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恒头条》109期:日本天皇只是个象征性职位吗?

《邵恒头条》109期:日本天皇只是个象征性职位吗?

有声读物」「2019-10-24」「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两天,关于日本德仁天皇举行即位典礼的消息一直在新闻热搜榜上。我问了身边一圈人,发现很多人都是被仪式本身的隆重以及...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两天,关于日本德仁天皇举行即位典礼的消息一直在新闻热搜榜上。我问了身边一圈人,发现很多人都是被仪式本身的隆重以及出席的各国政要所吸引,主要就是看看各国王储照片,读一读王室八卦。

不过要说新天皇即位,有什么实质意义?似乎也没什么。

因为我们都知道,日本天皇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职位,没有实权。相比起英国女王,日本天皇的权力可要小得多。

比如,英国女王每周都要跟英国首相举行私人会面,能对国家政策提出“建议和警示”。甚至最近英国人还在讨论,假如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议会失去支持但是又拒绝辞职,那么女王有权力罢免他。

但是日本天皇呢?他的工作都是仪式性的,比如说公布法令、颁布荣誉、会见外宾等等。甚至在日本宪法里,有一条天皇的工作就专门叫,“执行各项仪式”。

所以一个没有实权的天皇即位,有什么值得我们关注的呢?

前段时间,我曾经在国际媒体上看到过一个系列报道。这个系列报道用5篇长文,记录了日本皇室在二战之后发生的变化。

这份报道表达了这样一层观点:虽然日本天皇没有参政的权力,但是这个职位并不只是一个形象工程。天皇在日本政治当中起着一个极其重要的作用,就是对日本可能存在的军国主义苗头进行制衡。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和你分享一下这一系列文章的内容。

你肯定也知道,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本来就和天皇制度密切相关。

按照1889年颁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规定,国家的一切权力都归天皇,包括立法、行政、司法、军事统帅权,甚至天皇还可以解散国会。

这样的制度为军国主义的产生和扩散创造了政治条件。

后来,日本军部的势力日益增大,对外发动一系列的侵略战争,而这些战争正是以维护天皇的旗号发起的战争动员。

所以,当日本战败的时候,在美国有极高的呼声,要把当时在任的裕仁天皇当作战犯来公开审判定罪。也有不少人提出,天皇的制度应该被彻底废除掉,以此来掐灭日本的军国主义。

但是,当时在日本手握大权的美国将军麦克阿瑟可不这么看。

他认为要实现日本的去军事化,天皇反而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因为天皇是唯一能团结起整个日本的人。

麦克阿瑟有一个在他看来更理想的方案,不仅能让日本皇室受到惩罚,而且还能通过皇室长期对日本施加影响。

这个方案我们现在都知道啦,就是让裕仁天皇继续当天皇,但是他必须公开宣布,自己不是神,而是跟老百姓一样的普通人。

你也知道,在日本二战战败以前,天皇在日本社会里的地位是神一样的人物,备受老百姓的敬畏。

有一张著名的照片,是麦克阿瑟跟裕仁天皇一起拍的。

照片里俩人一对比,裕仁天皇显得是又矮又瘦。而且麦克阿瑟站右边,天皇站左边。要知道在日本文化里面,一般都是男人站在右边,女人站左边,所以左边的位置对天皇来说是大大的不尊敬。

那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时这个照片对日本社会的冲击。

后来,在1947年的时候,美国还做了一件事,就是让日本改变了皇室的继承规定。

新规定提出,只有现任天皇直属的男性后裔,或者他的兄弟、叔伯才能继承天皇的位置。这个条款有什么深意呢?就是要避免日本皇室利用家族的其他分支,来重新唤起军国主义。

当时,裕仁天皇的儿子,也就是今年4月刚刚退位的明仁天皇,年龄才13岁。对于他来说,麦克阿瑟也有更长远的计划。

这份系列报道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明仁天皇要被当作一个能够传播价值观的渠道来培养,这些价值观是美国要用来重建日本的。”

