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竹幼婷《锵锵三人行》:英女王深受国民爱戴

马家辉、竹幼婷《锵锵三人行》:英女王深受国民爱戴

有声读物」「2019-11-07」「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60年前的2月6日,时年25岁的伊丽莎白·亚历山德拉·玛丽继承英国王位。今年,伊丽莎白二世低调迎来登基60周年纪念,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在位超过6...

核心提示:60年前的2月6日,时年25岁的伊丽莎白·亚历山德拉·玛丽继承英国王位。今年,伊丽莎白二世低调迎来登基60周年纪念,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在位超过60年的君主。这一纪录对于产生过世界最多君主的中国而言也不“逊色”,已和乾隆帝(在位60年)打平,有望赶上中国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康熙帝(在位61年)。而在在迎来登基“钻石庆典”纪念日之际,伊丽莎白二世在庆祝活动中发表讲话,称没有退位打算,将“在有生之年继续服务人民”。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聊完了王菲咱们聊王室,你刚从那来。

竹幼婷:刚从王室回来,从英国回来。

窦文涛:幼婷咱们俩真是前后脚,我也去了白金汉宫。

竹幼婷:大家听清楚,前后脚没有重复。

窦文涛:对啊,你不跟我有重复嘛,咱们可以一起同游吗。

竹幼婷:对,但是没有。

马家辉:你们同游过吗?还被我拍照,放在我的微博,请看,打一下广告。

窦文涛:咱们今天也可以为王室打打广告,因为咱们俩的伦敦情节,咱们的女王60大寿。

竹幼婷:不是咱们的女王。

马家辉:登基。

窦文涛:不是,做了60年的女王了。

竹幼婷:不简单,不简单,而且60年来民意上面的支持度当然有上有下,但我就说一直民意支持度维持在一个算高的情况之下,尤其我们去那个温莎堡,她现在不是还去那个地方,有时还会度个假什么的,里面的纪念品店,全部都是她的自传,什么都用女王的LOGO。我们直接讲,女王也有点年纪了,她那个照片也不是说真的这么美,但印在牌子上,印在杯子上,怎么就有人把去它买回家,表示她在英国人民,或者是很多世界上人民的心中,她是有一个高度的,我蛮难想像,一个女性的王室领导者,她可以用一种柔软的力量,让所有人觉得我想要知道她的一切跟过去。

马家辉:你很难体会,我在香港,我们对于女王的感觉。

竹幼婷:对。

马家辉:因为在我成长的年代,我是殖民余孽吗,我是英国殖民年代成长的,我们小时候在香港的学校,在香港的医院,每个地方的墙壁上面,都挂着英女王的照片,而且挂着她年轻的照片,我那时候刚好发育阶段,你可以了解,我对她的仰慕。

竹幼婷:跟女老师是一样的。

马家辉:一模一样。

竹幼婷:遐想。

窦文涛:你的那些年伊丽莎白女王。

马家辉:我告诉你,我刚去了一趟北京,接受了一个广播节目的访谈,后来那一段播出的时候被剪掉。

窦文涛:赶快,我们就爱播这个,赶紧说说。

马家辉:他就是不晓得什么理由,问到我对英女王的感觉,我说好吧,我必须坦白,我不爱说谎,英女王是我们那一代的香港男人第一个梦淫的对象。

竹幼婷:真的假的?

马家辉:很多了。

窦文涛:不是性感那种泛儿的。

马家辉:老兄,我们现在时光倒回来,是说40多年前。

窦文涛:她也不能算性感。

马家辉:40多年前我们是少年,年轻人,年轻人爱熟女啊,第一个年轻人爱熟女,第二个。

窦文涛:我听成爱手语,造成梦遗是吗。

竹幼婷:也爱。

马家辉:在梦里面你的对象通常看不清楚样子的,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很有权威的,我还记得那个梦,大概是在英国一个古堡,跑进来一个不晓得是女王,还是什么样子,大概是那种感觉的,你起来就要赶快洗个澡。所以我们那一代人是讲,我在北京讲到这一段就被剪掉,后来成长过程里面,你看英女王生育的时候,我们也休假,不用上学,我们都爱她,她也看着我们成长,我们也是看着她成长的。

窦文涛:既然家辉这么讲,我也讲一下,我最近接受了一个杂志的采访,最后他们也给我删掉了。

马家辉:你是说的是她的,是幼婷吗?

