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派》分手:拒绝的理由

《圆桌派》分手:拒绝的理由

有声读物」「2019-10-15」「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刺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刺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大话西游》里一句耳熟能详的经典台词,原本多少带着“无厘头”的意味,却流行多年,甚至历久弥新。关于爱情、关于失去、关于追悔莫及,似乎注定成为人生难解的永恒命题。

陷入爱情的人类,总是更容易患得患失,但可能就像这期《圆桌派》里所说,“或许爱而不得,才是人生常态。”

其实,你在爱情里沉湎的执念和痛苦并不一定来自于具体的某个人、某件事或是某些细节,更可能是你无法面对的自我。

——难以直视面对“失去”时的自我,难以面对无法理智的自我,或者难以面对无法诚实对待感情的自我。

常有人说,分手还需要什么原因和解释呢,但哪怕是一个虚假的借口,其实也能给自己一个心安的理由。

1.爱是无法承诺的,爱来爱走,爱太复杂了

窦文涛:聊这个话题我还真研究了一下,我才知道分手的理由,男人的话不能信。因为男人容易回避,或者他另外找个原因,真正那个原因肯定是“最要你命”的,他不能说。

蒋方舟:所以分手特别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藕断丝连,或者分手分不清楚,三四个月还在纠缠,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够诚实。我那天在一个咖啡厅,旁边的一个男生在跟他的女朋友微信视频分手,已经分了三四个小时。

梁文道:旁边人都这样坐着听?

蒋方舟:对,他们为什么会说那么久,就是当彼此问你是否还爱我的时候,没有办法去诚实地回答,虽然连我都看出不再爱了,但是他们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说——你说不爱吧,也不是,还爱,但是怎么怎么样。

所以我当时在旁边特别着急,特别想替他们把这个手给分干净,因为你只需要诚实地说出那三个字,不爱了,就可以成功地分手。

窦文涛:你觉不觉得“爱”这个字很奇怪?按说人们都撒谎成性,像恋爱当中很多男人,但是比如说我可以在很多别的事情上撒谎,当女生真的问我爱不爱的时候,就会觉得似乎爱还有种神圣性,还有种纯洁性,或者说这像一个承诺,还真有点困难。

梁文道:真的?那你还是个好人。

马家辉:爱总有高低起伏,所以当你说“很难讲得出口”,往往是因为自己其实没有想清楚。

窦文涛:也有个简单粗暴的评价办法,就是男人要说这么多话,肯定是不爱,你要是能够毫不犹豫地顺口而出,“爱”,那就是爱。

梁文道:“你给我一点时间,我想一想,晚一点回答你”,这种通常就不等了。

蒋方舟:当时我看戴安娜王妃结婚的视频,他们结婚前接受记者采访,记者问你们相爱吗?戴安娜王妃说当然爱,查尔斯王子说,你先定义一下爱——你就可以看出其实之后的分手,在这开始的时候已经(埋下了伏笔)。

马家辉:我是没办法同意的,因为每次谈到这些事情,我也会反问年轻人,什么叫爱?

爱,里面我们都知道还包含了理解、承诺、意志力,你要有意志说,我要爱你,然后还包含了热情。所以你要先给我定义,我要用什么样的爱对你,我才能回答。

更退一步,甚至有人说,我要你承诺爱我,那更傻了,什么叫承诺爱你呢?我现在承诺了,那我到了明天不爱怎么办,我是要违背我自己还是违背你呢?

