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晓田、梁文道《锵锵三人行》:普京夫妇离婚 东正教领袖呼吁拯救两人灵魂

傅晓田、梁文道《锵锵三人行》:普京夫妇离婚 东正教领袖呼吁拯救两人灵魂

有声读物」「2019-08-31」「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6日宣布和妻子柳德米拉·普京娜离婚,结束两人30年的婚姻。普京夫妇6日在克里姆林宫观看了芭蕾舞表演《埃斯梅...

核心提示: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6日宣布和妻子柳德米拉·普京娜离婚,结束两人30年的婚姻。普京夫妇6日在克里姆林宫观看了芭蕾舞表演《埃斯梅拉达》,这是2012年5月普京就职仪式以来,普京夫妇首次一起公开露面。演出结束后,两人共同接受电视采访,表示他们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正逢节日,也是晓田大喜的日子。

梁文道:恭喜、恭喜。

傅晓田:谢谢,谢谢文道兄。

窦文涛:香港富家公子送的真的珍珠都戴在了脖子上。

梁文道:什么叫真的珍珠?

傅晓田:真的珍珠,真的珍珠是指我的那颗心灵吗?

窦文涛:晓田反正最近是相亲忙。

傅晓田:你听谁说的?

窦文涛:今天确实是你大喜的日子,对吗。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你别离我们这么远,离我们近一点,今天是她的20岁的生日,所以说呢,也是很能唏嘘,对吧,所以今天呢,你穿成这个出水芙蓉一般,正好可以跟我们分享对一件事情的感受,那就是普京离婚。

傅晓田:对,图个好兆头,挺好的,挺好的。

梁文道:这什么意思这又是,人家离婚,你觉得她这个状态适合吗。

傅晓田:出水芙蓉,然后可以谈一下离婚。

窦文涛:对对对,你可以谈谈。

梁文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家离婚,事出有因,那那个因到底是什么样的因呢?就大概是这类型的,是这个意思。

窦文涛:文道你看,你是信佛的人,你就明白了,人家有句话叫,菩萨为因,凡夫为果,就是凡夫不见棺材不落泪,他到结果的时候才知道害怕,菩萨是为因,就是相亲的时候就害怕了。

傅晓田:又来了。

梁文道:就看到她的时候,看到她这个样子就该想到离婚是什么下场,是这个状态。

窦文涛:对,本来晓田真的,我今天还准备呢,就是给你送上,你的很多岁数的那个玫瑰花是吗,但是后来我一想,那太多了,20朵。

傅晓田:不要玫瑰花,别人都说送我荷花比较合适。

窦文涛:哎你今天穿的就像花。所以啊,我正是因为一想,这得多少人家翩翩佳公子,今天得挖空心思给晓田献殷勤,我想了想,我送不出什么人间没有的花,咱们就干聊吧,还是聊聊普京离婚的问题。

傅晓田:好、好、好。

窦文涛:你听了之后,你作为一个恨嫁的心,你怎么想?

傅晓田:涛哥。

窦文涛:哎。

梁文道:哎呦,涛哥。

傅晓田:别说我行吗,我没有恨嫁,我觉得就是这个叫菩萨为因,我们不是菩萨,但是我们要向菩萨学习,要有菩萨一样的胸怀,这种心灵,所以说呢,我觉得一切的因缘都是这种前世修来的,珍惜就好,珍惜眼前,所以说我没有恨嫁。今天是我的生日,今天在生日的时候把时间投入到工作,我很高兴。

窦文涛:但是我们的工作其实也没别的,就是普京离婚,你说这个普京不是没有珍惜他的婚姻,30年的婚姻,按说我就觉得俄罗斯人要不然真是很莽撞,要像中国人,怎么着都得图一个圆满,你看这次父亲两个人已经一年多没有公开露面了,然后就在克林姆林宫嘛,好像是6日还是几日,就是看一个芭蕾舞剧,舞剧结束之后,电视台访问,俩人啊,聊聊聊,跟二人转似的,就聊出来了,像我们这个婚姻都结束了,就这么说。这个时刻离他们30周年只有两个月。