竹幼婷:哪一段。

窦文涛:不是,他们就说,问一个什么呢,他就说你想回到哪个年代去,这事儿我还挺认真,我说你们这个话题没法让人认真,因为你过去之后,你是谁是个问题,我过去怎么也得是个贵族啊,但问题是能是吗,99%的可能不是。我在英国,我见到了一些中世纪的绘画和它的一些老照片,我就发现真是城堡非常美丽,可那是皇上、王室、贵族住的,可就在城堡的外面。

当时的伦敦公共卫生极差,我也看过北京的老照片,那时候巍峨的也就是城墙。城门外面不远出,你一看就是脏不叽叽的窝棚,穷人住的窝棚,这让你想到。我们这种运气不好的人,过去之后90%的可能,你不是贵族,相比之下现代化是个拉平的过程,现在我们的日子,平民的日子是不是还可以。

马家辉: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每一个年代,其实就是最美好的年代,已经是你所能拥有的最美好年代,因为不管哪个角度,人类文明基本上往前走,因为你回去任何地方,都有当时的痛苦,当时的灾难。

窦文涛:家辉,那天我就跟你讲一个,我觉得人类这个世界,是非常寒碜的,是非常寒酸的一个世界,就是因为最好的东西,不可能属于每一个人,所以民主化一来。

竹幼婷:所以才会追求啊。

窦文涛:你看最美好的东西,好比说皇室的那些收藏,对吧,那就真的是集中了全国的举国之力,像故宫、温莎堡是吧,举国之力打造一个最好的奇观,才能有这么一点好东西,你想想是不是。

我们一方面又想,我们不能过穷人的日子,不能说全集中到你们少数贵族,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精神永远会意淫王室,你就看到今天为止,到今天为止中国的宫廷戏都在干什么,最吸引人的,为什么还是爱看皇帝家里那点事儿,包括西方也是,你都民主社会了,你整天意淫,有些人意淫到什么程度。

马家辉:意淫什么?

窦文涛:我给你看个照片你就知道意淫什么,也就是说身份证上不能自己瞎改造,这两天机场查着了一个,他的身份证,一面是他自己,另一面你看他贴成什么了,你可以看看这个。

竹幼婷:这是康熙大帝。

窦文涛:就拿这个上飞机了,1654年5月4日生的,爱新觉罗·玄烨。

窦文涛:这位老兄意淫太久了。

窦文涛:没错,而且幼婷你注意到没有,我最近有时候看看电视剧,这些宫廷戏,我觉得她们是处心积虑的,从编剧到导演就觉得,她们就爱看宫廷里的女人们勾心斗角。

竹幼婷:男人就看皇帝后宫3000,然后被争来争去。

窦文涛:还不是,男人看的是男人的权力斗争,尔虞我诈,怎么把他给弄下去,怎么挖个坑把他给掉进去,女的看的就是为了争得宠爱,互相间又下毒,又怎么着,包括生孩子,孩子争夺战,就是这点事儿。

马家辉:所以文涛我刚才问,意淫什么,因为当我们说意淫的时候,我们看到美好的东西幻想,我想像我是其中的人,享受美好的东西。我觉得很多人,坦白讲包括我,看宫廷戏刚好相反,我是看到一个那么富贵的贵族,还是那么不堪,那么破败,那么勾心斗角,一直破落下去,我就非常高兴,你看,幸好我不是这样的人,幸好我没有在那个环境里面。

竹幼婷:幸好她跟我一样,幸好她跟我一样,原来都有这么多烦恼。

窦文涛:幼婷我请教你,现在不都新女性了,我理解新女性的标准,就是咱们没有什么男女了,怎们想的都一样,都是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谁也不是天生的。

竹幼婷:新女性是安慰女生的了。

窦文涛:是吗?

