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许子东《锵锵三人行》:电影《一九四二》蕴含人类共通人性

冯小刚、许子东《锵锵三人行》:电影《一九四二》蕴含人类共通人性

有声读物」「2019-11-08」「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内容提示:导演冯小刚在本期节目中谈到,国人的民族性是不太能看得了别人比咱好。但在香港,崇尚尊敬财富。冯导认为,再搞文化大革命的可能性特别大,而且对...

内容提示:导演冯小刚在本期节目中谈到,国人的民族性是不太能看得了别人比咱好。但在香港,崇尚尊敬财富。冯导认为,再搞文化大革命的可能性特别大,而且对现在的很多人来说,再有文化大革命,他是有快感的。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冯小刚导演来,本来是要聊他电影《一九四二》,我跟査建英都看了,我们就感觉真是要向冯导致敬,这样的一部电影,但是许老师还没看,是吧?所以冯导难得来一趟,我觉得咱也可以聊聊他隐私,家常里短的事,你看你们俩都开微博,平常咱们了解冯导很多思想动向,主要通过他的微博,而且他现在我觉得慢慢向画家身份转移了。

许子东:是吗?

窦文涛:我可以给你看看,他跟曾梵志一起画的画,卖了一千八百多万呢,是吧?

冯小刚:慈善。

窦文涛:慈善,但是他自个真正画的画,你瞧,我觉得这不像业余的,这有点画家的感觉,你再看冯导画的,雪,你为什么喜欢画雪呢,我也是在你微博上看到的,说能把苍蝇给弄死,就是把他脏东西全都遮住了。

冯小刚:我觉得雪能掩埋很多的不堪,我在山西拍一戏的时候,你看感觉都是百废待兴,而且脏、乱、差,一场大雪下来你觉得看上去还是那么回事,所以我觉得因为画雪景也好画,他有点黑白关系,我最关键我也是5月份的时候跑了一趟阿尔伯塔,就在温哥华旁边有一个省,叫半府那个地方。

许子东:去过,很特别。

冯小刚:我拍了好多照片回来画,画画让我感觉到我能够比如我自己带着我不会觉得没劲无聊,我从上午10点钟我去了画室,我一直可能到夜里头2、3点钟,这中间司机给我打盒饭来我再吃两口,我可以不和人说话我就一直在那画,音乐一放就完了,这个它让我觉得就是说,以后不拍电影了,我会觉得这个事让我觉得特别的有意思。

窦文涛:你是不是拍电影拍伤了?

冯小刚:我就拍《一九四二》太累了,拍的过程中,我过去拍电影的时候,经常是摄影师跟我说,导演你看,不起表了,就是测光表。

窦文涛:测光表。

许子东:太暗了。

冯小刚:最大光可能不行了,天不行了,我就说怎么又不行了这天,现在拍《一九四二》的时候我每天早上起来出去的时候,我就盼着快点天黑,我就问摄影师你觉得还能拍吗?他说还可以再拍一个小时问题不大。

许子东:就是太累。

冯小刚:太累。

窦文涛:这是泡吧人的感触,盼天黑盼天亮。

冯小刚:太累了,太累了之后还有一个就是拍电影当一个导演你要着急太多,你从一开始选择弄一个剧本,然后你要什么东西可以,什么东西不可以,一个美国导演展开他的全部想象力他都不见得能写出一个好剧本来,我们得有一半的想象力是不可以用的,这一种情况下再有一个就是说当导演要四处求人,你要求的人特别多,因为他需要好多人跟你合作。

窦文涛:没错。

冯小刚:我觉得写东西的人,画画的人,他们不需要和别人进行合作。

窦文涛:你觉得呢许老师?写东西的。

冯小刚:面对自己就行了,我对不起我自己,我也不用对不起你,然后就是特别简单,他唯一需要打交道的就是出版社。

窦文涛:对,你已经是过50?