爱是没办法承诺的,爱来爱走,爱太复杂了,我觉得要从行为来看,做出爱的行为。

现实上面,我们都知道婚姻跟爱情之间总有一个距离,那是不同的关系。

婚姻的关系有现实的考量,生小孩也好,所谓建立家庭也好,其实两个人的关系从行为角度来看比较好摆定,假如你整天很抽象地来无影去无踪地跟我谈,要我承诺爱跟不爱,答应你爱你,我觉得太荒唐。

梁文道:爱当然跟承诺是两码事,一般我们在问这种问题的时候,之所以大家觉得不需要定义,是因为那个语境本身,其实已经包含了一些定义的范围。你在分手的时候问,你还爱不爱我,跟你在结婚的时候问,意义是不太一样的,而那个意义正常情况下大家能理解。

假如一个人需要再想想的话,我觉得就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他真的不能理解,第二种是他那一刻发现,他需要再仔细区分,是因为一般情况下对爱的定义,他认为在这个情况下他没有办法完全负担。

马家辉:关于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当我问你爱不爱我的时候,其实也隐含了我问你,“你愿意为‘你爱我’付出什么?”

男人问女人,跟女人问男人,还有不同年龄的男女,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看,经常看到一种还蛮可悲的情况,其实不仅发生在男女关系,像我跟我女儿经常因为一些事情意见不合,生气,我女儿有一次就讲,老爸,我爱你,可是我不喜欢你,那我当然很伤心。

我觉得很多男女关系都是这种感觉,我爱你,可是不喜欢你某些行为、性格、态度,所以我没办法跟你一起生活,你问我爱不爱你吗?我还是爱你。可是当你问我爱不爱你的时候,其实你期待我为这个爱,也接纳了你那些其他事情。

窦文涛:对,好多老情人就是这样,二十年后我还是爱你的,只不过没法跟你过了,感情非常细微,一落到现实,有时候就显得丑了,就像你说的,你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什么。我给你看个截图,现在网上说的律师温馨提示。

当然,这有点瞎掰,两个人在恋爱期间到底是赠予还是借钱,单凭这个当然不能做出法律上的准确定义,但是杭州有一个案例。

俩人2017年到2018年谈了一年恋爱,中间女方要开店创业,男孩通过微信转账等方式前后给了她38万多,一年后俩人分手,就在法院裁判,男的说这是她跟我借的钱,她要还,法院最后主张说,这里面大部分的钱,好像是33万多,是属于借款,应该返还,唯有几笔钱是属于赠予,为什么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几笔钱是13145.20之类的,因为当时是这个数字,这是“我爱你一生一世”的意思,被认为是赠予。

梁文道:所以这个故事教训我们给钱好好给,别来这些有的没的。

窦文涛:像方舟刚才讲的分手,你觉得对于很多你的同龄人,有困扰吗?还是说完全不吝这个,不爱就不爱了?

蒋方舟:对任何人来说都还挺困扰的,文涛老师知道我一个故事,我之前打电话跟人家分手,分了六七个小时,对方说,我们倒数三二一,都挂了电话,就再也不要联系。然后他数三二一,我真的挂了电话,过一秒钟对方打回来说,刚刚是没电了还是你挂了?我就很怂,我说没电了没电了,然后再继续聊。

这个过程还是很痛苦的,我觉得对任何年龄的人来说,分手都是一件挺苦恼的事情。最困难就是,你无法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情感,和面对他人的情感。

2.每天问“你爱我吗”,更像是一个爱情续约的条件

蒋方舟:其实我发现我自己在感情当中,特别喜欢每天都问对方“你爱我吗”,我开始以为自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但是我后来发现,其实对于我来说它像是一个续约的条约,你还爱我,我们就又续了一天,要是有一天你可能不再爱我,我们就不续这个约了。

窦文涛:那天我们跟周迅聊,她就说,你每天说早安晚安,也不是非要求你说,但是如果你说了,每天都说,突然有一天不说了,就有点落空的感觉。

蒋方舟:就是需要感觉到自己在对方生命中存在,是有一定的重量,是对方生活的一部分。反正我好像还挺需要这种确认,而且我特别害怕对方比如说因为不好意思、因为同情、因为责任感,觉得谈了那么久,而跟我续这个约。

马家辉:那真累,对方不仅要告诉你我爱你,还要证明我是真的爱你。

那我刚想问说,你有倒过来问自己吗?你每天都有用同样的强度来爱对方吗?哪一天自己可能因为工作的关系,都根本忘记了对方了,你不能容许吗?

