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周轶君《锵锵三人行》:小鲜肉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影响

马家辉、周轶君《锵锵三人行》:小鲜肉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影响

有声读物」「2019-09-22」「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随着百花奖的最佳男女演员的揭晓,网络上又兴起了一阵对小鲜肉的讨伐。中国拍不出好电影,是小鲜肉的错?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这个话题必...

核心提示:随着百花奖的最佳男女演员的揭晓,网络上又兴起了一阵对小鲜肉的讨伐。中国拍不出好电影,是小鲜肉的错?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这个话题必须说明是来自于周轶君小姐的朋友圈,是吗,为什么必须说明呢,我觉得我看了你朋友圈转发的这篇文章,才让我想起来中国电影还有个百花奖呢。

马家辉:怪不得你没去过,这样瞧不起人。

周轶君:人家金话筒拿过吧。

窦文涛:当然了,我跟你说,我给你吹牛了,我拿过中国新闻奖一等奖,那不是主持人的奖是作者,作者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我是你知道吗,相当于中国的普利策奖一等奖。

马家辉:是采访的吗,采访。

窦文涛:我自编自导自主持,然后自己做了点假,最后。

马家辉:你花了多少钱。

窦文涛:一分钱没花,交口称赞,认为开拓中国广播史新纪元,这都是当时评论员说的。

周轶君:就是《锵锵三人行》还是。

窦文涛:不是。

周轶君:别的,别的。

窦文涛:是当年我在广东电台,我做的电台节目,叫你好南极人,我跟中国南极考察,我跟李商科怎么认识的,当时我通过广州海岸电台的那个电台,通过电台那个时候还很少吧刚开始,跟那个中秋节晚上跟中国长城站考察站和他们北京就国内的家属直接连线通话。

周轶君:我一直知道他嬉皮笑脸的背后,其实藏着一颗严肃新闻人的心,还是有。

窦文涛:那个节目不严肃,那个节目最主要的特点就是说,它还不严肃你知道吗。

马家辉:而且 讲的非常真实一样,因为以前文涛在香港某个传媒机构本地的机构工作过嘛,所以有些朋友忆起跟他共事过,每一个人都说他口才好得不得了。我记得有人这样形容,他说假如窦文涛跟你说他去过月球,你也会相信这样子,我说对对对。

窦文涛: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毁我呢。

马家辉:他是真的这样讲,我跟他讲,你不知道他真的去过月球了这样。

窦文涛:对,所以说就是最近被骂的比较多嘛,需要夸一夸综合综合,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个上点岁数的也有我们活着的理由。

