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幼婷、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无法解释的情况”最令人感到恐惧

竹幼婷、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无法解释的情况”最令人感到恐惧

有声读物」「2019-10-16」「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许子东、竹幼婷从近期的虐童案精神病人伤人等暴力事件谈起,谈人的情绪控制,为何走向极端等社会问题。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我记...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许子东、竹幼婷从近期的虐童案精神病人伤人等暴力事件谈起,谈人的情绪控制,为何走向极端等社会问题。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我记得2011年前,有一次私下聊天当中,有这么一位老兄讲句话很经典,他就说,他说过去一般都是说统治者比较昏庸,人民去推翻他,他说现在不同了,他说现在国家领导人是头脑最清醒的人,问题是人民都疯了。

他这个话当然说的是大错特错,因为事实上人民群众眼睛是雪亮的,但是确实是个别人民疯了,可是他这个话,我今天居然在街头人民的嘴里听到了,今天我从深圳过来,在路上几位大嫂,几个女的在讲话,有一个大嫂就说,她说我现在罗湖,我不敢去罗湖,说我在罗湖,我就老往后面看,我就老往背后看,她说拿刀捅死人了,说现在人们都疯了,都疯了,你看见没有,公共恐惧已经形成。就是你知道吗,最近就捅啊,深圳罗湖不也捅死三个,你可以看这个照片,罗湖也发生捅死三个,然后说是,基本上判断是精神病,你看下一张,跟警方对峙。还有一个,这位,这个是这几天全国人民无不切齿痛恨的,就把小婴儿生生给摔死的这位,也是说他是涉嫌,还是有可能,是不是精神有毛病,反正是个刑满释放人员。

许子东:刑满释放,喝了酒,但是还是解释不了,就是所有这些人其实最怕的就是解释不了的这种情况,每天中国有几千个人患癌症,每天有几千人,你没看到那些人动刀,都很绝望,但是如果说每天有几十个人死于不明的病,一定变成大新闻,原因是癌症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一个病,一旦出现几个不明的原因,现在暴力事件其实全国都很多的,其实每天都很多,但问题是,出现到一个你没法解释的情况,像这种一个壮男,把一个两岁的小孩这么当街摔死,我们用正常的一些人的各种原因解释不出来,大家怕了,这个真是怕了。

竹幼婷:什么原因导致大家的情绪变得很极端,很容易触怒,就是一挑衅,然后他没有中间的缓冲,他一下就到达最极端的方式,所以我以前说,我们以前常说情商很重要,就是EQ比IQ重要,所以我觉得IQ中国现在开始好像应该要再讲,这个已经是心理学上比较很旧的一个词了,但我觉得好像中国应该再讲一讲人民的EQ,就社会的EQ,应该怎么让民众获得平衡。

许子东:她跟习近平主席讲的一模一样。

窦文涛:幼婷水平越来越高了。

许子东:就关于情商,习主席的意思就是,不单要有智商,还要有情商,你看她学习的多好,英雄所见略同。

窦文涛:她不但是学习了,她还把习主席的言论推广到了人民,习主席说做官要有情商,人家幼婷发展到说做民更要有情商。

竹幼婷:没有,我是换了个方式来拍个马屁。

许子东:凤凰的感染力量。

竹幼婷:“无助”往往会让人“特别愤怒”

竹幼婷:没有,他们要说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要从哪个点切入,是在讲对于刑满,因为他刑满,是不是在出狱之前心理上的评估不够完整,我们觉得这个好像太少了,总之像你说的罗湖有人忽然间拿刀砍,他并没有坐牢,所以我觉得最后发觉就是情绪的问题,因为我自己可能也会这样。我曾经在我住的地方,然后我发现我家马桶坏了,第一天不行,然后请他来修,第二天,就是我的酒店管理的人再来修,还是不行,搞了我一个月,最后他们在半夜十二点整个把我家马桶拔掉,你知道我那时候就是,我不知道我跟谁说那种感觉,所以我的情绪是崩溃的,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很无助。后来我朋友跟我讲说,幼婷你越生气,越表示的其实不是你的愤怒,是你的无助,你用什么愤怒的方式表达你的无助,因为你觉得你越大声才有人听得到你,那么我就觉得,有点感觉,因为我刚开始以为我很强势,我用凶来告诉你你要听我的话,你要帮我修好,后来发觉不对,其实我是在告诉你说,我很无助,我一个女生在家里没有厕所一个月了,为什么你们没有办法,有能力的人不能帮我,然后搞得我一个月,就是生活很复杂,然后我上班没有好好上班,就这么一个小的问题我也没办法解决。我发现无助会让一个人特别的愤怒。

窦文涛:对,你看你点的非常好。

许子东:但这还是解释不了那个,他无助吗?

