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牧、查建英《锵锵三人行》:爱情的真谛

李小牧、查建英《锵锵三人行》:爱情的真谛

有声读物」「2019-11-09」「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内容提示:内容提示:本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请到《歌舞伎町案内人》的作者李小牧与查建英从《失恋33天》的热映,谈夫妻之间的感情,和人与人之间的情意。...

内容提示:内容提示:本期《锵锵三人行》节目,请到《歌舞伎町案内人》的作者李小牧与查建英从《失恋33天》的热映,谈夫妻之间的感情,和人与人之间的情意。结过六次婚的李小牧认为,夫妻感情不完全是肉体上的交往,还有很多情义在里面。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今天给你介绍一位在日本打天下的中国人,李小牧。这个是我们节目多年的朋友了。

李小牧:老朋友。

窦文涛:你知道他是在那边干什么的吗?

查建英:卖一个关子,我还真不清楚,介绍一下。

窦文涛:那就不必清楚了,反倒是他的个人隐私可以作为咱们今天话题的佐料。今天话题咱讲什么呢,查老师我先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很多年没有体会过失恋的滋味?

查建英:是他的隐私还是我的隐私?

窦文涛:这人还挺精,先从你这聊,听说你最近看了一部电影。

查建英:我就前不久刚一回来,就听我的北京小朋友说,最近最火的就是这叫《失恋33天》,然后我马上下楼买菜的时候就买了一个碟。回家一看还真的是好看,我觉得是,那种小巧,就是真的是小预算,小白领的生活,小女权、小男人、小清新,然后最后小战大捷,据说票房是满堂红。

窦文涛:它就是本来投资很小,可能预期,他们自己都没想到,票房有个两三千万就算顶天了,没想到头一天,就好莱坞那大片,杰克曼演那个《铁甲钢拳》,首日票房还不到它的一半,这么个大电影,大制作,其实我觉得不是《铁甲钢拳》不好,这个名没起好,《铁甲钢拳》这种名太让人不想看了,你想什么《变形金刚》也是《铁甲钢拳》,你不起这名就好很多。

它相反,这个的名起的不错,有人说嘛,不见得是因为看电影的人多,而是因为失恋的人多,它叫《失恋33天》,所以查老师你讲的有道理,就是香港话里面,我老爱说小电影,小电影在香港指的是那种三级片。

查建英:是吗?

窦文涛:没错,叫看小电影,但是我也没有别的概念,我就说要重视小电影,小电影其实咱就说这个电影它肯定也得不了奖,你说从艺术上讲它多么高,那也不是,所有的手段你也都似曾相识,可是呢我就觉得人家这杯鸡尾酒。

查建英:调得不错。

窦文涛:调得不错,而且热门话题,我就觉得中国人老爱总结成功经验,其实都憋着走捷径,你看一说这个大家都在聊什么,这个电影营销怎么怎么成功,这种题材以后要火,或者说这个编剧原来是一个网络小说,叫鲍鲸鲸的人写的一个什么帖子,然后就怎么怎么着。

可是我觉得都是胡说,为什么,这说到底就是个活好,没有任何示范性、参照性,说实在的你拍大片也好,拍小电影也好,活好,把活干好的都会受人欢迎。

查建英:它的故事讲得很顺溜,然后对白一句是一句,又有那种王朔式的调侃,然后聪明了很多,很酷的对白,可是它的节奏一点不慢,不是耍贫嘴那种,一句是一句,点一下走了,它那个小节奏都还掌握得挺好,让你觉得看着。

窦文涛:对,语言而且还挺时髦,而且所以我就觉得有的时候你看叫话题电影,人正琢磨什么事的时候,你比如说琢磨离婚呢,可能呢你买碟你就会倾向于选择一个跟离婚有关的电影来看一看,而这个失恋,失恋的人,人人都失恋。

查建英:你的意思是全中国人都琢磨失恋。

李小牧:因为失恋每个人都有可能有失恋的时候,一定都会有。

李小牧:夫妻感情不完全是肉体上的交往

窦文涛:而且尤其是小牧,小牧的妻子的数量基本上是摩门教的水准,现在已经有九任妻子。

李小牧:没有,我是结了六次婚,然后其实是四人次,四五六次结婚是同一个人而已。

窦文涛:四五六的妻子是同一个人,这怎么理解?

查建英:关键是最后边这个太难得了。

李小牧:说明我还是什么,真爱,因为你要负责就要结婚,不要说到处乱玩,搞来搞去对前面也不负责,对后面也不负责。

窦文涛:那我们一桩一桩来聊聊。为什么第四个老婆和第五个是同一个人呢?

李小牧:四五六嘛都是。

窦文涛:为什么呢,三次离了又三次复合?