周轶君:你的理由是。

窦文涛:因为我们今天讲的这个话题,是小鲜肉,当然了按照咱们现在都学习政治正确,按照政治正确来说,小鲜肉这个称呼本身就带有歧视,对吧。

周轶君:对,人家连英语都有词了,叫做Little fresh meat。

马家辉:真的。

周轶君:真的有。

马家辉:还进了字典,英国。

周轶君:外国人都知道中国人有这个小鲜肉这个词。

窦文涛:可是你觉得政治正确是怎么样的一种让我觉得就是很虚伪的东西吗,他就是一种,把就是这么回事的事情,但是你不能那么说,明白吗,比如说。

马家辉:什么意思。

窦文涛:不是,这当年冯小刚导演也说嘛,说当然他找了一个小鲜肉你还记得。

周轶君:两个。

窦文涛:他说你们不要说人家是小鲜肉,这里边有一种男色,就是人家男人,人家靠演技好吧,你把人家变成一个肉。

周轶君:你们说女色说了那么多年了,现在搞男色政治正确真是。

国足能不能冲进世界杯就看鹿晗了

窦文涛:所以我就说,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跟你说今天的时代,我真的过去的时代是老年人的威权,你发现没有今天这个时代我现在感觉到,咱们这个中老年惹不起孩子们,真的就跟父母对孩子态度一样,我现在发现我这个岁数的人,惹不起我躲得起,就这个对于这个小孩们,你就躲着他,因为不是说谁正确谁错误,你比方说你说就像有人说这个里皮,现在你知道吗,里皮公开了中国足球的国家足球队,里皮公开战术设计,说招鹿晗加入国足,说国足的问题主要在于球迷没耐心,是吧,那么比赛中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时他们就开始倒戈,输球后球迷就全网骂,给球员造成巨大的压力,所以有人出主意了,而招鹿晗加入国足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有着娱乐圈C罗之称的鹿晗本身就有着不错的球技,人鹿晗会踢球对吧。鹿晗在队内,国足就算输了球,鹿晗的粉丝也可以在赛后立即控制网络舆论走向,与不文明不理智的球迷做斗争,让国足球员减轻挨骂压力。里皮称,国足这次能不能冲进世界杯,就看鹿晗的了。

周轶君:问题是有了鹿晗应该就不用里皮了。

窦文涛:对对对,就你知道吗,你现在连这个话题不敢随便谈,因为我也怕,谈了他们那些粉丝们那些孩子们太多了,他们能咣唧一下就把你给弄的吧。

周轶君:你还把这个吗,这叫流量,人家现在政治正确的叫法不叫小鲜肉叫流量小生,他有流量,你现在你不是也是吗,你怕被人骂吗,有流量就好嘛,对不对。

马家辉:你,我告诉你,我要纠正你的态度,不够积极,像我中老年有没有我就积极,流量小生你知道吗,我们是流量老人。

窦文涛:我们是流氓老生。

马家辉:我们可以动员起来,我先组一个中老年联盟,欢迎填表加入缴费,我们那个也可以流量,现在我的微博有些小鲜肉,什么流量小生什么来骂我,他的粉丝们,我一声号令,我的中老年联盟再攻击回去。

窦文涛:中老年的,中老年听他的口音吧,不叫流量叫漏量,漏了,漏了,跑泡滴漏(音),你看。

马家辉:也没关系,我们中老年漏都要把他漏死,对不对。

窦文涛:是,所以我现在就觉得,我这帮孩子我躲你们远点对吧,因此呢我也不敢得罪他,因此呢我就说这是轶君的朋友圈的一个文章,我为了引起,当然这是个对中国电影很重要,很值得议论的话题,是吧,他们的粉丝们你们明白,我念这个我只是个播音员,不表示我同意这篇文章的观点。

周轶君:主要都是我出的主意,我今天在这里是挡箭牌,我是挡箭牌。

百花奖最佳男配颁给李易峰 网上一片骂声

窦文涛:好,听我给你念,播报了,秋天刚到,大陆娱乐圈又沸腾了一把,这次不是谁婚内劈腿或者谁借色上位,而是百花奖把最佳男配角奖颁给了李易峰,李易峰是一个29岁的男明星了,当夜便有影评人怒骂你在逗我,媒体迅速跟进,揭发刷票买奖的黑幕,评委们发帖声称组委会操纵结果,然后评委们就说这个锅我们不背,好像跟评委们也有一点不满意对吧,在大陆知名的问答网站知乎上,针对如何看待李易峰获得百花奖最佳男配一问,得票最高的答案有1529人赞同,这个得票最高的答案是什么呢?他们引用大陆影坛耻辱的一夜,百花奖信誉破产的一夜,另一方面人们在为跟李易峰角逐同一奖项的那些演技派叫屈,他们包括十八岁就获得威尼斯影帝的,金马影帝的夏雨,曾经获得过金鸡奖最佳男配和中国话剧金狮奖的张译,以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帝段奕宏,相比之下李易峰此前从未获得过任何电影类的奖项,甚至连提名都没有过,那么有些人,有些人认为李易峰的演技平平对吧,说其他流量小生交出的成绩单也大致相似,他的话题引向了这里,另一方面如潮的质疑涌向了小鲜肉背后的影视资本运作,正如知乎上那个高票答案所言,以前不过是片子烂,宣发好,有明星带动的粉丝电影就好,剧本院线导演演员集体跪舔粉丝,这个至少是大家不敢说出去的事实,我也不敢说,我念的,这是。

