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周轶君《锵锵三人行》:聊聊贾跃亭等商界大佬的恩怨江湖

许子东、周轶君《锵锵三人行》:聊聊贾跃亭等商界大佬的恩怨江湖

有声读物」「2019-10-29」「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乐视如火如荼的扩张新闻近日早已被充斥着危机、破产、清算、逃跑等字眼的负面新闻所代替,而对于乐视老板贾跃亭的归处各方人士猜测不已。同为商业...

核心提示:乐视如火如荼的扩张新闻近日早已被充斥着危机、破产、清算、逃跑等字眼的负面新闻所代替,而对于乐视老板贾跃亭的归处各方人士猜测不已。同为商业扩张,乐视为何会与阿里巴巴、万达等企业的结果截然不同?悲情英雄贾跃亭的命运到底将会如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最近我对自己有很多反思,我发现就是说干我这一行的,有一个永恒的困境,就是不得不聊自己并不懂得的事情。因为它这个话题太大了,无人不在传说,于是那我们也聊聊吧,但是我觉得闲人有闲人的聊法,就那样就是看看风景,我觉得聊谁呢,最近贾跃亭又火了一把,我为什么有最新消息,我的消息都是小道消息。最新消息竟然说成贾跃亭跑了,这完全是谣传,我就是说,但是我在他们那,因为咱不懂这个经济。

许子东:乐视在美国做电动车。

窦文涛:他现在都辞去了乐视网的。

周轶君:对啊,所有的都辞了。

许子东:电动车的还在。

窦文涛:对,他就是说。

许子东:这个基地在美国。

窦文涛:但是我看见一个网络传言,网络传言肯定不是真的,网络传言说他到美国去造汽车,可是那地方叫什么呢?法拉第(音)还是叫什么,说那汽车厂都停工了。

周轶君:我告诉你最新消息,我真是刚看的,说美国有家公司告它了,告乐视了。是什么呢?就是说当时他们签了一个协议,就是乐视要去美国,这个是真的大媒体说的,这不是谣言。说在美国他们要收购一个也是做电视的,然后大家都签了协议什么的,结果现在不是出了这个事了嘛就那边找不到人帮他们来支付那笔钱了,就告。

许子东:就没人买电视了。

周轶君:就是现在在美国告他们。

窦文涛:所以你看,许老师就是说咱们这个圈子跟他们这个圈子也比较隔,所以没有像他们这些人学习过,我对他们并没有感情,就是说起比如说王健林、马云,什么贾跃亭、孙宏斌、王石这些个名字,说实在话,我都无喜无悲,就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我知道,了解他们很多情况的人,都会把一些感情色彩赋予在他们身上,比如说贾跃亭我听他们讲,那是个悲情英雄的角色,那是不惜一切代价要讲情怀,要干出一番大事业,所以说就是说他的什么精神,他的情怀是值得钦佩的,但是他的方法好像有点悬。现在还有一个孙宏斌浮出水面,据说有大概率,就是乐视将来就是孙宏斌。

周轶君:对,就是他嘛,他买了六个月,第一月份好像刚买,然后就是几个月以后等于贾跃亭就出局了,现在大家也搞不清楚其实这个棋到底有多大。那么他当时看中这个贾跃亭的时候,当时还是危难之际,乐视已经扩张到没办法,就是这个资金链已经要断了的时候,他不是等于帮了他一把。那个时候他就说,我看中他是因为觉得他人厚道,他们都是以人这样来讲,而这个孙宏斌上一次买另外一个地方,是一个房产我忘了叫绿城还是叫什么对吧,也是说这个人厚道,结果人家就说,他其实跟人家做朋友用很低的价格买了,不管怎么样,他老是说人家厚道,厚道,跟他做朋友然后把东西都买了。我就挺奇怪的,他们就讲人嘛,都讲这些东西,我最近看了一个。

许子东:做人就是要厚不能薄。

窦文涛:真的。

乐视的危机 因贾跃亭不够幸运

周轶君:对,最近看了一个电影。

许子东:那个徐才厚也不行,那样的厚不行。

窦文涛:照马未都的观点就是有没有上岁数,主要侧面看厚度,这小闺女侧面看都是薄的,咱上岁数的人表面看还不胖吧,侧面一看就厚了。我最近这个大胸吧,真讨厌,真的就是这个衬衫我跟你们说话都得窝着,要不然你看,太厚了,太讨厌了。

