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女生派》好色:以貌取人饶过谁

《圆桌女生派》好色:以貌取人饶过谁

有声读物」「2019-10-16」「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窦文涛:今天是最男女平等了,男一半女一半,而且既然是女性话题,我动议咱们也别给女性烧香了,咱们改成。 梁文道:点蜡烛,这意思不是一样吗? 窦文涛:不...

窦文涛:今天是最男女平等了,男一半女一半,而且既然是女性话题,我动议咱们也别给女性烧香了,咱们改成。

梁文道:点蜡烛,这意思不是一样吗?

窦文涛:不是,是烛光。

孟广美:而且还是白色的蜡烛。

窦文涛:咱们就用烛光来祝愿所有的女性吧。

梁文道:都像圣母一样,是吧?

窦文涛:我看你今天像穿成神父一样,祝愿所有的女性活出自己的漂亮,对不对。

蒋方舟:好敷衍。

孟广美:真的。

窦文涛:有烛光,没晚餐,这也是我多年来对女性承诺的真相,是不是。

孟广美:很怕老,但要把日子过精彩
窦文涛:讲这个女性话题,我觉得就是我最检讨到灵魂深处,我觉得最好的开头莫过于我作为一个直男主持人对女性观众的忏悔告解,开始。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我要帮我的老朋友澄清。大画家刘丹,咱们这《圆桌派》第一季的时候,有一集我讲一个段子,我就说刘丹老师给我讲过一个英文笑话,说男的不怕老,女的也不怕老,男的说我们老了,可以像著名影星肖恩·康纳利,然后说,女的老了也像肖恩·康纳利。

播出之后,刘丹碰见我,就说文涛,你那个《圆桌派》可把我害惨了,他英国的朋友打电话给他。说中国的男人不懂得欣赏中老年女士的美。他说我什么时候给你讲过这个笑话,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蒋方舟:但是确实是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残酷真相,就是女性到了一定的年纪,她就丧失她的性别属性了,她就只是一个人,而不再是一个女人了,说出直男,说出你的真实想法,你觉得是这样吗?你懂得欣赏中老年妇女的美?

梁文道:因为我见过很多,好几位年纪很大的女性,是让人觉得非常仰慕的,就是她的整个气质,你不会觉得她很夸张的表现出某种年轻女孩的女性的性征,但是问题是她整个气质是完全到了另一个层次,我觉得跟老男人的美是不一样的,很美。

窦文涛:广美,你怕老吗?

孟广美:怕,怕死了,我从18岁就特别怕老了,我18岁的时候就觉得30岁的女人好老。

梁文道:是不是快死了,觉得30岁?

孟广美:不是快死了,我那时候就觉得30岁是阿姨了,等到自己30岁的时候就觉得,30岁还是挺好的呀,然后又开始恐惧40岁,然后到了40岁的时候还是觉得其实原来40岁的这个光环跟光彩,是你20岁跟30岁的时候你想象不到的,就觉得原来40岁可以这么棒。

然后当然40岁还是非常恐惧50岁,所以我觉得你就一路走来,你就把那个日子过精彩了,但是我还是很害怕60岁。

窦文涛:别怕。

孟广美:但是我相信我应该不会变肖恩·康纳利。

窦文涛:对,有刘丹老师罩着呢。刘丹老师说你根本就讲的正向反。他说些英美女士当时跟他讲的是什么,说我们年轻的时候希望像伊丽莎白·泰勒,这个好莱坞影星有八任丈夫。然后就说我们老了也希望活得像伊丽莎白·泰勒,激情燃烧的岁月。

蒋方舟:美是一种刚需

窦文涛:我还看到另一面,就是方舟的这一面,就是女孩觉得相貌越来越重要。

蒋方舟:对啊,我觉得人们对相貌的真实反应,大家都能看到一个长得好看的女孩和一个不好看的女孩的差别待遇,但是大家都为了这个政治正确不说,我觉得这是没必要的。

这两年我越来越觉得,美还真的是一种刚需,就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美的人身上就是传奇,难看的人就是遭遇。

你看到的所谓历史上的才女,或者是被当作名女人的,就还都是长得好看的女性,因为长得好看,在这个男权社会获得的机会也更多,她的故事也更多,她本人的传奇性就是给她的作品加了分,所以就是美的人确实比较容易活成传奇。

孟广美:你为什么不觉得那是一个整体的概念。你不觉得那些才女,如果她没有那些才的话,你不会真心觉得她这么的漂亮。

蒋方舟:但在同等的才华的条件下,同样的社交场合。这些美女她获得的机会,比如说林徽因吧,太太的客厅。

那这男性愿意跟她交往,愿意去增长她的见识和拓宽她的视野,在整个社会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所以她就是比难看的女性获得的机会越多,然后也更可能成为一个传奇。

