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林玮捷《锵锵三人行》:徐静蕾冻卵引热议

马家辉、林玮捷《锵锵三人行》:徐静蕾冻卵引热议

有声读物」「2019-10-19」「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前段时间,徐静蕾冻卵引发社会上关于女性生育权利的讨论。对此,林玮婕说到,生孩子其实对女人来说是一个压力,比如说你看我们如果说算30岁好了,...

核心提示:前段时间,徐静蕾冻卵引发社会上关于女性生育权利的讨论。对此,林玮婕说到,生孩子其实对女人来说是一个压力,比如说你看我们如果说算30岁好了,一个男生在30岁,大家刚刚说,好了,事业努力地冲,你就往前去吧,一个女人到30岁,人家会跟你说,你再不生我跟你说,你就要当高龄产妇,就是那个感觉是不一样的。然后,很现实面来说,你看现在可能30岁到35岁这段时间,然生可以义无反顾去冲,女生如果你选择要生一个小孩,你就是三年足不出户的生活,从怀孕到小孩、上学,就是三年,这三年来说,比如说我跟那些同时在这个职位上开始起跑的话,我就整整输你三年,她并不是因为我能力的关系,而是因为我必须有其他的事情。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马博士来了,咱们都好久没见到玮婕了,玮婕,今天这个话题非你不行。

林玮婕:那天就那么一说,我要请你来讲一个非常麻辣的话题,可以吗?我说是要讲什么,是要讲什么,我说OK,来,干嘛不来。

窦文涛:这个不是麻辣,这是跟你的切身利益相关的,对吧?

林玮婕:对。

窦文涛:你看说起这个问题,你的眼睛格外的亮我觉得玮婕。

林玮婕:我刚点了眼药水,就特别的感动。

窦文涛:是吗?

林玮婕:我觉得这个问题,我想要先听男生的意见,然后我们再从女性的角度分析我们的感受是什么。

林玮婕:卵子会衰老 冻卵最好在40岁以前

窦文涛:说白了呢就是说,徐静蕾冻了个卵子。

林玮婕:9颗,严格来说就冻9颗。

窦文涛:掀起了一个冻卵的话题。其实我跟你说,这你就看到我是怎么样的有远见性的哲人。徐静蕾冻卵之前,你去问咱们原来《锵锵三人行》的那个主编,徐静蕾冻卵之前三年,我就开始干跟她一样的事情了。

林玮婕:你也去冻了是吗?

马家辉:你冻了谁的卵?

林玮婕:捐精是有多年的历史了,但是冻卵我还是接触不久。我在她冻卵这个事儿说出来三年前,我就给身边的很多闺蜜给她们出这个主意了。我说犹豫该不该生孩子,冻一管,结果你看三年后,我看徐静蕾愿意把这个事情公开,但是这个时候我反倒产生了一些个担心。

林玮婕:为什么?担心什么呢?

窦文涛:因为国家卫计委说了,投胎需谨慎,冻卵需谨慎。

马家辉:没有,现在它其实还牵涉一个讨论,谁有没有钱,听说蛮贵的。

林玮婕:我查了一下去美国,徐静蕾是会去美国,然后她是包套的,就是说你要有人帮你解释。

窦文涛:做全套。

林玮婕:对,做全套,然后你每年、每个月的维护费加起来很高,我回去台湾的网站查了一下,台湾大概就是7到10万台币,大概就是在2万块人民币左右。

马家辉:那还好吧。

窦文涛:差不多,说北京是不是有个北医三院做这个,好像我听过一个说法是3万人民币,美国说是就是一般人是不是一万美元做一个。冻多少个呢?它论个。

林玮婕:对,做一次,因为你一次打了排卵针,然后它一次可以收集几个这样子。

马家辉:所以,它是一个一个算的,以一个一个做单位,通常医生不会误会说只做一个。有点我们去吃日本菜,不是有那个鱼卵,一团几十个。

林玮婕:我今天晚上绝对不吃日本料理。

马家辉:那个就是人家冻卵,我们吃了别人的,反正。

窦文涛:徐静蕾也是冻上瘾了,她冻了一回,她最近又说,说我有时候想着心里痒痒,说我要是什么时候身体状况好了,我再去冻几个。

林玮婕:因为她其实说,她的形容是说,她就感觉给自己买了一个后悔药,比如说你冻9颗。但是9颗它是卵子,它还不是受精卵,所以它还不是一个胚胎,还不是一个小孩,也就是你只是多了一个机会,你有机会。当然,所以说她才会讲说,那我多冻几个,身体好。你就是累计的卵子数量未来想要再受孕的几率也高一点。

马家辉:因为她可能到时候根本不用,不管她冻了几个,冻了90个、900个她也不用。

林玮婕:对,没有到900个,就在400个最多一生了女孩子。

窦文涛:你这一辈子就400多个?