周轶君:全是我,全是我不好。

窦文涛:现在是名演员给面瘫做绿叶,奖项跪舔投资方,电影不是因为演的好而卖座,而是因为粉丝量大,如今连一向自诩清高的评奖准则都向小鲜肉倾斜了,这曾经是娱乐圈最后一块没有被征服的领地就此宣告沦陷。这还不是悲剧的全部,你注意,轶君总说,对不起轶君引用了你的,我不同意,我见过李易峰,我对他印象不错对吧,这个不代表我的,你们不搞我,我只是念,就是在李易峰接过讲座和证书的时候,大陆电影观众刚刚送走了九年来最冷的一个暑期档,你知道今年中国电影市场别做梦了,自2012年以来这个全年最热的暑期档首次出现票房负增长,是的,多年被封为全球第一大潜力票仓的中国电影市场已经停滞,八年翻了十一倍的票房高速增长神话再破灭,对其原由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人们公认的,有一个新闻标题已经显出了端倪,他下边引用这个新闻标题,叫鲜肉难扛票房,口碑普遍低迷。你看他们这些观点,对吧。

周轶君:对,因为秋天不是刚过了嘛,中秋节过了,鲜肉月饼也不好卖,没有没有,他这个对他主要是想,他里面其中还讲到一个我觉得也挺有意思,他就是说就是为什么在西方,当然也有小鲜肉,那个贾斯汀比伯那些人出来的时候也是小鲜肉,他们有他们的那条路走,他有他的粉丝,他有他的票房,但是呢他真正去奥斯卡那些奖项他没法跟那些我们熟知的那些就是影帝级的老腊肉来比,他们就觉得这个是不公平的,说你拿很多的票房你有粉丝这个都没问题,这个是市场的口味,这个都行,但是你不要来拿什么金鸡百花,他认为还是很传统的这种奖项以实力来证明的奖项,他是想把这个东西来区隔开。

马家辉:区隔有个推论嘛,我不熟内地的奖项,可是我听他提到说用票房作为一个指标,他说小鲜肉难以扛,因为什么寒冬。

窦文涛:小鲜肉难扛票房,口碑普遍低迷。

马家辉:票房低不能怪小鲜肉 应该怪假账

马家辉:因为我想到说,因为今年暑假什么票房低迷,相对以前负增长那是因为大家没有那么夸张的去做假账而已吗,不是吗,不是票房打假嘛,我猜了我猜了,因为负增长因为大家怕了,可能打假了,把少为接近真实的票房呈现,当然就比以前低嘛,这个指标那么不确定的时候,不能把这个怪罪于小鲜肉嘛,对不对。

窦文涛:你说的我身有同感,我现在觉得就是我搞这一行实际上搞到最后是个迷茫,就是说因为有一件最根本的问题使得一切讨论都没有了意义,就是说在这个社会里,有什么是真的,什么是真的,甚至别人拿出数据来,拿出GDP来,拿出票房来给你总结一个规律,可是对不起你的数据可能是假的。

周轶君:所以只有在一个充分竞争的一个社会里面,你才能更多的接近真相,你就像现在就是这个美国大选他们也在做就是fact check,谁说想谁说谎话,他查谎话的那个可能也不是那么真,但他不断有人在查,不断有人在查,你充分竞争的话总是大家能够接近某一个真实的东西。

窦文涛:咱们现在要去的是今天这个社会唯一真实的东西——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我记得早年间,我听我们老板还煞有介事的说,说以后咱们管理不能太粗放了,要数据化的管理,对吧,好像这是一个很先进的理念,可是在今天我怎么现在觉得,就是说你看咱们中国人过去老说,就是说什么什么把什么当娼妓,就是说好像这个社会聊天的人,他可以把任何东西像娼妓一样随便的扭曲随便的讲理,怎么讲都有理。比方说前两年我到处听见这帮电影界的人跟我讲,大IP是吧甚至。

