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屌丝”流行凸显仇富文化根深蒂固

梁文道、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屌丝”流行凸显仇富文化根深蒂固

有声读物」「2019-10-16」「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日前,导演冯小刚在微博谈论到“屌丝”一词。冯小刚态度激烈地认为,“屌丝”是对境遇不堪者的蔑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于大多数网友回应和解释其...

核心提示:日前,导演冯小刚在微博谈论到“屌丝”一词。冯小刚态度激烈地认为,“屌丝”是对境遇不堪者的蔑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于大多数网友回应和解释其自嘲意味,冯小刚坚持“称自己是屌丝那是自贱”,自称屌丝的人“是脑残群体”。

窦文涛:一开头先给你们看一个好玩的一个图片,看这个,这叫“上辈子闹革命,这辈子美利坚”,看长得像是吧。

梁文道:这原来是我们广东新会有黑人兄弟是吗?

窦文涛:这是叫什么呢?你们NBA的那个马布里是不是叫?

梁文道:他哪是马布里?

窦文涛:叫什么?

许子东:我不认识这个人。

梁文道:这不是马布里吧。

窦文涛:那是谁?

梁文道:我不认识。

窦文涛:管他是谁呢,反正说是长得像。

梁文道:来CBA打球的一个美国球星是吧?

窦文涛:就是像梁启超的前世今生。最近我给你说有一些个标准出来了,那天我们讲了一个就是说是什么呢?恋爱起步价,就谈恋爱找月收入要达到多少,现在我们可以谈一个。

许子东:多少?

窦文涛:全国标准每月工资得五千块钱,你们上海女的是最高的,要求平均得七、八、九千块钱。

许子东:才能谈恋爱。

窦文涛:一个月工资才能开始起步。

梁文道:那就是高于上海市民月均收入水平这是。

窦文涛:所以说另一份标准一出来很多人就大呼就爱不起了,这标准,我今天要说的是一个更惨的标准,这个标准叫什么呢?屌丝标准,当然最近有个政协委员,这政协委员就爱说事,说有些语言现在网络用语,说现在传统媒体采用的时候是不是也要注意一下,他举出的一个例子就是说屌丝,说现在。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他认为语言受到了污染,但是实际上子东老师好像讲过这个屌丝的概念。

许子东:对。它能指所指变化了嘛,它原来最早的意思是你们都知道很粗的是讲跟生殖器有关的,但现在的意义就转化了,转化了就变成弱势群体,农民工这样的。

梁文道:意义变了没有人会觉得,就等于说我们说吊儿郎当,吊儿郎当这个也是很粗的话本来。

窦文涛:是吗?

梁文道:吊儿就是这个屌,吊儿郎当的意思就是一个屌儿郎当那么晃啊晃,这就是吊儿郎当。

许子东:筋疲力尽,精神饱满,那个很多我们革命干劲等等等等,你要追究上去都是可以说到俗的地方去。

窦文涛:真可以出一本春典,房中术大字典,但是要不说现在讲科学发展观嘛,什么词咱们都要考其源,定其实,所以有人就定出来了,不是现在那个小白脸们争着说我是屌丝,我是屌丝,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叫屌丝的。

你可以看看现在春节过后网上出现的,你先看女屌丝的标准,没买过比基尼,没有亮色指甲油,从来不穿5CM以上高跟鞋,不会穿成套的内衣,就内衣没有成套的,一年有五个月以上在减肥,不敢在众人面前咧嘴高声大笑,喜欢走在男人后边,这个就是有自卑感,不爱或者过于爱照镜子,超过半年没有换过新发型。完了之后网上就有女的高呼我就是这样。

这男屌丝,绝大多数身上现金不超过一千块钱,穿冒牌皮鞋或者价格八百以下的皮鞋,结婚以前女朋友不超过3个,抽烟是20块钱以下的香烟。

我认识的那抽的更便宜,通常只喝啤酒和白酒,而且这白酒是那种两块钱的恨不得是,年终福利不超过一万元,没有车或者开十万元以下的车,三五年也难得出去长途旅游一次,他的长途估计也出不了省,然后交际圈当中没有什么有财势的人,整天拿着水货或者两千块以下的手机发微博、装B,这是男屌丝的标准。

梁文道:这个标准怎么来的呢?它凭什么能够定这样的标准呢?