李小牧:实际上因为结婚多了就会比较,你跟她离婚可能也会找别人去比较的,比来比去还不如她。

窦文涛:她也找了别人比较吗?

李小牧:肯定我想有。

查建英:她有没有再结,就这四五六之间?

李小牧:她没有结,我也没结,都没结,俩人都没结,都是隔了一年多以后又复婚,结了一年多又离开,性格还是知道对方都没改,所以又离,最后是因为有一个小孩,因为我们在一起十年,将近十年,最后终于有小孩,当然每一次。

窦文涛:有小孩的时候是结婚的状态还是?

李小牧:离婚的状态,是我们刚刚离完婚,我到北京来参加一个活动,然后她想去登长城,她也没来过北京,结果我把她登了两天,就有小孩了,我们就一个月以后又复婚。

窦文涛:我管这种叫绝处逢生,真的,很多人缠绵多年,爱情还是婚姻马拉松,最后是孩子,本来就完了,就拜拜了,有的甚至都搬走了,突然怀上了,这又凑一块过。

李小牧:就是怎么讲,还是有这个老感情,人不一定完全是一种肉体的交往的夫妻,应该有情感,因为有情感你保持下来的话你还会想,一比较,跟别人比肯定有比她年轻还要漂亮的。

窦文涛:但是这个情感是亲情不是爱情?

李小牧:其实也有爱情在里面,因为她毕竟是异性。

窦文涛:我跟我妈没见有爱情,异性就爱情。

查建英:这个亲情和爱情和情意,还真的是区别不是很容易讲得清,但是中国人别强调这个,就最近我也是回来之前刚百老汇新上映一个新的话剧,第一次是中国题材,就是一个美籍,我不知道他的中文名叫什么,他讲的是一个美国的已婚男人碰到了一个中国的已婚女性,然后这两个人就是好上了,好起来以后完了好到最后你就发现这个剧情,到后面这个美国男的本来就觉得哎呀,我真爱这个女的,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真爱,他就跟这个女的说我要跟我的美国老婆离婚,然后咱们俩在一块过吧,一生一世。

然后这时候这女的就,中国女的就翻脸了,说你说的是什么,说根本就不是这回事我是在逃避,然后呢可是过了一阵以后,她又发现其实她跟这个男的好,美国男的好,是为了真的帮她的中国老公,然后这个美国男的就搞不清楚了,说那到底咱们这个是爱还是什么,你跟你丈夫是什么,她说是情意,然后这个话,它这整个的话剧里面有一半,将近一半的台词都是用中文讲的,它是在这两个语言之间转换,但是你从中看出了中国人和美国人在婚姻和爱情观上的不同,是很难沟通的。

最后它就用各种方法来讲什么是情意,就说这个女的,中国女的一再说其实我们已经没有热恋了,我跟我的老公,但是有情意,这个情意重到什么程度,你不理解你就走,我会为他做一切,但是我们有爱情吗,没有。

窦文涛:甚至无情,但我们有义。

查建英:有义,对了。

窦文涛:但是这个义美国人很难懂。

查建英:而且义中有情,这个情不是他们认为的那个情,他一情就要想激情,那种化学反应是,其实它是这样的,马上就过,他就觉得我们永远在高点上,你就感觉他好像真的还是一个在这方面上,心理上很年轻,很天真的,欧洲人永远就不会这么讲,中国人和欧洲人在这点上真的是不一样的文化,它对婚姻对人的这种两性之间的长久的这种曲线,这种质变是非常的看透的。

李小牧:其实日本也是,它在婚姻上,你像我跟我日本老婆离婚的时候。

窦文涛:你找过几个中国人,几个日本人?

李小牧:总共4个嘛,一个日本人,三个中国人。

查建英:就四五六最后这个是中国人。

李小牧:前面一二是中国人,第三个是日本人,跟那个十年的婚姻,小孩17岁,我跟她离婚的时候她就坚决不愿意,她宁可家庭内离婚。

窦文涛:什么叫家庭内离婚?

李小牧:家庭内离婚就是其实已经不做性生活,什么都不做,只要是。

窦文涛:分居吗?

李小牧:可以分居,就是要保持这个婚姻的框框在里面。

查建英:这是日本人,你觉得是不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在这一点上,在婚姻观上。

李小牧:完全不一样,因为日本在离婚的程度上现在只有老年人离婚的有,比较多一点,以前整个来看跟我们中国的比例来讲,比中国离婚率绝对低得多,它不太愿意离婚。

窦文涛:日本人还是守婚约比较重。

李小牧:没错。

窦文涛:但是它另外开放在什么地方,它都可以各玩各的,但是两口子还表面上是。

查建英:这已经跟美国人恰恰是另外一种,它就是说真的较这个真,就说如果没有感情了就应该离婚,所以美国的离婚率特别高,就没有了就离,离了再结婚,再离,每一次都应该是真的,咱们俩真的应该是有真爱。

