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陶杰《锵锵三人行》:中国父母的相亲鄙视链

许子东、陶杰《锵锵三人行》:中国父母的相亲鄙视链

有声读物」「2019-10-17」「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众多一线城市如北上广等城市的公园相亲角流行着明码标价的相亲价目表,对于房产、户口、学历等硬件兑换着明确的金钱额度,甚至连属相为羊的人群也...

核心提示:众多一线城市如北上广等城市的公园相亲角流行着明码标价的相亲价目表,对于房产、户口、学历等硬件兑换着明确的金钱额度,甚至连属相为羊的人群也受到歧视,令人瞠目结舌。怎样看待相亲硬件与软件的重要性对比?婚姻除了功能还应包括哪些属性?本期《锵锵三人行》将继续用独到的视角来讨论中国式相亲现状。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许老师最近我经常听听陶杰老师的音频节目,我自己现在觉得可能将来我也会回到音频,许老师现在也做音频节目,因为我本来就是出身电台的,我后来想现在越长越老丑了,再过两年没脸见人了,我就准备彻底封视,但是人往往是起点又回到终点,终点又回到起点。

许子东:我那个还是出书,不过他们说现在出书不光是纸上印,还要有有声版,好吧,那就有声。

窦文涛:所以你们这个有料的有知识的人,比如那天陶老师讲了一个英文我觉得挺有意思,就是说发生在英国的一起案子,你听陶老师给我们讲讲。

陶杰:大概在1953年的时候,在伦敦就是有一对少年的罪犯,一个17岁,一个16岁,16岁是不良少年,拿这个枪去偷一个仓库,然后他们在屋顶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时候警察在对面发现了,警察他爬到屋顶,然后在屋顶上跟这个16岁这个说,你这个枪给我,这个16岁的吓死了,拿这个枪对着这个警察,手在抖,那17岁他的所谓大哥有一点的智障,看见很怕,他怕他开枪,然后他就劝这个小的,他说了一句话,就是说把枪交给他算了,让他拿掉你的枪算了,结果这个16岁一听他以为叫他开火,it那个字它本来明明是指手枪,他以为是给他一枪弹,把那个警察打死了。最后这两个人抓了,抓了16岁开枪那个没事,因为他没成年,告就告17岁这个人那句话,是不是你教唆他开枪谋杀这个警察,就在庭上翻来覆去的辩论,就是说这个控方的律师说,你这句话就是叫他开枪打死警察,辩方就说不是这个意思啊,他有点智障,他人很好,他想这个事和平解决算了,他的意思是把枪交给警察,许老师上一次又是一种解释,七种歧义,英国文学评论有一本书叫《分析英国文学语文的七种歧义》,这个就是最要命的。

窦文涛:这是历史上很著名的。

陶杰:16岁判劳教所,17岁那个死刑,杀了。

许子东:这是英文的歧义。

陶杰:四十年以后他的姐姐,他的妹妹都喊冤,说这个案子是大冤案要求平反,后来平反了,但是人都死了。

窦文涛:平反有什么用。

陶杰:就是一句话,在英文里也有。

窦文涛:所以你看我本来还想着移居外国,那天听了陶老师讲这故事,我想我还是牢牢抱紧祖国,跑到外国没有命在。

陶杰:就说出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英文,这个文法完全没错,但是这个it这个字代表是那个手枪还是让他尝一个子弹。

窦文涛:所以听了之后我就觉得对英语我更没必要学了,学不到这种程度。你在祖国混你就得了解足够的很多人情世故,当然咱们今天的话题跟这个歧义英文没有什么关系,我说你看他这个不同文化真的是有一个不同的价值标准,这个我想讲什么,不是想讲多抽象的,我想讲讲相亲,最近咱们内地相亲的话题很火,是因为出了一篇报道,许老师你肯定知道就是在上海也有一个著名的地方。

许子东:人民公园有一个相亲角。

窦文涛:在北京什么朝阳公园、中山公园也有几大点,过去我们聊过这件事,但是这件事里有微妙的变化,你可以先看看,你现在到那些地方爸爸妈妈带着孩子相亲,跟集贸市场一样摆摊,爸爸妈妈带着,这都是贴出来的材料,材料上面多是硬条件,非常有意思的是形成了一条鄙视链,这个鄙视链很好玩,你接着往下看,你看爸爸妈妈说我儿子才33岁没北京户口的姑娘考虑都没有考虑,即便别的条件,你看我们不找外地的,甚至可以轻度残疾,只要你是北京户口,但是属羊的绝对不行,气死我了,我就是属羊的,属羊的倒霉,属羊的不行。

许子东:为什么属羊的不行?

