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谈顺丰王卫和华为任正非的低调人生经历

马家辉、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谈顺丰王卫和华为任正非的低调人生经历

有声读物」「2019-09-15」「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北上广街头打架、斗殴的都不少见了,基层有的时候是刀光剑影,对中国的印象是非常复杂的。从某种角度讲,我国现在是一个现代化的文明的,这是一面,可是在无...

北上广街头打架、斗殴的都不少见了,基层有的时候是刀光剑影,对中国的印象是非常复杂的。从某种角度讲,我国现在是一个现代化的文明的,这是一面,可是在无数的基层,那里在发生械斗,大规模的械斗现在还有,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甚至拿着猎枪,拿着鸟枪,都是这种暴力的冲突。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家辉兄,许老师,咱们马后炮又归位,我准备今天说一下,高密度的说一下上个星期一系列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里面,好像也确实有一个若有若无的线索,把它们串在一起。首先我给你看一下那个二次元网站上留言特别逗,开头说是在运城,运城是山西,说开头是在运城,你就看到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土,当街两辆铲车大战,跟那个坦克战一样,两辆铲车。后来我核实了一下,原来是我们河北邢台,到现在我也闹不清为什么,有人拍到了这么一段视频,最逗的是那个二次元网站这些人们的留言,说还没变形就开打了,你可以看一下。你看,不变形倒了爬不起来。

北上广打架常见基层更是刀光剑影

许子东:厉害,厉害,好几个围攻他。

窦文涛:你都能看出战局来,好家伙。

马家辉:它有说理由是什么?

窦文涛:当地的政府反正正在调查,现在一闹大了,左不外乎就是冲突。你知道我觉得我们的这个内地的这个社会,你还没看到广大的基层,你还别,北上广街头打架、斗殴的都不少见了,你知道基层那有的时候是刀光剑影,我听一些记者跟我讲,就是中国的印象是非常复杂的。

你从某种角度讲,我国现在是一个现代化的文明的,这是一面,可是你知道在无数的基层,那里在发生械斗,大规模的械斗现在还有,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甚至拿着猎枪,拿着鸟枪,都是。这种暴力的冲突,比如说好比你比如我亲身的朋友有做老板的,那家伙,他在北京住着就跟个文明人似的,跟我怎么怎么,咱们知书达礼的,对吧。你知道在他的下头,他跟我讲,他说这家伙,刚大战了十天,我说你跟社大战了十天?

他说这家伙,那什么厂里有一个工人死了,脑溢血,然后他的家属就抬着尸体到厂门口要一百万,然后就诸如此类这种事情。最后是动用当地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你知道吗?他就说,他在当地报警,警察不出来,为什么呢?因为公安也怕引起那种所谓叫群体骚乱事件,所以搞到最后,他自己雇人,全厂职工武装起来,他说我工厂,我站在大楼顶上,看着门口的局势,我在这儿拿着步话机指挥,说我也有几个哥们兄弟。说你知道这也是中国的某种景象。

马家辉:那等于是明初那些企业,那些商店老板都雇佣保卫团,就是民兵,你报官,官员不来保护你,只能自己养兵。刚开始是雇佣临时的,有事情才找你,后来干脆自己雇佣一团兵在那边。除了大老板你说北上广,那我想起我刚前几天去完上海,带街头散步,我去上海很喜欢散步,很讨厌北京,北京不能散步,上海是可以散步。傍晚就在路上看到一个大妈在骂,骂她小孩,那个小孩应该大概十岁吧,那个男生这样看着大妈哭,然后我走过旁边,听到大妈就是骂他什么。“我告诉你,我就是不要你哭,我现在骂你是因为你不敢打回去,不敢挺身反抗,只会哭,只会道歉,道什么歉,就打回去”,就这样骂。那我可以想象,这个小孩幸好没听她话,假如听她话以后,那就是什么事情。

许子东:听了她话,那就对大妈啪打回去。

马家辉:什么都用暴力解决。

许子东:你看过一段学生老师打架的视频吧最近,那非常厉害。是一个老师交作业的,但是那个老师先动手,那么那一群学生冲上去打。

窦文涛:一群学生打老师?

