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许子东《锵锵三人行》:佛教过年也烧香

梁文道、许子东《锵锵三人行》:佛教过年也烧香

有声读物」「2019-10-20」「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作为我国最热闹的传统节日,春节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春节烧香的起源有很多说法,但其中为公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春节由虞舜兴起。公元前2000多年...

核心提示:作为我国最热闹的传统节日,春节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春节烧香的起源有很多说法,但其中为公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春节由虞舜兴起。公元前2000多年的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下祭拜天地。至佛教由印度传入我国以后,春节烧香的习俗便慢慢形成。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据说这就是农历新年的由来,后来叫春节。春节烧的香就是烧头香了。春节时过午夜,一至开正时刻,一家大小齐烧香、拜神、祭祖先、恭迎新年,以迎喜避灾。乃由长上挨次行三跪九拜礼,祭拜极诚虔。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就是算是进入龙年了,进入龙年了。

梁文道:对,对,对。

窦文涛:进入龙年一般人都要去烧香拜佛,文道这事儿得请教一下你,佛教里头过中国年烧香拜佛有这个习俗吗?

梁文道:有,向来都有,其实我觉得如果去寺庙比如说很多人去祈福,祈平安,当然也可以不是不可以,你可以说这是世间法,这是一个方便。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应该,因为你烧香拜佛嘛,所谓拜佛你看着佛像,看着佛像就要了解佛是什么人,佛是觉者对不对?觉者是什么意思,就是他已经解脱了,贪嗔痴,所以说这三毒,整个佛教教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样摆脱三毒的牵绊。问题就来了,假如你烧香拜佛,你比如说让我升官,让我发财你这样一个来教你解脱贪嗔痴的人,叫你放弃贪欲的人,看破贪欲的人,而你这么贪的去求他,这算是有一点矛盾了。

窦文涛:而且在中国。

许子东:等于是拜中纪委说,我怎么贪腐啊。

梁文道:对对对,差不多这个状况。

窦文涛:是,没错,没错。

许子东:是不是,这样来拜。

窦文涛:而且呢这真是像佛的明训,你一去这个贪,你一去烧香你就被别人贪了你知道嘛,因因相关。你知道他们讲云南有一个叫岩泉寺,去年出的事,这个岩泉寺出现了一个事情,就是一个游客被那个大师烧大家,叫这个天价香多少钱,两万三千四百块,那家伙大师收到最后不让你走了你知道吗,跟黑社会一样。后来那个游客反应,一开始说你儿子有难,你必须烧一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就烧这个香,烧一万多他就掏了。他当时觉得人到了那儿,在几个大师环四(音)之下,他进入了一个气场很恐惧。那个大师说话就很吓人,你就得烧,要不然我几句话下去,你儿子就有性命之忧,好家伙烧,烧完了之后那大师看一万多块钱都能烧,所以临出门就说站住,站住,你还得烧一万多块钱的一个什么烧,要不然你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有难,这个手就已经到了他头顶的上方,吓住了这哥们,就两万三千四百多块钱,当时就烧出去了。

梁文道:佛教过年也烧香 烧“心香”就足够

梁文道:这里我得说一下关于烧香,烧香这个东西很有趣,当然佛教世界很多地方都烧香对不对?但是一般正性的佛教教大家烧什么,烧心香就行了,你就不需要,心香心里的香,你不需要那么外在的形式花,这是个形式而已所谓烧香。而且我们很多中国人都有个误解,就把中国民间宗教就混淆进了佛教里面,就意味烧香这个香好像是都会飞到天上给菩萨、给罗汉给佛,不是这个样的佛是不需要吃你这个香的,对不对。它又不是鬼。所以这个香呢,其实是有实际功能的,它比如说用来驱虫,闻的时候很好闻,净化空气,我们坐禅或者是念经行禅的时候,用来数一下时间,它是这么用的,这个香没有什么关系。

许子东:我也见过一个实例。

窦文涛:旁征博引。

许子东:一对夫妻吧,拿了好几包不同的香,然后撞到一个庙里的大师吧,我不知道怎么样就在问,说哪一个是为了我女儿读书的要烧在哪里,那一个是为了我太太要怀孕的。

梁文道:有这个分别?