傅晓田:还真是。

窦文涛:我觉得这要是我跟晓田,肯定怎么着就再忍俩月,给大家弄一圆满,你说我们30年。

傅晓田:但好像还没有办手续,只是对外宣布,所以准备还能忍忍呢。

梁文道:但我觉得也好,你30周年前宣布结束了,就免得到了30周年的时候,要搞什么庆祝,因为要说圆满,觉得不踏实,说不定到时候就反悔离婚的决定,反而离不成。

窦文涛:你想普京不容易啊,这个普京,当然我觉得现在的世界真的其实越来越开放,你信不信再过50年,这总统首相不定都得玩成什么人物呢。你看现在已经有这种同性恋的,冰岛的这种,还有法国的这种,就所谓正牌女友,就各种都出现,所以他离婚据说民意调查,俄罗斯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就说他诚实,他选择了诚实至少。

傅晓田:我觉得这个不一样,因为整个世界你要看的话是几个不同的文化圈,那么俄罗斯它算一个比较独特的一个文化圈了,整个欧洲是欧洲他们的一个文化圈,是这种天主教信仰的一种文化圈,那另外你要说美国,美国或者带一个英国,他们就是那种,有这种清教徒思想的这种参与,或者是影响那种关于对婚姻,对政治人物个人生活的这种尊重也好、理解也好、包容也好的一种,另外一种文化圈,是不一样的。

窦文涛:但是,俄罗斯是东正教,他们就讲呢,说这个事情本身就很矛盾,普京本人上台以来,他也是找精神价值。

梁文道:对,他大力推动东正教。

窦文涛:他就认为东正教是俄罗斯民族精神,他复兴这个东西,可是呢,这两天东正教的一位领袖呼吁全国的东正教信徒一起祈祷,拯救这夫妻俩的灵魂,他认为这个是有罪的。

梁文道:因为东正教跟天主教很接近的一点就是,其实东正教跟天主教在很多方面是比较接近的,比起他们跟基督教的关系更进一点,其中一点就是关于婚姻的看法,他们是不许离婚的,天主教也是不许离婚的,那么由于这些国家不准离婚,因此会出现很多后遗症,比如说像最有名就是爱尔兰,全是天主教徒,然后他们又不准离婚,又不准避孕,所以孩子是拼命的生嘛。

窦文涛:不避孕啊。

梁文道:避孕是不可以的。比如说罗马天主教,以前最保守的时候是反对人家用避孕套,用安全套的。

窦文涛:我们也反对啊。

梁文道:然后呢,后来呢,所以东正教也是这样一个路线,但是我觉得没什么嘛,这些政治人物,政治领袖,我们说今天的政治人物领袖,难道真的在爱情,或性生活方面变得比较开放吗?不一定。你回看以前不是更厉害吗,你看以前英国国王,就是为了离婚的问题,跟天主教闹翻,然后自己接二连三娶进一个杀一个,对不对,然后那种三妻四妾的更不在话下。

窦文涛:他们有五室。

傅晓田:但是还是不一样是什么,刚才文道兄讲的很对,就是东正教和天主教他们对婚姻的看法很多是一样的,但是如果我们放在现在来看的话,他们的这个民主程度是截然不同的,你想象在欧洲国家对吧,他们的民主程度很高,很开放这些国家,那我们想象萨科齐,他在任的时候是什么时候?2007年底离婚,2008年初又结婚,没关系。贝卢斯科尼,离了两次,现在又跟一个比他小多少啊,30、40岁的一个小女友在一起,没关系。但是换成是普京,这就是大新闻了,爆炸新闻,全球关注,对吧,因为什么?因为普京他手头的权力太大了,而且呢,是否真正受到了制约,这个我们不知道,不像在这些欧洲国家,欧洲国家一个国家领袖,一个国家领导人又怎么样,反正是选出来的,到了时间你走人,跟凡人一样。但是普京就不一样,普京毕竟身上有这种神人的光环,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当前是受到如此大的关注,甚至有一定的舆论压力。

窦文涛:有压力。

傅晓田:当然,对他们来讲肯定是有压力的。

窦文涛:但是这个,其实我就觉得这两口子他们是怎么回事呢,咱们先看看他们的照片,他们缅怀一下他们俩的婚姻,你看,这是当年戴戒指,你看那时候普京瘦啊,你再看下面,这是生了第一个女儿的时候,你看他老婆看着就贤良,你知道吗,再看下面。

傅晓田:像谁啊?

