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玮婕、马家辉《锵锵三人行》:聊聊“王者荣耀”

林玮婕、马家辉《锵锵三人行》:聊聊“王者荣耀”

有声读物」「2019-10-17」「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林玮婕爆料,凤凰卫视的主持人“沉迷”王者荣耀,黄姓女主播以及万姓男主播,以及很多的男主播们,都组成战队。窦文涛认为,作为成年人,有能力对游...

核心提示:林玮婕爆料,凤凰卫视的主持人“沉迷”王者荣耀,黄姓女主播以及万姓男主播,以及很多的男主播们,都组成战队。窦文涛认为,作为成年人,有能力对游戏进行判断,但是对于儿童,人民网所提到的防沉迷、加强监管是很有必要的。

窦文涛:其实咱们节目也是个游戏,是吧,聊天的游戏,但是现在我学会了,游戏要跟着人民走。

林玮婕:没错。

窦文涛:跟着人民网走,人民网评王者荣耀,到底是娱乐大众还是陷害人生。然后人民网二评王者荣耀,加强社交游戏监管刻不容缓,人民网三评王者荣耀,移动时代不会像有人想象的那样无忧,而且我不光跟随人民网,我还跟随新华社还有呢,荆轲变美女。这话题堂堂正正的,家辉,对王者荣耀在我们这个周围朋友圈的这个火,你有见闻吗?

马家辉:当然,还有第一手的体验,因为我很多的学生。

窦文涛:你玩是吧?

马家辉:我没玩过,我看学生玩,因为我看到,我当了几年的大学的那个叫什么,你们叫社管,管理那些。

窦文涛:辅导员。

马家辉:那看到他们不断的变,以前玩三国杀,后来玩什么英雄联盟什么,现在是玩这个王者荣耀嘛,真的是蛮迷的,那我就看他们玩,可是我觉得说,重点监管,监管它的什么呢?是不是说一个游戏不管你叫它是不是一个游戏,它还是好玩的,它不能太好玩,任何的东西太好玩,像对我来说打麻将一样,非常沉迷的,对不对。

窦文涛:对,你要说这个我倒想起来了,打麻将的瘾能戒吗?

马家辉:要很辛苦,你要家里娶一个很凶的老婆才能戒掉,那我成功了。

窦文涛:对。玮婕呢,可以报告一下关于凤凰卫视玩王者荣耀的情况。

林玮婕:我觉得我们一半以上的主持人都沉迷,你都不知道,在我们楼上那个主持人小房间里面,就有一位黄姓女主播以及万姓男主播,以及很多的男主播们,他们就会开始组战队,然后播早班车也是这样,早班车的几乎所有主编都是战队的一员,所以每次早上开始吃早餐的时候,大家就在食堂里面疯狂的开始打王者荣耀。就呈现一个大家都已经中毒了。

窦文涛:你为什么不打?

林玮婕:我首先,我两个原因不打,第一是我上面有个哥哥,那我们就身为老二都会有一种知道哥哥被揍的事情千万不要做,我哥哥小时候就是,就网咖,打电动什么的,就被我妈毒打,所以身为老二就有一种假装乖,我不会打电动,然后再者是,我真的是,我是有测试过眼睛跟手不大协调,所以我。

窦文涛:失调是吗?

林玮婕:是有一点点,所以我其实是手脑不大协调那种人,所以我打电动一定会死。

窦文涛:我也是,我也是身体协调比较差,就将来会得那种硬化,多发性硬化症。

马家辉:不是早就得了,上回。

窦文涛:咱们主持人应该提倡他们玩,因为都是成年人,也不叫提倡,但是现在问题在于。

林玮婕:小孩。

窦文涛:这是不是,我觉得这个不仅是王者荣耀的问题,所以说人民网也不是开玩笑,它当然不是开玩笑。

林玮婕:它很认真的。

窦文涛:这是个很认真的,这是个事关人类的科技时代的一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它有严肃性,所以你知道腾讯出台的这个大动作啊,就是史上最严格的防沉迷的机制,而且它是一套系统工程,就是你现在你要认为腾讯那帮开发的说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觉着恐怕也未必是那样,就我看采访他们一个发明这个游戏的。

林玮婕:游戏的创始人。

窦文涛:他那意思就是说,我们实际上早就,不是说因为人民网说了我们才弄,实际上我们早就有这个防沉迷的程序,而且他们还有系统工程呢,就我注意到他们的倾向就是说,我们这里边有夏侯惇,我们这里边有小乔,虽然小乔穿的就跟一个小超短裙,小乔。但是他希望把他引导,就所谓的正能量,比如说他现在要搞一些历史故事的节目,就借着这个让大家学习历史知识,所以出台就有一个叫什么共同安全什么平台。