许子东:要烧在哪里,那一个要烧在哪里,它都有分别嘛,他说,我记得那个人柱子旁边,都一样。

窦文涛:哎呦,你看。

许子东:他说实话。

梁文道:当然。

许子东:都一样,他买的地方是不一样的,它的价钱也是不一样,但是他买来了以后他的地方搞不清楚,所以他就问,我这个教育香。

窦文涛:教育基金。

许子东:教育基金。

窦文涛:怀孕基金。

许子东:怀孕香。

窦文涛:没错,资产基金。

许子东:这个计划生育办公室、这个教育部,这个东西呢,那个大师。

窦文涛:这个住持啊。

许子东:那个住持笑了一下,香都一样的。

窦文涛:那他还是有良心的。

许子东:说老实话。

窦文涛:我跟你说这个就是云南。

许子东:想破坏了他们的产业链。

窦文涛:云南这个岩泉寺这个,他们就说好像《中国新闻周刊》都报道了嘛,他是已经是这样了,就是说一个车去了先抽签都是分门别类,抽完签之后呢每个人拿着自己的签还去换一个条,因为很多很多人嘛,换一个条,马马虎虎的情况都到了什么,那个旅客啊抽的是14号签,最后换给他那个纸条呢是40号纸签莫名其妙然后就去一个房子,那个房子里一溜大师,一人一张桌子,这个大师。然后来了,这边一看这个有难了,有难了,说天价香。有时候看着像穷,大师老江湖会看人,看着你像穷鬼没有钱的直接一句话佛跟你无缘走吧。还有一个你知道嘛,他们创了纪录的,创了纪录成为海内奇闻的文道你知道嘛,就是说啊,你得烧一千五百块钱,那人说哎呦,你看大师我钱包里就七百块钱,大师说你有卡吗?就信用卡,是真的。

梁文道:庙里能刷卡。

窦文涛:刷了两千多块钱。

许子东:一定要去体验一次。

窦文涛:每次,刷完以后,你听我说,这个大师的招,刷完以后,说你这个卡啊,要不要烧香。

许子东:卡要烧香什么意思啊?

窦文涛:就跟那个,佛有那个开光的那个嘛,卡要烧香,大师在旁边给你念咒,说保佑这个卡呀只进不出,只进不出,就往里存钱,不往里支钱。

许子东:那这个卡有什么用。

窦文涛:就是保佑你这个卡在新的一年只是进账。

许子东:但是你就不能刷卡了只进不出。

窦文涛:反正多进嘛,大师都能保这个。

梁文道:这还能叫清净吗?

窦文涛:后来人家说就这个岩泉寺,当然现在被整了,要不然也不会被报出来,这个岩泉寺你知道嘛,就是我现在饭桌经常碰见这种老板。我一问他,我说你是干什么的?他说我是做庙的,做什么生意的都有,他说我是做庙的,这个岩泉寺你知道一年承包多少钱呐720万,720万的承包费呀,当地村委会什么就签约承包给你。你说它所以,它怎么能赚720万,要超过720万。

梁文道:所以我觉得中国人真了不起,中国人果然是一个不适合任何宗教信仰的,你说是吧,你到全世界,比如说你到穆斯林世界天主教国家,你会被见过的人说。

许子东:做教堂的。

梁文道:我做教堂的,我干岩泉寺,这。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我们中国人太厉害了,什么都能变生意。

窦文涛:没错,没错。

许子东:我记得在很多年前在苏州区一个庙,那时候还是余光中和他们一起去的,就是里边有一个,我不知道负责的人嘛,庙里的一个负责人,讲出的话用了一点佛家的术语,但是全部就是一个社论,就是政治觉悟,他的级别很高的,他们说是一个处长级的和尚,现在发现他们不但政治化了,而且市场化了。