窦文涛:你难道相形之跟那个壮汉去进行一些心灵鸡汤吗?你能把他说哭了吗?

竹幼婷:可是他这些东西,而且还有很多的情绪是一个累积,他的当下的反应是他过去十几年来,二十几年,三十几年的累积。

许子东:你的意思是说从监狱里。

竹幼婷:他为什么进监狱,他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犯罪人,他等等很多原因我觉得,当然他这个行为我不是说他合理化,我绝对不是帮他找理由,我们每一个人都警醒说,你的一个情绪管理,还有你在街上为什么大家动不动就吵架,就没有一个其他的方式去化解任何问题,很多事情是被挑衅出来的。

窦文涛:你知道,就是前一阵还有一个人,就是偷了辆车,那个一个判死刑了,车后边有个婴儿,那父母亲把婴儿放在车后边,他跑,他嫌婴儿麻烦,生生就把这婴儿弄死,你不是也不可理解吗。

许子东:就在那哭,觉得他哭吵。

窦文涛:那你能理解吗?他把这婴儿弄死,自己埋了。

许子东:一旦触及到虐儿童,就是杀儿童的情况,就是全国人民特别敏感,小悦悦也是,压到了。你看一牵到儿童,因为他这个同时违反了使用暴力的三个大禁忌,暴力的第一个禁忌是甲仇乙报,就是说明明是甲欺负你,你打不过甲,你去杀乙,或者有的人说,我得了艾滋病,我去传给其他人,不相干的人,这是甲仇乙报。第二个就是叫什么?武力的绝对不对等,就是他跟你不在一个武力的线上,第三个就是无意跟有意,就是无意的,你不小心,比如说一个人他不小心把孩子推下去了。他三个都违反,他即使甲仇乙报,又是有意,又是一个严重不对等,2岁的孩子,所以大家解释不了。

窦文涛:他已经违反人类的基本良知。因为虎毒不食子,因为这个小孩,你看大自然造主,把他设计成非常可爱,就像幼婷这样子,娃娃脸,就非常可爱,但是就说,让成年人,本身就是这么设计的,你这个青年人很难对这么娇嫩的,一块小块肉,你不能下这个手,但是他能够完全就说是。

许子东:老话说好男不跟女斗也是这个道理,就是因为你打一个女的你是不光彩的。

窦文涛:我跟你讲,我就是跟你说,我不知道北京,因为我看到的一定是个案的现象,而且中国人当中没有素质的人非常多,但是我跟你说,我平生在一个城市里,我自己偶然撞见两次当街男人打女人,我都是在北京看到的,你很奇怪,你看这次也是。像那次我就看见,我说怎么这个男的,男的打女人就是像打男人一样的打,抓着这个头发就往那个北京胡同,胡同的墙上哐哐这么撞,但是你看,周围的男的没一个吭声的,都躲闪,反倒去劝的还是女的,周围的大婶,男的可能怕事,男的都不管,反倒是女的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打女人打成这个样子,反倒是女的上去劝,你看这次,我觉得都是违反伦常,男人怎么能打女人呢,打成这个样子,打小孩。

许子东:发音错误,他们叫纯爷们儿嘛,其实变成蠢爷们儿了。

竹幼婷:但是我觉得今天这件事情还是一样,大家还是用我们一般的逻辑去推测怎么可以杀小孩,但是他们说,当你的情绪变成一个极端冲动的时候,那个当下你不会分辨的,女人不是女人,小孩不是小孩,他已经蒙了,就他整个是觉得,我只想把情绪发掉,就是这样。