林玮婕:对,我以前有个室友,我在英国念书的时候,有个室友,每个月都会,就她没有嫁,每个月都会出来说,我又少了一颗了。我现在从400开始扣,我现在大概只剩几颗几颗了。

窦文涛:而且质量还越来越差了。

林玮婕:就大概过了35岁之后就会开始下降,40岁之后,人家说就是等你40岁之后,卵子的健康程度就没有那么好。所以,医生都会鼓励你说,大概就是40岁以前去做这些事情。

窦文涛:你说我真是,我不是歧视女性,但是你看到这个上帝的设计没有,它就是到35岁你们就开始衰退。至少卵子开始衰退,这你不能否认。

林玮婕:对啊,你看男生就没有这个问题。

马家辉:男生也一样。

窦文涛:男生一样差点,但是我们基数架不住。

林玮婕:对啊,你们是几千万的数字,我们就只有几百颗。

窦文涛:谁说几千万,上亿呢。

林玮婕:对不起,我错了。

窦文涛:蔑视我。

马家辉:你上亿没用,到最后还是胜者为王,还是一个,那个单位是一个还是一条?

林玮婕:一尾。

马家辉:一尾,广东话,对,广东话叫一条,对,但最后还是一个,还是一样受年龄限制。而且说坦白,我觉得男人更惨,因为同样是受年龄,你过了一个年龄,那个精子的品质会低。

窦文涛:会下降。

马家辉:还有,你男生做精子以前,总有个启动的动作,女人基本上就是这方面比较不用担心。

林玮婕:什么叫启动的动作?

马家辉:启动,你要启动你,比方你说你兴奋不起来,你有精子没有。

林玮婕:最后它还在。

马家辉:有在,可是你。

窦文涛:也不一定。

林玮婕:但我可是过了40岁。

窦文涛:你精满则溢,有的时候,我从小就梦遗呢,那你没启动就遗了。

马家辉:你是问号,我要回答吗?

林玮婕:这条可能要被禁播。

马家辉:你说的那个事情也有个年龄,基本上过了一个年龄,你还有这种事情,我建议你赶快看医生。

林玮婕:可是你要小时候就算是,可能男生到了年龄,他可能是数量减低或者是能力减低,可是对女孩子来说你就是零,它就是一个一跟零的关系,它并不是说一,然后0.8、0.7,它就是你没有就没有,你再生也生不出来,就是也没有,就是你整个身体也没有办法去承担这件事情。

马家辉:而且你要注意,那个除了零,另外等于是说到了更年期,对吧,那你整个身体突变,整个荷尔蒙,整个系统会改变。

林玮婕:所以马老师也是赞成的。

马家辉:皮肤会变黑等等。

林玮婕:生孩子是上天给女人的一个压力

窦文涛:玮婕你都说了,最佳的年龄是在35岁以前。

林玮婕:就是40岁以前都比较大。

窦文涛:你又给放大了5岁,人家台湾医生说的,最好是从35岁开始取就越来越差了。

林玮婕:因为你太年轻取的话,就早鸟专案虽然也是有,但是就是没有必要,除非你是比如像我一个朋友,她是检查出来有癌症,然后做放射治疗。那医生就建议她,OK,那你现在去,要不然的话通常医生也就是说35岁左右这个年龄你去做这件事情是好的,就是成功率越高,你也不会吃这么多苦。然后你的卵子的健康程度也是够的,台湾没有规定说你未婚、已婚,你任何的,只要你有这个需求,你身体也可以,医生就会让你做。但是,取出来做这个人工受孕的时候就有差别了,对,就是说你必须要是结婚了,然后你们要共同,比如说我当时去存的时候是单身,然后我去取的时候还是单身,那我就还要再找人来配我的这个,那就是不行,必须要是已婚,是结婚的状态这样才可以取。

窦文涛:那你就是说徐静蕾的这个想法你认同吗?

