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明星私生活应该被批判吗?

马家辉、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明星私生活应该被批判吗?

有声读物」「2019-10-19」「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对于现今娱乐新闻界充斥逼婚、离婚、出轨等新闻的现象,窦文涛说到,我认为名人现象、明星现象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就是所有人的思考的...

核心提示:对于现今娱乐新闻界充斥逼婚、离婚、出轨等新闻的现象,窦文涛说到,我认为名人现象、明星现象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就是所有人的思考的话题都可以在上边得到印证和上演。它其实也变成了一个公共讨论空间,就比如说婚姻法庭、婚姻道德法庭,好,拿俩明星的事儿,你就看吧,大家在这个里边谈。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我看最近的娱乐新闻我做个小统计,就是那种点击率,现在都是唯点击率,什么新闻点击率高。我就再一次发现,现在明星,娱乐圈的明星可太喜欢,也不是都说是他们喜欢,而是大家伙喜欢,对吧?就是你就瞅瞅吧,就全是离婚、结婚、求婚、逼婚、出轨,你看刘翔从开始就一轮巨浪,然后我前两天又看见什么张靓颖开演唱会的时候,又怎么怎么着,有逼婚的传闻,到底怎么回事咱不知道。又有个什么陶喆还是陶什么,又出来说,我就出轨了一次,出来开新闻发布会,然后还有谁,就安全王又离婚了。你看这全是,这个婚姻问题你们看得会不会消化不良,看得太多了?

许子东:看别人离婚是一种安慰

许子东:因为很多人都有婚姻,所以而且自己也有问题,所以就看别人都是有个安慰。

窦文涛:你猜是这个原因,大家这么关心,安慰什么,看别人离婚很安慰?

许子东:对,你看别人,你看明星多数人是求安慰的,明星在电视里变老了,人就有一种欣慰感,自己照照镜子,这么有名的人现在他也这个样子。

窦文涛:不是,而且我现在有一个,就是我的观点可能是不正确的,就是我觉得不要拿一种道德去绑架。因为这个社会有很多地方需要讲社会公德,是吧?比方说你是不是做慈善,这些都很重要,但是恰巧在婚姻、恋爱、离婚,甚至于出轨这种问题上,近几十年来,中国社会出现一个特别大的变动,人心也特别大的变动,评价标准也很多,社会也特别地多元化。可是现在我就觉得是有些媒体或者说是有些网友他就是你知道吗,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度君子之腹。我有时候就觉得说,你是明星,对吧,好,你就,他脑子里有根线,就是你看,你要是出轨了,你就道德,你就没道德了吧。你要没道德了,你这公众形象就不好了,对吧,于是作为明星,他的商业形象现在是跟他的婚姻、恋爱方面的这个所谓传统道德形象我觉得是紧密绑在一块儿的。于是,他要声辩或者他要忏悔或者他要哽噎,你知道吗?但是实际老实说,照我来说,我觉得这基本上还是属于他的隐私范围。比如说你像好莱坞来讲,这种明星离婚、结婚有没有,大家会议论,但是议论好像也没到这种出来你要。

马家辉:很多吧,还是有吧,只不过我们不太喜欢看英文,没看到而已。没有,我觉得假如。

窦文涛:不对,我觉得他们假设现在我觉得有些很多明星你也可以说他对自己要求高,但是我认为他脑子里有个道德法庭。他觉得这事儿我哪件事儿不符合了呢,好比说,你看我要是离了婚,你们发现我跟一个女的在一起,这事儿可以炒作,或者说这事儿可以对我有好处,甚至我两个人要秀恩爱,甚至我两个人手拉手我要走穴,甚至我两个人的恋情公开之后,我走穴的价钱,俩人一块儿走穴的价钱能赚大钱,对吧?但是就差一点点,就是说原来你跟他好的时候有人算出来了,你那个时候假如说还没离婚的话,这时候似乎你那个道德法庭就一落千丈,于是你就要有所交代,我这点就不道德了,不道德了呢,似乎又直接会影响到他的商业的利益。