所以首当其冲,就是要让他接受美国式的教育。本来日本人很想找个英国人来当明仁天皇的老师,可是美方坚持,一定要美国人,所以他们从美国的费城找来一位女老师。

文章里回忆了当时第一天上课的细节。女老师要给明仁天皇起个英文名,叫Jimmy。但是明仁就说,不,我的名字是亲王。

女老师就不干了,说你看我们这个课堂上虽然都是贵族,但是大家每个人都有英文名,有Adam,有Billy。你是亲王,但是在这堂课上你就是Jimmy。

这时候气氛就紧张了,所有人都盯着看明仁天皇的反应。最终天皇微微一笑,顺服了。

所以你看,这是从起名字开始,就要渗透美国那一套价值观。而且,也正是在这位女老师的影响下,明仁天皇形成了和平主义的政治倾向。

在很多其他事情上,也能看出来这种价值观渗透对明仁天皇的影响。

比如婚姻上,过去日本皇室都要和皇室成员结婚。但是明仁天皇不干,他偏要打破惯例,和一个在网球场上认识的平民姑娘结婚。

这俩人都会说流利的英文,都爱运动,都很都市化,还经常跟公众互动。这可跟过去日本皇族的神秘低调的形象大相径庭。

到这儿你可能会问了,就算日本天皇在价值观上接受了和平主义,但毕竟,他还是没有政治实权的,又怎么制衡日本的军国主义的苗头呢?

其实,恰恰就是通过我们在开头提到的那些仪式性活动。

明仁天皇在任期间,持续不断地通过公众活动来宣扬和平主义,呼吁日本对战争当中的暴行进行反思。

比如说,其中一趟里程碑式的访问,就是1975年的冲绳访问。

冲绳是二战当中伤亡格外惨重的地方,日本有超过10万的日军战死或者被俘,平民的伤亡也不计其数。所以冲绳人对日本皇室非常愤怒,二战之后日本皇室的成员一直都不敢去冲绳访问。

但是明仁天皇打破了这个禁忌,1975年,带着他夫人一起访问了冲绳。当然,当时他还是亲王,还没有继位。

他们在访问的第一天,就有人冲着明仁天皇扔了一个燃烧弹。正常来说,那赶紧取消访问吧。可他却做了一个当时让日本人意外的决定:不仅没取消行程,还发布了一条声明,向冲绳的战争受难者表达沉痛的心情。

这对当时的皇室来说,是向前跨了很大一步了。

在明仁天皇正式即位之后,这方面的公众活动就更多了。

他走遍了二战期间受到战争冲击的国家和地区,从印度尼西亚到新加坡、泰国、越南、塞班等等。1992年的时候,还访问了中国,正式为日本侵华的罪行道歉。

在公众舆论里,明仁天皇也总是和推崇军国主义的日本右翼势力唱反调。

2015年,安倍政府通过了一条能让日本军队参与到海外冲突当中的条款。明仁天皇虽然不能直接回击,但是,他特意在当年日本投降纪念日的演讲里说了一句话,说,“希望战争的野蛮永远不被重复”。

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些公众活动。虽然天皇不能直接参政,但公众影响力,也是不可忽视的权力。

通过公众活动,明仁天皇实质上为自己塑造了一种道德权威。

4月份明仁天皇的退位,其实也是施加这种公众影响力的结果。本来按照宪法来说,天皇是不能提前退位的。但是明仁天皇破例通过电视台发表了演说,公开表达了自己希望退位的意愿。老百姓一边倒支持,倒逼日本政府,把修改宪法提上了议程。

甚至有评论猜测,天皇选择退位的这个时间点,也跟他想推行的和平主义理念有关。

安倍上台之后的一系列动作,让旁观者不禁联想起日本过去某些军国主义的朦胧影子。比如说,在2017年,安倍还曾经宣布,要在2020年之前,改变日本宪法里的和平条款第九条,让日本自卫队彻底符合宪法。

但是日本天皇提出来要退位,那没办法,保守势力也必须转移注意力,优先处理天皇的退位问题。当然啦,这只是观察者的推测,我们无从考证。

现在,新任天皇,德仁天皇即位。

在当下这个时间点,最值得问的问题也许是以下这两个:

一是,他能否延续上一任天皇的和平议程?

二是,既然这位天皇更年轻、更有活力,他能否提升皇室的公众影响力,巩固皇室在和平主义问题上的道德权威呢?

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媒体在报道德仁天皇的即位典礼的时候,格外关注他在即位演讲中,“和平”这个关键词,到底被提及几次。

其实,从过去的表现来看,德仁天皇和他父亲的和平理念是一致的。但是在执行操作上,他面对的挑战毫无疑问更加艰巨。

在国际环境下,贸易和军事的摩擦频繁出现,这正是民粹主义和军国主义生长的土壤。

而在日本国内,经历过战争的一代人正在老去、逝去,关于战争的伤痛记忆也随之褪色。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德仁天皇会采取什么策略,在日本国内继续推行和平主义呢?

在《邵恒头条》,我也会为你持续关注。

虽然说今天讨论的话题有点沉重,不过看了这一系列的报道,我也有另外一个启发:仪式感真的太重要了。

如果你想改变自己或者改变别人,不如尝试一下,通过仪式来建立新的习惯,潜移默化地转变思维方式。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