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商业社会会影响道德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商业社会会影响道德

有声读物」「2019-10-23」「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由台湾知名作曲家刘家昌借媒体将其子炒作成歌手的事情入手,主持人窦文涛认为台湾不像大陆“富二代”的年龄越来越年轻,年轻人都在唱歌,是...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由台湾知名作曲家刘家昌借媒体将其子炒作成歌手的事情入手,主持人窦文涛认为台湾不像大陆“富二代”的年龄越来越年轻,年轻人都在唱歌,是一个处处有歌声的地方。但是以前的歌星,唱歌能赚钱,但现在唱歌不能赚钱了,所以只能靠广告。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我觉得这个台湾真是一个处处有歌声的地方,哪都在唱歌,怪不得它那出歌星呢。我问我一个台湾朋友,我说现在大陆“富二代”就是富豪的年龄越来越年轻,我说现在台湾年轻人创业的情况怎么样?他说都在唱歌。他说都是表率,说这一代,台湾年轻人,就周杰伦、蔡依林,周杰伦、蔡依林。所以呢,他说大家都去唱歌,他说都去唱歌也好,就娱乐生活嘛,处处都在唱歌。

梁文道:或者跳舞,比如说现在大学里面,看到最多的这种学校学生活动就是集体在那唱歌、跳舞,或者街舞或者什么,对不对。

窦文涛:是是是。现在这些年轻人都在唱歌。

许子东:我还以为只有中国唱歌唱得特别红。

窦文涛:哎呦,台湾那种唱歌是本有渊源,他本身这个乡间,包括原住民就是能歌善舞,而且它这种文化,南阳地区我认为都有这种文化。就是村村有歌台,有什么演戏这个,它就是有这么一种文化,而且更加上,现在这个歌星的这种示范作用,所以年轻人都唱歌。

因此我看这个电视新闻,你知道,我听到一个事,现在这几天在台湾,我就发现他们在酒吧演出,人人都在拿这个事情打趣,但是我们外来人,我们不懂。他们打趣,他们就笑,笑什么呢?说最近火了一个叫刘子千的,这个刘子千呢是刘家昌的儿子,我是听台湾人讲,因为咱这个完全不了解本乡本土的情况,所以如果讲错了,这个家昌老兄,不为自己言论负责任的我。

他们说,为什么大家都在拿这个当话题呢?说刘家昌要让他的儿子成歌星,然后拿出很大一笔钱,所以就会造成什么呢?处处都听见他儿子唱这个歌。但是这个歌呢,好像叫《念你》,现在在台湾是神曲,因为你不想听都没办法,到处都在放,打歌,什么媒体都在放。然后呢,放的很多人觉得不堪忍受。可是呢,他说这怎么能当歌星呢,这怎么能够赚钱呢。后来就有人说,火了。这不就出名了嘛。

许子东:先砸钱。

窦文涛:哪怕就是说人人都在说,没法忍受了。但是确实他有名了,有名了呢,广告商就跟上了,开始做广告,就是从这个篮子里把钱收回来。

梁文道:对,现在做音乐都是这样,现在整个华人世界流行歌曲,以前我们是尽量帮这个歌星做宣传,让他的歌好卖,现在是反过来,要让他的歌红,然后他这个人好卖。

窦文涛:对。所以呢,咱们完全不知道是不这么回事,听他们本地人这么说。但是他们本地人都做各种各样的那个小视频,就是调侃这个台湾现在的神曲,就是叫《念你》。说台湾人人耳朵都听出茧子来这首歌的播出率。你看看这段视频。

(插播VCR)

窦文涛:这老外听的都打飞机了。但是无独有偶,我在台湾看见一个大陆的新闻,说大陆现在也有一个怪歌,不知道说一个广告商做的广告,结果放,对市民形成一种,也是不堪忍受,最后被有关部门叫停了。我回来这个视频能找到,咱不说它那个广告,你听听它这个歌声,说最近在大陆也挺好玩儿一事。

(插播VCR)

梁文道:这是原来那个广告吗?还是乱搞。

窦文涛:这是真的。

梁文道:真的?