蒋方舟:我会跟对方说,我觉得你今天好像没有那么可爱,或者我好像今天有点没那么喜欢你,这种诚实应该是双向的。

梁文道:所以你必须天天重新确认,你的时间感是依照每日24小时来进行?

蒋方舟:至少每周吧,就是因为爱情是一个特别变化和动态的过程,你不能说,第一天说爱你一辈子,我就指着这一个承诺过。

梁文道:可是就像刚才家辉讲的,你怎么知道对方说的是真话,这就牵涉一个信任问题,但信任这个问题在哲学上是没办法获得最终保证的,这基本上是一个逃不出去的一个吊诡。

窦文涛:我再给你举个例子,诚实很重要对吧?但我接受谎言。

就比如别人拒绝我,我说家辉我请你参加我的节目,那家辉可能说我昨天很忙,明天搬家,后天什么。哪怕我知道是谎言,你知道吗,我感谢他,因为我觉得别人费脑子编织一个谎言,这是给我很大的面子,他编这个谎言也费能量,我会有点感恩,因为确实给我面子。

有一天我参加一个活动,突然间有个大明星过来跟我说,文涛真不好意思,我不是那天不去参加你的节目,我是有什么什么事。当时说实在,我挺感动的,人家这么大腕儿,我说我干这行二十年,被拒绝就是我们的工作,为这事怎么会得罪我?一点都不会有,这只是人家体贴我。

所以有的时候我就觉得,人家都愿意给你找一个理由,这个谎言也是对你的尊重。

梁文道:你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

窦文涛:不是,因为我也这样对待别人,因为没有真相可言。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一个朋友家里玩,一个女孩早就喝晕了,就一直在问为什么、为什么?

是不是人的心理上有个闭环,总得有个原因?

可是那个时候我的一位女性朋友说得很智慧,她说,分手不要问为什么,说了也不见得是真实的原因,你又何必非要追究这个原因呢?

但是有的时候,好像哪怕是个假的理由,至少自己心里有一个安放。

蒋方舟:而且给了理由,他下一步就可以问,那我可以改吗?好多人分手的时候会说因为你不洗澡,你乱放东西,但这样的分手永远是分不干净,因为对方说那我可以改,其实他也改不了,然后你们的感情又被毫无意义地续了半年。

窦文涛:你这个提醒非常重要。反正作为男的,很多时候要是被女的抛弃,老是想说我一定改邪归正,我一定改,其实她不要你了就是不要你了。

蒋方舟:其实分手就跟辞职是一样的,到最后你应该只剩下感谢。谢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谢谢你的栽培,我现在要走了,愿我们彼此都有美好的前途。就只有感谢,没有数落,没有指责。

窦文涛:这是日系的吧?

梁文道:这时候街角洒下一缕阳光,旁边有一只猫跑了出来。

3.分手时问“为什么”,是在渴求一种关系的修复和表达

梁文道:但我想回头讲“为什么”,当人在问为什么的时候,其实有时候并不是出于一种知识上的好奇心,“为什么”是人类世界里面一种关系的修复跟表达。

社会学家Charles Tilly解释过,比如说,今天家辉迟到了,我问为什么迟到,其实我并不关心你迟到的理由,我们要的是你随便编一个理由,那个理由是用来表示你很对不起,你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迟到,就算我明明知道是假的理由,但是你要以此表态说对不起,然后我们接受了的话,那就是这个关系的修复。

所以同样的,在分手的状态问为什么,是从一种关系转换到另一种关系的一个关键。当我今天问为什么你要跟我分手的时候,是因为我感觉到关系破裂掉,我在要求关系的修复。如果你答了一个为什么,我说我以后改,那就表示我希望把这段关系修复成那样,然后这时候你就会不断再说更多的理由,使得我觉得这段关系不能再修复。

但也有些时候,问为什么是在看能不能从这段关系跳出去,不一定是继续情侣关系,可能是友好的关系,普通人的关系。所以“为什么”还是重要的,问为什么就决定了你这段关系将如何转变,人家一定会问的。

马家辉:可是当你问为什么的时候,对方假如真的讲一个理由,你脚臭,你变老了,甚至说对不起,他比你好,你心里要有所准备,你要知道说,你承受得起这个代价吗?