冯小刚:我54。

窦文涛:54,我挺好奇许老师也是这岁数,这个时候的心境会是什么?因为你看我近几年我感觉到你似乎经常会流露出一种好像就是疲了还是说想归隐了,还是不想拍完份额的几部电影将来就不干了,经常流露出这种意思。

冯小刚:我觉得可能是这样,就是我说实话我觉得有点,就比如说名你落了,利也落了,我也挣了不少钱,你也不会再去为生存去就是拍电影这事实际上最后就是我从目前来说我要把和约履行完了,但我就是不是为了养家糊口的来做这个事,这两个动力拍电影挺累挺苦。

窦文涛:你就为这俩动力拍的。

冯小刚:对,我是想过好日子的出发点拍的电影,这个愿望达成我就和那些为了理想拍电影的人就不一样了,我的理想是画画,但是我画画不能谋生,我觉得我现在既然有这个可能性,那我是不是干点我最有兴趣的事,比如说写东西,对我来说就比拍电影的乐趣大。

窦文涛:自个控制。

冯小刚:但是但我写东西写的不见得好,但是对我来说乐趣比拍电影大,所以我会微博140字,人家就是微博就是一行字,任志强跟那个叫什么,哈哈小潘又被什么露了马脚,完了,他是当一个短信在互相,我不是,比如说我前天晚上还是大前天晚上,我喝醉了回家我就吃晚上吃剩饭,我就专门写了一个我特别喜欢吃夜里吃剩饭,就是开始一泡饭吃剩菜,爱吃剩菜里的葱段、蒜瓣,我觉得那个特别入味,然后我就由此我就想到就是说这个人的习惯特别难改变,我是从小自幼家境贫寒。

窦文涛:出身贫贱。

冯小刚:为什么口重呢,因为添人不加菜,你知道吧,因为菜口味重,下饭,就半碗饭几口菜可以下去半碗饭,长此以往养成了这么个习惯,所以我现在特别怕朋友待客请我吃粤菜,我就感觉这一顿饭没着落了。

许子东:吃不饱。

冯小刚:都是好东西,但是就感觉怎么都没有,当然我这不能贬低粤菜,只能说我没见识,一穷命,就不行,我就一定得回家再吃一顿,粤菜里我觉得最好吃的就是街边的炒牛河,就往里抓一把大铁锅。

窦文涛:干炒牛河。

冯小刚:干炒牛河。

许子东:所以人最不容易改变的其实是胃,开始人家说是语言,其实是胃,我后来看,才明白这个道理,他说什么叫本我吧,本我就是有个原则叫为乐原则,就快乐,什么叫快乐,快乐就一种紧张状况的消除,原来人类在最小的时候当你一个紧张状态的时候,那时候给你吃什么东西你就烙下这个记忆了,所以你到老了还会记得这个东西,你怎么都不会变,你有钱都改变不了。

冯小刚:所以文涛我就很同情你,北方人在香港、深圳这地方,天天就是。

窦文涛:干炒牛河。

许子东:深圳有,深圳现在很多。

窦文涛:紧张状态的消除,食色二欲都是这样。

许子东:所以本来我们以为本我是一样的,其实不一样,人人的本我压抑都不一样。

窦文涛:但是你说紧张,我还是想研究研究你,就是我有觉得你看你开微博,当时我就很好奇,我说你会不会缺乏安全感,因为我听到过关于他的传说,就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好比就说一个朋友开了一个会所或者一个什么俱乐部请来很多明星云集的来出席,排场可能挺大,他来了他就赶快跟朋友说,说你得低调一点,这老百姓看见你这个华衣美服,这个得小心点。

冯小刚:对,我特别没有安全感,我经常被邀请有时候参加一些比较什么样的活动,去了之后我是始终感觉,虽然我现在是发了小财了,但是我觉得我跟他们始终不是一个阶级,就是我老觉得那东西有点嫁接到中国来,就假贵族这一套,你觉得有点不知道哪有点不自然,虽然也都露着背,也都弄的好像也都跟那一样,比如说慈善的一些什么Party那种大的,就是我感觉就是其实我的感觉是有点像比阔,不舒服,当然你说他实际的结果他也搜刮了不少钱,是吧,给慈善,但是他就会给老百姓一种觉得这帮孙子跟这干嘛呢,跟这比阔呢,80万买一根圆珠笔送他爸,那个什么。