林玮婕:我超级认同的。

窦文涛:你准备加在你身上吗?

林玮婕:对,我就哪一年生日我就说,好,存一个。

窦文涛:你真的准备去?

林玮婕:我真的准备去,因为我觉得对于女孩子来说,这生小孩这件事情,这是上天赋予你的一个压力。

窦文涛:压力?

林玮婕:它是一个压力,比如说你看我们如果说算30岁好了,一个男生在30岁,大家刚刚说,好了,事业努力地冲,你就往前去吧,一个女人到30岁,人家会跟你说,你再不生我跟你说,你就要当高龄产妇,就是那个感觉是不一样的。然后,很现实面来说,你看现在可能30岁到35岁这段时间,然生可以义无反顾去冲,女生如果你选择要生一个小孩,你就是三年足不出户的生活,从怀孕到小孩、上学,就是三年,这三年来说,比如说我跟那些同时在这个职位上开始起跑的话,我就整整输你三年,她并不是因为我能力的关系,而是因为我必须有其他的事情。

马家辉:那是你期待太高,你看我们小君君大着肚子来做节目。

窦文涛:对啊。

马家辉:哪用三年。

窦文涛:周轶君现在又怀了你知道吗?

马家辉:我看她一生完就来上《锵锵三人行》了,第二天就来了。

林玮婕:小孩想要抱旁边,摇椅子,是吗?

窦文涛:对,你说周轶君人家也不冻,热乎的一个一个接一个的生。

马家辉:没有,她整个性别的权利,整个运作当然是不一样。

林玮婕:而且你看像是比如说在,我记得是facebook跟谷歌都有特别,就是去年的时候,它们还补助说如果你是女性,你想要作冻卵或者是一些相关的手术,公司是补助你的去做这件事情。

窦文涛:这个关键是什么,就是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一辈子不要孩子?

林玮婕:有,当然会想过。

窦文涛:你可以选择这种生活方式吗?

林玮婕:就是其实我有时候,小时候(我觉得)有小孩的父母亲真的很伟大,因为像我们玩别人的小孩,就是小孩哭闹你还可以还给他,但是如果。

窦文涛:属于现在没有要孩子的冲动?

林玮婕:没有,因为我觉得我自己还年轻,还有幼稚的成分存在。

窦文涛:我跟你说,人家北京那个医生就劝,说好多女的要来冻卵,他就劝这些女的说,你与其冻个卵子,你不如赶快找个合适的男朋友。你老不结婚,然后你老想着用这么一个(方式),就是我发现这个内地、大陆的基本的医学的意见还是倾向于较为保守,不像徐静蕾找那美国大夫,太好了。

林玮婕:恭喜你,赶快来做,就是你在最对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情。

马家辉:而且现在医学有一个倾向,为什么会弄出那么新的检查技术等等,还有保存技术,让你预先来预防或者说做个选择。不是好莱坞女明星嘛,我的家族的那个癌症率很高,我要切掉,切完这个切那个,再切那个,预防。那就是技术让你,你有能力的话,你愿意的话,有这种选择的机会。所以生完出来,取完那个卵,可能有的人说我也没打算用它,我取出来看看而已,我多好奇,跟了我们一辈子的那一条叫什么,我也想取下来看看长什么样子。

林玮婕:可以啊,你取出来放在那个显微镜上面就看得到了。

窦文涛:这个马老师可以教教你,直径0.2毫米。

马家辉:是吗?