窦文涛:它就是个广告创意,它就是一个广告创意。就是嘴闲着特危险。

梁文道:对,要吃点什么东西了。

窦文涛:要不你让它放歌,但我觉得这女的,我想起她多半是左小祖咒的师妹。

梁文道:走调了。

窦文涛:对对对。

梁文道:但是,像现在这些,我觉得有意思,像这个歌,大家听了不堪忍受,有关部门能够阻止。

窦文涛:投诉,投诉啊,这香港也有投诉。你知道,它这个播放率一个广告它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包括你那个电梯间的那个电视。而且呢,你像有它是一放六遍。

梁文道:没错。

窦文涛:连着放,那个东西。

许子东:中国现在这个强迫的资讯。

梁文道:太多了。

许子东:世界第一,我去过有理发的地方,它每一个椅子前面一个电视机。

梁文道:对。

许子东:你想这多么互相干扰,旁边都在放不同的的节目,你吵都吵死了。然后这种SPA的地方,对不对,还有出租车,你上去不看都很难。盯着你,我要按掉那个没声音的,过一会它又跳出来了,这是强迫接受。

梁文道:其实香港也是,我觉得现在这种广告无孔不入。我记得很多年前,比如说我在香港坐公交,坐什么很安静,我觉得坐着挺舒服。但现在是从头到尾,地铁、火车、公交拼命的放那个小电视。你比如说你们搭港铁的,你看到吗?很厉害。以前你觉得进车内是很安静、很舒适的,看看书什么的,现在闹成这样。

许子东:只要没有节制,商业的力量是无处不在的。你再举一个例子,每个地方都有电话问,我搞不清楚凤凰卫视在哪里,我要问凤凰卫视的电话,你现在在香港,你一打那个问电话的时候,他前面给你来一段广告。

梁文道:也先来一段广告。

许子东:这种我觉得政府虽然大部分是小政府,我觉得这种事情要管一管,否则商家力量太大了。

梁文道:但是这个现在很困难,你知道嘛,子东。因为现在广告这个东西,越来越重要,它重要在什么地方呢?现在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它现在越来越仰赖广告,比如说像我们刚才讲音乐,对不对,像刘家昌儿子。如果他是20年前的歌星,他是出来卖广告,宣传大家来买我的唱片,现在是反过来,他要大家听着他的歌,认识他这个人和歌声,去看他这个广告。因为现在只有广告能赚钱,唱歌不赚钱。做电视节目也是更是要靠广告。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报纸、杂志都越来越依赖广告,因为现在尤其网站出来,你想想看,网站你看Google靠什么赚钱,也是靠广告。所以广告这个饼这个市场是越来越大,而且是所有人都要往里进。

许子东:刚才文涛说了嘛,这么多年都白做了。没做过广告。

窦文涛:这真是,我就跟你说,我是这个时代的一个例证。

许子东:反面教材。

窦文涛:就是你这个观念转变,如果要是慢的话,那你真叫错过了一茬又一茬。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转变观念要快,要不然错过了那一波。当年,你比如我跟时代差着多远。我当年还觉得拍广告是丢人的事情呢。

许子东:好像人家叫你做眼镜广告。

窦文涛:对,眼镜广告。觉得呢。

许子东:现在自愿帮人家做。

窦文涛:觉得自己的脸呢,如果是在电视上出来,好像这个人做广告了,会觉得见到自己的朋友,是会脸红。

梁文道:不好意思。

窦文涛:丢人的事情。

许子东:文道有一次问我,说有一个啤酒让做广告,他拉我一起,我一听,5、6、7、8个人,能分到多少钱吧,还是日本啤酒,不做了。

梁文道:后来我们都不做了,帮小日本就不做了。

许子东:怎么能帮小日本做。

窦文涛:对,咱们存的是气节。《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所以我就跟你讲,我有一个好朋友叫黄小茂,他就对我有一个形容,我觉得说得非常准确。他说文涛,你这个人总是慢半拍。特别是这样,我这一辈子,任何事情慢半拍。你包括咱们《锵锵三人行》这个节目,它呢,也不是慢太多,它每个星期录像,录两天,所以我们跟每天直播的那个新闻,我们会慢一两天,或者慢一个礼拜,但也不会慢太多。所以件件事都慢半拍,可是今天这个时代,半拍钱就没了。而且评价标准风云一样变色,今天我在看报纸,我突然发现,今天比如说是做所有面对公众的人吧,说你有广告,是你成功的标志,是个正面的。

许子东:也看情况。

窦文涛:我跟你说这个没有。

许子东:第一看什么广告,第二看钱是什么样的情况。

窦文涛:不是,就现在一般来说,你比如说混明星的,当然咱还不是明星了,没有人找你拍广告,你没有广告,你这个人成绩不行的,整个社会评价,怎么可能没有广告,你算什么明星,没有广告算什么偶像,没有广告这事,你根本事业不成功。在台湾也是一样,在香港也是一样。就是说它是一个这样的一个循环,你做得好,自然不就有人找你拍广告嘛。