周轶君:现在也在讲。

窦文涛:连什么编剧都不用了,什么你们全是老棺材过时了,一演戏有没有吴亦凡对吧,有没有鹿晗,有没有小鲜肉,有小鲜肉我就投资对吧,就根本电影就不是艺术家们干出来的,你们艺术家早都,我听见就,数据说话吧,可是你看今天这一篇文章一出来,中国电影现在票房低迷,对吧。大跃进好像要夭折的感觉,我昨天又看到一个调查报告,能分析大数据能分析到就是说,到底这个鲜肉真的带来了多少票房号召力,他的计算方法可以非常复杂,我也看不懂,但是我看到的结果就是,他同样能给你算出来你们以为某个不会拍片子的导演,某个不会演戏的青春偶像,这个票房的号召力其中有几成是他的,他能算的出来他占的份额很少,也就是说他今天又可以拿着他的调查报告跟投资人说你们都被忽悠了,小鲜肉没有那么大的票房号召力,都是数据。

马家辉:数据就像我们刚讨论的嘛,数据本来就不确定嘛,数据一直以来而且不是一次两次的不确定,前一阵子票房打假你知道嘛,原来乱七八糟有人整理了一百二十招把票房做起来的,你怎么相信呢,最后就回到我们以前说过木心那个作家那句名言,这是一个骗子骗骗子的年代,骗子嘛,大家骗子,你骗子弄一堆假数据我来告诉你,来这个有效,然后你也可以投,把拿来另外一堆甚至同样的数据来说,没有效,而且所以那个就像刚说。

窦文涛:骗子太多了,傻子不够用了。

华语电影市场区域性强 大陆喜欢的片子港台不喜欢

周轶君:你不是说演戏的是骗子,观众是傻子吗,但那种人家说的是很浪漫的一种对吧,讲这个戏本身他就是个骗来骗去的一种艺术嘛,但是我想讲就是说为什么西方这个老腊肉是有市场的,为什么在中国大家都觉得怎么这个老腊肉现在实力派没有市场。其实我自己的感觉,还不是说是中国的口味的问题,中国市场的问题,是中文的问题其实是,中文是中文语言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呢?因为如果是西方那部电影,比如说美国吧,他美国本土市场以外他的国际市场很大,他英语的片子可以全世界卖。像伍迪艾伦的片子就是他如果光是在美国东岸卖能卖几个钱,他全世界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可以去消费他的片子,所以他虽然是在本土是一个相对来说是一块小的市场,但是在全世界这个摊子里面他就大了,那么他可以吸引很多人去看。中文就中国中文的市场是一个华语市场,是一个很奇怪的一个现象,它的不均等,就大陆这一头占的太大了,就基本上90%都是大陆吧,香港、台湾什么海外华人这个就其实是很小的一块东西,而且呢很好玩的是,这个英语市场的品位口味很多时候他某一个阶层人是差不多的吧,华语的市场大陆的和香港台湾海外非常的不一样,就我举个例子来说,你一部在中国大陆特别卖座的片子,其实拍的也不错的片子,你在香港台湾很有可能是卖不出去的。

窦文涛:对对对,是。

周轶君:因为他里面的梗什么这些。

窦文涛:都不一样。

周轶君:都完全不同。

窦文涛:是。

周轶君:所以那么你拍片子的人,你要有市场吧你就得先考虑大陆的口味对不对,那么你大陆的口味的话,你就得照顾这些谁来看,有没有小鲜肉,你反过来说我想拍一个艺术片,我台湾或者是哪里,我就给就是特别牛的一个小艺术片,对不起你回来大陆市场,他就是卖不出去,所以你是这个语言的问题,你无法你很难就是做到一部在全世界华语范围内又叫座又有质量又能够卖的出去的片子,特别少,除非你像李安,李安就超越了这个华语口味了,你超越华语口味你拍一个其实是有世界观的东西的,那就。

马家辉:这是市场规模的问题了。

周轶君:对,华语就是很难造成说是就是说中文也好,华语也好很难变成大家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如果你这个市场你别看中国人多,十三亿人真的能够全部去消费同样的华语产品,我相信他就会出来不一样的,有小鲜肉有老腊肉什么都有了。