窦文涛:你看,你以为这是他的女儿吗?不,这是他的老婆,年轻的时候,柳德米拉,你再看下边,柳德米拉,再看看。

傅晓田:很美很美。

窦文涛:你看这个时候,泰姬陵,夫妻俩在公共场合,人家就说,做出这种亲热的举止还是不多见,但是有八卦迷们就注意到,坐的还是有距离的。你再看下边,这是在公共场合,再看,这个,这就八卦了。

傅晓田:普京宝贝。

窦文涛:你怎么知道普京宝贝,给大家解释一下。

傅晓田:你来解释。

窦文涛:得了奥运会艺术体操金牌的,所以他们讲的你知道吗,我今天跟文道说,我说这个摩羯座的人,我经常就发现他是一种,民间形容是一种苦什么玩意儿,就叫人比较容易自苦。但是其实,我觉得是不是在各种文化当中,包括宗教当中,也都潜在着有一种价值观,这个就是说,人得苦,就是说,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什么等等等等,你看我,就是说,你要是往享受那头去,你的民望就不会太高,你比方说普京这个人家就说了,说尽管他离婚,6、7成的人都表示可以理解,维持不下去可以理解,但是呢,有报纸评论就说,就看他下边,如何他再婚,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或者真娶了普京宝贝,或者五朵金花,那么他的民望就真的一定会降低。因为就感觉你是,你知道吗,你没选择苦,你去选择了甜,你怎么能享受呢。

傅晓田:毕竟是一个,这个领袖人物,人家对他是有这种道德要求的。

窦文涛:对。

傅晓田:有一种期许。

窦文涛:你背叛婚姻是为什么?如果你们确实是走到头,那么还可以理解,但如果你是奔了那头,你看那个老百姓,其实我认为这也是不性的。

傅晓田:可以理解,到头来,就你喜欢的和我们一样,有什么来不起,就这样子。

梁文道:那难道说他要去,比如说养老院啊,认识一个,果然是伟大领袖。

窦文涛:你说民间是不是有一种这个?

梁文道:我觉得不会吧,当然我不太了解俄罗斯文化在这方面是怎么去看,但是坦白讲,我听说,我看到报纸是讲俄罗斯的舆论对这件事情不是太关注,当然俄罗斯舆论是受控制的,我们也都知道是鸟笼中的言论自由,他们是一个。但是这个问题比起他的政治上别的问题,不一定是最大的问题。所以现在看来,我们知道在俄罗斯有一个反对普京的实力,正在抬头,越来越茁壮。所以就要判断这件事对这个反对势力是不是有效,那你如果拿着他的离婚来攻击他的话,那多半都是一种,你想象得到,是一种道德上比较保守的实力来谴责他,对不对,他有道德保守立场。

窦文涛:所以说女人的选票会流失。

梁文道:会流失。但是呢,现在他的反对势力不一定就是道德保守那一批,所以我想讲是说,两种东西不一定是重合的,就反对他的人,多半在俄罗斯是比较开放的那一批,而你如果现在谴责他离婚的话那你一定是道德比较保守嘛,这两批人不一样是同一批人。

傅晓田:我记得当时在,就是上一次俄罗斯总统大选的时候,五个候选人,其中有一个就是俄罗斯一个这种,反正数得上名号的一个巨股富商。

窦文涛:这个人非常有意思。

窦文涛:晓田刚才讲讲你感兴趣的那个俄罗斯富商巨贾。

傅晓田:具体名字我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反正绝对是一个钻石王老五,然后应该说是一个做资源的吧,在俄罗斯。

窦文涛:能源的吧。

傅晓田:能源,能源,对,然后很高大,长的很帅,然后一堆的女朋友,但是就是不结婚,就这样一个人,但出来就要竞选,但是后来呢,反正说来说去,最后这个人是什么?反正最后有消息来源说,实际上他是个陪绑的,他最终支持的就是普京,有这样一种说法。

窦文涛:这跟他的婚姻是什么关系?