梁文道:不过也有例外的,有时候尤其是做新闻行业,新闻主播,新闻主持人,或者评论员这个行当里面,理论上是不应该做广告的。当然我们今天中国情况不一样,我们很多主播、主持人都是做广告,但是你比如说像香港,香港的电视台,或者香港我过去做电台的时候,我们有一些做新闻评论的人,我们就尽量给他多一点薪水,就是别的主持人,娱乐节目主持人可以做广告,你不该做广告,因为那会影响公信力。其实你再看美国的情况,也是像大牌的那些新闻性节目的主持人都不做广告,他只做公益广告。

许子东:还有电影演员也分的,马龙·白兰度他绝对不做广告,对不对,真正大牌的。这个为什么我们现在“无广不红”你的意思就是说。

窦文涛:对。

许子东:那就是因为我们现在的另外一个现象,我们为什么说无官不贪,就是因为官不像官,因为很多教授,因为你没有给他一定的高的地位的收入。上次我听红十字会他们说,香港红十字会的负责人,年薪100-200万,所以他这个工作就这么高,不需要在别的地方。要是一个社会所有的演员的收入都很低,所有的教授收入都很低,官员的正常收入很低,那就出现一个情况了。那我非得靠这个侧面的东西赚。

梁文道:没错,尤其就像我刚才讲的,你比如说以前歌星,他唱歌能赚钱,但现在唱歌不能赚钱了,所以只能靠广告。

窦文涛:你靠广告的结果是什么呢?就你要出名,出名还不要。你看知名人士有100,可是其中只有10个人是要火,火跟出名不一样,火就是你这个时候必须当红。你比如说在台湾的概念,甭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最近大家都在说你,这个行销就会找你,很自然,你跟我的产品销售,就联系起来了。所以光有名还没用,你还得“兴风作浪”你明白嘛。你在这段时间为什么要报这个新闻,报那新闻。

梁文道:到大陆的叫法叫炒作。

窦文涛:对,叫炒作或者是什么吧。

许子东:但是还是有选择的吧,我又回到一个比较老土的想法,观众并不是说,你看有些人也没做广告。芙蓉姐姐没做广告,郭美美也没做广告,对不对,达芬奇那个老板也没做广告。广告还是一些形象,大家认为比较正面的,有助于这个产品推销,你这个上去扮演一个好男人,你一大堆的小三儿,绯闻,你这个人给你测呢,刘翔一不跑,广告合同就出了问题了。

窦文涛:有关系。

许子东:还是跟大众,他得揣摩大众想干什么。

窦文涛:你说得对。你知道中国拍广告拍得最多的是什么人?就是最有市场的?是什么呢,基本上演贤妻良母形象的,演家庭主妇,嫂子或者是妈这种形象。

许子东:顾长卫的太太。

窦文涛:这种形象演得好的话,因为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是面对家居,但是相比之下,你看歌星拍广告的跟演员相比,不算太多。因为歌星的形象可能会觉得头发竖着,染那么多头发。他产品的适用范围就窄。

梁文道:没那么广阔。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这是专门的一个市场,而且你比如说,所以我就说,今天的人,我一开始就觉得这个玩意是丢人的,可是到后来,你架不住,一看人家现在不都这样嘛,没人觉得丢人,观众也不觉得丢人,关注也觉得你拍广告,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梁文道:那怎么样?现在你怎么不拍呢?

窦文涛:没市场了,这人就是这样,想拍的时候没人找你拍了。

梁文道:轻舟已过万重山。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别急,别急,我们刚才还在讲日本女足呢,他就是制定一套战略,再怎么输自己的阵型不变。

梁文道:对,20年都这么打下去。

许子东:对,它整个阵型不会那么快的一点事情,就调整自己的。

梁文道:耐心点。

许子东:别调整,坚持自己的方位。

梁文道:用日本女足的精神。

窦文涛:是吗?