林玮婕:对。

窦文涛:你知道那原理吗?他现在是两个,一个就是说实名,实名呢,但是我发现这个记者也挺狠的,什么中青报的记者就偷偷上去玩,就发现还是有破绽,当然他们也承认,就说问题在于,实名实身份证什么认证,你到现在为止他不光是一个网站,他是整个互联网,这都是个大难题,你如何做到他不用小号啊,或者说是社会上。

林玮婕:拿别人的号啊。

窦文涛:社会上有很多你给钱他就帮你弄这个东西,他们腾讯也说了,说我们已经打击了很多很多。

林玮婕:第一天就被破解了,然后第一天就很多商家就直接几千块,我就帮你开一个,你就算未成年,我也帮你开一个。

马家辉:什么几千块,几十块就有了。对,可能几千块开一个可以长久玩,你要的话,就几十块买一个身份,太简单。所以股民的反应最快的,这个事情一出来的第一天,腾讯的股价就往下掉。

林玮婕:大跌,跌了4.1%还是4.2%。

马家辉:第二天全部都涨回了。

林玮婕:因为所有的,因为我看就好玩就在于这里,就当腾讯第一天要设,第一天往下之后,所有的游戏类股都跌,但是第二天早上你看到所有的经济日报什么都告诉你说,大行建议趁低买入,所以隔天马上就反弹,所以我想说,昨天只是叫我们好好。

窦文涛:是真的啊。

林玮婕:真的啊。

窦文涛:真的,趁机买入是个机会啊。他腾讯肯定未来火啊。

马家辉:所以我一开始说的,说重点在于说,到底要监管什么,你监管它不能让这个游戏太好玩吗?只要任何的东西,所以我举麻将作为比喻,只要任何的东西太好玩,那一定会沉迷嘛,那所以重点不是去批评他们,像你引进什么什么历史知识也好,这个那个也好,没有用啊,他还是会沉迷啊,历史知识,假如你太沉迷,也塞了一堆的数据,一些什么,没有用的,那所以说,为什么我们会沉迷呢?因为这太好玩,为什么太好玩呢?相对现实社会太沉闷了,太闷了,我们的书太闷了。当然,游戏世界对我们来说是最美好的天堂了,我觉得说,这是一个配套,更别说电子科技文化,到了一个地步,让我们,连我们大人也很沉迷啊,当时不是我的学生占着不给我玩的话,恐怕我也在继续跟他们玩了。

窦文涛:而且他们这个是有这么一个问题,我这么说吧,就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你知道现在这个问题是,我觉得,你看我看人民网、新华社,包括这些官方媒体的评论,就说现在你很显然意识到,不是说在说它好或不好,而是说你管或不管,不是说现在连国家都意识到一个规定解决不了问题,这东西,就是互联网的大潮,他们现在提出来的就是得三级管控,就说实际上光靠国家有关部门监管,管不住的,光靠网站自己出一些防沉迷的机制,也不能完全奏效。

林玮婕:其实我觉得。

窦文涛:必须还加上家长,家长跟孩子,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兜回一圈又兜回到你说到根上,你看他们现在开始说这个安全平台,就干脆就说帮助家长锁定,不是锁定帐号了,锁定硬件设备。就说你们家这小孩,未成年小孩,这小孩他只要拿着手机玩,家长他一健就给锁死,你看,他现在说简直是个系统工程来对付这个。

林玮婕:我觉得其实家长在这个部分要负很多的责任,你看这些小朋友长大的时候,就是跟手机、跟互联网一起长大,就跟可能我们那一代,我们可能跟什么其他的,比如说你可能玩橡皮筋、沙袋或是什么,或者是任天堂游戏机长大的,这是他们从小生长的,很多的父母,小孩子一生出来,可能一带出去玩,手机就给他玩,所以他从小习惯玩手机,然后你现在突然跟他说,因为这个游戏对你不好,所以你以后不可以玩手机,不可能啊。就像你每天都在吃饭,你今天跟他说你从此以后不能吃饭是一样的,我觉得有很多家长都会觉得说游戏太好玩,小孩才会沉迷,但我觉得不是。我觉得是家长在某个年龄之前他都会去说没关系,他只是一个手机游戏,不影响到他的功课,可是等到他们大了,开始上课之后,他觉得影响到他的课业,他才说那你不能玩,那我觉得这个小孩,我觉得这样对小孩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