窦文涛:你看你讲的这个解答了我前段时间在咱们节目里问你的一问题,我说我经常听到我一些北京朋友发这么一种议论,就是这种就是说那些慈善晚宴的那些个什么,说伪善,他们一个包就好几万,但是我老觉得他说这话有理没理,原来你的分析是这么一种心理。

冯小刚:这个和我们的民族性有关系,就咱们不是太能看的了别人比咱们好,你要是活的比咱好,你就稍微收着点,你要再把你活的好劲再给散出来。

许子东:在我眼前晃。

冯小刚:就不舒服,所以你看就会出现,你看前一段打砸那一段,阿玛尼店给砸,那店主出来说别介兄弟,说我这不是日本的品牌,我这意大利的。

许子东:也是法西斯国家。

冯小刚:实际上他也是对本身对这种店,都是你们有钱人去,他这个仇富这种心理,你比如在香港,可能他是尊敬财富,他只要一生出来,就是说我不是林建岳,人家林建岳一生出来生在那么一地。

窦文涛:含着金钥匙。

冯小刚:他就觉得我不行,我必须迎头赶上,咱们这不是,咱们这他就开始恨林建岳,所以他这种心里头你可左右不了,所以我觉得再搞文化大革命的可能性特别大,我始终认为再来一次,特别大,而且再来文化大革命,可不是像过去的时候,给你挂一牌子掘着你斗你,这一次我一定把你弄死,我让你翻案,我让你翻不了案,而且我觉得对现在的很多人来说,再有文化大革命,他是有快感的。

许子东:那个时候的快感是无意识的,现在的快感就是有意识的,所以游行的时候警察打盹几个小时就成那样,要打盹几个礼拜的话,如果还有一点鼓励的话,但是怎么来看待中国老百姓这种平等的特别要平等的要求,这是学术界很多讨论的,有的说是我们坏了社会的规矩了,从古至今社会是有规矩的,是有不同阶层的,有不同发展的,人人都规自己的本分的,所以60年代、70年代把这个规矩彻底破坏了,使得每个人都有一个幻觉是平等的,所以以后要重建这个规矩就非常难了,但是另一派的说法就是说我们经过了这个革命以后,使得中国的劳工阶级有特别强的民主要求,这正是我们现在社会发展的一个动力,我们中国的打工的人他不甘于为人打工,他很快就想做老板,就像刚才讲的,这一层东西是有恶的东西,但是不是他在整体上如果弄的好也会有善的结果呢,这个是很严肃的一个大问题,中国老百姓特别要平等,特别受不了不平等。

冯小刚:我觉得我会看到那么一天,我不断的现在在各种饭局说吓唬他们,吓唬有钱的。

窦文涛:平分财富那一天。

冯小刚:说你们就等着吧,你看看,就是抗日再过两天如果没管就转成抗富。

窦文涛:没错,没错。

冯小刚:然后就冲到你们别墅区里头,把你们家砸了,把你的东西拿走了,然后我吓唬他们,我说你们呀你们开好车的这些你们一定要准备两辆小面呀,桑塔纳呀,那事你跑的时候你开桑塔纳,大奔人家给你周了。

窦文涛:还真是,你觉得会抗名吗?名人。

冯小刚:名人我觉得是两部分,得了利的名人会抗,还有一部分人没得利的名人。

窦文涛:那你是前一类。

冯小刚:我肯定是。

窦文涛:你像那真阵我就说玩微博的,为什么玩微博,舒淇这个事是吧,你是性情中人,但是不也给卒瓦,这事不受伤啊?