梁文道:好好走下去。

窦文涛:那就会出现,你刚才说这个叫什么来着,“轻舟已过万重山”那就会出现另一个情况,就是“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你知道有些对自己律已吉言的人就是这样,他不拍广告,到后来心里有点软,也是受钱的诱惑,开始说了,价格就是我的人格,然后我吊起来卖,我吊一个周润发的价格,反正你愿意请我,我就算卖了,也值。

梁文道:真有这种事。

窦文涛:然后有的就挑挑挑,挑“过尽千帆皆不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最后只剩下水悠悠。

梁文道:你想想看,我以前曾经有一个朋友,也是很有名的文化人,人家找他拍广告,然后他也就是很随便,你给我多少钱我就干,什么都可以,什么内容都能做,然后拍了一大堆,就比较入俗眼的那种广告,不太好的档次。结果后来呢,有一个人托我去找他,谈一谈一个广告。那个是什么呢?是德国名笔,万宝龙。结果后来是人家的那个万宝龙就嫌这个之前广告的档次都太低了,就配不上了。所以有的时候也的确这样,你今天你架着,扛着,什么广告都不要,对不对,这我们内地很多服装品牌来,眼镜品牌你都不管,到了最后说不定十年之后,就阿玛尼这些来找你。

窦文涛:我最近觉得我是不是要提出申请,凤凰卫视是不是应该给没拍广告的人适当的补偿呢。先去一下广告,所以没广告我们都活不了。《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所以你看,我很理解广告商为什么不找我,因为我站在他们的角度想一想,我也觉得,对吧。我这个人。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我这个人这种形象,商业形象不强,你发现没有?

许子东:不会啊。

窦文涛:他不是什么正经人。

梁文道:现在卖广告的人都很正经吗?

窦文涛:至少要“装丫挺”,有个名字叫“装丫挺”。

梁文道:什么意思,说说看。

窦文涛:就是说你至少得显得你表演出来的形象是一个健康的。

许子东:你不健康吗?

窦文涛:对啊。

梁文道:你烟都戒了,这还不健康吗?

窦文涛:身心都不太健康。不,传统固守传统道德的,对吧,而且看起来就是这个人没有叛逆的。这种可能商业性强。所以我早就跟你讲了,商业社会它是会影响道德的,因为大多数人能接受的人物,说实在的,都是那一路,主流人物,大俗套的人物,这种人物会获得最大的市场营销范围,所以你看他们是这样勾结的。

许子东:但你记住这些人物也是本来就那样的,也是他们塑造出来的。

窦文涛:都是塑造嘛。

许子东:对,有很多也就是他们塑造的,你要知道他背后的运作的话,你得体谅他们,你知道现在那些读商科的人,有很多人的专业就是做这些事情,他们要做的事情,他拿到几百万,他做什么事情?就是说比方说开一个笔店,这个笔店要开到这个城市的什么地方,他请什么人来打一幅什么样的广告,就这么一个方案,就给你几百万,做一个研究。

那不是说随便说说的,还要做一大堆的数据,这个地方住什么样的人,那边的人口数字是怎么样的,它房子的平均价钱怎么样,文化程度怎么样,他们看电视的时间规律是怎么样,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们会不会买这样的笔,他们会不会去,等等,一大堆数字。

你知道做商科的,哈佛也有很大人,就在做这个事情,研究出来的报告,那些大集团,大商家在根据那些东西再来投各种各样的商业东西。我们的老百姓就是完全被操控的,你就只等着在那里,你就只等着在那里看吧。你以为像刚才那样恶搞一点东西,其实都逃不出他们手心的。

窦文涛:对。我跟你说,广告啊,广告就是在灌输一种生活方式。

许子东:意识形态。

窦文涛:就是一种意识形态。告诉你这样生活是好的,因为你喜欢的明星他也这样生活,所以呢你有这样生活。就是一大俗。

许子东:最可笑的是我们现在整个政治,很多方面也在配合它。比方说我们最近拼命打的一些名牌,都是意大利的名牌。这意大利领事馆人家要感谢了。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开心死了,包括现在查达芬奇的家居,就是说你是不是意大利的东西,它一个前提好像意大利东西必然好。

窦文涛:所以文道,你看资本主义真的是有阴谋的。资本主义搞下去,就是越来越趋同,越来越趋同,是不是。

梁文道:趋同什么意思?

窦文涛:就是大家伙。

梁文道:都一样?

窦文涛:都一样活着。

梁文道:那不一定。

许子东:但同时抽出很大的资金。

梁文道:对,也不一定。

许子东:来鼓励创新,苹果不是这样,苹果是一个趋同。

梁文道:也不一定。

许子东:但是它是一个创新。

梁文道:因为而且还有一点,商品它总是希望自己要跟也得不一样,它希望它消费者本身就不小,因为消费者不想趋同。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