窦文涛:那是把佛教理论跟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

许子东:跟中国经济结合。

梁文道:算是走出了有中国特色的一条道路。我想起来有一年,我跟我老师去,我们去那个山上的禅修,然后有一天晚上他带我们出去做那种传统的这种不净观的一些简单的步骤,比如说我们是在一个坟场坐了一个半宿,那在一个坟场里面我们每个人就围绕着一些坟墓来做这样的修行。然后当时我们徒弟们,我们出去之前,他叫我们向我们挂单借宿的那个庙借了一些香,当时大家觉得奇怪,为什么,因为你知道我学的是南传佛教嘛。

窦文涛:对。

梁文道:我老师他学的,他是传承致斯里兰卡跟缅甸那一块。

窦文涛:小乘。

梁文道:南传佛教。那这一套佛教我们这一套系统里面我们不大烧香,就是平常烧不烧无所谓,就是你如果真的要供,你有心要供你拿清水。

窦文涛:做庙的不理你。

梁文道:清水就够,但是顶多放花,不需要烧香,但是那时候我们就奇怪拿香干嘛,后来说到了坟地之后呢,他叫我们在我们坐的四周把香插在这个坟地上面然后点,事后很多我们的师兄也很疑惑就问,老师我们刚才这是有什么深意,在坟地总得点香,看来我们也讲究这个。然后我们老师说,不是啊,晚上树林蚊子多嘛,点香熏蚊子。

窦文涛:蚊香,蚊香。

梁文道:对。

窦文涛:而且这个,即便叫大乘佛教来讲,各种各样的仪式、供具,它说是有象征意义的,所以有些人解释,说宗教这个传教啊都是象征艺术,比如说表法的很多时候比如说供花、供果就表示开花结果你修行最后有结果,你好比这个香,你也可以理解成燃烧自己熏熏别人。对吧,它很多是一种甚至有人说这是课堂教学的教具,包括佛的雕像,是让你看见它想起佛的这个应有的品德等等。但是你看任何形式的东西,形象的东西,好像人性里有一个东西。

梁文道:就把它固定下来。

窦文涛:就叫迷信,必然迷信。

梁文道:佛是人的老师而非有求必应的“神”

窦文涛:这大过年的,咱们也看看今日和尚的新风光,他们的新生活,咱们这是和尚牵女逛街有这样的,你再看下边,这是和尚吃肉呢。

梁文道:吃肯德基。

窦文涛:这肯定是肉嘛,好,这吃的这香,来,这酒肉穿肠过了,哎,和尚打牌,和尚打牌也没什么是吗?

梁文道:赌钱是不行的,赌钱就犯戒了,但是只要不赌钱你当游戏是无所谓的。

窦文涛:但是听说佛也警告人们要远离嬉戏,就是不要老玩。

梁文道:对,没错。

窦文涛:来,看下边,哎,你说远离嬉戏这和尚玩这个游戏机。

梁文道:其实也不叫犯戒就当然不太好了,玩得太多,你偶尔玩玩也无所谓。

窦文涛:问题是就现在这个和尚嘛,有些人你也不能怪他,他们说承包了以后,承包了这个庙以后,都是假和尚假尼姑,拿工资的,有的自己买了房,开个十几万的轿车,所以你不能怪他娶妻生子,他根本就是假的。

许子东:他是一个表演。

窦文涛:他是一个工作人员,但是你说这个玩意像话吗。

许子东:从业人员应该是不可以的吧?

梁文道:那当然是不行的,就是说因为你不可能说我去做神父,或者做这个长老当作是一个工作职业,他当然是个职业是个行业,但是问题是它牵涉到一种很高的道德的、精神的,为人方向的一个承担感,是完全不一样的,是过另一种人生道路,那你何必出家呢?

许子东:我从老百姓的角度提一个问题,那就是说我们到庙里去,烧香许愿的时候,任何许对自己获益的这些愿,其实都不应该吗?