周轶君:怪不得穿这个,一半一半的。

窦文涛:遮这个乳头,遮不住,你接着说。

周轶君:没有,我就想到说,其实这个生意场上的事我们也不懂,但是我最近看了部电影就是讲美国麦当劳的那个创立者,不知道你们看了没有。他讲那个麦当劳当年怎么起来,就是疯狂扩张的时候,他并不是真正的创立者,是有一对小兄弟他们在镇上开了一个自动化的快餐业务,这个人去看了以后觉得这个特别好,我要帮你去扩张。就那对兄弟是没有野心,他到最后他就讲,我看过很多人他们有天赋但是不成功,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野心,那个人是一个大野心家,他就疯狂扩张,扩张到一定程度。其实我觉得跟这个乐视特别像,就是不管一切的我就要往外面走,地图上我哪都钉个钉子,最后你发现虽然店开了很多,但是其实我快没钱了。其实他是因为特别幸运,他碰到了一个人,一个律师跟他说,你要想清楚麦当劳其实不是做餐饮,你要做地产。你跟人家加盟店的时候,你本来只是给他一个牌照,你去做餐馆了。你现在要先把那块地买下来,你把地租给他,你这样钱不就回来了吗。他才知道说,我麦当劳从此是做地产,他这样才能够再次扩张。

许子东:这是雷·克罗克这个人是吧?

周轶君:对,麦当劳其实是那一对兄弟的,最后他把这个全买断了,他自己都要改了他们店的名字了。我就说,做生意可能也是一个幸运,你不光是有天赋,有激情,你还得碰到有对的人跟你讲,贾跃亭是没有碰到一个对的策略,那你很难反过头去用成败来论。

许子东:已经赚了这么多钱了。

周轶君:赚吗?没有。

许子东:不赚啊?

窦文涛:赚了吗?,它现在很多股本都被冻结了。

周轶君:就是野心膨胀,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家跟美国人特别像,所以人家说我们中国现在叫野心时代嘛。我看他们全是去美国哈佛同一家学,所有的人都在讲扩张,那种雄心、激情,我要干吗干吗,我还得有一点策略,有一点运气,很多时候是运气。

许子东:数字一大就糊里糊涂了

许子东:我总觉得我们学校开会的时候,我参加开会的时候,讨论那种一两万开支的时候大家讨论的很久,到了最后几百万的时候匆匆就通过了。

周轶君:为什么啊,因为就没概念了。

许子东:对啊,我现在在发愁什么事情,我赶时髦买了个胆机,你知道胆机。

窦文涛:音响啊?

许子东:就是那种真空管的。

窦文涛:挺高级的。

许子东:对,很高级的,但现在胆机到了一定时间要换胆了,一个胆要上千块,我就在发愁了。正在发愁的时候你传来的话题说要谈论多少个亿的话题。

周轶君:六百多亿。

许子东:我想这搞什么嘛,我就是这两千块钱的一个胆但不舍得换的人,你叫我讨论多少个亿的事情。

周轶君:真的许老师,我小时候我就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十块钱比一百块钱多,因为十块钱我得数十次。

许子东:而且十块钱你用得到,一万块的钱你是用不到的,就鲁迅先生的话,没有大王跟北京路上捡煤渣的那个老太太有没有共同语言的问题。所以你现在问我,你说刚才贾跃亭。

周轶君:贾跃亭以前是做煤的,他就是做煤的,他是从十块钱能看到多少个亿,人家这种扩张。

许子东:所以你叫我看得太远了。

窦文涛:人就是很具体的,很多时候真的是你为几毛钱你可以讨价还价,要是你买亏了。

许子东:数字一大就糊里糊涂了。

窦文涛:对,数字一大反而觉得抽象了,就离你远了,但是你说这些人, 对他们来说是数字游戏吗。因为我一直有一个怀疑,就是我曾经说过一次,我说过去中国对商人有一个不好的看法,叫无商不奸,后来我受了吴晓波兄的启发,他就说中国之所以积弱不振,就是因为传统上歧视这些商人,就比如说过去官府的都不拿民营资本的商人当回事。他说中国的新时代就应该高举士农工商,把商人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这个我很同意了。所以我从此就开始崇拜商人,可是我后来就发现,许老师,跟我没关系的,马云、王健林他们我都可以崇拜,甚至贾跃亭都说有情怀,悲情英雄我都挺崇拜。可是具体到我们家,这个具体用点什么东西的时候,最后我每次的结论我说这真是无商不奸,甚至我有个邻居说,无奸不商。其实我明白,你明白吗,这就是代表了逐利,比如说他的大老板像马云,当然可以在那讲讲绿色,讲讲情怀。但是他这个绩效考核、业绩管理,现在逼着人,过去咱们说把收视率逼的连撒尿的空都没有,你知道中国现在的很多公司的竞争,那真是把人逼奸了,为了这个利润。为了要赚这个钱,为了要达到这个绩效,你知道吗?那就不惜坑蒙拐骗,胡说八道,只要能把这客户归拢来,他也没什么契约精神,你知道吗,哄着你能把这事办了,能把这钱掏了。所以经常我就觉得是什么呢,大老板在那谈情怀,可他具体的小卒子整天干的都是这种吃喝拐骗偷。

