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刘长乐谈锵锵15年:成就一部小百科全书

《锵锵三人行》刘长乐谈锵锵15年:成就一部小百科全书

有声读物」「2019-09-18」「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今年4月1日是《锵锵三人行》节目开播15周年纪念日,窦文涛、孟广美、许子东等几位节目主力和创办人——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太平绅士...

核心提示:今年4月1日是《锵锵三人行》节目开播15周年纪念日,窦文涛、孟广美、许子东等几位节目主力和创办人——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太平绅士隔空对话,动情回顾15年来的一路坎坷发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老嘉宾在座,我也觉得很尴尬,你看我这打扮,因为今天说实在会有点对不起观众,因为今天要打破常规,因为今天是著名的4月1日,它是愚人节,也是张国荣的祭日,还是我们的生日,所以说,我们还是说我们的生日对吧。

但是呢,可能对于有些观众来说,这期节目就不好看,因为是我们自娱自乐。那我们自娱自乐,自娱自乐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呢?就是自吹自擂嘛。

许子东:就是伟大、伟大、伟大。

窦文涛:对、对、对。所以不要怨我没有事先预告,对我们节目不感兴趣的朋友们,现在可以不看,因为接下来你可能会感觉有点恶心。先从广美开始,上次我跟文道、子东我们已经庆祝了一下,怀了怀旧,你还没说你呢。

许子东:15年了。

孟广美:其实今天进棚有一种特别想哭的感觉,一听到你们要做15周年庆,我才发现,我恍然发现我人生的三分之一都献给你了,这经历了我的20、30、40,好可怕。然后最可怕的是,我把15年的青春花在你身上,但是刚才在咱们化妆间里面,窦文涛在跟丹丹姐交换微信,然后我现在才忽然想起来,你知道我这么几年来,自从有微博跟微信出来之后,每个人都说广美,你一定有窦文涛的微博对不对,你能不能偷偷的把他帐号给我,我说文涛真的没有微博,不可能,他一定有,你一定有他的帐号,你偷偷给我,我就偷偷的关注他就好,我说我真的没有,我发誓我真的没有。

窦文涛:因为我们能玩的都在电视上玩了3P了。

孟广美:然后他竟然就在我的面前,然后跟丹丹姐交换了微信,两个人拿着手机扫来扫去,这东西还真先进。

许子东:这个他刚才已经,他上次回顾的时候已经讲过,他说15年,我经历了多少女人。

孟广美:所以你说让我在这个位置上坐了15年的人,心何以甘,情何以堪呐。

窦文涛:我跟你说,15年下来,我发现这人都越来越都会说话了,谁都别当纯情,你三分之一献给了我,三分之二,这15年来分配给不同的男友是吗?那天人家文道都说了,说你看15年,我们眼瞅着广美从一个男朋友走向另一个男朋友,到最后有了幸福的归宿,这个是真的。

许子东:对,他是从一个绯闻走向另一个绯闻。

窦文涛:对,所以说你看。

许子东:你是我们《锵锵三人行》当中的一个连续剧。

窦文涛:对。

许子东:我们那天概括了,最有戏剧性变化,我们这些人没有剧情,我们只有抒情,没有剧情,只有你有剧情,所以你想哭也是正常的。

孟广美:对,然后我更想哭的一件事情,我们《锵锵三人行》所有的宣传片里一定没有我。

窦文涛:瞎说,我特意在我们上次的纪录片里加上你,一定没有,倒是漏掉了另红颜知己,在这也得给人家道歉,曾宝仪,曾宝仪当年叫阿宝,也做了很久,但是我们怎么就没想起来?所以我今天要把她的图片特别给大家出一下,所以我就说。

许子东:今天说什么都白说,今天愚人节。

窦文涛:而且今天我们自娱自乐,我认为最好的方式还不是我们说话。

许子东:自“愚”自乐,就是愚公移山的愚。

窦文涛:你看我这身衣服,我们服装式多有心啊,这就是1998年4月1日,这一期我穿的那个马甲,背心,15年前,就是这个。

孟广美:这个也是吗?