梁文道:都没有什么道理在我看来,就是没有意义。就是你如果你许愿,比如说你是为人许愿,这还可以当作是一种公共修行献功德,就比如说你愿人家怎么样,愿人家怎么样,你但凡是愿自己如何如何,这就要看发心,假如你是说我现在看到有谁需要帮助我很想捐钱给他,但是我没有钱,我希望我如果现在这时候有赚钱,我不是说这种愿能成,而是说你这种心。

许子东:这个是好的。

梁文道:对,但是你说我好像买个五卡的钻石钻戒但是我现在没钱,这个不行。

许子东:我希望我儿子考上大学,这种呢?

窦文涛:这种啊我觉得属于民间信仰,跟这个佛啊,佛有一万个面目,不同的人眼里,你比如它是一个什么呢,你要高深的来讲任何自私自利的想法它都不鼓励你,可是佛它有很多个层面,比如说所谓叫愚夫愚妇,像咱们这些个庸人的这个眼里它就是个神,那么神你就变成民间信仰的层次,那么你就可以你愿意告它你就求告呗,你就求告,保佑你升官发财,你愿意求告,你得个什么呢?得个心理安慰。当然你要到了民间信仰这个层面上那也有讲究,也有讲究就是说呢你诚心诚意,这个祈祷完全单纯至一,据说灵能升官发财,这是民间迷信的层面。

你比方过去有人说那个老道,不是要玩老道了,就是老道玩的那个画符,那过去这个民间迷信也有这么讲,就是说只要你这个符啊是净心诚虑(音)诚心敬天敬地,然后呢其实就是高度集中注意力,这一笔下去到这个符画完,都没有掺杂第二个念头,没有掺杂别的念头,达到了这种高度纯一的状态,据说这样画起来的符啊特别灵,但是你说这个又变成了。

梁文道:可是呢我想讲清楚一件事情,我们要搞清楚佛是什么,他是我们的老师从佛教徒角度来看,这个老师呢他不是神,他不是一个你向他求什么,他就透过一种很超自然的魔法力量给你一个什么东西,不会这样。所以你去拜佛的时候,我们拜的是因为我们尊敬老师等于。你的老师,你的指导老师你也很尊敬他,我们是用这样的方法尊敬我的老师。而同时我们何时拜佛是要在这个佛像,这只是个像而已,这个像提醒我们人可以变成什么样的一个人,而且也提醒我们自己,我身子里面也有这么一个佛像,我也很有可能,我们人人皆可以做到这一步。

许子东:不,我平常的观察就都不是这样,那真的有很多,我有时候观察来拜的人各种各样那是一个众生相,我就在旁边看。你看你说他专心吧,也都专心,那些美女,平常走得风姿万种的,到那个时候他也很认真,啪,跪下,但是相信她,我估计她也很专心的在想,比方说我今年要跟谁谁谁结婚,她也很专心,那这个东西。因为我就认识过有这么一个人,她在上海认识了一个很有名的香港商人,这个商人后来在香港的婚姻都是非常出名的,我不讲具体名字了,那这个女孩子就跟他当时是朋友,然后就非常虔诚的我听他们说到普陀山去烧香,就是希望能怀上他的小孩,烧的是非常认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回来的船上就发现来例假了。

窦文涛:当场让你见红。

梁文道:可是呢,我想讲的是你这种心态当然在我看来是不对的,但是我觉得没关系这寺庙反正开在这里头,大家就算抱着这么强烈的贪心。

许子东:功利。

梁文道:对,功利。

许子东:可以宽恕的。

梁文道:佛没有什么宽不宽恕,我们没有罪恶的观念,我们不像天主教有罪,这些罪都是你自己的问题跟佛无关。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所以到时候我们只能希望就是说寺庙很清静,气场很好,氛围很好,那你在里面,你就算为了自己的贪欲私心求一些什么东西,但是久而久之这也叫结了缘,然后你能够在里面慢慢受到一些感化,所以寺庙总是喜欢放一些结缘书我们叫做,一些小手册免费发给大家,你回去看一看。哎,你今天来烧香拜佛,希望怀上一个富商的私生子,那给你一个手册你回去看一看,看看我们讲的是什么吧。