窦文涛:好像很小,但是比咱们的大太多了,对吧,直径0.2毫米。主要是为什么人家卫计委也提醒,需谨慎。你以为就是说她要打这个促排卵针,让你的卵子,正常女的你们一个月就一个成熟,虽然你们有一些,对吧,但是成熟就一个。可是这个促排卵针是一下怎么能取9个,是让你多个成熟,但是这个就是说也许会有一个小的概率,会干扰到你体内的平衡,有可能会造成腹水、胸水,这个也是。而且,男的捐精这个你采精是无创的,男的是无创的。

林玮婕:现在都是新引进的技术方法。

窦文涛:对,女的还是,我研究了一下,徐静蕾的这个就是一个直径不到两毫米的刺针在B超的看的下面,从女性的怎么说吧,阴道进去,通过这个进去,直刺卵巢,取这个卵子。而且并不保证成活,成活率你知道是冻了受精卵成活率高,还是冻了卵子成活率高。

林玮婕:受精卵的成活率高。

窦文涛:行,你算是学习了一点。

林玮婕:我有认真地研究这件事情。

窦文涛:对。

林玮婕:其实我觉得有时候那是一个给你的选择,就不是说,当然你现在问我说想不想要小孩,我此时此刻就是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我就不会说我现在马上要小孩。但是你能不能跟你要不要是两回事,你能够生,但是你不能生,那比较痛苦;但是你能够生,你选择不要生,感觉就是自己的权利稍微大一点,这种感觉。

窦文涛:对对对,这跟男的很多事儿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林玮婕:哪个部分,好想知道。

冻卵技术尚未得到足够检验 需要考虑到科学风险

窦文涛:我不一定要,但是我要有这个能力。咱们也宣传一下徐静蕾,可以看看拿她做封面了这杂志都,冻卵先锋,你看她这个设计,钟表有点像达利的那个画,就是把时间给冻住了。而且你看那个右上角那个冻的像个玻璃似的,这正是,我跟你说,别都听徐静蕾的,它会有很多问题的。据我本哲人研究,1986年,一个慢速度冷冻的卵子孕育的宝宝诞生,从那儿开始,1986年到现在,人们其实没有足够的年头去知道,经过了零下196度冻的这个卵子它大面积的成活之后,养育成孩子,这个孩子的一辈子,现在不够时间检验,不够这个时间来检验。就是为什么说那个时候是慢速冻,那个时候更难,就是是慢慢冻的。但是你知道这个卵子你知道吗,挺有意思的,我觉得有点像个西瓜这么说,就是它里边的水分特大,卵子里面水分特大,如果冻的慢呢,里边会结成冰晶,就会伤害、分离,所以后来要不说日本人发明了一种技术,一秒钟哗一下到零下196度,只有这个急冻,能冻成叫玻璃花急冻,就冻得跟透明玻璃一样。这样的话。

林玮婕:研究好透彻。

马家辉:就像我刚说的鱼的卵子,吃鱼的卵子。

窦文涛:我就缺一个实体模特了,别的理论上我都搞清楚了。

马家辉:可是重点,对啊,它这样培养小孩出来,可能马上想到最大特点不怕冷,习惯了。

窦文涛:对,人家说会不会跟徐静蕾一样高冷,出生的这孩子。

林玮婕:但其实我们现在很多医疗的措施或者是一些方法都没有办法得到时间证明,没有时间足够去证明,比如说眼睛的手术好了,这几年都不是说大家去做近视手术嘛,可是你说从第一批到现在,也没有足够的年份说,OK,他做这个手术对于视力,对于未来,或者对整个人有没有影响。可是大家做不做,还是要做,所以医疗还是有风险,只是你愿不愿意承担。

窦文涛:你这让我想起曾经坐在你这个位子上的许子东老师,我觉得那叫一个拧巴,太郁闷了。他就是装了第几个支架心脏,装这支架,你说他这种知识分子,就是那种还满腹焦虑的,刚装完这个支架,跟那医生打听,这个支架是永久性的,怎么怎么着的。结果,旁边一出门看见一个来给医生介绍情况的,说现在新发明了一个支架,一年之后你的心脏病好了,生物支架,自动融化了,没有了。许老师。

林玮婕:捂心心痛。

窦文涛:所以你就是说这个技术。

马家辉:你说曾经坐在这个位置的许老师,我以为他不在,以为他心脏病又发作了。

窦文涛:技术在发展。

马家辉:对啊,有时候觉得很冤,像最近全美国都禁止用那个反式脂肪酸,可是我们吃了几年,像我们在香港从16岁开始就吃那个汉堡,引进了香港。原来我吃了那么多年,你才告诉我那个东西有问题。

林玮婕:不好。

马家辉:对,感觉那个非常冤的,而且有些地方全部禁,有些还没禁,像香港还没禁,台湾好像。

林玮婕:台湾应该是会禁的。

马家辉:它开始一起去立法。所以你把时间的考虑进来,很多事情问题就来了,像到最后还是要怀孕,还是要把小孩生出来。假如妈妈到了一个年龄,身体能够负荷吗,或者说给其他的女生法律容许吗?