窦文涛:民间传说,但是一般据说女的属羊不好。

陶杰:有这种迷信。

窦文涛:你看这个鄙视链,你注意到没有这个价值标准,北京户口京籍京户,就你有北京户口的等值54万,房产你住在中心城区和教育高地的422万到1035万,学历海归博士等值于100到150万,你最后可以把它等值算成数据,然后第二等的人是你是北京户但是你非京籍,你不是北京籍的,你看非京籍京户也能算54万,然后下边其他城六区,就你不住在中心城区的,你这价码等于357到700多万,然后博士你比那海归博士差了十倍,等于10万到22万,下面你看就是京籍被京户,还有住在通州的就一路往下跳水。然后你看中国式相亲价目表,陶老师你看看什么是今天的门当户对,你看画着鸡心的,下面第一类是顶配,顶配什么样叫郎才女貌,就是说男性身价是北京户口东城、西城或者海淀区域有房子,有七座以下中高档的轿车,月薪五万以上,硕士、博士或者海归博士,这样的男的顶配什么样的女的呢,北京户口、貌美如花,貌美如花的才能顶配。然后女的也是东城、西城、海淀房,七座以下中高档轿车,月薪也得两万以上,本科或者硕士,这你们俩叫门当户对的顶配。

你看下边就叫高配,高配是什么呢,男的是北京户口,城六区有房,然后月薪两万以上本科或硕士,也得有车,高配女的就不叫貌美如花了,但是叫长相出众,然后也得是北京户口,月薪也得一万以上。往下就是标配,标配虽然是北京户口,但是是在朝阳、丰台、石景山或通州有房,月薪一万以上本科的,然后标配女的你看就户口不限了,但是貌美如花,貌美如花可以拉高。

许子东:但是同样貌美如花可以是顶配可以是标配呀。

窦文涛:你要是貌美如花,你再加上你是北京户口女的那你就是顶配人选,但是你要达到高配有北京户口女的吧,长相出众听起来比貌美如花差一点,但是你要到标配,就是第三等级的,貌美如花但是户口可以不限,但是你也得是月薪五千以上,而且你女的在北京或者北京周边也得有房,光凭貌美如花现在不行。

许子东:女的也得有。

窦文涛:也得有,我就是跟你说最后一栏吧,就是最低的,男的叫做非北京户口,北京和周边无房,然后女的是非北京户口,北京和周边无房,同时属羊,这一栏叫做,这一栏连简配都够不上,这一栏叫做不考虑。

陶杰:那我给他提个意见,什么顶配、高配抽象一点,形象化,头一级叫凤凰配、鸳鸯配、山鸡配,然后野兔配,耗子配。

窦文涛:耗子是住哪儿?住地下室的,是吗?

陶杰:对了,打洞的,龙生龙,凤生凤,养个耗子会打洞。

窦文涛:你知道就是我原来也记得这个,就是说其实老年人要不说人家阅历深,说话说的比青年人就清楚,他们认识到了人生的本质,所以有些人说,说这些个爸爸妈妈怎么这么讨厌呢,绑架孩子,其实有时候你觉得他们拿出来的这个,这不就是婚姻的本质吗?老人家们只不过是说白了,貌美如花,我这长相出众,你有北京户口吗?中高档轿车,交易呀,但是这跟事实又有什么不同呢?

陶杰:因为婚姻对于年轻人是以浪漫开始,但是你这个人岁数长大,最后以功能告终,貌美如花。

窦文涛:功能告终。

许子东:各种功能。

陶杰:钱、房子,有没有绿卡,能不能出国,男人你年轻时候长的像黄晓明没用,你会不会有李嘉诚那种赚钱能力。

窦文涛:最怕的是年轻时候长的像李嘉诚,年老的时候像谁啊,像山鸡。

陶杰:所以这个是婚姻精算学,这个得要交给父母,做一点发言权,我觉得这个是理性跟感性平衡,年轻人貌美如花也好,很俊也好,罗密欧与朱丽叶,你别忘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死的时候才15岁,他莎士比亚没有说他们如果活过来结婚到了40多岁之后怎么办。

窦文涛:绝对悲剧,那肯定。许老师刚才想说什么?

许子东:他那个男女标准特别有意思,你看那个男的其实是一条线的,你看他是学历越高你这个配就越高,当然他有一个政治不正确海外比中国,我们中国大学现在世界第一,他怎么这么看低我们中国大学,但是这是偏见,所以他是海归,但是赚钱多就往上,所以这是一条线,女的就妙了,女的不是的,下面你的学历往上,但是上到一定程度,你不能再上了,因为最高配是本科,博士要掉下来的,博士反而往下去了,所以女的就很苦,女的读书就不知道,男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个方向特别努力,女的就麻烦了,女的就不知道该读多少才是好,读的太多倒过来了,这个是充满了社会偏见。

窦文涛:没错,就刚才那个图,前一张鄙视链,你看单讲女的话,顶级是本科,硕士、大专、高中,最低层的是博士、海归博士,当然更低的就是属羊。

许子东:如果博士属羊,貌美如花、北京户口都没用,你说这个女的,我们从老师角度觉得,这一条是政治不正确对不对,但是他是现实,就像你们刚才讲这是很多老人总结了无数的社会智慧以后形成这么一个折算,就是说他们从日常生活角度知道女博士难弄,所以这个当然是很错的。另外有一点我没看懂京籍京户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有北京户口还有京籍这是什么道理?