窦文涛:但是他们有他们的痛快,咱们有咱们的麻烦。

窦文涛:有一种男女的关系确实是我觉得不知道怎么理解,你像他说的他跟他的妻子三聚三散,你看要说有老感情,你说这一点,可是你还没说那一面,那为了一次离了又离呢,对吧,这里面也有一种根本性的,就像理查德波顿和伊丽莎白泰勒,你记得吗,这一对这辈子也是几次分几次合,死的时候但是人家说我虽然一辈子八九个,但是我最爱的就是她。

我最近在杂志上看那个理查德波顿拍那个埃及艳后的时候,对伊丽莎白泰勒那可真是真心,当然真心咱说一下俗,不惜血本,现在拿出来拍卖行拿出来拍卖伊丽莎白泰勒的那些珠宝首饰,这理查德波顿当年就为了,当然他不是说钱,但是他为了表达他的感情,把全世界最贵的珠宝,只要他能买得起的就买给伊丽莎白泰勒,就到这么一个程度。

但是这两个人的冲突又是那么样的没法在一块过,你说这种关系。

查建英:真是我觉得也是,比方英国那个著名写性的那个作家,就是劳伦斯,就说他在生活当中也是和他太太就是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永远是打得死去活来,然后过一个小时邻居都觉得,糟糕,他们下一步就要互相杀掉了,然后过一个小时两个人手挽手在林荫大道上昂然的散布,亲密极了,过两天又是这样。它这种命里面有一个东西,一物降一物。

窦文涛:他们就说300年前你们是一家,但是呢好像。

查建英:永远都散不了,有这样的。

窦文涛:也有的最后是疲倦了,就是我觉得这种关系,你说说你跟你的现妻。每一次离又是为了什么?

李小牧:离的时候,当然前面离过一次以后,然后你不甘心又合在一起的时候,觉得还是那个老毛病,两人之间还是老毛病,而且我们两个人的性格都是处女座,性格特别近,两个人都火爆的,为了一个问题,或者为了一句话,也是写东西都会争得死去活来,即使有客人在旁边的时候也会这样,所以越是这样很激进,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一高一矮的经常这样,我觉得反而这样好。

窦文涛:你现在觉得过瘾。

李小牧:冲劲。

查建英:你没有这体会吗?

窦文涛:谁都有。

李小牧:其实这样的生活反而丰富,她在提醒你,我也在提醒她,如果我们两个都不想进步的话,什么都那个了,没有冲突了,一个家庭一定要有冲突,这个家庭才会好。

窦文涛:找对象不应该是找雷锋

窦文涛:你说这个还真是没办法,就说找老婆或者找老公这事还真的不是选雷锋,你有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对不起一个人,对吗,你像我们朋友圈里就发现这个规律,就是死掐的反而最后成了,为什么,就说按照这个人贤妻良母,对你只有奉献,你挑不出一点不好,可是为什么就没劲呢。

查建英:画的那个成绩单上找一个人才ABCD全打勾,打了一堆对勾全是对的,全是对的最后等于错,他们没有一个人,一个人完全没毛病,就不可爱一样,你发现而且出了这个国家有时候还发现这个根深蒂固的民族的感情方式是多么深远,他们就有人举说在美国的唐人街,说同时去,这是真事,一对广东夫妻结婚,一对是台湾夫妻结婚,台湾夫妻要学西洋人的摩登,都是白纱教堂婚礼,最后宣誓,永生不散,这是一对。广东人的大闹堂会,吃了大家大碗吃肉,然后闹得一塌糊涂还闹洞房,过了几天就开始打,广东人整天披头散发什么的,然后那两个人相敬如宾,两个白领都是公司的,各自都是,你没他们吵过架,后来我这朋友说十年以后那台湾那个离了,这两个还在打,越打越密,生两个孩子,过得好着呢,而且会一直打到死,还在一块。

窦文涛:有时候我觉得有事业心的人也会觉得浪费生命,两个人就是对上了,对上了呢大量的想想一生中大量的时间浪费在,也不能说浪费,他们可能过瘾,就死掐,我见过很多的这样的,好像这种人往往都是生命能量比较强的人,这是他这两个人就得这么打。

查建英:要烧。

窦文涛:要烧,但是也不见得一概而论,也有的情况打呀打呀打,人的能量是有限的,最后疲倦了,累了,到了一种跟你多说一句话我都累,也会有这么一种不成的,但是我有时候觉得你不能不想一些冥冥之中,就这事上看出来,有些人两个人可能就是上天有某种安排,他们两个哪怕是悲剧,就不成了,你就看着吧,对方是自己心里永远的伤口,他这一辈子永远就较这劲,甚至到老头老太太,他可以放过一切男人女人,他不放过这个人,你说这种感情。