许子东:我在上海去理发,试过十家以上的店,没有一家不是第一次理发的时候就在叫你买卡的,对不对,就是理到一半的时候,就说我们可以怎么折扣什么,没有一家不是这样的。

周轶君:我碰到有一家叫我买卡,然后跟我道歉说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觉得他挺好的,然后就买了一张嘛。

窦文涛:比如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贾跃亭好像是个英雄是吧,但是我具体到用户,我在香港用乐视。

许子东:这麻烦了。

窦文涛:我真的是要投诉他们,烦死了,你这个用户体验太差了,你讲什么情怀啊你,你先把手头,我最讨厌不把手头的事干好的人,你给香港人民带来多大的麻烦,用你的这个乐视的,而且问题在于,动不动就把钱交过去了。

许子东:交了白交。

窦文涛:又白交,又弄一回,而且输入这个输入那个,弄半天也看不了,最后还是看不了他的东西,你的用户体验怎么能这么差呢。

许子东:人家这样的积累上面才能有情怀啊。

周轶君:你开太快了,我还要开一句玩笑话,王健林之所以把他这些东西全卖了,不是要回归A股嘛,我觉得跟我有关系,上一次,你记得有一次我们讲李嘉诚,你记得吗,不是讲了他怎么跑了嘛,在那说。后来我当时不就说嘛,我说,那李嘉诚说他到海外扩张就说他跑了,他王健林不是在好莱坞买买买,搞了好多东西嘛,也得喊你回家吃饭啊,当时就开了句玩笑,你看现在就是,就是他不能,我们国家缺钱的时候你怎么还老去海外扩张呢,你现在就要回归A股嘛,就得回到国内来,回到国内来上市,他把很多他的房产那些卖了,就说他要回归,不以地产商的面貌回来了,着重于他的那些。

许子东:买他的那个房产就是孙宏斌。他们借钱给他,让他买下面的酒店,最近因为证监会要查这些嘛,所以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担债呀,有这个慈善项目,就是少数民族的,表现的回归,符合政策。

窦文涛:真的,所以我说我不懂吧,但是我本来说咱还聊这事吗,但是轶君据说研究了一晚上,这是个点,可以让她说说。

当然,我们还是要说正确的话,商人并不等于坏人,说什么无商不奸,我很能理解,我眼里没坏人,就是说人都是被绑架的人,就说任何一个人你可以相信他在妻子面前是好丈夫,他在孩子面前是好父亲,是好人,跟咱们交朋友,真要做朋友,没有利害冲突,他真是好人啊,但是你觉得为什么这个人一绑上利润,一绑上,这个为人就开始走形,就开始失准。所以我就说,像这些个大老板、孙宏斌、贾跃亭、王健林,我也是说,就说当他所考虑的问题牵连那么大的利益的时候,你觉得他难道真的说,你比如说要照贾跃亭说的就是,我当年为什么创业啊?就说我为什么要改弦更张?为什么决定了我今天的方向?他说我就是因为受不了窗外的雾霾,听起来就很有社会责任感,就一次一次的雾霾,所以我要搞电动汽车,而且我要建立这个生态。

许子东:当你手里有几十、几百个亿的时候,你自有一些人做PI、做文宣,把你个人的故事变成50秒读懂,然后把你的公司宣传的非常高大上,这个我觉得是一个专业层面,这个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大家相信他们,相信他们就是因为觉得中国这些商人他还是跟政府的政策走向,他们有一定的协调。所以这个也是大家对他们的一个相信,觉得这个大趋势他们总是看得比我们清楚吧,你说马云要是投什么东西,那我们跟上去不会吃亏吧,所以还是跟大的策略,就好像我们讲王健林他买美国的影城,但最近中国不大主张在海外花太大的钱去大笔的收购,一方面为了经济,一方面也为了政治,所以你看他现在在少数民族发展慈善项目,但最近有一个偶然的例外,跟整体的国家的经济的收缩有相反的,你知道董建华、董浩云那个公司。