窦文涛:李敖当年很有名的段子,就是碰见胡因梦了,回来跟他当时的女朋友说,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是对不起,来了个千分之千的。

马家辉:说得好。或者说,不一定每个人都懂得说谎说得好,当你知道是假的时候,那个伤害可能更大,我们为什么特别痛恨在感情里被欺骗?当我发现被欺骗的时候,我突然最大的感觉是,你偷走了我的历史,因为我整天想象我们当时共享的事情,那个过程是怎么样。

比如你不在我身边那两个礼拜,因为你出差去北京,那我在这边还很担心你,出差北京累不累什么什么,后来我知道原来你骗我,原来你那两个礼拜跟梁文道去了台北泡温泉。

那我除了嫉妒以外,其实我最不甘心的是你偷走了我的历史,我那两个礼拜的记忆,原来是空白的,原来是扭曲的,原来是荒诞的,我最痛恨这个。所以有时候是当你问别人为什么的时候,你真的还要有所准备,你能不能承受。

窦文涛:折磨都来自于具体。往往最折磨人的就是这种想象,说他跟那个人逛公园,那是我们去过的公园,所以嫉妒里面又跟人的占有欲有关系。

我看日本一个人写他对女朋友占有到什么程度,甚至连她以前交过的男朋友都不能容忍,逼着她详细地告诉他,跟以前的男朋友做过的所有事,女的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每天晚上接受盘问,几月几号,你们那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几点睡的,然后回来还说不对,几号你应该是去哪儿,我的天!

其实你发现没有,他有极强的占有欲,不能占有过去,那么就占有你的回忆,你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不掌握的,也是一种占有的满足。

蒋方舟:有的时候我都觉得,爱情的本质是不是嫉妒,我嫉妒你的过去是我没有办法参与的部分,我嫉妒你没有我的将来,我嫉妒你现在虽然和我在一起,但是你除了和我在一起以外的时间跟别人在一起。

有时甚至会嫉妒对方,因为虽然我们俩都是百分之百爱对方,但是爱情在每个人生活当中的份量是不一样的,爱情在我生命中占三分之二,但是只占对方的三分之一,我就嫉妒他为什么会显得比我更轻松,更游刃有余,有更多的社交,然后让我每天就只是去想他。

窦文涛:亲密的战争,“听说分手后你很不幸我就放心了。”

蒋方舟:对,一种强烈的不平等,可能爱情是没有办法平等的。

4.感情,终究只有两个人自己能判断

马家辉:假如分手的时候没有一些伤痛,坦白讲那你没爱过,歌词也唱,“有爱就有痛”,不用请李宗盛大哥来,我们过来人都知道。

我们也经常说什么叫朋友,朋友就是互相保护,那什么叫很好的朋友呢?很好的朋友就是说,就算到了有冲突,甚至有点恨对方,或者没办法再做朋友的时候,我们也希望把对方所承受的伤痛,不管是心理的还是现实的,都降到最小、最容易来接受。

所以有些人分手,也说我会关注你的,你需不需要经济上面的、工作的帮助,我们爱过,我保护你,让你受的伤害不要那么多,所以才会延伸出很多分手必说的语言,有几句经典语言,比方“You deserve someone better”,你值得更好的,这是分手十大排行榜的榜首。

窦文涛:要有人跟我这么说,一下就满足虚荣心了。“是吗?太好了!”

马家辉:还有最毒的是什么呢?我听过几个年轻女生告诉我怎么甩掉男朋友,说让他发现我劈腿,他自己就会走了,或者倒过来一些男生也这样说,我故意让她在我钱包里发现其他女生的照片或者短信。

窦文涛:这种他们就叫渣男。其实往往一部分男性就是会选择不面对,就这么拖下去。

马家辉:按照刚说的,周围朋友就要保护的话,那当然是渣男,他不只没有保护你,而且还特地让你受到伤害,可是先不管渣不渣,这一招也蛮有效。

窦文涛:真相是伤害,那么推诿、谎言是保护,这你接受吗?

