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恒头条》117期:美国的两党分化为什么越来越严重?

《邵恒头条》117期:美国的两党分化为什么越来越严重?

有声读物」「2019-11-05」「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就在上周,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再次升级。上周四,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关于特朗普弹劾调查的一项议案,正式确认了...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就在上周,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再次升级。上周四,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关于特朗普弹劾调查的一项议案,正式确认了调查的程序。注意啊,这只是通过了程序,而不是正式弹劾。

不少美国媒体都在讨论,在这次投票当中,表决几乎是完全按照党派来划分的。

在众议院234个民主党人里面,几乎所有人都对弹劾程序投了赞成票,只有2个人投票反对,一个人弃权。而在197个共和党人当中,只有3个人投了弃权票,其他人全部都投票反对。

这种结果,其实对于美国人来说并不意外,因为美国两党分化越来越极端,这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了。

不过在特朗普的任期,两党分化的确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就拿即将到来的2020年选举来说吧,对很多老百姓来说,是谁参选可能根本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参选人的党派本身。投票,纯粹是给党派投票。

以至于有政治学者认为,美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政权分裂”的阶段——这意味着,美国人可能会对整个民主制度失去信心,比如说总统竞选这样的投票机制、司法体系等等。

你看,这回民主党要弹劾特朗普,不就有共和党人把弹劾称为一场“政变”嘛。

所以,美国社会的两党分裂,到底为啥越来越激烈了呢?

要往深了挖,原因当然很复杂,比如说贫富差距在拉大、种族矛盾加剧等等。不过前段时间,我在美国的朋友向我推荐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为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补充视角。这篇文章用数据让我看到,政党分裂表现出日益严重的趋势,还有一层原因其实是认知错位——简单来说,就是两党民众都对彼此有很深的误会,不知不觉就把对方的观点给妖魔化、极端化了。今天的《邵恒头条》,就来跟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的观点。

这篇文章来源于一家国际研究机构,叫More in Common,翻译过来叫,更多的共识。这个机构专门研究美国政治上的两极分化现象。

文章一上来,就抛出了一个很扎心的结论,说美国的民主党人也好,共和党人也好,他们都把“敌人”的数量想象得太多了。

总体来说,美国人认为,在反对党的阵营当中,持有极端观点的人,能占到总体人数的55%。但实际上呢,真正持有极端政治观点的人,在总体人数中只占到了30%,相当于,双方都把最坏的敌人,想象多了一半。

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呢?方法很有意思啊。More in Common这家机构,列出了一系列比较具有争议的政治观点,然后他们让两个党派的人分别猜测,对方的阵营里,有多少人支持这种观点。

听着有点绕啊,我具体说说。

比如说,调研里有一系列陈述,是从传统观念来看,民主党人比较支持的观点。比如说:

1. 经过合理管控的移民群体,对美国有好处。

2. 种族歧视在美国仍然存在。

3. 政府应该做更多的事情,阻止枪支落到坏人的手里。

类似这样的陈述,有好几条。接下来 More in Common就把这些问题,给到了那些民主党派的美国人,然后让他们来评价,你认为在共和党人里,认同你这些观点的人,能占多少比例?

结果很惊人。举个例子来说,调查显示,有75%以上的共和党人都认同,种族歧视在美国仍然存在。但当你问民主党人,有多少共和党人有这种观点的时候,他们的估计是只有50%。显然,民主党人误认为,大多数共和党人,都拒绝承认美国有种族歧视问题。

再比如说,在移民问题上,有80%的共和党人都认为,经过合理管控的移民群体对美国是有好处的。可是,让民主党人去判断,有多少共和党人认同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应该只有50%多一点点。显然,民主党人这回又错了,他们误认为,大多数共和党人都反对移民。

又比如说,在持枪问题上,有接近70%的共和党人都认为,政府的确应该更加深入地去管控枪支政策,不让枪支落到坏人手里。但民主党人呢,他们一向认为共和党人是支持持枪自由的嘛,所以他们判断,只会有不到一半共和党人认为,政府需要更严格地管控枪支。你看,这也是一个误区。

