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锵锵常犯错但是凤凰象征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锵锵常犯错但是凤凰象征

有声读物」「2019-10-24」「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3月31日是凤凰卫视15周年台庆,窦文涛、梁文道和许子东一起聊了15年来自己及凤凰的变化。窦文涛说受到15周年的号召,自己正在走出中年危机,并且认...

核心提示:3月31日是凤凰卫视15周年台庆,窦文涛、梁文道和许子东一起聊了15年来自己及凤凰的变化。窦文涛说受到15周年的号召,自己正在走出中年危机,并且认为凤凰是他呆过的最奇怪的电视台。他们还讨论了男女主持人职业生命的不同之处,梁文道认为,男人的职业生命一般较长并比较看俏。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咱们是经典。就是说咱这三,算是个老帮菜,三根老干葱,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可以在一块聊聊,因为就是凤凰那个什么嘛。

许子东:生日。

梁文道:很尴尬的,那个什么嘛。

窦文涛:好像有点含羞带怯。

许子东:十五就进入青春期。

窦文涛:这说明我们是多少的低调,就是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我们过生日,跟做贼似的。

许子东:不好意思,我生日。

窦文涛:受凤凰15周年感召正走出中年危机

窦文涛:现在很多人选择过生日就不告诉别人了。其实我跟你说,我很多时候,有些人很自信,喜欢跟别人说自己做了什么,我倒不是说不能说,而我很多时候不愿意说,就是因为什么呢?我觉得害臊。

许子东:今天这个凤凰台不害臊,做的很骄傲。

梁文道:我们很害臊,是这个意思。

窦文涛:我们更骄傲。随着凤凰十五周年生日的到来,我就发现,走出中年危机了,正在走出中年危机。

梁文道:为什么?怎么了?

许子东:中年危机是什么意思?

窦文涛:受它的感召,正在走出中年危机。

许子东:回到青春期。

窦文涛:我们这一同走过十五年,这是有点与子携老的意思了。

梁文道:这个意思就是,将来恐怕也不会抄了他的意思。

窦文涛:这也难说,我十五年最大的经验,在凤凰享受现在了。每一个现在其实都是未来很有意思的一个回味。而且你看我现在正在走出中年危机的特征之一,我就发现,男的比女的好了。

梁文道:我完全同意。

窦文涛:你看我们的编导宋欣,很用心就找了三段,我们十五年前,十几年前,我们的影象和画面,我这一看我就发现了,女人岁数看自己当年,他会觉得当年年轻漂亮,男人不一样。我看当年,我只是觉得当年叫傻,叫假丑。

梁文道:越来越好,是吧?

窦文涛:没感觉越来越好。

许子东:自我感觉良好。

梁文道:意思就是有点像倒吃甘蔗了。

窦文涛:这个什么时候。

梁文道:甘蔗得倒着吃,你不知道吗?甘蔗倒着吃就是越吃越甜。就越到后来越好了。因为男女这点不一样,我们以前不是老说,女主持很不象话,平均收入是我们男主持的4倍,这个也不用再解释了,大伙都知道。后来我们发现有一点不同,就男人的职业生命,不止一般比较长,起码在中国这个圈。二来也比较看俏,你比如说像我们现在这样子,我们现在这样子在这儿呆,我们看前就看着阮次山先生,再过十来年,我们能不能也像他那样白发的评论员,是吧。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你们自我感觉好,你们的女的都多吃香呀,都比你们男的神气。鲁豫、戈辉。

梁文道:你见过女的阮次山吗?

窦文涛:我给你讲,那天有个人跟我讲,英语里面有一个人说笑话,就是说男的老了可以像肖恩康纳利,女的老了也像肖恩康纳利,太开心了。

许子东:小心鲁豫揍你们。

梁文道:保证鲁豫老了也像肖恩康纳利

梁文道:我保证她也像肖恩康纳利。

窦文涛:这年头,我给你说,谁难受谁知道。咱还得看谁是笑到最后的人。

梁文道:咱不怕。

窦文涛:我跟你说你活过了十五年在凤凰,你就慢慢的感到一切正合适。工资不多也不少,反正一切都是正合适。看看当年吧,看看当年我什么刁样。

梁文道:当年的小莉真清纯。

许子东:我想说的是女的没什么变化,男的变化大,这什么道理,你看戈辉也没什么变化,现在这个样子,至少拍出来没什么变化。

梁文道:你不知道,这人家背后一番辛苦,你我哪晓得。

窦文涛: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谁容易呀,这年头。

许子东:文涛以前是个奶油小生。

窦文涛:能算吗?