竹幼婷:不得不承认,新女性是鼓励女生要独立没有错,但是她其实安慰你自己说,其实你现在没有不好,其实你的心里面,是不是想要追求,一般女孩说的比较俗气的说法,但还是有。

窦文涛:也许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不尽合理,但是我只能根据我眼睛看到的,为什么我眼睛看到的,还就是女人喜欢在男人那争东西呢。

竹幼婷:女人喜欢在男人那争东西。

窦文涛:包括女主持,就比男主持找老板找得多,哭的也多,你说是吧。

竹幼婷:因为我们只能用这个方式找到我们要的东西,这是一个方法,用哭啊、闹啊,我们的武器是这种使用的方式。

窦文涛:那天他们还讲到拍电影,捧女戏子什么的,包括是女明星,你出来,你应该是妇女解放的典范了吧,你是成功的,你是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女强人,她们不爱听女强人。可是实际上呢,她背后因为资源掌握在男人手里,在这个社会,实际上你会看到,她还是用宫廷,后宫的手段在抢。

竹幼婷:因为掌握资源的男人只吃这一套啊。

马家辉:没错。

竹幼婷:如果我今天跟你一样都是凭我们主持的实力站在前面的话,你不会理我的,我今天没有小小的美腿,文涛哥你应该不会多看我两眼的。

马家辉:我会。

窦文涛:我给你说幼婷,我看重你完全是上半身的原因。

竹幼婷:我安慰很多。

马家辉:镜头前镜头后。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家辉的后宫也有这个问题。

马家辉:所以我觉得你刚刚问幼婷的问题,问错了问题也问错了人,这个问题应该问男人,你刚刚问幼婷,为什么女人还是爱抢、爱哭,其实应该问男人,为什么接受女人来抢来哭。

竹幼婷:对啊,为什么是这样。

马家辉:女人不接受一视同仁,你文涛来哭一下。

窦文涛:你给我给笑才行。

竹幼婷:你说我看到《还珠格格》里面的,永远王后、母后都是最凶的那个,她们都觉得她最奸诈,会下毒,欺负那些小公主什么的,可是你就看王后永远都是比较强硬,因为她是国母,她有不能跟那种,第五个、第六个老婆那样,在那边羞羞答答,她就是得有国母的气势。你想想看皇上会喜欢一个很有气势的女人吗,不行,所以最后她要争权,她只能用下毒的方式,这都是被逼出来的我觉得,她没有办法你知道吗,所以从来都是男人的问题。

而且我跟你说我最近看的电影,《失恋33天》的时候,我看到一段就恍然大悟,不是告诉我失恋什么样,里面那个女主角不是为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娶了一个比较相对没脑的女人,只想买LV,买名牌,他就说为什么你们这么有权有势。

窦文涛:还学台湾女孩说话。

竹幼婷:对,还学台湾女孩说话,我是也台湾女生,为什么你有钱有势,大把女孩选择,最后你选了这个,我们一般女生觉得怎么这个等级,这个水平的女人而已。然后那个男人就回答说因为这是审视,因为对这个女人来说,LV是必需品,爱情是奢侈品,我如果要维持这段关系,我的钱可以源源不绝给她,所以我可以维持这个关系,但是爱情我没有办法,反正她也不需要,她觉得是奢侈,所以我就娶了这样子的女人。哦,那我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我不会被豪门看上了,因为爱情对我来说是必需品,LV是奢侈品,我相反。