窦文涛:我们叫火遮眼,就火遮眼。

竹幼婷:他已经没有这个判别了,他如果有这个判别,他那个情绪也没到这个点。

窦文涛:就是疯了,但是这个疯字是个很要命的一个问题,就这几天,就跟传染似的,所以他们有人说,跟媒体传播有关系。我们叫武疯子,都是精神病。

许子东:极端暴力事件。

窦文涛:精神病,好几个都说是精神病,拿着刀。

许子东:香港报纸你知道概括是什么原因?他们说是因为高温,之前不是上海、杭州都破纪录嘛,40多度,他说中国很多地区都是极端高温,所以使得暴力事件上升。

窦文涛: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月圆之夜,你知道月球离地球距离最近的那么一个日子,大月亮的晚上,那晚上激情杀人,暴力案发,那天晚上就多。

竹幼婷:这个我有听说。

许子东:我们想找一个理由,找不到理由就不安。

窦文涛:“精神病”成少数人的“杀人执照”

窦文涛:精神病是一个问题了,你知道就是说,有人说个,有的精神病人成了一个什么呢?杀人执照,就是我精神病,出现过那么一个案子,就是中间隔了十年,一个人,十年前捅死两个,当时司法鉴定是精神病,就给放出来了,放出来最后十年间在村里,谁都怕他,他说我是精神病我怕谁,结果十年之后再犯案,又杀死人了,这时候把他办了。所以说现在,他们说上次刺杀里根总统那个精神病就免罪了,从那儿之后,美国精神病的辩护成功率在下降,甚至说美国有四个州,有四个州好象已经改变法律了,就是精神病人刑事杀人一样也有罪。

竹幼婷:精神病是我们现在,一般外人就觉得他平常都已经不像正常人了,所以我们说他是精神病,但是其实在21世纪,他们现在有一个病,就像忧郁症这种,他有很多的潜在的因素,而我们一般看起来正常的人,我们在公司上班的人,他可能都有忧郁症,而这样子的东西不被正视,或者不被处理好,他也可能会走上极端的路。

所以就说现在大家的情绪的管理其实比癌症我觉得更可怕,因为他会让被害人成为被害的被害人。

许子东:那个福柯专门还写了本书,《疯狂与文明》,他就分析欧洲历史上,就人类怎么对付疯子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历史,他说最早的时候呢,人类把这些行为跟人不一样的,要么当做神明,就是有神,要么就是巫术,就是要把他杀掉,要把他斩掉,相当长一段时间就把他作为坏人,其实中国很长一段时间,这种事情是不成问题的,就是阶级斗争新动向,所有这些人你都可以找出他的阶级斗争的原因,所以他都是归到阶级斗争里来,事情就解释的通了,说明我们要抓紧这个问题。现在人家说,为什么以前这个事情少,现在这个事情多,不是,以前这个事情也多,只是都归在阶级斗争,5%,哪里有5%?所以全归进去了。

窦文涛:而且以前真的就是,不是今天的网络媒体社会,我觉得像这种违反伦常的事,其实古代没准都有,但是在那种社会下,他不会影响社会风俗,因为你不知道,但是今天,这家伙,一下子传遍,而且你就觉得各地的疯子是不是真的他会传染。

许子东:也不讲传染,你就说数量统计,中国有多少程度不同的精神病,1亿,各种不同程度,危险程度的一千万。

窦文涛:也包括我们仨。

许子东:但是危险程度的一千万,你想想看一千万,所以这些事情算什么。

窦文涛:我跟你讲就是说,问题是你怎么办,现在很可怕。

许子东:中国精神病的专科医生才3、4万。

窦文涛:你甭说这些专科医生,这些专科医生也未必就靠谱,你就说摔死孩子这样的事,干不出来?他干的出来,我跟你说几年前有一个亲生的母亲把自己的婴儿生生的就给扼死,为什么呢?因为她跟婆婆吵架,就孩子的姥姥,吵疯了,吵急了之后,就把这孩子,一气之后把孩子给弄死了,弄死了之后说,做精神病鉴定吧,但是三次鉴定,第一次说她有精神病,完全控制不了,第二次检查说她没精神病,说她完全清醒,第三次检查是北京一个医院做的,说她有精神病,但是也有一定的控制行为的能力,其实这是现在,他们说很多时候就滋生这种上下打点,因为中国的法院法案非常的粗糙,这几年就说精神病杀人,因为你只要说鉴定她是精神病,按照规定来说,这个是政府指定的几家医院,比如说北京有安定医院什么的,就必须这个医院。但是问题在于这上头是单位盖章,你明白吗?