梁文道:还行。

许子东:要碰到赶的巧就做打市场那个角色。

窦文涛:为什么我觉得我这个就好像没年轻过?

梁文道:你现在是年轻呀。

许子东:他倒没年轻过。你这个变化很大,你现在是成熟。

窦文涛:有的人,他合适的岁数从少年就看得出来,就这个人长的是个中年人的样,就是他中年人最合适,有的人是长成一个少相,青春的样,就是他二十几岁的时候最合适。你像文道就是什么岁数都合适。

梁文道:老了要是还这样有点可怕,是吧。不过我想话说回来,我看到当年的时候,文涛跟现在真的很不同了。就那个年头,文涛是比较有点油腔滑调,比较不踏实。

许子东:现在更加油腔滑调。

窦文涛:青年人比中年人更虚伪

梁文道:现在这个油腔滑调背后,其实还是有点沉稳,这个油腔滑调有点是像装了,当年那个更装。

窦文涛:没错。所以我就跟你讲,我总认为,青年人比中年人更虚伪,是更假的。你不要以为年轻人就很真诚。我给你什么意思,第一年轻人,到底什么是他真实的自己,他还不是能够开掘或者自我发现的很深入,他以为他那个样子,其实不见得是他真正的样子,年轻人很多掩饰。

第二我就发现,你比如说像我们选美的小姑娘,我就有时间跟她们说,我说你们上台怎么总说假话呢,实际上这些姑娘都是很纯朴的,很好的姑娘。为什么上台她要那样,这是很普遍的现象。为了什么呢?其实一点都不能怪这些年轻人,因为我就发现你能够安全的尽量的不说假话说真话,这是需要阅历的,需要经验的。往往一个年轻人,他还不大能够有这个能力或者说是胆量,你让他怎么说出他心底的真话。

许子东:说假话是为了以后说真话。你要说真话讲自己回到本色是需要一定的社会空间,一定的社会位置的。所以我们写文章的时候都是这样。我们开始写文章的时候,就会学人家的腔调,就学的很老成,学的很浅论试谈什么。因为你不这么学的话,人家根本不让你发表,现在回头去看一下贾平凹,王安忆,他们早期的小说很主旋律。等到他有了主旋律得奖了以后,他们开始写自己消沉的、悲观的、深刻的东西。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因为人家已经可以发表了,一开始他这样出不来,尤其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环境,它的主旋律力量很大。所以年轻人你要理解这些选美的小姑娘她讲的这些话。

窦文涛:就说人为什么。女人另算。我就说男人,他为什么随着年龄的递进是一个逐渐发现找到自己的过程,因为小的时候被洗了很多遍的脑,你比如说看一个王朔的小说很受影响,接下来可能三个月之内说明都跟王朔那样说话。

可能又看了别的,甚至你不是有意的学,你会受影响,看多了中央台,你上台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去中央台的那个腔调讲话。这个一层一层佛家讲就叫熏染,熏染在你的头脑里,然后说到底什么是我自己的语言,什么是我自己的说话。

许子东:不过要是你自己一直能想这个问题,这就是进步。

窦文涛:你得揭掉一层,洗掉一层,把受的所有的这些影响都洗掉的时候,有一天可能嘣出一个你自己。

梁文道:不过我觉得这里面分两层讲,一层像子东刚才说那个,我觉得是中国特色,就中国这个社会,尤其使得年轻人刚刚踏入社会以后。

许子东:你要有所作用,一定要扮演社会角色。

梁文道:你是跟演,跟随着大众的主流模式的。比如说你像小说,大部分外国作家的情况我看过,像英、欧美他们是相反的,一开始最有个性,最张扬,比较引人注目,越老反而有时候个性就削减了。