窦文涛:我告诉你,这也是男人骗女人的话。

竹幼婷:你有被骗。

窦文涛:她昨天就跟我说这个。

竹幼婷:对啊。

窦文涛:我说现在有些人说的哲理名人名言,让人听了好像挺有道理,实际上都是编剧胡扯,原因非常简单,这个男人就是这个品位,你知道吗,人的品位决定一切,他能接受这种女人,他就是个土鳖,你知道他。就像你,你对服装有你的品位,让你穿个大红大紫的,穿在身上,你能穿吗,你没法跟这样女的聊,所以他这个理由不是真的理由,真的理由是因为男人的水准也很低,你能欣赏的女的就是这种,怎么说呢,就是这种分比较低的。

马家辉:要么是另外一个极端,要么就是文涛说的是个什么?

窦文涛:土鳖。

马家辉:土鳖。

窦文涛:你知道吗就是品位,人的品位决定了一切,就好像你爱吃什么,你自然就会去吃什么,对吗?

竹幼婷:你们读这么多历史,综观中国的皇帝里面,他们也都饱读诗书,琴棋书画都行,他看上的妃子都是有品位吗,没有。对不起,我比较俗一点,我看那种什么穿越剧、宫廷剧,怎么都爱的也是羞羞答答,黏来黏去。

窦文涛:这就是穿越剧对年轻人历史的悲剧,你脑子里的历史是这个吗?

竹幼婷:对啊,赶快纠正我一下。

窦文涛:你知道真正的皇帝很不自由的,很不自由,你以为他娶谁当皇后,完全由他一个人说了算吗,根本就不是。

竹幼婷:但他的真爱永远还是羞羞答答那个人。

马家辉:不一定像武则天,武则天不仅老公爱她,连儿子都爱她,乱伦了,太多这种例子了,我刚刚是说,文涛说的情况这是一种,是土鳖,另外一种要么这个男人太高明太聪明了,他懂得不管你的女人是怎么样,他懂得把你放在什么样的位置,把你放在不同的位置。他可能不仅是爱一种女人,他可能也爱那种,我只要给你名牌就好,可是他背后可能还是爱另外一种,很有才气,很有才华,他懂得把不同的人放在不同的位置。

窦文涛:有一种他的理由就是,男人确实很多时候想省事,因为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能把女人放上全部的时间,所以这个女人如果能用钱打发,那么比较省事,满足我一个可以预期的需要也很好,这个是有的。

但是我就跟你说,即便是你生活中八分之一的女人,她也有个品位问题,不是说这个女孩子多么灵秀,多么干嘛,而是说两个人能够聊得来,因为毕竟不是嫖娼,你愿意他站在你身边。这就像是一个人,你喜欢一个家具,你为什么选择这件家具,为什么那个土鳖,他选择的就是那件家具啊,当然把女人必成家具这个也很真实。

竹幼婷:实用又美观,对不对。

窦文涛:就是品位问题。

马家辉:不要忘记有时间的因素,时间的考虑,可能不同的女人也好或者是倒过来,从女人角度看男人也好,我们经常看这个女人很好,怎么你身边的男人是那个样子。可能对你来说,讲难听一点是玩一玩,我可能喜欢他身体很好,或者说怎么样某方面很幽默等等,我准备跟他交往,过一把瘾,过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无妨,没有关系,我觉得现代人太聪明了,他爱谁都有他的理由,他不爱的时候更可以找到理由,太聪明了。

窦文涛:没错。

竹幼婷:我们不能只看被挑上的那个某某,应该说这个女的和这个男的可以多久,这才是重点,堪不堪用,经不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马家辉:还可以维修、保养。

竹幼婷:对,能不能维修、保养、出厂以后他还是爱你,可以长时间的经营,这才是重点对吧。

窦文涛:你我觉得你这样有点,怎么说呢,有点封建思想吗?

竹幼婷:为什么?

窦文涛:可能有些女权分子会觉得的,你这么讲话,你把我们女人置于何地呢?