马家辉:没错。

周轶君:他就可以去存活。

华人老腊肉大家不爱看 白人老腊肉却很受欢迎

马家辉:当我们理解市场规模的时候,我们一定想到我们经常说好莱坞帝国,OK,我们用帝国来形容他,帝国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老大,老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不管他做什么他讲什么,基本上是对的,他有他的位置的,我们要去理解老大这一句话,等于是那句老话说,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就得服从,你就跟着嘛,所以他出来一个不管是好莱坞的小鲜肉电影,老腊肉电影,我们首先就把他认定可以看的,我们看不懂不懂欣赏是我们的问题。还有还隐含一个东西,老腊肉华人老腊肉在其他观众地区观众看起来很丑嘛,可是这是华人观众看老腊肉也不喜欢,可是我们看洋人的白人的老腊肉我们看的很高兴,我们不是讨论过那个飞机的电影嘛,汤姆汉克斯。

窦文涛:对对对,汤姆汉克斯。

马家辉:老腊肉了。

周轶君:对,我就是他的粉。

窦文涛:你认为今天的90后观众他们也喜欢看汤姆汉克斯吗,他们知道是谁吗。

周轶君:少,少,我觉得少,少。

窦文涛:我觉得可能少了。

马家辉:他们喜欢不会说爱。

周轶君:所以他为什么能有市场,就是因为他卖到全世界,像我们这样的人也都在消费,他如果只在美国,他可能也被淘汰了,所以为什么,不好意思,像在西方那些过气的都来中国市场。

窦文涛:华语片拍好了也可以用字幕行销全世界。

周轶君:但问题是你的趣味是中国大陆的趣味,他就是难走到全世界。

窦文涛:为什么美国的那个趣味就能走到全世界呢?

周轶君:我一直说嘛,他的。

马家辉:就帝国嘛,我刚才说帝国嘛,帝国主义。

周轶君:他的语言对你的教育是常年的了。

马家辉:对,没错,意识形态嘛,在我们说帝国不仅是说我有强大的军队,是说他的东西基本上就是合法的,所谓合法是合理的,好的,有个地位的。

窦文涛:所以我就觉得就是说中国电影甭吹牛了,你知道嘛,我前一阵看了一个印度电影。

周轶君:宝莱坞对。

窦文涛:宝莱坞,叫什么猴神,你知道吗叫猴神,哈奴曼,就当年孙悟空的原形。

周轶君:孙悟空原形。

窦文涛:一个喜剧片,我给你说当然可能有些朋友不喜欢这种感情过分澎湃的这种电影对吧,但是至少对于我的观影体验,哭哭笑笑,笑我是真心的被逗乐,幽默,而且是印度式的幽默,这真叫文化输出,我觉得中国电影到现在没有一部能够跟他比的,要叫我极端的看法。就是说他那么娱乐,是个商业的,但是我就觉得真是你能看得出来宝莱坞的工业水平,绝不低于,我说绝不低于中国的工业水平。

周轶君:印度的普通话是什么呢,英语。

窦文涛:对,我的天呐呢。

周轶君:他就是语言嘛。

窦文涛:而且什么叫文化输出,他歌舞,印度还是歌舞,但是他怎么接通世界,他的歌舞已经是现代的是印度歌舞的传统,但是他用的是现代的节奏,现代的动作融入了,所以他一样可以是让全世界的人受到这种鼓舞,我就觉得当时我就看到这种,我就想到我就说中国人就奔着挣钱,不知道谦虚,就是说你的这个电影弄了几百亿的票房,你知道吧,你出来了,你这几年出来了些什么片子呢。

马家辉:别忘记,宝莱坞还有两个字很重要,四个字吧创作自由,创作自由,你说他可以引用资本,科技还有他容许你那个去自由的创作。

窦文涛:你还甭说,我就在那个猴神的这个片子里,我没看到什么中国政策不让播的内容。

马家辉:不是,有些当政策是这样回事,他除了某个部分不给你讲,你以为说没关系,我不讲那个部分就好了我讲其他部分就好了对不起不是那么简单的,当你很明显知道某些政策不准你讲这一个部分的时候,既然在你心里,你连政策没有不准的部分你都自己收敛起来,不敢去探索,不敢去探讨,所以当有不准你讲的部分的时候,其实影响不仅是那个部分,是全体的部分。