许子东:这到五四也是这样。

梁文道:比如说像中国也是。当官我们都知道很多老官员说话特别老辣,特别坦率,那就是等到老了,社会空间大了,但是人还有一种普遍的问题,这个普遍问题就像你刚才说的那个情况,那个情况是什么呢?就并不是说中年人更能说真话,而是什么意思呢?是中年人更知道分寸了。他更知道说到什么话又是真的,但是又合度。

窦文涛:对,其实这也是一种世故。

梁文道:对,是世故,而年轻人恰恰是因为不够世故,所以常常过犹不及的说假话。

许子东:所以大家都涂油漆,你只是现在涂的不觉得了。

窦文涛:我们一层一层的被纳入一个套子里,比如说像当年我刚来香港的时候,你知道怎么主持节目吗?我们往往不自觉的就会在一个套子里,你出了内地的套子,你要进香港的套子里,我就记得刚来的时候,我们凤凰只有一个节目,叫《相聚凤凰台》。

主持的模板是什么呢?就是港台,香港的主持人的范。香港主持怎么主持呀,就所谓港台一员,你知道最典型的,我常跟他们说,导演让我跟小莉出去拍外景。说你们来怎么开头呀。你设想一下,就是你们俩在镜头外面,小莉在这边,文涛在这边,同时一起导演说1、2、3,HI,我这么主持节目的。《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是凤凰的某种象征

窦文涛:虽然我们这个节目经常犯错误,但是我仍然认为我们这个节目是凤凰的某种象征。不说别的。

梁文道:意思就是凤凰也常犯错误。

窦文涛:凤凰的错误都犯在我们这儿了。

梁文道:对,没错。

窦文涛:具体说就犯在你们俩头上。

梁文道:错误全让我们来承担吧。

窦文涛:就是为什么我说,你要从年头上说,咱不说别的。同志们,我们是到2011年,今年台庆,我们这个节目13年了。

许子东:我只有10年。你是多少?

梁文道:12年。

窦文涛:我们的节目13年,按照一年周一到周五,几乎每天一集,就算一年300集,十集3900集。

梁文道:快4000集了。

窦文涛:基本上快4000集了。

许子东:所以我自己想想我参与大概也有一两千集。简直难以想象,能说两千集。

窦文涛:不能跟人比成功,可以跟人比长鸣

窦文涛:没错,所以我的人生,你看我走出中年危机的人生体会就是说,我们不能跟人比成功,但是我们可以跟人比长命。

许子东:比失败。

窦文涛:看谁活的长。

梁文道:成乌龟了。

许子东:我是跟人比失败。我最近几个月写了一本书。人民文学出版社要出我三本书,两本是论文,有一本就是我这十年跟三人行的言论。

窦文涛:失败的经验。

锵锵三人行早年影像曝光 窦文涛模仿曾荫权

许子东:我把各种各样都写了。写完以后我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常因碌碌无为而悔恨,因虚度年华而羞愧,所以就把这些实话记录下来,只是想说明一个过程,废铁是这样炼成的。

窦文涛:为了印证你这段话,我在给你看一下我们的往日音容相貌。再看一段。你看我那贼眼。基本上要感谢特首曾荫权,当年他还是什么官。

梁文道:当然是财政司。

窦文涛:财政司司长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是我们老板建议,最早穿马夹、背心是打这个的,第一集,主要就是模仿曾荫权。这次昨天我们香港台来开播。

许子东:你跟他握手了?

窦文涛:握手了。其实我也倒不是为了别的,我等了很久,曾荫权先生到我们台来。

许子东:你想跟他比一下谁高。

窦文涛:比一下谁高。

许子东:我终于猜到了。

窦文涛:我终于比出来了,我比他高。

梁文道:他很矮。

窦文涛:但是矮子了不起嘛,现在的这年代。看了刚才那段,文道兄有什么感触?

梁文道:我的感觉是看到,我这么说好像不吉祥,是吧,音容宛在。

许子东:恍若隔世。

窦文涛:没有不吉祥。照咱们台庆,写的那个词,今天咱们涅磐,重生。过去的人依然死去了,从今天开始新的文涛出现了。

梁文道:鲁豫也不再是那个样了。

窦文涛:我希望工资当然也是新的。

梁文道:我昨天才跟公司的同事谈起来说,凤凰15年有什么变了,什么没变,我发现有一样东西是铁定没变,我说那是工资没变,但是我们有同事反驳,不,还是变了。我说怎么个变了,他说从前拿港币在大陆花很好,在拿港币到大陆是亏了,这个变化太大了。

许子东:是不是在电视工业圈里面,一个节目十几年就算是比较成功的。

梁文道:如果在大陆这是最长寿的。

许子东:在美国呢?