马家辉:商业,我觉得整个情况有一个基础,是说为什么我们对什么离婚、谈恋爱、分手、吵架感兴趣,我觉得除了你说的什么道德法庭等等,有一个理由。因为这种关系有故事,我们看这种事情它有故事,离婚一定有两边的说法,或者说就算他没说,只有一边的说法,我们也会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因为我们一般另外说我们从光明面来看,不要说什么道德批判。就是说我们觉得婚姻不管是不是神圣,我们觉得是一个美好的,有个东西,我们追求一个理想在那边,现在没办法达到那个理想,然后离婚、分手、劈腿等等,里面有故事,有故事我们就可以想象了,我们看的时候自己投注,不管是许子东说的,跟自己的比较。因为我们看任何的外面的所谓的丑闻scandal,我们都是跟自己比较,有时候甚至看到杀人事件,我们也暗暗高兴,幸好我没。真的,有人吵架了,杀掉老婆,我说幸好那天我忍住,不然我也杀掉老婆,或者我老婆忍住,对,这是社会心理学。稍微关心这个东西,就是我觉得里面有故事,有秘密,我们觉得可以有很多的想象,我觉得就是百看不益。当然其他也因为他们是名人,也因为有商业炒作等等,我觉得是这种事情就算我们日常生活不是明星,你平常也会打听表哥离婚了,表妹吵架,谁跟那个阿姨劈腿,特别好看。

窦文涛:真的,我不是假装高尚,我这个玩意儿我觉着有种无可奈何,真是百看不厌。我最近发现许老师,我觉得我需要戒一戒了,你知道吗?就是像戒不掉烟一样,就是说你戒不掉酒一样,就是说你这个手机,这个新闻,这些新闻客户端,老实讲,这些小编们都太敬业了,他们太好看了,让我一看就停不下来,就是太烦了。但是你知道吗?就是每次我放下手机的时候,我都要想,我再不要再看了,可是我这一看,哎哟,这是张靓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而且下面的跟帖,你还要看评论,真是欲罢不能,停不下来。可是我又觉得哎哟,很不体面,或者说我又觉得这对我一点营养都没有,可是。

许子东:我坚决不看,我从来都不看这些演员、运动员那些结婚、离婚什么那种绯闻的新闻。而且我一贯就是在学校,在什么地方也好,有很多人喜欢在背后说某某某什么,他们就在我身边办公室的人旁边的人,他们好了或者他们怎么。好几年我都不知道,后来他们都很奇怪说,谁都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因为我不跟人家讲这个,所以人家也不告诉我。美国有个杂志叫《人民杂志》,这个《人民杂志》不是我们那种政治杂志,它是在超级市场出来的时候,你临买单之前,买口香糖,买避孕套,加上有一个《人民杂志》,那个《人民杂志》就是你刚才讲那些,就是谁谁谁跟谁谁谁,谁谁谁肚子大了,谁谁谁怎么了,不看,你不看就没事儿了。而且他们。

窦文涛:一看就停不下来。

许子东:他们这些东西就是市民的,就是口香糖,它不大会影响他们的事业,不大会因为某个人离婚了或者某个人出轨了,他以后就不让他演电影了,或者说是什么片约就给取消了,或者说广告大跌了,这种没有。什么情况会广告大跌受影响,那就是娈童或者是什么家暴,就是上法庭的,真的是犯法了。