窦文涛:户籍和户口这是什么概念。

陶杰:那你是哪儿的人啊?

许子东:户口你就这个地方。

窦文涛:籍贯。

陶杰:你爸爸你爷爷都是北京人,你知道吧,那什么背景啊。

窦文涛:我跟你讲这个里边还关系到什么呢,老人家考虑问题你要不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将来我们家姑娘整天还得接待你们家在穷地方的穷亲戚到北京来探亲,还得安排你们住,这不是给我们家找麻烦吗?这就是京籍京户。

就是今天这个时代非常的复杂,你看他同一方面咱们感觉好像是年轻人好像越来越有主意了,像什么女权声音也在高涨,你知道最近有一个广告又招骂了,给人家骂翻天,说一种二手汽车的广告,但是这个广告就反映了老丈母娘还是谁对媳妇的这种挑眼,结果被那些女性主义者,也不光女性主义者,今天站起来的妇女们都骂这个广告,你可以看看。

网络片断

我愿意。

等一下,等一下,你让一下。

妈,妈,你这是干嘛。

窦文涛:看明白吗,这丈母娘就要看看牙口。

许子东:是不是整容。

窦文涛:看看身体。

许子东:是不是真的。

窦文涛:你在这想是看整容。

许子东:当然是看整容了,她就看看你鼻子是不是假的,是不是韩国造的,但是最后脸全是真的,她闭嘴了。就没想到身体。

窦文涛:就是说这个问题反映出什么,过去我们老说女性被物化,可是我现在通过这些老人家的哲学,我发现是不是在最高的意义上,真的就是男人也是个东西。人与人就是物化的关系,这不就是应了天地不仁嘛,说白了所有浪漫的面纱底下。你哪怕就是香港的豪门婚姻,你跟那个街头这种,公园的其实有什么不同,不就是在比价嘛。

陶杰:就是赤裸裸的经济关系,男女关系,就是赤裸裸的,不是性关系,是经济性关系。

窦文涛:您说赤裸裸,我觉得所谓高端和低端,差别不在本质,而在于是赤裸裸的还是有所遮掩的,是不是这意思呢。

许子东:脱了衣服人都是一样嘛,高端、低端其实人的身体还是一样。

窦文涛:那也不一定,那你喜欢找有的,不喜欢找另一个。

陶杰:因为现在是个资讯爆炸的时代,都讲求快,快不能够讲求含蓄,什么都要赤裸裸,价钱提出来,接不接受,我点头、摇头就这么简单。从前你看中国文化从《诗经》那个时代,这个男女相悦还得隔一条河,唱唱歌。

窦文涛: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陶杰:那么这个呢是大家看看,然后唱个歌,然后再看看这个个性怎么样,然后拉着手,然后在河边走走,你现在看很多电影,都是这样。印度的一个文化。

许子东:两个人唱歌唱半天。

陶杰:就等于现在看这个电影,这些叫冷场,这冷场统统减掉,一开场开门见山,来吧。现在整个社会是这样,因为它这个生活的速度太快了,人的意识跳跃的太快,太多的事情要忙。这个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她可能要忙别的,她主持完儿子的婚礼可能要看股票去了,可能也上班了,可能她自己有个工厂要回去巡视一下。那儿子今天就这么半小时婚礼,她来了,我没时间,我就看看这靠不靠得住,就这样的手法。

窦文涛:所以它不得不变成人肉市场,因为这样符合现代社会高效,咱没那么长的时间。

许子东:这也是不是现代社会,从人类历史上,婚姻就是你从社会、政治、历史的角度看就是一个利益交换。

陶杰:但是没这么极端,从前农村那个父母。

窦文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陶杰:媒妁之言,还要看看你这个八字。

窦文涛:这也看看属相啊。

陶杰:一样,所以说这里头有一条,生肖属羊的不行,这个是从前诗经社会,农业社会留下来一个残余的标准,但是其他每一样都是城市的标准,不是农村的标准。所以今天是农村变成城镇化。

许子东:刚才讲从政治、社会、历史的角度来讲,男女在一起是利益关系,但是人类社会它只有调节机构,它还有两个领域,一个宗教,一个艺术的。就是要营造一个爱、感情,独特情感,所以严格说来男女在一起政治、历史、社会是硬件。那我们人不能只靠硬件。