梁文道:美国没有。

许子东:在香港有没有节目十几年?

梁文道:目前为止没有。

窦文涛:那个老头,前一阵退休的那个。

许子东:那个做了25年。

梁文道:我们还是短,我们现在才13年。

许子东: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窦文涛:我可没准备。

许子东:你向阮次山方向发展,他不是说了嘛。

窦文涛:阮次山,他的头型比较接近。

梁文道:我得开始留胡子了。

窦文涛:你发现没有,凤凰刚开始的时候,那是一个青年台,我认为刚开始的,就是很时尚的,整个是青年时尚的感觉。但是到现在。

许子东:你的意思说现在老成了?

窦文涛:是呀。

梁文道:的确是。

窦文涛:现在慢慢变了,连观众群都老成了。现在加入资讯,开始各方面不一样了。

许子东:凤凰有一个非常得天独厚,它的困难变成它的特长,它的收视率有限制的,所以不是说叫影响有影响的人嘛,倒过来也要被有影响的人影响嘛,这个是一个正常的嘛,但是它是天下很少有这样的台,就是电视剧还不如谈话节目收视率高的台,哪有一个台供你们说话,这个全世界,因为它的固定的观众群有一个特定,它不是全方位展开,所以它变成了一个谈话节目能够这么长青,能够支撑主要的收视率,能够在网上点播,很少有这样的机会。

窦文涛:凤凰是我呆过最奇怪的一个电视台

窦文涛:我老是讲这是我呆过最奇怪的一个电视台。

许子东:你呆过几个了?

窦文涛:呆过几个了。这是最奇怪的一个。《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还有一段,这么些年,其实我都没有机会看过,咱们再看一段看当年又是出什么妖蛾子了。

梁文道:这是十年前的

窦文涛:那个时候就是这么一个款,很多名字你们可能都不知道了。卜邦怡、严力耕、张铁林,都是曾经在我们那儿呆过的,曹颖,人家现在已然去联合国当秘书长的部下。

梁文道:凤凰出人才。实在震撼都去联合国了。

窦文涛:我们《锵锵三人行》出了香港环保局长。

梁文道:对,快下台了。再坐一年多就撤了。

许子东:不过也不错,员工很高,地位很高。但是你说一个台15年,是一个很年轻的台,但是我们每个人,你想想我们能有几个时间是十五年呀。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回过头来,我检点整个自己跟凤凰的关系,在我整个回想自己的生活里面,就是很重要的一段。对你来说更加是了,差不多是你大半个人生了。

窦文涛:在凤凰15年是生命中最好一段时光

窦文涛:生命中最好的一段时光,对吗?

许子东:对。

窦文涛:还是第二好的一段时光?

梁文道:真的很难讲,对我来说,我比较矛盾。

窦文涛:怎么着?你还有二心吗?

梁文道:因为你知道我总是不大做了这么多年电视,但是我始终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到今天还是有这个感觉。

许子东:你就应该我是客人,你不应该。

梁文道:对,但是我始终觉得好像心里面总是有种感觉,觉得我好像还有什么地方要去,一个能够真的让自己定下来的地方,我觉得很奇怪,我不知道这么是这个经验。

窦文涛:但是我跟你讲,这个池子里可以有很多格格不入的人,这个也是很多地方格格不入的人没法在这儿呆这,但是像我这种是属于,其实我不是什么先进分子,我是有名的落后分子。麻烦制造者。

许子东:你是落后分子被改造成先进分子的典型。

窦文涛:也没改造好。一直没有被改造好,但是我就觉得,他这个地方为什么我觉得特别奇怪,我跟你说,咱讲实话,不是那么完美的,跟任何一个电视台一样,内部你呆下来,也有很多不合理,也有很多让人气闷之处,但是问题就在于我又觉得它特别奇怪的就是,你干吗一直在这儿呢,你干吗不走呢。在脑子里衡量来,衡量去,还是这个地方舒服。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