窦文涛:你说的太对了,这就说到现在还有这个问题呢,第一个玮婕,就是说你可以冻一个,你决定到你50岁的时候,但你50岁的时候,你的卵子不行了,你的肚子就行吗?

林玮婕:对。

窦文涛:你怀吗?

林玮婕:所以他医生会建议你说,你现在冻是你在未来五年,最好是在未来五年内你有怀孕的计划,那你现在冻就还蛮OK,它是以十年为一个期限,就是说你这个卵子冻十年,你就要来检讨一下说还要继续冻吗?要不要把它取出来或者干吗之类,它是有个时效性。但就像你说的,确实身体也是有它一定承担的能力,像我最近就看一个艺人徐若萱,徐若萱从怀孕之后从来没有离开过床,而都是仰躺着的,她已经40岁,好不容易怀孕,她从头到尾都是脚离地这样子,就是这样倒着躺,原因是因为怕小孩承受不住。所以她必须,她要这样子一路到小孩子够重可以生。然后我有一个同事也是这样,大概四十几岁,怀孕,就再也没离开过床,现在走路都要训练的。就是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抉择的事情,就是说我到底是应该要早点生好,还是我要晚点生好,但是你早点生,你可能牺牲是别的,你晚点生你可能牺牲是你的健康。就是说它是一个很难选择,所以我觉得这都是看个人,你只要不会后悔那就好了。

窦文涛:你看,我们过去传统上老以为女人是离这个动物比较近的,对吧,我不是骂你。

林玮婕:什么意思。

窦文涛:就是女人的很多事情都要受她的生物机能的影响,但是现在我们看到新一代的女性她们正在企图用她,在超越她作为生物机器的这个层面上的限制,但是这个超越也非常地难。你比如说就像你说的,现在就说了,你到时候自己不怀的话,那你就是个肚子,肚子你要找代孕吗?代孕现在也不准,法律上不行的在大陆,对吧。那么你到时候,而且你觉着你的观念,就是将来你要孩子,你介意是别人的肚子出来的吗?

林玮婕:你确定要问我这个问题吗?

窦文涛:要不今天为什么找你来呢。

马家辉:我把肚皮借给你。

窦文涛:对。

林玮婕:我觉得要看我自己的身体情况。

窦文涛:如果不行。

林玮婕:如果不行我会愿意,因为我觉得如果说我今天身体很不好,太瘦或者怎么样,我身体很不好。她放在我身体里面,即使是着床,他如果不够健康或者是我承担了,她会因此没有办法生下来。那我会觉得,那我宁可他是在一个很健康的环境里面成长,这是妈妈的一种牺牲,就是觉得希望说他在好一点的地方生长或者更健康的身体里面生长。

马家辉:你牺牲,因为关于这个议题还要考虑到代替你怀孕那个女生,她怀孕那九个月、十个月、八个月跟小孩会有互动,就是说她也是那个一部分。然后,那个小孩他跟那个妈妈,身体上面的妈妈,怀孕的妈妈身体上也有互动。到底你说牺牲,牺牲了什么呢?谁牺牲呢?难道只有你的牺牲吗?这样很多伦理学的问题,像包括了取卵。每个月排一次,有人说实际上是自然出来的,到底哪一次你怀孕了,也是伦理学上面,顺其自然的来的东西。可是你现在把一堆拿出来了,到时候还挑哪一个,我不要后面的,挑前面的,你人工干预了你本来应该自然出来的东西,在伦理学上面还是有一番的讨论。不一定不对,因为不对的话,你就不能怀孕了,对不起我讲错,你就不能避孕,你避孕也是不对的。

窦文涛:计划生育都是不对的你要这么说。

马家辉:那这个要怎么安排,然后女人我们不断强调说可以选择,我们都知道,整个社会的舆论、法律有没有跟得上这个支持你这样做,还是很难的。可是有徐静蕾这样很好,她有本钱超过这些东西,她就做个先锋吧,给我们看看。