许子东:它这个倒是主要是从经济的角度,就是从经济能力的角度,其实更主要的标志应该还是这种弱势群体又成天吊在网上,跟网络有关系,受日本的动漫文化之类的,我自己觉得就是郁达夫活到了今天就是一个屌丝。

梁文道:就又穷没事干,就上上网。但屌丝的意思又有点演变,他还多了一点就是说这人很土,很俗名,很草根,比如在文化上的时候也可以说叫屌丝文化。

那这种时候讲屌丝文化就有点像什么?记不记得很多年以前我们也讲过,就台湾讲的台客,有点那种感觉,穿着拖鞋咬着槟榔满街晃什么,就好像看起来很土很俗名,很草根的那个感觉。

许子东:但现在有点变了,现在那个韩寒说他是来自上海郊区的土根屌丝,韩寒都叫自己是屌丝,那这个屌丝的标准到了怎么样的地步了,所以这个语意在变。

它其实是一个设置自我保护障碍,就是降低期待,就是你一个男如果是真心对自己说或者哪怕口头上说我是屌丝的话,他对自己就不会有那么高的一个期待,就有很多事情,高考考不到我不进北大清华那理所应当的,我穷是理所应当的,我买不起东西给你是理所应当的,他对自己的一个定位是一个后退的定位。

梁文道:而且这也很谦卑嘛,就逢人都会说自己是屌丝,我没听过有人说,你知道我什么?

许子东:我是“高富帅”。

梁文道:梁朝伟都不会这么讲。

窦文涛:屌丝一般找的女朋友都是也有个名,叫什么?“土肥圆”,你看屌丝。

许子东:萝莉是什么?还有一个类似的话叫萝莉。

窦文涛:好像是网上说的。

许子东:也是日本动漫出来的女的,年纪比较轻,是不是对应的这个。

窦文涛:小萝莉,就是小女孩大概是,我也不是很清楚。

梁文道:那个萝莉是吧?小女孩。

许子东:是少女的意思。

梁文道:对。

许子东:正太呢?你们都out了。

梁文道:我知道正太,但不知道什么?好像是个漫画还是日剧来的。

窦文涛:这个我们可以发起一个全国网友教我们认字的运动。

我咱们得一个一个的学,我查考了一下,这个屌丝是有个源头的。在2011年10月份的时候,在百度的魔兽世界吧了,有一个李毅吧,那个时候是个深圳,有个足球队是不是叫红钻叫什么钻的。

许子东:反正是踢球的。

窦文涛:助理教练。

许子东:人称李毅大帝。

窦文涛:人称李毅大帝,他的这个吧里突然间出现了很多人自称屌丝,其实是他的粉丝,他的粉丝因为他叫李毅嘛,所以就叫毅丝,本来就叫毅丝,这个毅丝跟别的球迷大概骂,别的球迷就骂他们是屌丝,没想到这个毅丝们很有自嘲的这个胸怀,坦然接受下来,就说我们就是屌丝,然后就屌丝屌丝屌丝,然后这个李毅一发一个什么东西出来,他就看见一下一串的这个人,他说很有趣,他说我看见底下一大片都自称屌丝,但是他们说的事跟我写的那个也没有什么关系。

梁文道:这个叫嘛,一开始很怪,是叫什么丝,不是一般你做谁的粉丝的简称,很少说窦文涛的粉丝很少会叫窦丝,都会叫窦粉,都喜欢叫什么粉什么粉。

窦文涛:所以有些人是直接就是黑这个李毅的,因为这个跟贴肯定黑这个李毅的,比如说有些人可能嘲笑这个李毅,因为他叫毅嘛的,叫毅不拉稀莫维奇,嘲笑他,本来是,但是这个李毅到后来看到半夜说我自己都看乐了,说这些民间的这种语言智慧层出不穷,于是这个屌丝就传播开来,传播开来这很有意思了,就是说这个后来还添加的一种什么味道在里面呢?有点自轻自贱。

但是这个自轻自贱后头反而有一种尊严,就是你比如说这又让人们想起周星弛的电影,甚至你更早的追溯都能想起几分王朔当然这个所谓痞子文学小说的味道,比如说有人说这个领导虐待我,领导虐我千百遍,我待领导如初恋,犯贱这,但是实际上他是用这种算玩世不恭还是什么,他有他的一个反而有了个范儿,屌丝这是我的一个查考。

梁文道:这个其实就是那种其实很多国家都有这种现象,就喜欢把自己装扮成比较草根,傻傻的或者怎么样的,无所谓不懂事,每一个国家大概都有一种就说要把自己看低的一群的这么一个文化,比如说美国人,那时候他们学小布什的时候,不是小布什说话老说错嘛,文法不对,拼字拼错,蠢得要命,但是就有这么一批人会认同他,他们觉得这样子好,这才是我们老百姓,我想今天中国大概也出了这么一批人,也觉得这才像老百姓屌丝。