陶杰:经济是个硬件。

许子东:经济是硬件,归根结底硬件是最重要,但是还要有软件,我觉得这些爸爸妈妈,这些公园里面老头老太,他们是做硬件的事情。他们说我给提供一个大概不错的框架,一看跟女儿说,你看隔壁那老头整天跟我打太极拳,家里靠谱,家底知道。他那个房子多少钱,他家里多少人做官,我们都清楚,一看他侄子现在从美国回来,大致靠谱,喜欢不喜欢你自己慢慢去聊,对不对。你们合得拢合不拢,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们给打一个大框架。而且现在这些老人们,你也不要怪他们庸俗,你单看照片很庸俗,拿张纸蹲在地上跟要饭的似的,可是他们也是一番苦心。最新的情况是什么,最新的情况是本来大家都是无产阶级,现在这两年强国了,突然家里就有一千万了,那有一千万,我是给你儿子的,可是你得别看走眼,你找了一个不是雄安,雄北什么地方的人进来,我们家一千万她家十万。那以后一结婚,一看,我这不得保卫我们家的财产,这叫经济安全嘛。

窦文涛:还真是,现在有一个升级的有一个新的条款,我在雄安有套房,这也能加分。

许子东:这是顶顶配。

窦文涛:但是现在咱们讲这个电脑,好像感觉软件更有决定性。

许子东:对,照理说这些可以用电脑做。

窦文涛:可是我觉得呢,现在我到越来越觉得这个马克思其实真有他的深刻性。

许子东:那当然。

窦文涛: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决定意识形态,你知道因为这个事,我过去只听说过艺术史。就说这个艺术不是进化论,艺术不见得是进步的,它经常会退回去。

许子东:诗经还是最好。

窦文涛:现在我发现文化乃至于很多领域,都可能是会退步的,这个历史不是一个。

许子东:循环。

窦文涛:我就觉得很奇怪,就是今天的年轻人咱们接触,他们怎么肯听父母的,整天听他们发牢骚,整天听大家说父母逼婚。可是我现在就发现,现在叫父母的硬件决定了你软件。它不是像过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见面。但是呢,你想想吧,这个父母说我给你去找,当然你要自己看一眼,你看不合适没关系,咱们再在这个圈里再找一个,你这叫被绑架,你一次次的弄,一次次的弄,一次次的见。你最后说十个不成,十一个你最后不得不见中一个。

许子东:软件较不过硬件。

你讲的非常对,就是说现在咱不都讲国家安全,为什么父母亲这么上心,现在是财产安全。咱们国家现在金融安全,家庭有没有金融安全,我有套房,上千万的。你这一结婚没找对的话,这就涉及到家庭的金融风险,的确是这个事。

陶杰:而且你做儿子的没有发言权,为什么?

窦文涛:没错。

陶杰:你是啃老族。

窦文涛:对了。

陶杰:有种你自己去有套房子。

许子东:他也做不了。

陶杰:你扬名立万,你活到了这把年纪三十岁出头,你还不是老头子给你的嘛。住住家里,房间自己往里躲,上网,上电脑。你这啃老族你变成父母的附庸,我是组织对不对。

窦文涛:这就是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这个我有时候想起来也挺寒凉的,真的。你知道就是我跟这些个年轻人们,就是他们不是都跟父母亲都很多矛盾,就是人类吵架。我为什么说马克思有一定的深刻性呢,吵到最后开始说的都是感情,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对你怎么怎么着。但是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完全没法弥合,你知道就跟人类的一切冲突一样,最后图穷匕首现的时候,拿出来的是什么。我养着你就得听我的,你住我的房子你就得听我的,谁供你上的学。

许子东:过去几十年经历了一个变化,一个曲线的变化,在六十年代革命时期你这个小孩是没办法的,你老爸的一切决定了你的一切。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了,某种程度上就是离家出走。你看,我就是自己闯天下去了,对不对。离家出走的年轻人现在都高房价打回家里了。

窦文涛:没错没错。

许子东:你出去你是想解放,你甚至出国去你伦敦,你纽约转了一圈回来,最后发现还是老爸那几个单位分来房子最值钱。

窦文涛:所以现在孩子们是无产阶级,受着他们父母代表着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统治和压迫,接受他们的意识形态。

陶杰:因为房价涨的快嘛,很简单的嘛。

许子东:然后他在外面他别的可以不理他父亲,直到他交了女朋友了,要成家,回去求老爸了。那怎么办,那老爸说我公园里帮你找啊,我一直在帮你找,你别找羊啊。羊博士更不行。

窦文涛:所以你说,你批评人爱钱。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