马家辉:其实这里面有个部分,家长不是说会那么乐观,觉得不影响,知道影响的,可是拒绝不了。我看到太多了,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年轻朋友,生小孩以前,太太怀孕了,他们一定说,放心,我们不会给我们小孩像其他小孩一样,几岁以前不准碰手机,可是无一例外,当小孩生出来,到了两岁、三岁。

林玮婕:可以坐着的时候。

马家辉:一出来就,手机丢给他,平板电脑丢给他,为什么?他明知道不好的,没办法,他不想小孩哭啊,不想小孩妨碍我们大人聊天、说八卦、说是非的,所以他拒绝不了,你面对那个。

窦文涛:我觉得身边,现在我身边的家长对于游戏处于普遍一种迷茫状态,所以我觉得它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需要正视这个游戏对人性,乃至于对于未成年人,它到底怎样才是合适的,我发现没有一个家长有准谱的,我发现我身边有的家长思想非常前卫的,他不管,他就属于,他说玩吧,他玩够了自然就不玩了,我身边有的家长还是知识分子呢,越是知识分子越容易掉沟里。

林玮婕:实验室。

窦文涛:他就想,他说人类的本能就是游戏,人类,我们小时候玩泥巴,他们现在玩游戏,本质上没有什么两样,满足儿童游戏的天性,真这样弄,这不是大多数,更大多数的家长呢是,行了行了,又玩了。

林玮婕:让他不要玩了。

窦文涛:但是他是没有原则的,因为你看现在就说晚上九点,他们现在是防沉迷,晚上九点,未成年人你就玩不了了,但是他们就说了,好,家长你一键给弄的不能玩了,你晚上九点你还打麻将,那你让孩子干什么呢?今天我还问一小孩,我说,连小朋友之间,我发现小朋友之间都在传,小朋友太天真了,小朋友说,我听杰尼跟我说,说那个什么,几月几号就不能玩王者荣耀了,我很想知道小孩的社会学,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不让玩啊?不知道。然后你看,担心的是成年人,我问他,那你不能玩王者荣耀了,你愤怒吗?小孩不会像成年人一样抗议,小孩说,那我就玩别的。

林玮婕:对,他就玩别的。

窦文涛:他说有别的好多游戏。

林玮婕:其实只要同学们在玩其他的,小孩都是这种同侪效应,就比如说现在大家都在玩王者荣耀的时候,大家就疯狂玩王者荣耀,但你记不记得再早前一些,玩那个抓精灵的时候,你看大家也是大街小巷然后疯狂,那时候大家也说要禁止,什么不能用,什么不能玩,但我觉得有时候确实,真的,我还真的蛮赞成那个知识分子说的,就玩吧,你玩到某一个点,你发现它已经,你已经摸透了它的套路的时候,你觉得也是这样。

窦文涛:有的人不制止的,你记得吗,就玩到美国去了,玩到人家家院子捉精灵,结果给人家一枪打死了嘛,美国那个合法持枪,进家门打死你。

我玩的游戏,今天孩子们说那都是旧石器时代的玩的,什么打坦克什么的,但是我,就是因为这王者荣耀实在太火了,我们组里的都在玩,我旁观了一下,我发现它也挺有意思,就经常有这个,感觉喊着口号在战斗。

林玮婕:对。

窦文涛:抱歉,你挡路了,什么勇者之士,甚于生死,阁下,你的首级已经在我手里了。就是我觉得是一种很有趣的亚文化,你看赵云,对吧,夏侯惇,但是它从历史里取一个符号,夏侯惇是独眼,它也是独眼,但是那个扮相完全是二次元,这就是动漫一样。你说这能算游戏历史吗?家辉。

马家辉:没有,那是历史游戏嘛,创意游戏嘛,因为假如你要说它的好坏,什么沉迷,当然是要提防的事情,你说好的话,这是训练小孩的创意的,他觉得说为什么历史只有一种可能性。

林玮婕:就像野史,都有不同的方式去解释历史。

马家辉:不仅是一段历史,一个人物,你刚刚用到符号这个字,一个独眼也好,甚至一个名字,荆轲。他的身份,为什么他不可能是其他性别呢?甚至是中性的,甚至是个外星人等等,其实是解放了小孩的想象力的,问题是这个想象力能够被引导到什么地方。

窦文涛:你是周星驰那一路出来的吗?