窦文涛:所以人家,从徐静蕾的先锋里边领略到的主要是,女人不能靠别人,女人要自个儿挣钱。

林玮婕:真的,真的,我觉得其实很多人会觉得我生一个小孩是去绑住一个别人,我觉得根本就绑不住,如果这个人不要你的话。你除非就是自己更好,你是真的愿意说,我愿意花心力跟心思照顾一个属于我的东西,那你有那个能力就把她生下来,或者你就去做这一切。但是如果今天说,我今天生下来是为了说这个人会养或者是他会更爱我,或者他会留在我身边,那千万不要也这个想法。因为如果这个人走了,你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浪费的,就是我觉得很多例子上都有嫁入豪门,最后豪门不要她,最后出来自己再做一些其他的事业,就很可惜。那你当时绕了这么一圈其实是为了别人而做,如果今天是为了自己去做这个事情,那我觉得就可以。

窦文涛:对,卵子是自己的,对吧,精子是别人的。你讲话讲那个台湾明星,我那天还听人说一个范范的事儿,就是她也是挺大岁数。

林玮婕:双胞胎。

窦文涛:她是试管婴儿吗?

林玮婕:对,她是说他们有试试管婴儿,也有正常,但是你无法算出来说到底是哪一个是成功的这样子。

窦文涛:所以最后这个母亲就是说有生命危险,然后范范好像是跟医生就说,因为事先必须要问你选谁,二择一,是保母亲还是保孩子,她就说保孩子。

林玮婕:这就是妈妈的选择,但一个礼拜之前吧,就是我干妹妹生小孩,然后她推进产房的时候,她老公就传讯息给我说,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如果任何发生事情,我要救老婆,不要救小孩。

窦文涛:这是符合逻辑的,因为她那个机器可以再造。

林玮婕:可是你想,如果她这个年纪,她可能生完,她身体没有办法负荷,那一辈子都没有这个小孩,对那她来说我觉得也很难吧,毕竟小孩也在肚子里边这么多个月,也会有感情,去放弃。

马家辉:那这种问题就等于是说你切左手还是右手,要哪个眼睛一样,一想起来就非常懊恼的,所以不能想的。只有在当时,当时你假如更好进产房前两天跟老婆吵完架了,你就说我要保小孩,不保老婆。刚好前两天非常恩爱,你就保老婆,不保小孩。

林玮婕:我觉得都尊重医生,就是医生觉得他现在救谁是最(好)。

马家辉:没有,有时候医生是真的会问你的。

窦文涛:我觉得就是尊重,我现在学会慢慢尊重女人的选择,可是我也有时候很疑惑,女人真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什么吗?就是说比方说你要完全独立,我将来瞧不上男人,男人不可靠。好,我自己冻个卵,我决定自己要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要个孩子。那么你那个时候这个孩子,这对孩子公平吗?有没有想过?比如说甚至是有些单亲的妈妈,男人我都看不上,但是我也要一个孩子,可是你对这个孩子他所需要的父亲这方面,你就不觉得对他不公平吗?

林玮婕:那也要父亲会履行他父亲(的职责),比如他要成为一个孩子的榜样,你像有一些,就是我觉得,你看有些我们看到单亲家庭为什么变单亲家庭,可能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特别不开心,不快乐,小孩面前看到是我爸跟我妈一天到晚在吵架,你们在一起干吗呢。很多小孩会说,那你们不要在一起,所以我觉得有时候不是说谁可不可靠,而是说这两个成人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有没有办法把自己私人的情感分开,而真的是说对这个小孩是真的说他是我们的小孩,不要把我们自己私人的情感带进来。

窦文涛: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你有了孩子,你会不会拿孩子绑住这个男人?

林玮婕:不会,我不会。

窦文涛:假如这个男人不靠谱呢?

林玮婕:靠我自己。

窦文涛:你就带着孩子离开?

林玮婕:对,工作努力认真。

窦文涛:还是把孩子交给他?

林玮婕:我觉得如果我有能力,我会养着这个小孩,你都把它生出来了。

马家辉:男人也要养,所谓不靠谱,可能男人也觉得你不靠谱。

林玮婕:可能也许18岁以前可能小孩跟妈妈多一些,18岁以后,男孩子,如果生的是儿子,他可能需要受到父亲的形象会多一点。那我觉得等小孩大一点。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