窦文涛:男色消费代表着妇女独立

窦文涛:轶君是要看看小鲜肉对吧。

周轶君:其实对呀对呀又怎么样。

窦文涛:没怎么样。

周轶君:又怎么样。

窦文涛:我现在尊重你们的立场,真的就是说女性观众,其实咱们刚才还没谈这么一个角度,这个很多人把这个这种所谓男色的消费的现象,就是归结为妇女的独立。

周轶君:经济地位很高。

窦文涛:经济地位上升,思想意识的上升,跟这个绝对有关系,我跟你说现在女的我们得服务,你知道吧,百分之七十现在调查百分之七十的家庭消费,女人怎么控制时间,你知道嘛,现在女人既在外面工作,可是实际上控制家庭消费百分之七十是女人决定的,淘宝上买东西百分之七十是女的,就是这个经济的车轮。

周轶君:钱交给女人就对了,那个联合国有个调查,就一个美元给男的马上就去赌钱了,就是大部分,一个美元交给女马上用于下一代教育。

窦文涛:对。

周轶君:钱得交给女人。

今昔老腊肉对比女性对男性审美观已变

窦文涛:你交给我我绝对不会去赌,我是会交给另一个女人,然后咱们满足,我以后要为女性观众而奋斗,你看我还是这些都已经是老腊肉了,当年的大陆娱乐圈人家现在说四届小鲜肉代表,郭凯敏、陈宝国、欧阳奋强、马晓伟,你再看下一轮,1990年代的时候这些是李亚鹏、李晨、耿乐、文卓,赵文卓,然后你再看2000年代的时候是。

周轶君:已经有现在的小鲜肉的样。

窦文涛:陈坤、陆毅、刘烨、邓超,再看2010年代的是吴亦凡、李易峰、杨洋、鹿晗,这个你看了吗,从日本其实最早的,男明星他们用木村拓哉做女人口红的广告,结果呢平常几个月才卖五十万口红,木村拓哉这个两个月之内卖了三百万只。

周轶君:你们也用女模特卖男人的内裤,一样的。

窦文涛:你再看下边,所以兴起风潮,你看老干部也是,他是女性系列的美容嘛,化妆的用品,你看你看,这都是女性的口红的这种广告,就是说现在这个是美国一个名牌,注意到没有这个女的在给这个男色画红唇。

周轶君:是出了五十个以男明星的名字来命名的唇膏,就是说你得不到它你可以买它的名字那个唇膏天天涂,一出来我就买了几个给我的女朋友们,我知道她们喜欢谁我就买了谁,我记得其实他有一个词叫做mature sexual,就是指其实90年代吧好像从西方就来了,就是指都会美男,就是说我们人类的审美从过去就是那个五大三粗的那种保护者的样子变成了就是叫都会型美男,都不是农民也不干吗,就不是秀肌肉,男的也要去打扮,他还有个名字叫做Mirro man,就是男的也照镜子打扮,我们的审美观是偏向这种样子的,城市里的都会美男。

马家辉:是,目前我觉得还不容易说是偏向,他是多了。

周轶君:对对对,还有你这款的,知识分子。

马家辉:多了这个空间还有自由度,大家也敢表达,比方说女的也说对呀,我爱看小鲜肉什么什么,多了这个东西,可是你看比方说英美的影集,你看到有些人物出来,可是通常是什么,是作为喜剧人物,或者说过度人物,他到最后的你不管从整体来看数量来看,还是看单一的影集里面最掌权的还是老腊肉,还是到最后还是打着领带穿着西装的粗男。

窦文涛:粗男从咱们嘴里说出来说服力不太强。

马家辉:没有没有,而且是讲广东港普的老腊肉。

窦文涛:对对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