许子东:沈从文曾是北漂 跑到北京写作

许子东:他有些是相通性的,相通性的那就是整个欧洲19世纪、18世纪所谓起来的文学各种各样都是一个弱者去挑战一个,他都是看中的一个出生低的男人,看中的一个漂亮的女的,可那女的属于另外一个阶级,然后他想尽办法,最典型就是爬阳台,要抢到这个女的,按今天的说法就是屌丝逆袭,这就是屌丝逆袭,那么这种是他们是歌颂的,因为按照我们以前的说法就是资本主义在上升时期强调这种抢夺精神。

那在中国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是处于弱者形象,我记得沈从文评论郁达夫评论是最好的,他说就是一群青年人就是看到了里边的人物,袋中无钱,心中多恨,然后看到女的又想要,然后又得不到,那个沈从文自己在北京现在他们查出来,他北漂嘛,他北漂不就有郁达夫去看他们,全怪他糊涂,他当兵不当了,跑到北京想要写作,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情,其实就是也是一个类似事情。

窦文涛:屌丝有那么高的文化水平吗?

许子东:你听我说,现在这个我刚才这个是连通性,这个连通性就是他是一个弱势群体,他拿出来真的很苦的人是没空来发这些议论,能来发的都是稍稍有点,可能是饭有的吃的才来发这些牢骚,因为不管是当初的弱者群体,郁达夫那种,到现在的屌丝都是饭已经吃饱了的,对女人想要要得不到的,那么现在出现的这个现象是特别是跟网络文化有关,特别是受日本的动漫文化的影响。

窦文涛:而且他还有一种什么呢?你比如他们说碰见有那个炫耀的,其实他有的时候是一种应对的态度,比如说碰见有高富帅或者郭美美那种炫耀的,说很多屌丝的态度就给跪了,就是他反而是这么一个。

梁文道:我们崇拜郭美美那样的。

许子东:他是一种有自觉的阿Q精神,就是说他阿Q,但是他自己在嘲弄自己,他显示出来那么一种态度。

窦文涛:我记得你说过是不是你转述的张爱玲说过,说上海人,是上海人什么不大瞧得起别人,瞧不起别人也不大瞧得起自己。

许子东:但她对人都有一份亲切感,倒不是,张爱玲所讲的上海人跟现在讲的屌丝不一样的。

梁文道:不一样。

许子东:上海人骨子里看不起屌丝

许子东:上海人骨子里他是看不起屌丝,他觉得人家是蹩三,他其实蹩三,他自己心里还觉得自己是应该是做小开的命,晚上把条裤子在枕头下面折起来折出一条缝,上海人不是那样的,屌丝的经济基础的社会群体是农民工,第二代农民工进城这个是他们的概念。

窦文涛:上海人不是这个屌。

梁文道:屌丝群体以农民工和大学生为主

梁文道:但屌丝又多了另一个群体,除了农民工之外就是学生,就是现在尤其特别多学生,因为今天中国社会跟20年前不一样,这个社会往上流动的机会少了,很多年轻人大概觉得你看眼下楼这么贵,车也买不起,我将来毕业的时候找工作也困难,因为他估计未来几年都是这么在下沉浮浮沉沉,所以现在屌丝里面我觉得最活跃的反而是这种学生。

许子东:再补充一下就是扩招以后的学生,就是大扩招以后把很多小城市农村很多人都通过这个学校途径进入到大城市,在那生存,他们住那个学校跟富士康一样,所以他们这个心里很不满意。

梁文道:然后还有一批是什么呢?还有一批甚至自己根本家里面说不定还算小康之家,但是他喜欢装屌丝,这像什么?就有点像英国,英国的矿工是有矿工文化的,他的矿工就说话带某种口音,衣着视觉上,比如穿那个皮鞋要穿那种鞋,就很硬的,装铁片那个鞋,他有一些英国年轻人明明自己住的很好,自己是中产阶级甚至上层社会出身,他偏要学那个口音,学那种衣着来认同那种文化。

许子东:但是现在是一种巨大的文化现象,谷狗搜屌丝这个四千多万。

窦文涛:对,我跟你说一般屌丝喜欢说自己是矮挫丑,矮穷丑,有个屌丝自己总结的是什么呢?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来划分,屌丝应该是包括了赤贫人群的一部分,农民工城市小手工业者,产业工人不满现状的企业雇员,流氓无产者,困厄的三本狗、专科狗,这都是新词。