总体来说,民主党人对共和党人的误伤率,达到20%左右。

类似的流程,又反过来走了一遍,让共和党人去猜测,有多少民主党人支持他们的观点。结果发现,误伤率更高,总体来说共和党人把超过25%的民主党人,误判为敌人。

不过更有意思的,是More in Common接下来的分析。他们想研究一下,到底什么类型的人,更容易有认知偏差。他们提出了几个假设,一一进行了检验。

第一个假设是,经常浏览媒体文章的人,认知偏差会不会更小?毕竟,常常看新闻嘛,按理来说应该获得的信息更多,判断更准确。

但结果显示,很不幸,越是常看新闻,越容易误判。几乎不看新闻的人,对对手的误判率,在10%以下,偶尔看新闻的人,对对手的误判率,上升到了接近20%。而总在看新闻的人,对对手的误判率,超过了25%。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我相信你也想象得到——可能是因为,媒体的报道本来就自带党派成见,比如说《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偏向于支持民主党派,福克斯新闻偏向于支持共和党。而读者又会自动选择那些符合自己观点的媒体报道,这就形成了一个自我巩固的恶性循环。

这是第一个假设。

第二个假设是,获得了高等教育的人,是否对对手的认知偏差会更低?毕竟,接受教育就是为了能更好地认知这个世界嘛。

在民主党人当中,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对于对手的误判率,在10%以下。但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升,误判率竟然越来越高。接受了四年本科教育的人,误判率超过了20%;获得了博士后学位的人,误判率超过30%。

对于共和党人来说,情况更复杂一些。在共和党人当中,误判率比较高的群体,分别是那些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人,以及做了博士后研究的人。而其他群体,比如接受了2年大学教育或者4年大学教育的人,相比之下,误判率要低一些。

那你肯定好奇了,高等教育到底是怎么了呢?怎么人越接受教育,离现实反而越远了呢?

More in Common的分析认为,原因可能不在于教育本身,而在于教育背景改变了一个人的朋友圈子。他们的调研数据显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民主党人,朋友圈更趋向于同质化。而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共和党人,朋友圈则比较多元化。

为什么会这样呢?跟你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经历,你可以参考。

我在美国上大学的时候,其实就注意到身边大多数同学和教授,都更倾向于支持民主党。比如,我们在食堂里观看美国大选的唱票结果,民主党人获得的喝彩声,会远高于共和党人获得的喝彩声。

那你想啊,假设我自己本身就是个民主党人,那大学的圈子相当于都是我的“友方”,四年大学念下来,我是巩固了已有的圈层。但如果我自己本身是个共和党人,大学的圈子就会让我不得不接触更多的“敌方”,突破圈层。这可能是为什么,大学教育对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士,分别会有不同的影响吧。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的猜测。真正的原因,还得看后续的分析。

说到这,你可能觉得,太丧了吧,美国人看新闻、接受教育会增加偏见,那到底什么样的人、怎么做,才能保持客观呢?

从报告里的结论来看,有一个群体的认知偏差,相对于其他群体会显著偏低,那就是“politically disengaged”,翻译过来就是,不参与政治的人。相比起那些有强烈、鲜明政治立场的人,这个群体对所谓“对手”的判断,准确率会高出三倍。这可真是应了中国那句老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好了,总结一下,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为你介绍了调研机构More in Common对于美国人党派分化的研究。美国社会的党派分裂的确在加剧,但这种加剧并不完全是事实层面的——很大程度上,它其实是人们心理距离的拉大。

虽说这份研究讲的是美国政治,但我觉得对普通人来说也很有启发。一个人想要摆脱认知偏见,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多元的思维模型,要么尽量扩充自己的人脉圈子,要么就是从尽量丰富的渠道吸纳信息。毕竟“兼听则明”嘛。

本期的#邵恒帮你问#,我就为你请到了一位善于从各种渠道吸纳信息、整理信息的高手,我的同事陈章鱼。你肯定也注意到了,每周末,得到首页都会出现 一个《每周新书盘点》的栏目,主理人就是陈章鱼。陈章鱼是一个每年读书三百本的读书达人。他每周末都会从得到App新上线的书中,挑选出最值得读的5本书,并且用10分钟的时间告诉你为什么非读不可。

假如你想了解,他是用什么标准选书,又是如何做到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一本书吃透、变成自己的精神资产的,那么欢迎你向陈章鱼老师提问。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