窦文涛:对,它是以法律为依据。

许子东:对,就是你牵涉刑法了,像那个时候迈克尔·杰克逊儿童那个事情,那个事情就做得很大了,那这个会影响他的事业,否则的话,它那里男男女女谁管,这就是口香糖。

窦文涛:我就觉得大家现在是不是有一种,你看如果说我们没有别的宗教的话,现在是不是有一种就叫明星教、名人教。我认为名人现象、明星现象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就是所有人的思考的话题都可以在上边得到印证和上演。它其实也变成了一个公共讨论空间,就比如说婚姻法庭、婚姻道德法庭,好,拿俩明星的事儿,你就看吧,大家在这个里边谈。其实谈来谈去也都在社会学的规律里,你比方说我也可以给你看个图表。你看,这是这几天民政部发了一个,中国已经连续十年离婚率一直在上升,连续十年录得离婚率上升。而且,甚至是比如说比较高的是2013年,2013年比2012年的离婚率能增加了12.8%,就是有这么大的一个增长。而且,他们就说现在离婚的主力军就是出生在1980年到1990年之间,就所谓80后。就是其实现在这是一个跟每个人可能都能扯上关系的事儿。咱们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马家辉:外国中老年离婚率高 中国还有待接轨

窦文涛:其实他们有分析,就是说也不是说80后的就多么爱离婚,而是说相比之下你像60后的,他们能离的已经离了,他已经度过了相对刚结婚那些年最不稳定的那个时候,而现在所谓80后的婚姻刚刚它就是在这个时间段。

许子东:80后现在25、26岁到30岁这个年纪。

窦文涛:对。

马家辉:没有,这个其实是全世界的趋势,我们都知道,离婚率跟国际接轨,越来越高,而且离婚的主力军也是在那个。这个反而看这种事情要看里面独特的部分,比方说现在全世界,现在中国在数字上面这方面接轨,可是有两个部分可能还没接轨,有待接轨,一个是老年离婚,在外国,中老年过了一个年纪,50多岁然后就离了,这一部分是增长率非常高的。

许子东:你说哪里?中国增长高,还是外国?

马家辉:外国,中老年,就是我觉得我的财政也许可,因为离婚也好,结婚也好,尤其是离婚,很大部分是财政安排、财务安排的问题,让你觉得要离婚不离婚。因为每一段婚姻坦白讲,一定是对不对,张爱玲说的,没有一段爱情不是千疮百孔的,那你决定要不要继续,其实财务安排是非常重要的。可是中老年的财政可以了,然后整个观念也不一样了,以前觉得离婚对不起我爸妈,对不起我三代祖宗,现在不是,我不离婚才对不起我爸妈,对不对?然后中老年离婚这一块外国。

许子东:看他说得这么神气,回去就要跪擦板。

马家辉:然后另外一块增长率很高是什么,女性要求离婚,以前是吵,而且是没有争吵的离婚,以前是吵了,发现老公有小三、外遇、劈腿、家暴等等,现在不是,没有。女性,当然也是中年以上女性,就觉得说够了吧,够了,我觉得我这一个时候我们的,用文艺腔来说,缘分到此,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嗜好,我有我的圈子等等等等,我不想说不管是照顾老公,还是照顾家庭等等,反正我追求我另外的生活。所以,中老年离婚跟女性离婚这两块,我不晓得,我没看过数字,可是我猜中国还没接轨,有待接轨。那时候才是美好的来临。

窦文涛:你一说中老年,我想起那天王蒙送给我他新出了一个他写了一个小说,叫《处处奇葩处处哀》,这个挺有意思。

许子东:他倒是创作力强盛。

窦文涛:不是,他这个创作力我觉得真是来自于生活。他这个里边写的就是老年人的丧偶之后,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世界。你比如说照他小说里的话说,就是说你知道老年人的婚姻那比年轻人的婚姻现实得多了,甚至只有现实。就是你比如你丧偶了,哗这很多人给你介绍,他这里边写一个,我相信是有现实基础的,你知道吗?就是说比如说来了一个女的,护士长,互相老干部就给你介绍,护士长,年方50,长得也不错,百依百顺,甚至在老年性生活方面也能够让你觉得百依百顺,让你特别舒服。但是你隐然能感觉到,这个女的骨子里有一种冷静,就是反正就是让你舒服,然后每天把你伺候得,该吃药,该吃什么,吃鱼肝油,吃降压药,然后就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