梁文道:三本狗。

窦文涛:三本狗,专科狗,总得来说属于社会的中下层,当然这只是屌丝们营造的自我形象,在现实中屌丝是你,屌丝是我,屌丝是每一个愿意把自己视为屌丝的人。

许子东:最容易找到屌丝集中群的地方就是百度贴吧,你同样一个话题,比方说你打梁文道三个字,你在新浪微博搜,你到百度贴吧搜就会搜出不一样的效果,百度贴吧就多一些骂,多一些粗口,但也多一些真诚,没有很文雅的字,但是有时候会把你骂的他根本不想看,你就好像打个比方吧,你在新浪微博上你好像在大学课堂上上课,但是你一到贴吧你就站在街上了,你就对着很多小贩在说话的,就人没有对你的那种假尊敬,人家课堂上学生就是按爱心里不喜欢你。

梁文道:新浪微博都已经叫课堂了。

许子东:有一点,有一点。

梁文道:真的。

许子东:百度贴吧就是屌丝天堂

许子东:新浪微博有一点,但是百度贴吧你们有空可以去玩玩,那就是个屌丝的天堂。

窦文涛:反正他们说屌丝的反义词就是高富帅。

许子东:但是刚才我们说了,没人自称高富帅,李双江儿子也不说自己高富帅,虽然很高,高富帅其实是就是说。

梁文道:就是带贬义的。

许子东:其实现在是因为中国的多年一个文化是仇富文化。咱们从1949年以来建立的一个文化就是生活中人人都想富,舆论中人人都装穷,就说这个很深,所以说屌丝这个词之所以可以从这么贱一个词,就是说实际上的所指,可是现在上升到这么流通的一个能指,这个就说明中国的仇富文化是一个广大的空间。

窦文涛:你讲到这个我就又想起他们有人说,说是这个李双江儿子这个事,就说有些人聊的那可就高了,他说这是反映了什么呢?其实他们就是个靶子,但是就反映的要不说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就是说这些个某些个所谓的精英阶层,相信马克思主义要警惕什么由自己的孩子由圣西门变成西门庆的可能性。

许子东:都是西边的门。

窦文涛:然后还引用了一个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一个场合里还讲到,就说是这个社会利益,阶级利益的这个固化,就说这个阶层。

这个反李会形成这个反李,就是说现在我们看到比如说80年代的时候,好像机会还很混杂至少是,但是现在这个利益团体越来越固化,甚至于有世袭的态势,这也就是说你那些屌丝,或者说很多这些中下层,一种绝望,就是你没机会,所以我就为什么特讨厌那些个教人成功的那,我觉得看着都像骗子,就是说你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社会,他有机会吗?他卖羊肉串,让他去什么街头摆摊,让他大学生创业,有几个能创成李嘉诚的。

许子东:那个固化是1997年就房改开始,其实到现在也就是我们的《锵锵》的15年,就是这15年中国人,除了你做生意以外,你怎么对待房子就决定了你今天在这个社会的阶层,就是你买不买房子的房子的增长的这个价值的增长,就使得现在的社会阶级这样分化,就是屌丝是靠两个东西建成的,一个是房子,一个是网络。

窦文涛:我觉得我们这15年就是最初从屌丝开始讲点黄段子什么的,登登登登登,现在登堂入室。

梁文道:这伴随着中国利益阶层而崛起的节目。

许子东:我们始终坚持屌丝的立场。

窦文涛:对、对、对,但是实际上混的还行。

梁文道:我想讲就是除了刚才我们说的那种就是利益固化了,然后屌丝就大部分要出来说认自己是屌丝,但这里面还有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我们说道很少人会说自己是高帅富吧,这些利益僵固的群体也不大愿意说自己高帅富,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在文化意识上其实一样也是利益僵固的,什么意思的?就是说你们注意我们同样是市场经济,别的成熟的市场经济,美国、香港、英国这些国家或地区,你会发现他很有钱的人没有像我们这里这样子喜欢炫富。

他平常比如说马会这种会俱乐部它不会卖广告的,但是你要来,你就报名参加,选不选你是我们的事,但在中国的俱乐部是拼命卖广告的,所以这是给极少数人的一个东西,所以变成这个社会上好像有一些东西是极少数的专利某些人的这种意识是很深入民心的。

窦文涛:所以前一阵我听说是咱们说过这个马云在一个场合还讲了,说北京这个雾霾大概意思是说他很高兴,说过去这些个干部他们什么都特供,反正现在好了,空气没法特供。

梁文道:其实空气有特供,你没听过吗?就前阵子不是揭发过去年就说有一些政府的办公大楼,他们装了一种非常昂贵的一种空气净化设备。

窦文涛:那真是把我们当成了毒气室了。

梁文道:他们是高帅富,我们这都是屌丝。

窦文涛:把我们当成了毒气室了。

许子东:你在高速公路开车你会看到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全球仅13席,常常有这么一个某一个房子什么文物精华,这个非常奇怪。在这种广告的场合,人家都是做最大众的东西,因为这是要给最多人看。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