许子东:我们单位证明她精神病。

窦文涛:人家现在提出来就是说,这要是人家外国,你这个专科医生,你鉴定你要签名的,而且你要上庭,上庭你叫质证,质证就是,你上庭,上庭可能对方也请精神病专家,最后陪审团听她到底有没有精神病,就听。中国就跟政府办事一样,这个人也不上庭,就是我这个单位盖了个单位章,你最后鉴定错了还追究不到他本人,然后法官一看,安定医院鉴定了,精神病,那就精神病。

许子东:精神病强奸犯不犯罪?

窦文涛:就我国法律规定,这个人只要是没有行为能力,意识不能辨认的情况下,他是没有罪的,但是他要治疗。

许子东:李某某的律师倒没想到这点。

窦文涛:有一个小伙子是卫生学校的,在北京,我看了一堆这个案例,很有意思他就是杀了人以后,然后就是说,说精神病,一看精神病他就装疯卖傻,跟宋江似的,最后好,免罪,但是到精神病治疗,但是呢,他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在精神病院问题是你得治疗,他最后是实在无法忍受精神病院的治疗,他整天吃药,还得看着,吃了又晕晕乎乎,他实在受不了了,最后自首了,就判十年。

许子东:曾经演过这么个电影。

窦文涛:装疯也不太好装。

竹幼婷:所以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对于这些人的照顾也没有后续,然后像你刚刚说那个妈妈把自己女儿掐死的这种,我觉得都是在高严的过程下,你长期的,然后你只能找一个出口的时候,那就爆炸了。

窦文涛:幼婷的理论是什么呢?没有什么精神病,我们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定时炸弹。

竹幼婷:真的,我真的是这样说的,我不知道我今天可能在哪一个点上做什么,我可能不会伤害到病人,但我可能伤害我自己。

窦文涛:他没问题。

竹幼婷:但就是说。

许子东:愿全国的精神病向你学习。

竹幼婷:我的教育的那个,就是给予的礼俗没有办法完全的约束我,某一时间,某一个点的行为,包括我肯骂人,我觉得平常我妈妈教我当气质美女,那哪天我骂了一个脏话,我觉得都算是一种出轨,都是一种行为的出轨。

窦文涛:对,你最后变成气愤美女了。前几天广州白云机场有一个女的,你知道吗,也是在那演讲15分钟,也是疑似是不是精神有问题,最后给生拉硬拽拖走了,也是影响登机,你可以看一段。

竹幼婷:她在干嘛?

窦文涛:你看,这个就是疯子,很难说是经常人,但是你知道,我看这个挺有意思,就是中国人也有看热闹的一种习惯,你看,周围的那些人,尤其是穿黑T恤衫那个,一直津津有味就听她那演讲,一圈人围着听,好像她说的很有道理,我觉得这种情况也有意思。

许子东:但是从人类文明史上来讲,把少数人划为疯狂,是使得大部分人易于通知,使大部分安于自己非常坏的情况。所以因为你看到他的疯狂了吧,你就觉得我是正常的,就好像找到敌人了,我们就是人民了。所以5%的敌人存在使95%的人民团结起来,百分之几的疯子,使得我们大部分都自认是正常人,所以这个对于疯狂的坚定,我的说法,就是政治统治的一个很重要的道理,但是不管怎么讲,把两岁小孩摔在地上的人,我还是解释不了,用各种理论,我们已经尝试了从气候到生理,到监狱,到制度。

窦文涛:幼婷解释了,基本上我觉得他如果不是个疯子,就是个火遮眼。

许子东:失控。

窦文涛:就是火遮眼的那种现象,有时候夫妻之间一下子一刀就杀死了,那就是吵急了。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