窦文涛:这个是他们今天加的,说多少带点红,过生日嘛。所以我就说啊,主要还不是咱们说话,你知道作为一个员工啊,最高兴的是听老板夸他。

孟广美:那当然。

刘长乐谈锵锵15年:成就一部小百科全书

窦文涛:所以今天接下来的时间全部交给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太平绅士,不是,我跟你说,他是这么回事。就是说,我们这个中国人,搞传媒的人,有一个标准,叫二老欢心,是什么呢?老干部,老百姓,你知道我做节目,我心里也有一个二老,什么呢?老观众,老板,我就讨这个。

孟广美:你还真全面啊你。

窦文涛:我不是不讨新观众欢心,我是觉得呢,老观众他对你提的意见,显得他是更了解你多一些,而且老板嘛,他是让你生存下去的人,而且凤凰卫视的这个老板,我为什么说我们要用这种方式来度过我们今天的这个生日呢,就是因为我认为他对咱们节目的了解超过我。这个节目你知道,他提出、他创办、他命名、他保驾护航15年,而且他讲的我认为达到论文的水准,这是超过我的认识。所以第一个发言的是刘长乐太平绅士。

刘长乐:凤凰人的梦想其中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觉得就是人本主义,以民为本,以人为本的这样的一个思想,或者说直白一点,就是人性的回归。我们要说人话。现在说人话这个词已经很时髦了,但是那时候呢,1998年的时候,你要提出来说人话,或者你想说人话,还是有风险的。但是我们要说人话,我们要对真正的观众,把他当人来说人话,这就很难。但是我觉得,当时我觉得,还有一个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你会选了文涛了,当时极有偶然性,但是我觉得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出处,就是我跟文涛对有一个,共同的一个工作渊源,就是我们俩都出自于广播,就是从听力,听觉角度来说,是讲语言的,是用语言来表达的,并不是通过行为,动作或者是视像来更多表述。

这个节目的创办呢,实际上跟广播不无关系,因为广播呢,它实际上是靠听力,而听力呢是第六感官,它的非常重要的是联想,这点我觉得啊,我过去研究广播的时候,我特别强调,就是广播啊,听的这个感觉,它联想的东西,画面更丰富,它的调动你的回忆更多,更饱满。所以这个我觉得也是我们一种创作的基础。

那么文涛呢,当时在凤凰来了以后,实际上表现非常不错,但是说老实话,谁也没想到他能做这么好的脱口秀,而且做到今天。但是当时呢,选他应该说有一点冒险,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选对了啊,我觉得文涛当时还是,这个受命于危难之中,所谓危难之中是指这个节目的创办,这个创办这个节目是很难的,说老实话,在当时的前提下。现在有无数个企案,类似的节目在拷贝,在复制,但实际上呢,要超过文涛的还是不多,或者说很少,我认为是没有,我这个说的有点过分啊。

窦文涛:要不咱们再放一遍吧。

孟广美:老板境界高啊。

窦文涛:境界高。

孟广美:而且是一个非常有佛心的人。

窦文涛:当然就是说,人家一是说电视人,说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这是违反行业道德,行业伦理的。就是说,按照咱们现在是挺恶心的,但是我觉得,就是说15年,将近4000期的节目,是不是也允许我们有一天。

许子东:而且是愚人节。

窦文涛:对,就是自己快乐一下,而我觉得快乐最好的方法就是听这个,听老板夸对吧。现在就是我再请出第二个发言的,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太平绅士,再听一段。

刘长乐:当然我也说了,这办一个节目,创办一个节目难,但是要坚持下去更难,我们这文涛这节目坚持了十五年,十五年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们讲《实话实说》,是1999年创办的,咱们是1998年,他们是1996年创办。

记者:1996年,比我们早。

刘长乐:《实话实说》是1996年,但是它在2009年就关了,就停了,13年,《艺术人生》是2001年诞生的,朱军的《艺术人生》,它呢到现在为止还在办,但是它实际上也是13年了,到今年12年多一点。《鲁豫有约》是2001年创办的,现在仍然还是如火如荼的,现在办的还是不错,这也是我们的骄傲。文涛的节目从1998年办到现在,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我刚才跟文涛说,我算了一笔账,就是按照一般的播音员的速度,和他们这种常人的聊天的,家常话的这种语速啊,一般情况是一分钟一百三十到四十字,那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半个小时的节目呢,大体上是四千字左右,四千字左右呢,一年是52周,52周乘以5,一共是260次,260次节目呢再乘上15年,一共是3940,3940再呈上四千,那是什么概念呢?是1500万字,一部小《百科全书》,这么大的一个部头,这个量是非常大的,非常不容易。

窦文涛:当然我必须说,刚才这个老板算的这笔账,广美都给算哭了。

孟广美:没有啦。

窦文涛:为什么眼含泪花呢?