蒋方舟:我不接受,因为很多人就是推诿,找理由,包括冷暴力,总是希望对方来提分手,这是最糟糕的。我原来就遇过这种,但是我看出来他这样,我就对他越发好,我就觉得与其折磨自己我还不如折磨你,有点恶趣味的心态,所以那还不如就老老实实跟我说,大家的痛苦都能少一点。

但是说到保护,我认识的一对情侣当时一起在国外读书,经历了很多很难的时候,后来那男生得了重病,几乎是绝症,因为有病所以工作也没有办法,其实那女生早就想分手了,但是就等到他治疗期结束,找到工作,生活上了正轨之后才提说,其实我们不合适在一起。我觉得这是一种保护,就是没有把对方扔在一个无望的环境当中。

梁文道:还有一些情况就很诡异,我有一个朋友,她有一个伴侣是外国人,分手了,但这个老外还常常回来香港,后来有一天我们几个朋友实在是忍不住,说你们不是分手了吗?她说对,但是他还很照顾我。这叫不叫照顾?说你空窗期了,我要让你的伤害降到最低。

马家辉:这种情况是我们外人说不清的,可能是保护,可能不是,逻辑上面你不知道。

窦文涛:这就像我们年轻的时候,说我出差走半个月,我女朋友你帮我照顾一下,最后照顾照顾,没了。

马家辉:可能女的愿意,那就也是照顾。

梁文道:哥们儿真仗义。

马家辉:某个欧洲作家讲的,他说我年纪老跟年纪轻的差别在哪里呢?我年纪轻的时候,经常一开口就说什么国家的人怎么样,男人怎么样,女人怎么样,到我年纪老了,我不说我们了,我说我,我在跟你说话,我不是跟你们说话,每一个人都是多么复杂的个体。

所以我说逻辑上面,我们不能排除这种(保护的)可能,在他们那种情况下就是那样,要不然的话就是占便宜了,他知道女的弱点是什么,可能很念旧,可能很不舍,就吃定了对方。我们外人真的很难说的,最重要的是看,那位女性朋友有没有拒绝的权利跟空间,不要被他限制住。

蒋方舟:可是这样算分了手吗?这种好像现在还挺普遍的。

马家辉:我们很难替人家去定义什么才叫分手,什么才叫爱,什么才叫保护,我个人觉得有点傲慢,这是他们的事,也只有他们才能判断、才能感觉。所以你刚刚说,我还是希望你老老实实告诉我理由,那是因为你是你,你聪明,很有自信心,所以(你能接受真相)。

5.爱情是如此娇滴滴的脆弱,不要轻易考验爱情

窦文涛:我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跟男女平等没有关系。确实生活里有人说,有这么一种现象,俩人要分手,是因为女生找了别的男的,很多时候男的甚至不想知道关于那个男的一切,但是有些女孩相反,她一定要看看你找的那个女的是谁。

蒋方舟:我就是。

窦文涛:这是不是说明你比我坚强?还是你过的什么瘾呢?

蒋方舟:我不知道,比如说我之前跟男朋友分手,知道他交了新女朋友,后来我都不再看前男友的微博,但是会定期地去看那个女孩的微博,就看看她过得怎么样,她结婚了没之类的,也很难说是不是比较,反正就好奇。

窦文涛:像我就不想知道,好家伙,比我玉树临风,比我有学问,比我有钱,不是增加了自毁吗?