傅晓田:但是他很受欢迎啊,也就是说,对于婚姻就是足够的保守,对这样一个完全的花花公子,花花公子的这种极致的典型,对这样一个人到底接受不接受,实际上还是接受的,很多女性都投他的票。

梁文道:这里面还包含另一个状况,就是说,他就算是花花公子,但重点是,他还没结婚,他只要一天没结婚,他做花花公子,大家就比较容易接受,特别是在意大利也是这样。然后呢,当他没有结婚的时候,他又高大,又帅,又有钱,那就对很多女性来讲,那就意味着一个梦想,有多少女人就是觉得说,这种男人谁都征服不了,说不定被我搞定了呢。

窦文涛:真是,看得见摸不着是吧,然后你知道,你刚才讲这个意大利,我就想起贝卢斯科尼,他这个前妻,我觉得,我也觉得当。

梁文道:你说哪一个呢?

窦文涛:就刚离婚的这个,因为我今天才看到,你知道给多少钱财吗?

傅晓田:给多少?

窦文涛:他每个月给她245万英镑,离婚的赡养费,相当于一个月贝卢斯科尼给她这个前妻2450万人民币,平均一天给8万英镑,我说这个婚姻,他就是打我都愿意。

傅晓田:为什么呢?为什么给那么多?

窦文涛:就是你有钱嘛,贝卢斯科尼几百个亿啊。

梁文道:他非常有钱。

窦文涛:你知道现在美国,我最近看美国那个,冒充懂英语,别人跟我说的,美国杂志都在讲这个问题,美国现在酝酿修改这个法律,就是说离婚赡养费不能这么要,就把男人啊,真的是弄的就是,完蛋了,就是说永远的付赡养费,过去的法律是这么规定的。但是这在美国出现了一个什么现象呢?就是那些前妻们,前妻们和这个孩子们,甚至有的就赖在这个身上了,甚至自己不工作了,而且呢,你知道提出最不满意的是谁啊,还不是美国男人,而是美国男人的新妻子,这个新妻子就是说,为她永远在这儿,你明白吗,就说你给钱,给钱好了,但是为什么她永远是我们生活里的一件事。

傅晓田:我也说美国女人简单啊,这些新妻子怎么不为自己的未来想想啊,他可以抛弃前一个,就不会抛弃你吗,现在抱怨什么对不对。

窦文涛:你真是,你应该多想想这方面的。

傅晓田:没有没有,我倒不会像,但我倒觉得婚姻这个东西,好像有这个研究说,婚姻到底是谁发明的,最后就是专门有这种史学家去考证,最后答案你知道是什么吗?女人。婚姻这个东西就是发明出来,它是一种社会机制,来权衡制约男人的这种欲望,男人的这种贪婪和这种征服欲的,所以本来就是它的这个本性就是去制约,你现在却反对它,什么道理的吗。

窦文涛:可能有,但是这只是其中一个,可能无足轻重的,我跟你讲你要这么讲,我给你提供一个反例,当年文道就熟悉欧洲的历史,你知道哈布斯堡王朝,我那天看一个纪录片讲世界名画,哈布斯堡王朝原本是荷兰附近一个很不起眼的一个家族,这个家族统治欧洲那么大地方,统治长达六个世纪之多,600多年,靠什么?这个家族就讲,我们不靠武力,不靠战争,完全靠婚姻操作,不断地婚姻操作,最后他的王国遍及欧洲的疆土。

傅晓田:对,跟葡萄牙、西班牙什么的。

窦文涛:对,所以婚姻的意义就很复杂,但是我就说啊,其实普京这对夫妻,俄罗斯我认为其实有男尊女卑。

傅晓田:很严重。

窦文涛:你像咱过去就说过,柳德米拉有一次接受采访,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有报道这么讲,说普京非常好了,他从来都不打我,从来都不打。