梁文道:但是另一方面,一个社会这么公然的我们去用容貌外形去议论这个事,并且以这个东西为评判一个人的基本标准的话,我觉得这就恰恰是这个社会的问题。

你比如说就拿我们这个节目来讲,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做谈话节目这么多年了。文涛,我们找男嘉宾上来的时候,极少看到底下的留言会议论这个男的长成这样,还找他怎么样怎么样。但是一请到女嘉宾,大家是肆无忌惮地从头到尾的点评。

蒋方舟:从小被教育“爱漂亮是不好的事”

窦文涛: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了,我们说太在乎这个容貌,就形成现在女孩的危机感,一般到30岁据说有一个紧张期,怕自己人老珠黄呗。

刚才说的画家刘丹老师,他就真能觉得,他能欣赏中年女性的美。后来我去一趟巴黎,我也发现了这个巴黎老太太是漂亮,我一直记得一个巴黎老太太跟我回眸一笑。

梁文道:那以后你就开始注意老年妇女了。

窦文涛:我给你看照片,他们在巴黎街头说有几个老太太的照片,你看看,是不是有范儿。所以说人家老了怎么看不出这种危机感,一样在街上这么美。

蒋方舟:所以还是不能自己放弃自己的这个性别特征,我觉得中国的教育,就我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就觉得小孩爱漂亮是一个问题,就是说女孩不能太在乎这个。

小时候就觉得爱漂亮是不好的事,然后老了之后也是强迫老太太放弃她的性别追求,不能穿太花哨的,不能穿太红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教育的一个问题,就是在小孩和老年都强迫她放弃自己的性别特征。

梁文道:在中国好像我觉得还不止是要女人放弃这个方面,男人也很放弃,你不觉得中国的男人一大半都自暴自弃的吗?很多时候男的是从小就被要求,一个男的太在乎外表,就很娘们儿。

然后到现在我们社会上成功认识的典范站出来,你觉得外形上面总还是可以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不只是指身材,而且衣着各方面,我觉得很奇怪,我们整个社会好像都没有这些要求。

梁文道:处女脸代表男人潜藏的处女情结

窦文涛:我给你看一组周星弛的电影,他们讲这个星女郎三代的变迁,你能看到审美的变化。据说早年这星女郎,邱淑贞、张敏她是这种酥胸半露,那个性感撩人,后来到了另一个阶段,就是张柏芝和朱茵,就是属于比较可爱俏丽。

然后你看到了现在这个时代,这个星女郎变成黄圣依、林允,你注意林允,林允这种脸现在被称为说最时髦的,比网红脸更进一步。

梁文道:什么。

窦文涛:叫处女脸,你看有人P的,说假如林允的脸变成这样的话,就叫网红脸,但是事实上林允的这种脸,现在就叫处女脸。

梁文道:处女脸这个名字我觉得起得太好了,就是恰恰代表了男人潜藏那种处女情意结,就是总觉得一个女的应该是等待他启蒙,她是未经人世、不懂世事,什么东西都有待他来教导、启发。

蒋方舟:就是养成系的这种感觉。

窦文涛:但实际上会不会是男性的自卑呢,他觉得这处女未经世事、可控。

梁文道:对,她好欺负,就比如说你可能也是个不怎么样的,但是你遇上一个小女孩,你觉得特别好骗嘛。

孟广美:男人喜欢“素颜妆”,不是“素颜”

蒋方舟:你有尝试为伴侣而改变自己相貌上的打扮,比如说对方喜欢萝莉型的,你就少女一点,会有这样的经历吗?

孟广美:为了录节目,我上网找了一些关键字,然后查到女性崛起,原来女性崛起真的是有一个TED的演讲,而且讲得特别棒,除了它内容很棒之外,下面那些评论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就有好多可能真的是直男癌,他们写说女性崛什么起,你看看现在整容这么流行,女生各种的化妆,疯狂地爱买保养品、化妆品,为的是什么啊?不就是为了要讨好男人吗,这怎么还能说女性崛起,这分明就是女性的堕落跟衰落。你是真心这么觉得吗?就像你问我的问题,我会不会为了男人去优化自己的外表。

蒋方舟:或者是改变一种风格,根据他的审美。

窦文涛:女学者刘瑜,我那天还看她写那么一句话,她说每当我想为自己的24岁到31岁,这段青春过去之后唏嘘可惜,她说每当我想做这种感叹的时候,我就想到这纯粹是为了满足男性审美观而来的感叹,所以我就一点也不可惜了。

梁文道:不过我不觉得一个女人打扮或者说是美容,做任何事情就只是为了讨好男性,因为女性也可以为了讨好女性来做这件事,或者讨好她自己,刚才那个讲法后面还假设一种异性恋观点,就我见过很多同性伴侣,她们都长得很漂亮,她们会为对方打扮,那么更重要的是女性可以为自己。

窦文涛:这个问题我跟广美曾经专门讨论过,因为我自己并不喜欢女性浓妆艳抹,同时我得到的数据,很多调查发现,60%到70%的男性,他喜欢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太太素颜。

蒋方舟:是真素颜还是素颜妆,这个是有区别的。

窦文涛:还是化得像素颜。

孟广美:素颜妆,重点是素颜妆。

窦文涛:对,所以那天我就问广美,我说我们并不喜欢这样,为什么那么多女的要把自己化成那样呢?