马家辉:那当然,所以说香港人的创意,要说新一代的无厘头文化的创意,我们看到它弹性,创意那个部分,可是当然,重点还在于说沉迷,为什么沉迷?因为文涛刚刚讲到,我跟你一样,我比你大一段年纪,还是以前玩那些打坦克什么。可是跟现在的不一样是说,现在,还是回到我刚刚说的,太好玩了,好玩到你没办法拒绝,等于我们以前讨论喝酒,讨论吃药,有人说为什么吃药,摇头丸什么什么,觉得不好的事情,可是为什么那么难戒呢?因为它太快了了,它影响、改变了你的生理,那这个游戏,好多人都已经做过研究了嘛,我们也谈过,它不仅是心理上好玩,它是不断的刺激你大脑的某一个区,让你麻木了,而且会产生一些其他的作用,比方说你会容易生气,会有攻击性,压不住你的攻击欲等等。那所以如何防范他沉迷,因为有他的生物基础的,那当然需要去注意嘛。

林玮婕:我觉得还有一个是人很孤单,我觉得其实在这个游戏里面玩的时候,很多小朋友说他们为什么玩,他说因为我这样才可以跟其他同学一起玩,我跟你打同一个战队,我跟你是交朋友,我可能现实生活上不见得可以跟你交朋友,他说我在电动玩具中可以当他的朋友,我父母,可能小朋友家里父母也忙自己的,也很少对他们有关注,或者他的关注度没有在游戏里面得到的高,他在游戏里面得到的某种,有朋友、又有成就感,我们一起去做了某一件事情,这可能是在现实生活当中他并没有得到的满足感。

窦文涛:所以它结合了社交游戏,它这个里边五个人组一队,有的人谈起恋爱来的,还有的。

林玮婕:是啊。

窦文涛:然后就是,它这个东西说厉害在哪儿啊?你像那个英雄联盟,那还是在电脑上玩,这个叫手游,他们说这是手游,他们说这手淫改手游了,手游,它太方便了,对于孩子来说,而且就是,也比那个英雄联盟好像就更容易进入,随时随地,而且你看本身,而且他们就说这个里边,我看到FT中文网有一个人写的一个文章,现在你要是学者写这个,像咱俩玩坦克的就没资格说话,人家就先得摆出来,就鄙人沉迷三年,打到了什么什么大神的级别,现在我有资格跟你说说这个,就是这位学者他的感觉,他觉得这种王者荣耀的毒性,他觉得跟香烟可以类比,就是或者比香烟稍微再轻微一点点,他说就像香烟,你看也是合法的。但是呢也需要适当的限制,就是他也是跟你,就说这东西真的沉迷了,那是可以玩到没底的,他自己的这个体会。

马家辉:任何的东西沉迷都可以没底,我没看见文章,他必须要指出让你沉迷的基础在哪里,比方说香烟是进血的尼古丁等等。

窦文涛:他讲到一点就是,快速反馈,快速奖赏。

马家辉:没错。

窦文涛:他说你在人生里,其实就像你说的孤独,另一方面是不是,你看佛家讲人生有几苦,生老病死,有一样很关键的苦就是求不得苦,不如意的苦,对吧,你像加辉想得个诺贝尔奖,等到今天。

马家辉:快了,快了。

窦文涛:得了个台湾的奖。

马家辉:台湾很大奖。

窦文涛:就是说你明白吧,你在生活里它不是那么马上,但是你在游戏里,你可以,马上见着啊。

林玮婕:有所回馈的感觉,成就感。

马家辉:我以前说过赌博的快乐就是这样,马上挑战命运,赌钱的人一定信邪的,你觉得说马上,很奇怪啊,倒霉、手风顺的,你感觉你马上跟一个超能力,有这种跟它挑战的感觉。所以道理是一样,所以我刚讲的是更另外一种基础,它改变你的生理状况,当你玩多了,那个沉迷在于说你的大脑,某个区某个点是被改变的,不容易把它转回来,可是有一个很重要的,文涛刚刚也说了,有些朋友说,你就玩吧,玩够了你就会不玩,对不起,不一定的。为什么呢?玩够了之后,你有没有能力去玩其他的,没有那么沉迷性的,或者说比它更有创造性的东西,你要有能力享受其他的才行,不然的话他玩够了王者荣耀,那玩别的,马者荣耀、斗者荣耀,什么都玩,其实在有限的空间,坦白讲,不管他怎么社交什么多变化,其实来来去去就是那些,他在这个以外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怎么说呢?比方说有人,所谓专家,我是相信的,是这样说,在他年轻的时候培养他,比方说欣赏音乐、艺术、阅读、思考、创造,当这样的话那就不怕了,打了预防针,你成长的时候你跟朋友去玩吧,你不会满足啊,你觉得就这样啊,就这样吗,快乐就这样吗,那叫快感不叫快乐,那转头你在这个以外,从阅读文字、创造音乐、看《龙头风尾》,里面获得你最大的满足感。