许子东:护士长。

窦文涛:护士长出身,伺候你半年,这老头觉得这么好的女的,虽然他不大能感觉到那种爱情,但是他觉得有这个也是老年之福,好,准备要结婚了。结果,啪这个护士长说,咱们登记之前我要约法三章,几件事儿我跟你说明白,你在银行里的存款还有83万,必须一分钱不少地过户到我的户口来,然后你的房子必须转让给我,我一定会给你提供最好的老年生活。但是你要答应我这些条件。老头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老头心里想,实际你是很敬业的,你知道吗?但因为老头说,你要是不说这个,你结了婚,以你的精明,早晚都落你手里,但是说明你这个女的还真是高风亮节,对吧?在结婚之前,这事儿全说明白。然后还找一个特逗,一个可能30多岁的一个女的,主动找上门来了,找一老头出于什么,把这个老头照顾得特别好,但是只有一件事儿,就是老催着老头睡觉,催着老头睡觉,就是七八点睡了,然后说本来没吃安眠药,逼着老头七八点吃安眠药,就早点睡觉。

许子东:然后女的就出去了。

窦文涛:不是,老头终于有一次就有点怀疑,说今天不吃安眠药,他才发现,晚上九点半之后,这个女的才到了真正的状态,在办公室,在他的家里打电话,跟南来北往的人谈,老头说他在偷听谈什么呢,原来是女的在谈生意。你知道吗?就是这30多岁这女的根本是没处住,她找一个老头是借老头的房子,把老头这房子当成了她的办公室,当成了她创业的一个工作室。所以,每天要老头早点吃安眠药睡了,你知道吗?就是说真是五花八门。

许子东:这写得想的出来。

窦文涛:但是我相信可能都是有现实基础的,生活里可能有这样的事儿。

马家辉:没有见过这种基础,当然可能也是从你说老头这样,那种故事来。可是我们把年纪抛开,把年龄抛开,其实两个人的关系的本质不是在好多好多,甚至所有婚姻里面吗?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的,老外说,婚姻一定是不止为了爱情的,假如谁只是为了爱情来结婚注定是个悲剧的。当你要结婚的时候,还有要维持婚姻一定不仅是为了爱情,一定是为了其他的,不管是财务上面,不管是安全感上面,或者说你生活的疲劳。比方说我们年轻人经常说,哎呀,我保持单身,每天约不同的女朋友吃饭、看电影、下班多好,我说小伙子你试一下吧,小鲜肉,每天你工作之余你要想我今天约谁,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吃完饭去如家好,还是去哪里好。我说过了一个月累死你。

窦文涛:累死。

马家辉:对,你根本是。

许子东:这两个人这么有体会。

马家辉:你看他疲劳的样子,还有比价,这边275,很累的。我说所以没有你想象中这么好,所以说婚姻一定是为了爱情,再加其他的部分,甚至对于某些人来说可以没有爱情,只要有其他的部分。所以,我一直说,王蒙老先生说那种故事那么精彩,一定是有它现实的年龄的观察,可是就算不谈年龄,其实是婚姻关系的本质。

许子东:从女的角度来讲,开始都是情,情没了就讲钱了,就是很通俗的就这两条,等到她发现情把握不住了,就要讲钱了。像你刚才讲那些例子其实就是因为本身的情况有点特别,所以就一开始就不是。男的是比较乱,我觉得女的是比较清楚的,就是那两阶段,男的是比较乱。

马家辉:子东蛮乐观的,没有情只为钱,所以一开始又为情,又为钱我觉得。

许子东:一开始为情的一般女的都相信有情就有一切,所以你这个人,只要你有多少钱,她当然不会一下子就找一个完全没有能力的人。但只要是她相信你的能力,你是中产以上或者你是教授、你是画家、你是领导、你是做生意的,那只要你爱我,我别的都不担心的,直到发现情出了问题了,才直接想到钱了。男的是比较混乱的,男的一开始就在两个东西混乱,一个是钱,一个是性,搞不清楚到底是我要的是钱还是我要的是性。是用钱来换性,还是性来换钱,这个里边有点搞。但是过一阵的就把这个性,它被忽悠成情了,男的自己也相信情了,相信家庭,认同。就是男的,等到男的一相信情了以后,就非常弱、非常弱了,他搞不清楚了,离婚案就这样发生了。