梁文道:这是称赞一个老公。

窦文涛:就称赞一个老公,而且这个柳德米拉就是说,普京跟她已经不住在一起了。文道,今天这个婚姻是什么,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婚姻,晓田,这个也不能失去信心啊,有很多美好的,但是呢,据我所知,有相当多的福气,他们是没有条件,凡是有条件的,非富即贵的,很多的夫妻,几十年的夫妻,事实上跟普京他们差不多,据我所知已经不住在一起了,对外说是夫妻,但是实际上已经各过各的了,但是只是碍于各种因素吧,我们还是保持这个婚姻。

梁文道:为什么特别是有钱的呢?

窦文涛:你有条件你才能分开住啊,所以你知道为什么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我就觉得,你有的时候说,这夫妻俩,你有钱吗?有些人离婚,你知道咱们说有的明星,为什么整天拍戏,就是因为老离婚,一离婚分一半,一离婚分一半,好家伙,就是为钱。

傅晓田:不会吧,那你说非富即贵,你想想人家奥巴马。

窦文涛:怎么了奥巴马。

傅晓田:奥巴马人家非富即贵,人家挺好的嘛,美国总统,那跟妻子那么恩爱,至少我们看起来。

窦文涛:对啊,他们是不错,他们是不错,但你觉得普京这个,是不是普京大男子主义是很明显的呢?

梁文道:我不知道,但是也许俄罗斯人是推崇他的某种的这种气质,要不然的话,普京干嘛老是要表演那种,打死黑熊啊,潜水救人啊,只不过你觉得他是个好莱坞的那种电影里面的那种角色,他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那样,国民就高兴。你想象看他文化是这样一个文化是不是。

窦文涛:你像柳德米拉,咱们就八卦,咱们不了解人家夫妻怎么回事,八卦周刊就是猜的,我要是这么猜啊,我就觉得,普京对柳德米拉大概不大好,真的,就是他这种男人啊太专心于事业了,而且那种啊,柳德米拉真是,普京的约会你知道吗,柳德米拉曾经写过啊,就是说他迟到15分钟,我甜蜜地等着他,他迟到半个小时,我甜蜜地等着他,说他迟到了一个小时,柳德米拉说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我还是等着他,最后他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傅晓田:哎呦,还在拼命的等。

窦文涛:晓田喜欢法国式的是吗?

傅晓田:浪漫啊,无拘无束啊,而且我觉得对女人有足够的尊重,而且男人的话呢,没有那种,很多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去束缚他的思想,刚才咱们不是还在聊到拿破仑对吧,拿破仑他就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爱上了一个已经离异,倒是前夫已经死了的约瑟芬,不管自己的母亲什么的怎么样子的阻碍,而且呢,当时他们见的时候,约瑟芬还是他的顶头上司的女朋友,不管,我就是爱你,在前方打仗,给她写信,来看我,来看我,去了,带着情人,然后没关系,就这种,很慷慨,很自信。

窦文涛:你这番言论对你的征婚没什么好处。

傅晓田:我没有想征婚。

梁文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老公也是很慷慨,你带着你情人去见他,他也没关系。

傅晓田:没有,我们这是,完全是一种民族性格研究和比较而已,纯学术讨论,文道哥。

窦文涛:晓田恼了,征婚大业给我毁了。

傅晓田:今天这个端午节,咱们仨坐一块儿,你说这个。

梁文道:我想说回来一点,就刚才,我还是好奇,刚才我们讲到普京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他过去职业生涯的早期我们知道是格别乌,他是特工。

窦文涛:克格勃。

梁文道:对,然后他的太太是跟他在那时候结婚的,我觉得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状态,就假如你是一个非常专业,非常重要的,真的是执行前线任务,据说他是,真的是,他真的是执行前线任务的。你做这种工作,你的太太是什么样的人,你跟她是什么样关系,已经不太可能是正常的关系。

傅晓田:组织安排的。

窦文涛:对,从根上就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