许子东:打老师,而且那个老师打了他以后,那个学生一散,那个老师又出来打那个学生。又打一下,那个学生又冲过去打,很长的一段视频,在我的微博里都有转载。

窦文涛:最近我跟家辉还是看打小三的多一些。

马家辉:我现在比较进步,我最近爱看小三打小四,我找了好几段,不是大婆打小三。

窦文涛:是吗?你知道去年还流行一个重庆几岁的小男童,大概是因为他被同学们嘲笑,起外号什么的,他大概是动了手。然后大人在教育他,然后这小男童也挺有意思,在那儿说我是要尊严,我得要尊严,知道不?我要尊严。

许子东:往香港寄物千万别用顺丰

许子东:要什么?

窦文涛:要尊严,孩子要尊严。

许子东:我听到我要作孽。

窦文涛:他侮辱我,我要尊严。所以说你看,为了尊严实际上是可以大打出手的。而且最近又有一个,提到一个行业的尊严,我为什么说上个星期净出事,那个视频我就别放了,因为没有人没看过,就是一个北京的,他们叫大爷,其实就是57岁,这人已经被警察可能是行政拘留十天。顺丰快递,快递小哥,前一阵咱们刚说深圳那个什么限电,电动三轮车。它这个送快递跟这个,这北京了,跟这个大爷,跟这50多岁大爷车发生刮蹭。然后这大爷一边骂着XXX,左一大嘴巴,右一大嘴巴,打的这小哥满地找牙,好像大家数着打了六个大嘴巴,也是旁边视频。

许子东:这是现在手机的好处。

窦文涛:你没看到吗?

许子东:我没看到,这是上个星期。

马家辉:我也要看一下,我最近也蛮想打顺丰小弟的,香港也有。我当然没打,因为为什么,当然他很惨,不应该被打。因为那个顺丰在香港突然没有预告,突然就说我们调高价格,以前送香港,把东西送去你家18元港币,突然说传个短讯来,从明天起改为30元,18变30,涨价了多少,八千,百分比,涨价了或多,超过六七十、八十这样,完全没有预告。所以,之后我看到一些顺丰小弟我都非常痛恨。

许子东:我也趁机投诉一下,顺丰速递在香港送到我的东西全收不到,国内的人在这点很好,我后来叫他们寄平信就算了。因为他来了以后他要打电话,打电话打到比方说写我学校,然后他到了以后,他要加收一笔钱,我人如果不在的话,那就没人来付他这个比如五块钱、十几块钱,这个东西他很快就退回去了。所有从北京快递来的东西,我后来跟他们说千万不要寄速递,你们寄平信就行了,我顺便投诉,我跟他们没仇,也没打过。

马家辉:你一定有秘密,因为东西当然送家里,你一定怕被老婆拦截。

窦文涛:送给小三的东西,怕老婆看见。

马家辉:对啊。

窦文涛:那既然这样,我也顺便投诉一下。这个事情,所以你就看到今天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利益的引发的冲突。好,按说这个事儿是非那就是你怎么能打人呢,对吧?

许子东:肯定不对。

许子东:不过老板出面帮员工那是好事情

窦文涛:同心敌忾,但是舆论的风向啪悄悄地也在转动,就是马上很多开私家车的人就开始骂了,就是包括一些北京人。就说你知道多少次这个快递希望小哥像个老鼠一样,他这个电动车在我车周围乱钻,多少次我家人的生命就一个急刹车,我脑袋都撞在方向盘上了,你知道吗?你说要是把我死了个家人,我抽他20个嘴巴他冤不冤等等。你看,这就是,就像咱们上次说深圳的这个政策的争议,路权,对吧,好像你打击人家快递小哥,人家也有尊严,对吧?你很不对,对不对?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另一些人也对他们经常违反交规或者到处乱钻的这个也感到不满意。所以,大家这个气。但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还是人物。现在这个舆论场真的像是《红楼梦》,你就看吧,乾隆年间的腕都出来了,就是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因为这个快递小哥出来了一个狗仔队都找不着的一个神秘人物,就是狗仔队多年,甚至狗仔队化妆成顺丰的快递员,送了一天的快递,才拍着这个人一张照片。因为这个人的宗旨就是低调,从来不露面,这个人叫王卫,你可以看看,看看这张图。据说这就出来了,王卫的朋友圈,原来王卫叫Dick,我王卫向着作为的朋友声明!如果Dick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但是不配再叫Dick,而且也不配再做顺丰总裁!