窦文涛:东方船王。

许子东:卖给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中国非常大的一个向海外的,他一买了以后,他现在中国的船公司变成世界第三了,丹麦的第一,瑞士的第二,中国这个就是世界第三了。而且,跟他们分析说,董建华的公司在加尼福尼亚长滩那里有很多业务的,就港口。而且整体来说,董浩云的这个公司,东方海外国际,它的技术水准是高于,远高于国内的公司,他一下子进入了,从好的方面来讲,一下子中国的航运变成世界非常大的公司。很快他会变成世界第一,都说不准。

周轶君:中国这些富豪出来,跟整个国运、时运一定都是有关系的

窦文涛:当年董家的船队总吨位是超过希腊那个船王奥纳西斯的总吨位的。

许子东:凡事是有好有不好,这个好消息的同时,他们说香港的独特地位又在下降,因为这么大的一个海运公司,董家的海运公司,现在变成国企的一个大公司了,所以就是。

周轶君:对,中国这些富豪出来,跟整个国运、时运一定都是有关系的。

许子东:一定有关系。

周轶君:比如说在中国的富豪榜,我以前看,好像多少年前看,基本上你看那上面的人大部分他的第一桶金都是房地产,好几个人,像王健林,我那时候还统计了一下,还有一个谁,反正他们大部分都是90年代你做房地产生意的,你的第一桶金就出来了。

许子东:这叫接地气嘛。

周轶君:然后,这是时运,就像柳传志说,他说我40岁我赶上了改革开放,如果我是50岁碰到我也就歇菜了,我什么都干不了了。

许子东:40岁赶上改革开放的人多了去了。

周轶君:对,但你要没赶上,你的天赋也没有用。到后来你看,现在出来的像马云、像马化腾那些,真的是开始从电子商务,对吧,他不是从地产出来,从电子商务慢慢出来这些人,还有包括顺丰快递的,都是这些,我们现在搞。

许子东:而且他的确现在在世界的工业的发展上,他们在某些局部占领先的地位。一个高铁,一个电子市场,这个的确是,你看美国这些都比不上的。

周轶君:对,下一步呢?你看他又进军一些国际业务,像影视这种东西,但是你看现在呢?又回了,又是地产,地产商在那里。你要搞那么大的东西,你还是得回归地产的人搞。

许子东:我在相比较一下,如果像美国、欧洲那些国家,那些大公司、大老板、壳牌石油、西门子,他们跟政府政策的关系跟我们的这些大商人跟政府政策的关系,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做那些很好的研究,在做一些对比。我的感觉是,西方的政府也在为那些大公司服务的,他们悄悄地用政策在为大公司服务。

周轶君:当然是。

许子东:而中国好像是大公司在为国策。

周轶君:我们是国企啊,大部分是国企啊。

许子东:但是马云、王健林那些都不是国企啊,但是他们在配合我们的中国梦,可不可以有这么一个。

窦文涛:所以这就叫爱国商人嘛。

许子东:对。他们是爱上政府,所以我们有优越性。

窦文涛:爱国商人。

许子东:那些几千块搞不定的人。

周轶君:还用操人家这个心。

窦文涛:当然你说最近说王健林跟孙宏斌又有一个什么交易?

周轶君:对,他们现在就说,王健林等于把那些地产项目,好像60几个还是70几个。

许子东:酒店。

周轶君:还有一些文创项目,刚签了好多主题公园,有的刚签,就是墨迹未干的,现在就要给卖了等于。那么当然他有这个协议说,几个不能改什么之类的,关键是他要,他们俩商量好了,就乐视这一块还是要着力发展影视业务,所以你们俩机顶盒之类的事,还是可以,还会有人朝你们的,但是我觉得,汽车那个就要去出局了,汽车那个他第一次发布的时候不是还闹了笑话嘛,那车子好像开不过来之类的。关键是,那块业务我觉得他也没有什么优势,你是受不了雾霾没错,但是西方企业家他们那些人,他就关注做这一件事,做了多久。你开始搞电车业务没有特别大的优势。

揭秘贾跃亭的今天:究竟是性格决定命运还是时事决定命运

窦文涛:那你觉得贾跃亭这个人是性格决定命运呢,还是时事决定命运呢?