冯小刚:我觉得是这样,就是我是尽可能咱们政治咱不招,我个人情怀我再起码得说吧,我一方面当然我是替舒淇说话,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其实有些东西我真是没法说,我往深了说吧我怕伤舒淇,你知道吧,你说那东西你拍了你要没看你何来的愤怒,你要看了你完了你跟这你选拍的人,这就叫装孙子,还有一个就是怎么了这东西,我觉得他对很多人是有巨大的心灵抚慰的,怎么就你们就这么容不了,你们真的是这么。

窦文涛:高尚?

冯小刚:高尚吗?别扯淡了,所以我是好多人就完全觉得简直就不能容忍,我觉得这个完全,而且骂的那话在脏的程度可比那个拍照片脏,你说是吧,你都这么脏了所以我骂的是骂脏话的人畜生不如,完了这帮孙子说抵抗,抵制看我电影,我寻思我这电影太不希望你们这帮脏人看了。

窦文涛:来,咱们现在就看一段他的《一九四二》,许老师咱们可以看一段。

电影《一九四二》片段:啥东西都没有了。你让我讨个活命,把我卖了吧。一条命值两块饼干。七十二大户,稀疏被抢。一人三升小米,跟龟孙子干啦,干。当时我离开重庆的时候根本无法想像灾情会是这样。唯一的希望就是盼战争能够打胜。吃了。

窦文涛:许老师,冯导难得来一趟。

许子东:对,他这个微博显示他性情中人,很特别,他是国内屈指有数的大导演,可是你聊天就像跟隔壁的人一样聊天,跟我们一般的人一样,冯小刚特点是我们以前不是说现在做节目是两个二老,老百姓老干部,其实二老是不够的,有四老要照顾。

窦文涛:还有哪俩?

许子东:第三是老板,第四老外。

窦文涛:老外。

许子东:真的是,另外几个导演像陈凯歌、张艺谋开始都是在老外那里红的,开始拍电影,然后后面是年轻一辈更加是了,对不对,拍三峡的包括王小帅他们,王全安他们都是,他们是一个特别,他是从老百姓这个起头的,拍贺岁片什么出来的,最近这部片子好像要去外国的什么奖了吧。

窦文涛:罗马电影节我听说是。

许子东:他是最晚,他的电影是最晚才走到老外国际评价这一环的,他前面三环都过了,他那老干部《集结号》什么《唐山大地震》,他是走一个擦边的情况下都过了,所以我觉得他走的路子跟其他几个导演不大一样。

窦文涛:我就觉得他《一九四二》这个电影是全人类共通的一种人性,这里边有这个东西。

许子东:所以也可能在外面得奖。

冯小刚:我原来那些电影我觉得他不适合拿出去,比较中国特色,别人他也看不明白,你要是为了让他弄明白你比如说那些喜剧,《非城勿扰》你要想让他弄明白了,那词翻译完了完全是,这都没了,但是这个电影是他们选片的人看完了才觉得特别的希望能够去,我觉得这个电影就是拿出去不丢人。

窦文涛:但是你不觉得你这个人身上是挺有意思,要说一般导演专心于电影他躲着外边的事,您也是很缺乏安全感,可是你看你的微博还挺喜欢跟大家伙聊,有时候还犯急。

冯小刚:我媳妇,这简直就说你为什么呀,你没事跟人家叫什么板呀,躲还躲不过来呢,确实有时候媳妇说的我三门大眼的,就是嘴欠。

窦文涛:你觉得是有表现度吗?

冯小刚:我不是,我有的时候就是我觉得就是有的时候对大家共同说的一个事我突然间是有一个不同的看法,这个不同的看法在不从众就特别有表达的欲望,但我看都跟你们一样的时候。

窦文涛:那不找脆嘛,不从众。

许子东:但是还是说明他重视大家的看法。

冯小刚:重视。

许子东:有的人就觉得我做的使命跟他们是不直接对话的,就做自己的事情,也有很好做这样的艺术,可是他是一个邻家男孩,邻家小伙,跟你出来吃个面条可以跟你拍桌子,你能想像冯小刚光着膀子,你不能想象陈可歌光着膀子。

冯小刚:是。

许子东:但是他又思考很重的问题。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