许子东:这就是谐音。

窦文涛:这叫Dick,还是叫Dick,这够的,他终于做。而这个人本来说是信佛的,整天讲爱什么这种。可是这个人物你就讲,他跟香港,要不你讲香港的时候,他跟香港很有关系。他是什么时候引起了香港狗仔队的注意了呢,此人,本身他是一个创始人,他原来就自己背着背包自己送快递的,在顺德。这个人原本是出生在上海,跟你们俩都有关系,出生在上海,还据说是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然后七岁到了香港。到了香港打小工,打小工,然后在顺德就创办顺丰的早期,他搞起来,他曾经包办了70%粤港之间的快递,所以说他什么时候引起注意了呢?就是二零零几年,一向低调的人,在九龙,我现在住的地附近,我准备回家找找去,花3.5亿港币买了两副土地,建了两幢独立屋,建了独立游泳池。这下子,你看香港人多小市民,一下注意,开始追他,终于拍到了他一张照片。现在我,那张照片后来又被删掉了,咱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对这个Dick王,你们两位怎么看?

许子东:不过老板出面员工,那还是好事情,很多现在的事情有的只管赚钱,下面的员工出了事情不管,我觉得能站出来,不知道他人怎么样了,但我觉得。

马家辉:可是他表达方式是非常中国的,因为假如老板出来,可能老板用老板的名义发一封信,我们要维护我们员工的尊严,我们没有不对等等,我们追究。而非常中国,你感觉那个Dick王你刚才说3.5港币的地盘,巨大的很坚挺的王先生,可能叫他3.5亿的豪宅,你们一拍桌子就说,我不追究到底,我不叫Dick,我的Dick就不行了,我就没有Dick。

许子东:再更加文明一点的做法就是委托律师。

窦文涛:是。

许子东:公司就是马上请,我们聘律师来追究那个人。

马家辉:可是现在时代不一样,我注意到不仅是企业家,还是总理,什么领袖,全世界都是。发生事情,就在自己的Twitter。

许子东:这个是一个公关。

马家辉:这样表达,按道理以前一定是政府的发言人,不可能用许子东、窦文涛自己的总理领导的身份。

许子东:这叫涨粉。

马家辉:对,问题是他用这个语言,这边我感觉他拍桌子,把桌子掀起来。

许子东:语言太文明,粉就涨不了了。

窦文涛:但是实际家辉,咱们都应该向Dick学习,据说Dick王真是一个好男人,这下。要不他过去据说网上疯传一个段子,据说当年马云到香港就想见他,他就低调到什么程度,就托辞不见。但是到后来,马云这个电商做的如日中天之后,Dick王到杭州想见马云,马云也没见他,但是听说是瞎编的。但是就是说反映这个人平常谁都不见,而且本身他是快递员这种第一线的出身,你做到现在,顺丰做到多少个亿。

马家辉:要上市吧。

马家辉:任正非深夜排队打车需考虑安全问题

窦文涛:所以,有人就说,他过去就是说这个上市是为了圈钱,我不要上市。但是,最近这个多年不露面的这个人,有人也是附会,就是说听说顺丰有要上市的这种打算,还是苗头。所以,露头了,当然我觉得不一定有什么关系。但是你看,我就说看这个聊,从这件事儿又聊出一个谁来,说深圳企业家就是说有个群体。好,这个快递员出身的Dick王出来了吧,然后不管你自愿不自愿,多年不露面的任正非也现世了,华为的,华为的任正非也是有名的从来不出来,但是被在虹桥机场被拍到了平易近人、艰苦朴素的这一面。你也可以看看,这家伙引起网络上心灵鸡汤了,你看。