孟广美:没有,我就觉得很感慨而已啊,就觉得很感慨,因为我差一点就错过了这个所谓的15年的这个日子吧,你刚才讲的文道说我这一路走来怎么、怎么、怎么着,其实大家一路走来都很不容易,只是因为我这一路走来,我很透明化,我所有的事情都拿出来讲。

窦文涛:对。

孟广美:我是一个非常透明的一个人。

窦文涛:就是大家喜欢,就是说你真。

孟广美:对,但是刚才老板讲了一句话,就是说,你要说人话的时候,其实有很大风险的,所以我觉得我一直都在这个刀口上面游走着,那你说有没有后悔的时间,有后悔的时候,而且我还曾经告诉我自己,别上《锵锵三人行》了。

窦文涛:嗯,我能感觉到。

孟广美:因为上《锵锵三人行》,你叫我去说一些,我不擅长的话我也不想说,那要说人话的时候,其实就,又很多板砖扔过来,其实你说我也是人,我的心也是肉做的。但是我又觉得,其实你刚才讲说,今天可能会不好看,文涛你不要太小看你自己,你只要一出现节目就好看了。你真的不知道,就是刚才老板讲的话,其实我可能代表很多你老观众的话,我游走全世界,只要凤凰台播出的地方,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你的观众,你要知道你是他们多么重要的一个精神食粮,你知道那些年纪大的,年纪小,原本年纪小的,10几岁,可能中学开始看《锵锵三人行》,他们也30几岁了,你知道她看完我的时候是那种,你一定要帮我带句话给文涛,你一定要帮我带一句话给文涛,就是说,你知道你在他们心里面有多重要,尤其在国外的学子也好,嫁到国外去的人,或者是到国外去打拼、创业、流浪的人,你就是他们的家乡你知道吗。

窦文涛:我觉得这是15年来,广美在《锵锵三人行》里说的最好的一段话。

孟广美:天呐,我过去的15年多失败啊。

窦文涛:不是,你给我说的都心酸了,就是真是。

孟广美:曾告诫自己不再上《锵锵三人行》

孟广美:所以为什么,我刚才就是,我不晓得,我就坐在这里,然后,其实你那时候,之前公司好像有一个15年的什么片子,我也缺席了,我没有去录,因为我不晓得,我觉得我对这个节目有一种很奇怪的感情,我其实可能有很多话要讲,但是因为各种的磕磕碰碰让我觉得说,其实你不管想讲什么话,你都要三思,三思,再三思,经过你九思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闭嘴是最好的。

窦文涛:对。

孟广美:其实你太了解我的性格了,但是我觉得,我觉得就是我自己这么多的九届性质跟挣扎之后,我现在还坐在这里,然后我有幸跟你在这边共度了15年,虽然今天让我,真的很伤心,只是看你在那边拿人家扫啊扫的时候,我都想跟你绝交了。

窦文涛:广美,真的,这15年,许老师我擦擦眼泪,你来说说话。

许子东:我就是,多元的事情其实他去负责就行了,上来的嘉宾你只要做你自己,就你最感兴趣的什么、你想说的什么、你想表现的什么,你就做就好了,别去想其他的事情。就像他做节目这是这样,有些事情老板想的他也不用去想,人本主义,他才不想呢。

窦文涛:对,你提到老板,我们不得不请出第三位发言的嘉宾,也是刘长乐先生,我跟你讲啊,为什么今天他这样的跟我们交织谈话,因为他跟我总是说一句话,他说文涛,我欠你的一次《锵锵三人行》,我要上一次《锵锵三人行》的,他总跟我说我欠你一次,可是他又总不来,很奇怪的一种说法。

