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恒头条》103期:谁是特朗普的隐形挑战者?

《邵恒头条》103期:谁是特朗普的隐形挑战者?

有声读物」「2019-10-16」「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两天,很多人都在关注中美谈判的最新进展。这次谈判的结果,不仅对全球经济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对于特朗普能否连任同...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两天,很多人都在关注中美谈判的最新进展。这次谈判的结果,不仅对全球经济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对于特朗普能否连任同样意义重大。对于特朗普来说,2020年的选举竞争恐怕会是一场苦战、激战。对外,特朗普面临紧张的国际局势。对内,特朗普面临可能会放缓的经济、弹劾调查,以及来自民主党竞选人激烈的竞争。

但你知道么,在美国,特朗普还有一个隐形的挑战者。这个人既不是民主党人,也不是议会、法院这样的政府机构。我在11月份的《大西洋月刊》上看到一篇文章指出,有一个人虽然从未接受任何民主投票,但他却扮演了国家机构的角色,承担了相应的职责。

这个人是一位商界大佬。

我给你念念《大西洋月刊》的描述,看看你能否猜出他是谁:

“(他旗下的商业公司)已经变成了一个国家级的基础设施。它正在用机器人塑造、改变未来的工作场所;它的无人机将会布满天际;它的网站会决定哪个行业繁荣、哪个行业衰落;它在太空的投资可能会重建‘天堂’。”

你可能猜出来了——这家公司是亚马逊,这位商界大佬,是贝佐斯。

《大西洋月刊》的文章认为,亚马逊和贝佐斯的影响力太大了,已经变成了一股值得美国社会警惕的政治力量。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想来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

在《邵恒头条》中我们反复介绍过,亚马逊、脸书、谷歌等科技巨头,现在正在面临政府的反垄断调查。原因是美国政府认为,这些公司的规模、渗透的领域和竞争手段,可能已经阻碍了正常的市场竞争。

就拿亚马逊来说吧,从规模上来看,它控制着整个美国40%的电商市场,掌控着纸质书市场40%以上的销售,还拥有接近一半的云计算市场。从涉猎的领域来看,亚马逊做的不仅是电商和云计算,它还办报纸、出品电视剧、开超市、建机场、发射卫星等等。

不过,在《大西洋月刊》的作者看来,规模本身并不是他认为亚马逊权力过大的原因。他认为,更值得警惕的是美国社会缺乏能制约亚马逊的力量。

对于一家商业机构来说,受到的制约一般来自于这么几个渠道:舆论监督、政府立法或者同行业竞争。但这三个因素,在当前的美国都是缺位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接下来一一看看。先说说公众舆论。

2018年,乔治城大学做过一个民意调查,请普通人来评价他们对20家政府、商业、学术机构的信任程度。调查结果发现,人们对亚马逊的信任程度,几乎超出了所有其他机构,包括美国国会、FBI,甚至是美国的大学。唯一超过亚马逊的机构,就是美国的军队了。如果只看民主党人的数据,那连军队都被碾压了,亚马逊的信任度稳居首位。

在2017年,美国著名科技媒体The Verge也曾经做过一个民意调研。结果发现,美国人对于亚马逊的信任程度还超越了美国的银行——相比起银行,人们更愿意把自己的私人信息交给亚马逊保管。

一方面,这些数据反映出人们对亚马逊的经营理念和服务质量高度认可。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也反映出普通民众并不介意亚马逊在市场上的垄断地位。

下面,来看看美国政府对亚马逊是什么样的印象和立场。

美国国会显然对亚马逊不满意,要不怎么会发起反垄断调查呢。但如果深入来看,你会发现在亚马逊问题上,美国政府其实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冲突。《大西洋月刊》的文章指出,贝佐斯和美国政府的关系十分紧密,美国政府正是亚马逊的客户之一。

比如,奥巴马政府曾经推出过一个云计划,目的是升级改造联邦政府的IT系统,而其中一个关键的措施,是要让政府的IT系统在云端运行。亚马逊虽然并没有参与这个计划的制定,但是却从中获取了数十亿美金的订单。在2013年,美国的CIA同意花6亿美金,把CIA的数据放在亚马逊云上。