马家辉:很年轻看起来。

窦文涛:72岁好像是。

马家辉:不像。

窦文涛:人家说提着手机行李箱就下车,没有专车,没有司机,没有人接,下了飞机自己排队等的士,脸上的皱纹,对吧,为了华为操劳的表情,感觉像是摆拍似的,应该不是,应该不是。来,你再看下边。

马家辉:表示他助理出了问题。

窦文涛:很快又有人偷拍到了,就是说华为的任正非,这是在华为的食堂,大家也没想到,说任总他亲自吃饭,亲自到饭堂吃饭。

马家辉:不然谁喂他。

许子东:不然平常带人吃饭的?

窦文涛:所以你就看这个网上这个话题非常有意思。因为这又是对另一个东西的一种反聊,就是说现在的有些发了的富豪榜上的人,私人飞机,动不动就是游艇,出入都是怎么着,前呼后拥。相比起他们,人家这个任正非有人就说了,等于你那几个富豪加起来都没有华为大,可是你看看人家的老总,人家是怎么个范。

马家辉:太危险了,第一个假如从香港电影的角度看,好像感觉是拍电影的那个前奏曲,什么Dick王出来了,任先生出来了,什么出来了,好像江湖有事,江湖从此有事,快要发生什么事儿。二来,从香港的角度看,那很危险,他多少个财产的大企业的领导,这是绑架的最好目标。最近有个电影不是叫做《树大招风》嘛,当然香港现在不是很流行请保镖吗,一个富豪从他家的妈妈到老婆到小孩,全家都要各有三个保镖,就是从张子强案开始了。

窦文涛:所以这个任总本来没有危险,但是家辉说了之后,悬了。

许子东:说不定这张保证就是保镖给他拍的呢,人家三千,去年是三千九百亿的人民币,华为是不得了。现在全世界讲起中国的牌子,比方日本有索尼、丰田之类,中国最大的牌子就是它,就是华为。

窦文涛:他是真的挣外国人的钱。

许子东:华为呢我告诉你,我有一个亲戚他在美国是一个大公司的副总裁,职位蛮高的,他下面管几千上万个美国职工。他跟我讲过华为,他说他们在一个什么国际的场合,一个项目竞争,大家都提,比方这个东西你提出来两百亿,你提出来180亿,那个人说我220亿什么什么提。华为过来了,100亿。所有人就瘫掉了,怎么做,怎么做,100亿,就给他了。你想你怎么竞争,所以我那个亲戚来讲,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但是他就是把100亿拿下来了,而且也做好了,也没出啥大毛病。所以,华为这些年真是在世界上,当然了,西方有些人别有用心妖魔化,说华为有军方背景,华为在很多地方的很多事业受到外国人的限制,他们审查不通过等等。但不管怎么样,当然这并不是任总一个人的功劳了,整个也是中国深圳这些年的整个的一个实力的一个体现。他就很不容易。

马家辉:子东,那你就明白为什么他100亿就做得到了,连老板都打出租车了,省掉保镖的费用,省掉了什么前呼后拥的费用,对不对?那钱,成本就压低了。

许子东:比较呈对比的是,现在有些另外一些重要人物去视察,湖里边、河里边都要挖人下去先摸一遍。现在有人回母校就是要摸,跟领导没关系,领导不知道的,就是其他的人为他的东西做到这么一个地步。

窦文涛:他这个据说人家有些人的保安是必要的,确实是举足轻重,但是你像任正非。

许子东:总裁也举足轻重。

窦文涛:有人猜测任正非频繁露面有特殊考虑

窦文涛:不是,据说任正非现在的企业管理基本上已经就是做到可以没有他,照样体制运转正常,他已经72岁了,多少年做华为。而且,他们就讲,当年的你想是任正非和王石,说是当年王石,他比王石岁数还大,王石还挺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万科的董事长的时候,任正非弄两间小破房刚刚创业,这么个情况,但是一下不声不响的把华为做到这么大。但是他有一种模式让人家想起前一阵说这万科股权,任正非也是,个人只占股百分之一点四几,他以前也是不上市,就是98%都让员工共享,这个股份让员工共享。

许子东:他比较好采,没有野蛮人来收购。

马家辉:员工这非常危险。所以,这是江湖传说了,因为我是外行,听起来不应该也不能够这么冒险,从财经的角度,太容易受到。

窦文涛:它没上市,你什么野蛮人。

马家辉:不是,你还是有股份。

许子东:华为没上市吗?