蒋方舟:素颜妆比较难化。

孟广美:不就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吗,其实女生做了很多的事情,她真心不是为了要讨好男人的。刚刚两个问题,那个男人是喜欢素颜妆,不是喜欢素颜。为什么,因为我老公也老跟我讲,你能不化妆吗,你化了妆跟鬼一样。

窦文涛:你老公得到这儿来揪斗。

孟广美:他真的这么跟我讲,他讲说,你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完全没有化妆,你穿着T恤牛仔裤多好看哪。我心里在想,那天我分明是化了妆的,但是那个因为工作了一整天,妆基本已经差不多掉光,也都吸收得差不多,但是还是有妆,是一个素颜妆。

窦文涛:不,我后来跟你讲,这个男的他会被那个化得特艳乍的吸引,并不见得说明他对她有意,而是视觉很夸张就多看两眼。

窦文涛:“男女平等”太抽象,男女有别是事实

窦文涛:我觉得男女还是有别的,我就说男女平等这个词太抽象,其实你要让我说男女他就是不一样,行为方式不太一样,比方说男的也爱买东西,但女的爱买东西的方式就不太一样。

你比方说,像你们女孩约了见面,吃完饭咱们逛街,这女的爱逛街。俩人逛街在商店里,这么看看,然后逛一半,咱俩还得喝个珍珠奶茶去。这个男的绝对不会这么约会的。

孟广美:我们现在都不逛街了,我们都上天猫而已。

梁文道:说得好,接得好。

窦文涛:行,给你钱。

蒋方舟:我不逛街,我也是网购。

梁文道:我觉得很难去说这个女人永远的天性就必然是怎么样怎么样。

蒋方舟:男人逛男装店,结伴逛男装店也会说你穿这个好显瘦,显得屁股好翘。

梁文道:会,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我在香港一家我挺喜欢的男装店,那里面我就真的见过一帮男人下班后一起来看,说请哥们儿给点意见,然后大家就会上来摸,就说这个肩膀这儿还可以怎么样怎么样,这个腰要不要再收一下,真的是很奇特是不是,我们以前很难想象。

窦文涛:听上去好像是同性恋的朋友。

梁文道:不一定,我觉得这个整个社会在变,以前我们觉得像这么买衣服,这么样子结伴去逛男装店的应该都是同志,但是我觉得最近几年在变了,就是同志、非同志之间,男跟女之间的许多的很绝对的区隔正在模糊。

窦文涛:你们说,女性是不是购物欲比男性强?

蒋方舟:反正我是,我写东西之前每天先要网购差不多一个小时。我就是靠这个打起精神,我不买,我就是看,把一个个放到购物车,我每天必须一个小时热身。

窦文涛:这种快感是什么感觉?

蒋方舟:我觉得就是想象这个东西属于我,这个想象的过程就让我觉得愉悦。

梁文道:真的,是个仪式是不是。

蒋方舟:仪式。

窦文涛:就是文道讲很多不同是这个文化造成的。但我也要讲,这个男女有别也有它很深的根源。你比如最近不是挺时髦人类简史、未来简史这个书吗,这个里面讲到我们的祖先,都是叫狩猎采集型社会。

男人通常认为比较容易专注,你看发烧友净是男的,它像个男的打猎,三天三夜追一个老虎,他目的性很强。但是女的就采集,女的在森林里采集像不像逛百货公司。而且你看女性爱看电视和时装杂志,她都是浏览型。

但是绝不是小看女性,有人说实际上当年打那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三天未必打得着一头野猪。但是,女人的这个采集型,靠捡果子也许提供了多达60%的食物。

梁文道:对,的确是这样。而且采集社会里面,还能看到一种今天女性的某些遗传,女人在一个社会里面集体出去采集,男的集体出去打猎,女的会一直说话,男的是一声不坑。你打猎,你是不能说话,你会惊动猎物,但女性在采集的时候,她们是一路走一路闲话家常。

孟广美:还要唱歌。

梁文道:对啊,所以女性的社交能力那时候就特别发达,比较能够懂得怎么跟人相处。她们是边聊、边吃、边逛,其实很惬意的。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