不知道怎么了,5分钟,5分钟我就在这一米的距离之内,你能理解你控制不住。

李兰妮:他有点失控,他自己想集中精力,但是他没办法做得到。

窦文涛:你掉在这个里边了,就是这样。

李兰妮:其实这时候人是很无助的。

窦文涛:很无助你走不了,你能理解这个感受吗,你走不了。

李兰妮:好几个朋友跟我讲过类似的,有时候会突然觉得有这么将近5分钟,就好像觉得呼吸就不行了,要窒息了,好像心脏痛的就是觉得他可能是心梗什么之类的,而且是在一个极其封闭的空间里头,等到他熬过去以后就一点事没有。

窦文涛:这个许老师你是真的心脏病,你不用侥幸,但是我们有个制片人他的哥哥最后就是发现,就这种心脏病的症状能到脸憋的喘不过气来,在地上就是打滚昏过去,医院来急救,当心脏病急救,最后怎么也好不了,心脏没有任何问题,最后才发现是忧郁症。

李兰妮:我昏过去过,是这样。

窦文涛:是忧郁症,完全症状像心梗。

李兰妮:跟他的一样。

许子东:那要是医生诊断了是忧郁症的话就可以请病假了,你是作协的,你这个工作比较优越了,假如说我是一个一般的公务员,或者说我是售票员,我是一个普通的劳工阶级,我医生诊断我是忧郁症,那公司里怎么办?给你病假吗?

李兰妮:其实很受歧视的,我曾经在深圳看过一本月刊,就讲一个女孩,她本来很有成就感,就是做那个文企,文案那样子的,做的也很好,她结果她说她突然就觉得心脏不好,她就每次去上班,快到她们那个楼下的时候她会心脏很痛,就晕倒,然后送医院,起先大家都很同情什么之类的,照来照去一点事没有,然后歇了几天以后又去,又这样,最后医院就说她是抑郁症,抑郁症以后那老板就觉得,那你这种还能干活吗,那你就,那个人就走了,你就干不下去了,所以其实抑郁症的人是很受歧视的。

许子东:如果是私企的话我相信她就会被要离职了,但问题是如果是公家的,就是说国营的,那会不会给她病假呢,还是说觉得你是偷懒装病,你这个是无病呻吟呢?

李兰妮:我认识深圳有一个某要害部门的某要害的干部处长,女的,很有才气,写诗写的非常好,而且看起来人是那种就是比较丰满,很活泼,后来别人就告诉我说,说她抑郁症了,她是我们培养的重点,她怎么会抑郁症,年纪也不大。

许子东:阳光下长大。

李兰妮:而且是背景各方面都极其好的,然后他们就说她抑郁症了,以后我就说,我说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后来其实她的领导和她的同事也都很理解她,因为她是文化单位,但是这个人辞职了,虽然她原来的这种仕途挺好,而且她也有各种各样的就是其他的条件也很好,因为可能抑郁症病人她特要强是什么呢?她不愿意别人怜悯她,她不愿意别人同情她,所以曾经那个自杀那个演员的妈妈就问我,因为她说她不找到我问一下,她这个心痛没法停止,她就说那我儿子为什么不想想他这样自杀了对父母的打击多大,多心疼?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就是,对严重抑郁症病人来说,他觉得他活的是个缚束,他活着就是说他没准有一天他会失控,一旦失控他很可能会伤害家人,那他两种渠道,一种就暴力杀人,那么就是把自己杀了,自残是小事,自残绝对是小事。

许子东:所以有一些特殊的暴力事件,比方说好看上去像情杀,或者像恐怖袭击,是不是也跟这种病因有关系?

李兰妮:对。

窦文涛:你现在最近好几个新闻都说疯子出来砍人的,这不一定是抑郁症。

李兰妮:因为什么呢?他抑郁症分很多种,我如果要讲这个的话那不知道多少集了。

许子东:抑郁症要的广告。

窦文涛:你知道他是张国荣自杀的那一天被确诊为抑郁症的。

李兰妮:遗传及童年阴影或致患有抑郁症

许子东:20年前我们一起开会的时候,我的一批作家朋友全围在他团团转,因为他会帮他看相,他把那个陈思和、吴亮以前的女朋友的故事完全不知道他讲出来,所以那一圈男的,就我那一批朋友全围着他,没想到20年后他以一本忧郁症的书而出名,但是我的疑问是,我们知道一个人有时候一个概念出来以后你会往这里去钻,比如一个小孩如果父母说他是文雅的,他以后渐渐的就会往文雅方面去发展,如果说他是活泼的,他就会越来越活泼,一个人有一些情绪的问题,有一些思想的问题,有一些我们以前讲过的身体不舒服,被戴上一个忧郁症的帽子以后,会不会他有意的往这方面去发展呢?

李兰妮:他有很多就是躯体性的反应。

许子东:生理的反应。

李兰妮:生理反应还有包括病理的反应,因为什么呢?就是我记得咱们是2002年年底12月见的面在香港,我2003年的2月就在北大医院看的时候,那时候我是绝对不相信我有抑郁症,而且我还到了中山医他有一个肿瘤医院的副院长,我说他们说我抑郁症是不是由于我开刀开了那么久,然后就抑郁了,然后那副院长人家也是很有名的,是头颈科的首席专家,他就说你李兰妮,你是我见过最乐观的病人,你根本不可能有抑郁症,那医生瞎说的,不要理他们,就这么讲,那然后我的闺蜜。

许子东:你现在还是最乐观的忧郁症。

窦文涛:对,看着比我们都乐观,我们跟你相比像忧郁症。

许子东:我们是病入膏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