窦文涛:没有上市。最近也有人说,就是说,我发现这个现在在商言商,说任正非是被人偷拍上去的,但是也有人瞎猜,说为什么他最近不露面,最近好像有点露面呢,好像也是听说,说过去华为跟这个国内的包括政府的态度是一种不即不离的这么一个姿态。但是,现在下一步的这个发展恐怕国际上经济低迷,是吧,听那意思是不是也有要在内地结盟或者拓展一些市场,或者搞好关系这种倾向。所以,近几年华为又开始拍宣传片,现在这个老总又出来亲民,所以都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许子东:你看那个任正非的经历其实也蛮典型的,他现在做到老板,但是他就是几十年,就是一代人完成的,而且之前在国企也做过,又有军队的背景,就是说自己也做过军人,四十几岁离婚,很苦,就是白手起家。这一批的企业家,中国的现在这批企业家其实是有一些共性可以值得研究的。

窦文涛:人们谈企业家总往人生导师方向去聊

窦文涛:而且现在倒有一个共性是什么呢,就是现在你发现大家聊起一个企业家,往往往这个人生导师的方向去聊。比如说任正非这么样的艰苦朴素,这么样的低调,包括王卫,甚至包括。

许子东:马云是哲学了。

窦文涛:对,这是一种共谋,很多中国企业家也是,你看出现在各种场合,他不是给你聊买卖,他给你聊人生,他给你聊精神,聊灵修甚至是。所以,你觉着这种现象是不是很有意思?

马家辉:这样也是好的意思,因为我们平常看很多西方的欧洲的企业家的书,不管是自传,还是别人写的,也是想把它当为一个人生导师,不是因为他有多少多少钱,而是因为他做到他自己想做的事儿,而过程也有很大的挑战困难,他克服了他。我们是想学这个。有一句话是说我们学他的东西,不用买他的货,可能是这样,有人是这样。

许子东:那我想他的心里话就是买我的货不用听我的话。

窦文涛:或者说听我的话是为了让你买我的货。

许子东:但是你要回过头来想,你想一想清代结束以来,中国的生意人很少像文学家、政治家这样被人崇拜,你仔细看1949年之前,对不对,为什么?因为最有钱的四大家族那都是政客,对不对?当然有了,荣家等等还是有。那之后五六十年代,你想有钱的人都是被打倒的,所以现在是一个新的现象,多少年来的仇富心理以后,现在出现了一批新的企业家在正面被歌颂,蛮值得研究。

马家辉:因为找不到路,假如我们回看以前的前一两代的企业家,也会被看一个什么呢,看他们如何吃苦,怎么被批斗,被斗什么不倒,或者说倒下来熬得住,没有死去。看他们吃苦的能耐谁比较高,谁比较低,那现在这一批就看他们在一个兴起的整个游戏规则里面或者说游戏没有规则里面,他们怎么样打出自己的生路。看到目标,然后往前冲,像马云什么,完全不同的取向。当整个社会,坦白讲,整个社会越迷乱、混乱,所谓混乱就是说不一定是很坏的混乱,而是新的游戏规则,新的东西出来,大家要摸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找答案的,找指南针。那时候所有的出版的市场一定是这种什么人生导师、心灵鸡汤,一定是最受欢迎。

窦文涛:那可不可以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的人生也是不值得效仿,他实际上在另一个意义上是一个糟糕的人生呢?

许子东:不符合他们的公关需求。

窦文涛:不符合成功学的逻辑。

许子东:对,我们以前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