蒋方舟:我觉得没有,可能是因为本质上,“所有的女生都是同行吧”,所以你觉得在这个岗位上面她赢了,她赢在哪儿,就会很好奇。

窦文涛:这是张爱玲的话。

梁文道:同行敌情分析。

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你并不是在比较,因为每一段关系都是独特的,前男友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们有一种特别的关系,是属于你们两个人的,现在他又跟另一个人在一起,他们的关系不可能百分百是你们的关系的复制。

所以你是透过对另外那个女人的了解来看到,另一种你前男友可能享有的人生,是你不能够分享的、是你不能够得到的、是你不会跟他有的,那是他的另外一种生活、他的另一个面目,是在跟那个女人的关系里面展现出来的。

蒋方舟:或者是如果我还和他在一起的话,我可能是这个女的这样,就像平行世界里面的另外一个我可能过的人生,或者是我没有拥有的人生。

梁文道:你失落的一种可能。

马家辉:假如说想象的,那就很多可以想象了。人的缘分,我们常说相逢恨晚,我这么老了才碰到你,不然我早就把你拿下来了等等,有些人刚好相反,相逢恨早。

比方说很早期就交往,大家都不成熟,或者也不懂得怎么样保护对方,不懂得欣赏对方美好的地方,当然对方也可能不懂得欣赏我。可是再过10年、20年、30年,我就想,我跟那个女生相逢恨早,假如今天才碰到,前提是我们都单身的话,我们可以相处得很好的,我们一定可以发展出一段很好的关系。

窦文涛:问题是阴差阳错才是常态,正好碰对了那是反常。

马家辉:那是需要努力的,不管常不常,有时候太复杂了,每一次你要不要考虑分手的理由都很复杂。

我听过一个分手的故事,一对男女,都在美国留学,男的家里还好,不是很有钱也不是没钱,交往了两年,感情很深了,到快要结婚的时候,按照男生家庭的传统要求去做一个健康检查,不仅是看能不能生育,还要看有没有家族病史,基因健康不健康等等。

检查出来,医生对那个女生说,其实你基因没有很好,你现在27岁,大概37岁会有乳癌的几率是80%,会有子宫瘤的几率90%……那就意味着十年后,两个人夫妻关系要处理很沉重的财政负担,医疗照顾等等,可是你们已经相爱了两年,现在要面对这个,要继续吗,还是分手?

我在听的时候,那个女的一边讲一边哭,很痛苦。两个人都是读书人,读博士班,就坐下来一个一个冷静地讨论。

就是说,我今天是爱你,可是愿意为爱付出什么?要不要为了这个爱付出十年后的各种现实上面的代价,十年后几乎肯定的陪着对方整天做电疗、化疗?挣扎了好久,到最后结果可以猜到,就是再见了。男的不要,说我真的很爱你。

窦文涛:我听过一句话,“所有的爱情在现实面前绝对碰得粉碎”,爱情是这么的脆弱,它是天赐的一朵花,娇滴滴的,它最脆弱的地方就表现在,它什么考验都经不住,可别轻易考验它,就像你别轻易考验人性,相反你要呵护它,别让它受到疾风暴雨的破坏。

蒋方舟:我好像很小的时候就接受了两个概念,一个是你不要考验人性,所以我很反对那种女生朋友找其他闺蜜去试探男朋友,这是特别愚蠢的一种方式,人为地去制造矛盾。

还有一个是,人生是一节一节的,爱情是一段一段的,人在每个时候的情感需求是不一样的,不爱了,或者你爱而不得,才是人生的常态,你得到爱是非常幸运、难得、稀少,而且转瞬即逝的一件事。

窦文涛:就是说“凭什么好事都得落你头上”,就像真正的知心好友一样,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这不是一个人人有份的东西。

马家辉:钱钟书说得一清二楚了,大才子,他也明白这个道理,你看《围城》扉页上面写,送给他太太杨绛,理由是什么呢?它上面一句话,我觉得真了不起,每个字都是关键字,他说杨绛“是绝无仅有地结合了互不相融的三种身份”。

绝无仅有,等于是说我们真的是很难得了,要靠运气,互不相融的三种身份是哪三种?朋友、情人、太太。

你看钱钟书多聪明,就完全把这三种看得出来。爱太容易了,让爱维持才是最困难的部分。

……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