窦文涛:再说两遍,离诺贝尔奖更远。但是你看啊,我就说这个东西,我倒也听人民网的,这确实是值得警惕,而且你看人民网都建议腾讯学习不做恶的互联网公司,说干任何事你确实得考虑,这个玩的太沉迷,的确是,可就是我觉得,事实上你看这么多年游戏玩下来,就说跟枣核那个原理一样,其实大部分人也不至于怎么着,对吧,他是中间这个部分的,都沉迷过一阵,但是我就觉得确实也有堕落下去的,而且当然你能不能管那个叫堕落,我们家亲戚里有这么一个小孩,这个小孩因为跟父母关系也是特别对立,其实在家根本不跟父母说话,他就已经到了24小时不睡觉啊,那眼睛熬的跟夜猫子一样,玩王者荣耀,然后就拿个汉堡包进他屋,跟父母不说话,然后后来我跟他聊天,我真的是不太懂这个游戏的沉迷魅力,他就说,他说我将来就是要有个谋生的问题,我爹妈养不起我,也没法养活我,他说只要,我要是遗产继承人,我要是有钱,他说我就到那个世界去了,你明白吗,就是说这个东西好玩的程度可以到,随着科技,这东西只能更加像真的,真实的人类社会一样,他完全在里面了。

林玮婕:对。

窦文涛:里面真实的社交,对他来说。

林玮婕:他已经活在另外一个他认为真实的世界里了。

窦文涛:对,他看见爹妈他觉得像假的。

林玮婕:我突然想到很相似,就我们少女时期会看少女漫画那个感觉,也有一种沉迷感,因为你得不到的那个世界,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小孩太想长大了,他也想做一点什么,然后就像我们在一起还不能恋爱的时候,会偷翻少女漫画,然后你就会有一种很兴奋的感觉,还有,你会跟同学交换,然后你就会沉迷在那个里面。那为什么你想要沉迷在里面?因为你还要考试,你还要考大学联考,你还要考月考,你有各式各样的不如意,可是在那个不如意的空档当中,我有一个小小的角落可以让我觉得里面,我就是那个女主角,我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中心,然后我也是里面最快乐的人,我觉得可能在游戏当中,因为我个人是不大玩游戏的,但是我觉得最能,对我来说最能够连接在一起的就是这个点。但我觉得确实是要管,因为我觉得大部分的人还都。

窦文涛:咱们参考一下台湾的经验,台湾对这事态度跟咱们内地差不多吗?

林玮婕:我觉得台湾小孩子的孤单程度好像确实没有大陆的小孩高,因为台湾小孩如果一生,就台湾没有,我们没有一胎化政策这件事情,虽然现在是开放二胎,但是我觉得孩子们之间的陪伴。

窦文涛:我说对于沉迷游戏。

林玮婕:有啊,一样有啊。

窦文涛:台湾的政府?

林玮婕:但我们没有下这些任何的相关命令。

窦文涛:但是社会上要宣传吗?不沉迷游戏。

林玮婕:也不用,也没有。就至少都没有看到这一些要宣传或干吗的,可能学校的教育里面就会有。

窦文涛:台湾这样怎么能进步呢。你说进步,我还真觉得这事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咱就扯远了,咱不说这个王者荣耀了,我那天想,你比如说那个诺兰拍的那个电影,就是《星际穿越》,外国人拍电影真认真,我昨天看了一个电影,就一个纪录片,我才知道,他的电影里所有的情节都是有所本的,都是现在科学里的某种假说,比方说我看的纪录片就是讲上帝,其实这个片子很好,它罗列出来现在从科学出发最前沿的几种猜想,比如说一个是超显理论,有望统一宏观世界、微观世界,还有一个是研究大脑神经的意识,认为人的上帝感、宗教感来自于大脑右颞叶的某一个位置的一个东西等等。还有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就是说,电脑游戏论,这个在知乎上都有一个谈论,就是源于我们小时候有时候一种恐惧,就你走在路上的时候,你老会突然回头,因为你老怕你一走,后面就没有,但是在游戏里是这样的,游戏里设定的那些视角,你看这个,那个就没有。可是呢在量子力学的这个层次里,他们就讲,电视机你看着是一个人,你把它无限放大,就是像素,这种假说,科学家的假说,这种假说认为,有没有可能我们所处,我们这些人,因为解析到最小,最微观的单位,全宇宙都是同样的类似,叫量子,原子都是一样的,说这个东西是谁造的呢?是我们自己,就是说我们自己的未来,我们进化到了四维空间的人类,我们最好玩的就是设计我们自己这个三维里头。

林玮婕:人生啊。

窦文涛:在三维里的这个游戏,就像那个《星际穿越》。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