窦文涛:这个佛教啊它还有一个问题,它在世界上是高等的哲学,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它这个圆融,就是非常的圆融之后啊,但是看在咱们这个局外人的眼里,就是你的解释系统那家伙是无坚不摧。为什么说呢?它一解释起来,比如说观世音菩萨,那印身千千万为了渡化你,有的时候甚至为了引你入道,观世音菩萨化身成妓女,先让你嫖客爽了这叫先以欲勾牵引你入斗门,对吧。那你这么一说呢,你知道嘛咱们应该相信广大和尚同志们还是好的,但是问题你比如我有一个女歌星的朋友,她整天跟我讲她的上师上师,后来给我打电话,说她感到很困惑,说最近我那个上师啊说老想要跟我发生性关系,她说上师说,上师欲望很强,她就说越是能量大性欲越强。

窦文涛:中国寺庙并非和尚做主而是归政府管

窦文涛:哎,文道,你经常穿行丛林,你有没有见过和尚找女人的,我们大陆和尚。

梁文道:你说大陆啊?

窦文涛:嗯。

梁文道:有见过,但是那个就是。

窦文涛:让你很尴尬是吗?

梁文道:对,因为白天的时候在寺院见到面的时候,那大家很尊敬向他合十对不对?那晚上就在这个酒店门口看见他抱着两个女孩,换了西装。

窦文涛:换了衣服。

梁文道:换了衣服,晚上下班了吧大概是,那我当时最尴尬的是,我不知道那个该是向他。

窦文涛:合十。

梁文道:见过我认识应该向他合十,当时那个状况你知道,就穿着个西装抱着两个,那我该不该合十呢,就有点尴尬了一阵子那后来也就算了,避开就好了。可是我觉得这也没办法,我了解到今天其实中国真的很多寺院是空在那里,真的是要等人去看家,结果呢现在很多地方是招聘,其实很多现在的和尚是招聘回去的嘛,很多师傅是招聘的。

窦文涛:我跟你说你讲的也是有道理,就是说这个释永信,少林寺传出过很多流言,什么嫖娼啊,什么这那个,到最后释永信对外的解释当中啊,我也感觉到一丝难言之隐。就是中国这个庙啊它不是和尚把持的你知道嘛,比如说谣传说少林寺上市,这个事是怎么回事,谁上市呢?有个少林这个公司,这个公司和尚在庙里待着。

许子东:做庙的人。

窦文涛:对。

梁文道:搞庙的。

窦文涛:当地政府都是旅游,把它当成当地的旅游业,这是个旅游业的项目,我又可以把你这个庙变成一个公司,是公司就能够达到上市。

许子东:文化产业。

窦文涛:对,但庙里的和尚也许还蒙在骨里我们都上市了,你知道嘛,它会,而且你像国民党的章孝严曾经批评过,说我们台湾的庙不买门票,庙怎么能买门票呢?

梁文道:对啊。

窦文涛:对吧。

梁文道:对啊。

窦文涛:他说你们怎么,大陆的这个庙不好,它为什么要收钱呢?后来普陀山算先进的,普陀山管委会还解释呢,说我们普陀山都没有收那个几十块钱的门票,我们普陀山就收个五块钱的香花费好像很便宜,可是如果有人问那你这个香花费是归谁呢?给谁呢?是和尚自个儿收着吗,还是当地政府部门呢?你明白吗?

梁文道:你一般全世界呢这种宗教场合呢,除非你是有一个特别的展览馆,比如说有个小博物馆里面那种,比如说你去威尼斯圣马可教堂这种对不对,它有个展览馆、博物馆你给钱。那么教堂本身是,这是宗教场合它绝对不收钱的,清真寺没有见过什么收钱,寺庙也没有收钱的,全世界。

许子东:教堂进去很多人也在点蜡烛,然后很多人都在。

梁文道:对,那是你自己的奉献。

许子东:但是我觉得它那个气氛大概不适合于求什么东西。

窦文涛:他那个是忏悔是吧。

许子东:对,它好像。

梁文道:也求也求,它反而会比较强调就是说。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