周轶君:我觉得性格决定了他上半部命运,时事决定了他下半部命运。上半部分命运他从一开始一个特别小的县城里面。

窦文涛:山西人吧。

周轶君:大学还是大专都搞不清楚嘛,然后他是一开始是洗煤的,后来慢慢的,他怎么做的,因为他念的是会计专业,他有点头脑的,他自己第一桶金慢慢出来,好,他这个年龄各个方面,他的性格是一个往外走,要往外扩张,决定他能走到这样一个高度。结果呢你看,到现在我觉得就是说,我刚才说的嘛,你有时候要有运气,有人跟你把这个事情得讲明白,就是麦当劳,今天有人告诉他了,你要做房地产,没有人告诉他这一件事情,他只能把自己的公司卖给了做房地产的,他到某一个地步他的扩张失去了控制。

窦文涛:所以现在有些老板他的经验就是说,比如说他们举例子叫做什么亚马逊什么的,就说我可以亏,但是我必须永远保证我有这个现金流不会断,就必须要有充裕的现金流,这据说是他们很多人的一个经验之谈。

许子东:从做生意的人来说,我想他的底线就是要赚钱,钱不能亏掉,我尽可能的扩大,但是从我们老百姓的角度来讲,对于这些成功的大商人,就是两个标准,第一个就是你们刚才讲的人文关怀、厚道,做生意不要把下面的人逼得太苦对不对,用户不要太惨。另外还有。

窦文涛:如果是老板特别厚道,但是最后我们发现,他的企业对于消费者特别刻薄。

许子东:这还是可以通过规章制度监管,用人,层层级级的用人,你要用才,你不要只用自己信任的人,这个人是被制度管着的,人这么做是因为制度使得他这样做的,所以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另外还有一点,更高一点的,我就是盼望那些有大钱的,赚大钱的,无论性格什么也好,他能够在自己发财办成事业的时候,能够带来某一种生产力的突破,就比方像乔布斯,扎克伯格,就这些人,他不仅是创造了财富,他创造了一种文明,一种技术,改变地球上人的生活方式。

周轶君:变好变坏不知道。

许子东:就是不管怎么样他能创造一个东西,比方说马云我觉得他也创造了一个东西,阿里巴巴他创造了一个贸易的方式,对不对。地产这个东西我们都知道,你创造的是什么,你得到的是什么,但是你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相信那个做生意的人,你想一想,人归根结底要有一些书生本色,那这个时候你想一想,真的,当然我们这些话听起来太酸了。

窦文涛:没有,你很可以跟贾跃亭聊聊,你们俩是一个腔调的。

许子东:能创造一个什么生产力的东西。

周轶君:您说的这个说的特别对,但是您刚才说一点我不是特别同意,就您刚才说那些大老板他们都觉得自己第一不要亏钱,恰恰我觉得他们这一点上很多人没做,他就觉得我亏钱都要往前走,我的这个事业,他的雄心是盖过了这个基本的道理。股神巴菲特,人家老问他你怎么赚钱?他说两个原则,第一,不要亏钱,第二,记住第一条原则。

周轶君:巴菲特说他投资那些公司,他不是买了很多股票嘛,他说有一个比喻,你抽雪茄,他说那个烟烧到哪里,他总是去找那个剩下最后一口,最后一口你还能抽出一口的那个,就找那样的公司。是他说不然别的公司你可能他烧的特别快的时候,就那个时候你其实也不知道他能烧多久,你不能很快的赚取利益,还有一些是烧没了,你要在那个,他那个雪茄前面快掉下来了,最后那一口,那一口利益,他老投资这些公司。

许子东:那你想,他这句话背后就是多大的专业经验,他要判断公司,首先第一他要抽很多雪茄,然后他要观察人家这个公司处在一个兴盛的什么阶段,我们人都不知道怎么在什么阶段,还何况公司。

窦文涛:我跟你讲,我作为一个散户,我必须警告,用我的教训警告大家,你永远不要相信任何大老板给你讲的寓言,知道嘛。

许子东:很多人花钱跟他吃饭。

窦文涛:就好比我主持节目主持这么多年,我也可以用一个比喻来跟你很精妙的形容我的工作,但那并不代表你能做我的工作,你明白吗。

周轶君:他每年开股东大会,现在很多中国人都去,也有做直播什么的,我有个朋友他去年去了,说有一个中国人就站起来,特别年轻,说我现在在美国上大学的,读几年级读金融专业的,说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怎么能够赚到我第一个亿。巴菲特说,你连自己第一个亿都不知道怎么赚,然后我就不用告诉你了。

窦文涛:真的,所以你说很多时候,像马云最爱讲的就是企业管理,太极嘛,黏连随。

许子东:什么叫黏连随。

窦文涛:就是太极的一个口诀。

周轶君:他们都是倒推成败,说什么都可以。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