竹幼婷:可每个人要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我说的堪用不是只有美观的堪不堪用,包括你的脑子堪不堪用,你是不是与时俱进,你老公30岁的时候,你跟他聊30岁喜欢的东西,他40岁以后,你是不是可以跟他打高尔夫,50岁是不是可以跟他在家里面喝老人茶,这个品位得要有。现在很多女生没有,她就觉得,她只看短利,只看他现在有钱,看他现在光鲜的一面,你都不知道背后要付出的牺牲是什么,这样的话你就不堪用了。

马家辉:你这样讲还是继续封建吗,为什么女人要随着男人的年龄改变而改变,你不会打高尔夫也就不打了吗,不爱喝老人茶就不喝吗,你老公喝就好了。

竹幼婷:你不要想着一个喝老人茶的,但是我就说你自己本身要多样,有很多面,因为你既然决定要有婚姻,就是要跟另外一个人合作相处一辈子,合作嘛,你就是要妥协,当然对方也是要相互的回馈,不是你说你一为的对他。但是一定要互相合作,婚姻才会长久,如果女权可以,我也赞成,那她就一个人一辈子,就不要哀怨说,你为什么看不上。

马家辉:要长久还有另外一个方法,除了合作以外可以外包,把陪你老公喝红酒的部分责任外包给其他女人,把陪他打高尔夫外包。

窦文涛:你能独占吗?

竹幼婷:因为我可以多元,如果我不会打高尔夫,你跟别人打那我就算了,可是我会打,你不跟我打,你跑去跟别人打,不行。

窦文涛:你知道我现在觉得,像最近我老看的电视剧叫《都铎王朝》那个电视剧,你就看英国的亨利七世,这个王室,我觉得跟中国的这种不太一样,中国是农民的这种,后宫3000全养着,我搞着你,你也不能给别人搞。

竹幼婷:圈养。

窦文涛:我发现英国的不是,是各个都有老公的,谁都有谁的老公,皇帝开舞会,那个人是谁,过来过来,搞搞搞,全是什么伯爵夫人,皇帝想弄谁的老婆就是谁的老婆,你知道吗。他不闲着,我不用你吧,你也不闲着,咱们还是相信,皇帝也不小心眼儿是吧,《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我这个皇室里的爱情都是瞎掰,有没有,甚至有人说爱情是比较晚进出现的这么一种情绪。

竹幼婷:的确。

窦文涛:在过去,就像英王的婚姻,不是什么爱情,教皇说她嫁给他,两个王国之间要联姻,这是正牌的皇后,至于底下也许她跟谁也点偷情,这是所有的有点相近的。

竹幼婷:我看过一个就是对婚姻制度研究的一个,里面说过去在英国或者是在欧洲时代,他们的结婚是为了扩张领土,是为了扩张我家族的势力,所以并没有所谓的感情的成份,慢慢的掌权者发觉如果下面的人也让他们这个样子,他们如果结婚越来越多,他生的孩子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掌握他们,所以他就发明的一个制度叫婚姻制度,我只准你结一个,你不可以结二个,你不可以结三个,其实以前是可以的。

但是你这样一直结下去的话,你的家族越来越多,你的人越来越多,我怎么管你呢,所以到最后他就立一个制度,说不行,你只能结一次,再加上他们宗教的关系,所以我是为了要限制被扩张,被推翻,所以以前没有爱情的问题在。

窦文涛:所以你看,也不要说今天的这些人怎么庸俗,婚姻的本质就是这个,聊爱情反而是聊过分了,就是财产、房子,说白了就是财产所有权。

马家辉:我的本家马克思跟恩格斯写得清清楚楚,婚姻制度、私有财产制度整个兴起,整个关系,爱情是另外一个东西,比婚姻更难去得到的东西,所以才是我们更喜欢想得到的东西,最过瘾的东西。

窦文涛:你现在的婚姻低潮,是因为在想这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