许子东:所以今天就是。

窦文涛:所以今天我就让他用这种方式,现在咱们仨说了,又该他说了。

刘长乐:正是在这样一种开放的语境氛围中间才诞生了凤凰,而凤凰本身又是开放的推手,那文涛这节目呢更是这样,所以有的时候人家说你的节目有点低俗啊,包括有时候有点黄啊,有点黄啊,当然这个我也,咱们也不讳言,有些节目是有点狠,为了收视率啊,或者是为了一时的这个痛快啊,或者也是为了这个思想的开放,观众认知上有差距,特别是有一些比较传统的,比较正统的一些观众,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们是开放的一个,应该说是一个开放的推手,开放的排头兵,再一种我觉得就是我们的新闻性,些许的新闻性,这个节目刚开始你也知道,我们创办之初,实际上是想用资讯类的,这样的一个由头,话由,是一个新闻性的一个脱口秀,但是在创办的过程中间呢,我们发现文涛呢,更有这个茶余饭后的这样的一种杂谈的水准,就比较像《三家村夜话》,你不能说《三家村夜话》它没有新闻性,它有新闻性,但是它的主题呢,可能并不是,它可能更多的是文化类的,这个知识类的,然后也更多的是伦理类的,但是所有的这三性,我讲的知识性也好,伦理性也好,还是新闻性也好,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也是过去的媒体非忌讳的,就是娱乐性。但是我们是高举娱乐性的话题,这样的一个旗帜的,当然娱乐是健康的,是向上的,是积极的,是这样的娱乐。所以我觉得,没有这个娱乐性的功能的话,它也坚持不到这今天,而且你们也恰如其分的把握这四性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逻辑吧。

所以这个是,本来我还想再加上第四条,本来有些人从外表上看文涛不修边幅,就包括他今天的头发,实际上他是精雕细刻头发,是经过认真处理的,他呢其实很讲究,生活质量也很高,他戴的眼镜也是很讲究的,你看表面上,他很讲究眼镜的,他还给我经常推荐哪个眼镜好。

窦文涛:把我说的跟人似的,抬举啊、抬举啊。

许子东:三家村。

窦文涛:抬举啊。

窦文涛:我的节目最让领导们心惊肉跳

窦文涛:今天就是第四位发言的嘉宾,就不是老板,是老幺,是我,我有一段话,所以也是就是自吹自擂吧,就是说,可以回应一下老板,那是凤凰15周年,我们在人民大会堂搞了一个音乐的晚会,叫做“凤凰涅槃”,然后我就由这个主题呢,因为那个时候算锵锵三人行,差不多就接近4700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也在台上讲了这么一段话。老实说,有些话到今天的心境可能就讲不出来了,但是当时还讲得出来,所以也很尴尬,也请你们来认一下。

谢谢,其实我也不是一无是处,我不能跟他们比勇敢,不能跟他们比成功,但我可以跟他们斗长命,小弟啊有一个节目,叫《锵锵三人行》,那还是一个小节目,到今天已经做了13年,到今天晚上这一集啊,将近四千集了,小弟还有一个节目,叫《文涛拍案》,当然我知道这两个节目啊也都是让我们领导犯心脏病的主要原因。但是他们宁愿心惊肉跳,还是给我改进的机会,让我一直做下去,我觉得他们这个也是响应联合国的号召,保护生物多样性,谢谢。而这一点我最看中,就像我特喜欢的一句诗,万类霜天竞自由啊同志们。

那既然说到万类,自然其中呢就会有很多另类,你像有人写书概括我们凤凰卫视,说过这么一句话,说凤凰就是关于一个疯子领着五百个疯子的故事。我们老板刘长乐先生其实是个特别好玩的人,他听了这个话没有生气,反而补充说,现在已经一千个疯子了。所以我经常把凤凰卫视叫成疯狂卫视,但这玩意儿也有一个学名,叫专业激情主义,没错,什么叫凤凰浴火啊?照我看,就是我们拿激情当汽油烧,为什么我们今天在这儿给大家要涅个磐?就是因为我们要纪念这15年来,我们跟大家伙一道燃烧我们的生命。接下去我们还得烧,然后涅槃,重生,我们再烧,再涅,再重,再烧。生命不息,放火不止。列位小弟要去了,因为第四乐章正式涅槃。

还没完呢,现在到你们说了,要去广告了,还是说。广美又一次热泪盈眶。

孟广美:我这次热泪盈眶是因为看到台底下好多好多同事,好久没见到他们了。

窦文涛:真的,就是这些年你经历过的男人和女人,你发现那就是,那就是你的生命,你觉不觉得,你的生命是一个、一个、一个人,如果所有这些人都没了,你就空了,是不是。

孟广美:他们都是我人生中的插曲。

窦文涛:谁是主角,主角现在家里呢是吗?

孟广美:主旋律一直在家里。

窦文涛:没错,主旋律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