窦文涛:我相信你个人的故事不能概括所有的故事。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马家辉谈陶喆出轨后道歉:爱这件事情怎么能够保证呢

窦文涛:如果说许老师的婚姻观是古典的话,家辉就是沧桑。

马家辉:我沧桑啊,沧桑是一种启发、启示,张爱玲说悲壮是完成。没有,刚子东老师说的我严重反对,因为你说的是妖魔化的男人,好像男人很淫乱,很混乱。不管是混乱还是淫乱,男人怎么讲呢,分不清什么性、什么情。

许子东:混乱。

马家辉:我主动听成淫乱,OK,因为我觉得男人没有那么混乱,至少好多男人都没有。就是说我们分得清楚什么样的不同的性、不同的情,就算同样是性,有没有情,有什么样的情,什么样的关系的情,多强多弱的情,那个性的感觉都不一样。只不过我们有时候就是,不是我们,你们,讲错了。不方便讲或者不懂得怎么讲,一般的没有那种语言的思考的能力,没有那么细致。可是到感觉上面,他可能感觉得出来的,我们打个最粗俗的比喻好了,就算用钱来买性,它跟性的关系里面的感觉可能也是很不一样,不仅是生理感觉,那觉得跟那个人的互动。因为我们经常把性的窄化了、矮化了,好像就只有,我们上回说公狗、母狗这样做,不是的,人就是人。

许子东:我讲的性是广义的性。

马家辉:那假如广义的性更是包含了情里面那个感觉,那么复杂,我经常说,我才不相信,我们的眼睛看到那么几百万种光线、颜色、鼻子、嗅觉各种的感官,那么丰富,细腻

。那我们对于爱情,对于情怎么可能只有一种呢?怎么可能只有一种我爱还是不爱,像我最近看到新闻,你刚刚说到像台湾歌星陶喆,反正他说劈腿。

许子东:都不是粉丝。

窦文涛:都不是娱乐圈的。

马家辉:反正我是不会读两个吉,反正劈腿说求老婆原谅,我看到报纸我看到要笑出来。他说,我答应了老婆,以后只爱她一个人,我就想,爱这种事情可以答应的吗?我答应你,我只爱你,可是我真的不爱你的时候怎么办?我没办法答应的或者说我答应我不爱你,我爱你了,那怎么办?那不可能,我们不能答应爱,我们只能答应行为部分,我只跟你做爱,只跟你烛光晚餐,只跟你看电影,我没办法答应我自己爱你。

窦文涛:你说这意思就好比说,那个结婚的那个誓词那都是骗人的。

马家辉:不是骗人,那是一种意志,我们一种比方说我们知道我们应该孝顺,我们也对父母亲讲,放心。

许子东:你说的不代表你全部的行为,但是代表你当时的心愿,这个还是对的。最近我也看到这个新闻,就是讲离婚率上升,整个传媒界是把它当做一个比较负面的消息来讨论,很多人就来总结说80后的人他们的留守子女,缺乏家庭温暖,还有他们现在的经济能力上升了,他们的结婚、离婚的代价都低了,所以这么变化。我的感受是我觉得挺好的,进步,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因为首先最基本从个人来说,离婚肯定是失败,是一个个的悲剧,不的离婚,不同的悲剧,但从社会来讲,首先第一个这是体现《婚姻法》。《婚姻法》规定的婚姻自由,什么叫自由,就是可以结婚,可以离婚才叫自由,如果只能结不能离,离了就是错,离了就是坏人,那就《婚姻法》就没有婚姻自由。第二,人从身份变成了一个契约,以前鲁迅那个时候为什么老婆不能离,因为你把她修了她就完了,所以很多年你别说现代社会还有很多人这样子的概念,我是谁谁谁的什么。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