李小牧:其实我差不多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我觉得我现在的太太是这样,在一起的时候,刚刚接触的时候她很年轻,那时候自己也年轻,实际上我觉得还是要与时俱进,那个人的年龄都在增长,男的也在增长,女的也在增长,当然她的姿色肯定是没有现在的小年轻或者中学生那么好,但是她最重要的是刚才你讲的有义,这个她很懂事,当你困难的时候,哪怕是离了婚她会借钱给你,所以我跟我前面的妻子都是这样,只要你愿意跟我吃饭,我都会去见你,我现在的头发还是我日本的老婆给剪的。

窦文涛:你这老婆都有用。

查建英:证明她是有义的,你要看到一个女的身上有义,首先你心里要有义。

李小牧:你看我在日本能待下来,能拿到永驻,我干的是色情行业,为什么能拿到永驻,当然是我这个老婆给了我的,当然前面是为了钱才跟她结婚的,没想到后来有小孩了,她三个条件,要去什么留学,要工作,不生小孩我都答应,结果有小孩了,所以说她有意帮我生个小孩,一直把这个小孩带得很好,而且在日本做了小童星,上节目,都是她在做,那我就应该怎么做呢,我该给她生活费一定要给她,哪怕是我们离了婚我们还是朋友,我至少一个月要见一次,一我要送钱去,二我要剪头发,我这么多年,20年来整整只有一次为了做凤凰卫视在香港做的时候,在香港剪了一次头发,其他的都是在她的手上剪的,这种朋友,没有爱有情。

窦文涛:你说这个还不见得还都是中国人、日本人,我那天看一篇文章就讲萨特,法国的著名哲学家萨特,这个人也很奇怪,他到最后人们发现,他死了之后人们发现,他养着七八个女人,但是这七八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非常奇怪,首先萨特并不是。

查建英:他是性冷淡嘛。

窦文涛:他并不是性欲很强,很多女人迷恋的就是他的抚摸,就是摸摸完了,他并不是要跟你干什么,可是呢有一对姐妹好像是,甚至于萨特供养她们的生活,到最后一个星期跟她们吃一顿午饭,到她们屋里来吃一顿午饭,那么她们就仰仗着萨特,就是所以有的时候人间的奇情,奇妙的关系是你没法想象的。

査建英:男人一有钱就完全谈不拢感情

窦文涛:听小牧的故事,查老师什么想法?

查建英:我觉得他已经全想明白了,就是打来打去,比来比去还是她了,最后找到了最后的。

李小牧:其实我们现在每天还在吵,我只要一起床。

查建英:不吵你就觉得不对了吧?

李小牧:也不是,我自己也有烦的时候,也有累的时候,我基本上不吭声,然后她再讲什么我尽量听,然后还是毕竟孩子的妈妈,不像以前,如果她动手我都不会动手的。因为怎么讲呢,因为她每天在家里跟我不一样,我每天在外面,什么你都可以见,她很封闭的在里面,你应该去理解她,她回来只面对一个小孩,小孩到幼儿园就是她一个人,又管帐什么东西,我是从来不管钱,所以我就觉得这种,她讲一般都是为服饰的问题,什么问题,都是工作上的东西,我们在讨论,所以我觉得很好玩,她批评我我觉得应该接受的我会接受,不对的我还绕着跟她讲,不会像以前啪的就过来了,但实在有时候太不给面子也会叫。

查建英:其实理解更难,比爱有的时候,而且你真的有一个特别强的理解力以后,好像往往情意也在其中了,我发现理解这个人为什么是这样的时候,你就会对他有一种,可能从同情开始还是什么,你就会有一种感情,你就不会是像你不理解的时候。

我觉得年轻人可能都有这么一个过程,最开始你很难做到,你需要有一个阅历,你需要自己摔跤,被别人原谅,被别人包容,然后开始看到自己的不行,你包括我们开始说这个《失恋33天》,一个小女权的,她开始是个很强的,觉得我都没错,你就要,反正一来就是我有理,永远不能承认错误的。但是至少到最后,这一点她还是有这个学习能力,发现不行,应该学会倾听,倾听就是理解的开始了。

李小牧:不能自私。

查建英:这我不知道现在中国的社会,我感觉我听外面的,不是我很近的朋友,但是说中国的社会现在已经变成回到很早以前的一种模式去了,就是男人有几个钱全部是一种在外面昏天黑地的一种,完全没有谈不上感情,就是这种酒肉生活,跟感情一点关系已经没有了,但是家里面他要求这个。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李玫瑾、马未都《锵锵三人行》:谈恋爱婚姻关系中的暴力行为

李玫瑾、马未都《锵锵三人行》:谈恋爱婚姻关系中的暴力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