云服务还只是亚马逊政府业务的一部分。亚马逊还希望能成为政府采购的首选渠道,比如说采购日常用品,像桌椅、咖啡、电子产品、办公用具等等。别看这听起来像是小生意,实际上,美国政府每年花在采购上的经费达到了500亿美金。当奥巴马政府的首席采购官员Anne Rung退休后,亚马逊第一时间邀请她加入了公司,专门负责亚马逊给政府提供的商业服务。

你可能会想,这都是奥巴马时代发生的事,奥巴马政府对科技巨头的态度当然是很友好的,这我们都知道。但现在是特朗普时代。特朗普整天在推特上骂亚马逊,总说亚马逊损害中小企业的利益。现在亚马逊跟政府的关系,恐怕没有以前那么紧密了吧?

事实上,在2017年,也就是特朗普当选后的第一年,亚马逊就获得了两个重要的政府合作机会。一个是跟一个叫做“美国社区”的政府机构合作采购。这家机构负责为美国5万多所学校、图书馆、警察局等等机构采购办公用品。文章称,据估算,这一项合作给亚马逊至少带来了55亿美金的收入。

另一个合作机会,来自于美国的国防部。同样是2017年,五角大楼成立了一个叫做“国防基础设施商务合作”的项目,合作内容是要把国防部的数据转移到一个中心云上,便于国防部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指挥远距离的战争。

当项目的合作标准公布的时候,人们发现满足要求的只有亚马逊、微软这两家公司。为此,另一家科技巨头甲骨文还把亚马逊告上了法庭,声称参与制定这项计划的国防部员工当中,有一个人是亚马逊的前员工,换言之,甲骨文认为亚马逊在国防部安插了亲信。当然,这只是一个阴谋论,美国的法院并没有认可这种说法。

不过,亚马逊的确在管理政府关系上花了不少功夫。比如说,贝佐斯雇了特朗普团队的筹款专家 Jeff Miller 作为亚马逊的政治说客,并且一直和特朗普的女婿 Jared Kushner 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就算特朗普经常在推特上炮轰亚马逊,贝佐斯也基本上不回应,一直保持相对友好的态度。

好了,前面我们分享了亚马逊不仅受到公众的信任,而且和政府的合作紧密,这都给亚马逊提供了政治影响力。但是,亚马逊真正的政治资本,实际上来自于它的扩张策略。

你可能看过一本亚马逊的传记,叫做《一网打尽》。这个标题其实很精妙地点出了贝佐斯对于亚马逊的定位——他的目的是把亚马逊打造成一个能够给所有人、给一切事物提供后勤支持的基础设施。

每件商品通过亚马逊流通的时候,亚马逊都可以“收税”。比如说,一个商品在亚马逊的仓库里等着出售的时候,商家得给亚马逊交租金。如果商家想在亚马逊的网页上有更好的点击率,他们要付钱买广告位。商品卖出去了,亚马逊还得拿走一定比例的销售额。你看,每件商品、每个流程,亚马逊都有可能获取一部分收入。

你可能觉得,对于商家来说,上亚马逊并不是唯一选择啊。如果亚马逊的合作条款不合理,还可以选择别的平台嘛。

但实际情况是,亚马逊有各种手段可以用来施加压力。

比如说,如果合作的商家拒绝接受新的条款,亚马逊可以把商家的物流延迟,让消费者拿到产品的速度变慢,或者改动代码,让用户在搜索该商家的产品的时候,搜到竞争对手的类似产品。这并不是假说。美国的一家出版商就遭遇过这样的事。无论是什么行业,只要是通过亚马逊出售商品,亚马逊都可以通过一定手段,来影响它的行为。

那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贝佐斯宣布要参加美国总统竞选,那么他的影响力和胜算有多大呢?

当然,这只是一个疯狂的猜想,贝佐斯并没有表达过这种政治意图。但《大西洋月刊》的文章让我们感受到,贝佐斯的商业帝国对于美国社会的隐形影响力,也许已经超出了不少美国的政府机构。贝佐斯激进的商业策略,为他积累的不仅是巨大的财富,还有丰厚的社会和政治资本。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开头会说,贝佐斯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