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梅《罗胖精选》:薛宝钗林黛玉谁才是女一号?

董梅《罗胖精选》:薛宝钗林黛玉谁才是女一号?

有声读物」「2019-11-10」「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的罗胖精选,来自得到App付费课程《董梅讲透红楼梦》。这门课今天完整上线。 《红楼梦》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成长过程...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的罗胖精选,来自得到App付费课程《董梅讲透红楼梦》。这门课今天完整上线。

《红楼梦》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成长过程中的必读书。但是,这部书应该怎么读呢?你如果只局限于故事情节,没有人帮你拎出一条线索,可能未必能看出其中的深意。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邀请你收听董梅老师课程中的一讲,看看她是怎么解剖薛宝钗和林黛玉这个话题的。你会发现,比起简单地选边站队,如果能再往前多走三步,整个故事就会有趣味得多。

好,有请董梅老师。

你好,欢迎回到《董梅讲透红楼梦》,这一讲我要说说《红楼梦》的女主角。

我猜,不管是读过小说,还是看过电视剧,如果作为女性,你可能会思量:宝钗和黛玉,你想成为谁?

作为男性,你也可能想过:宝姑娘和林姑娘,你钟意哪个、愿意娶哪个?

这种钗黛之争自从小说诞生就没停止过。

清朝末年曾经有两位文人——邹弢和许伯谦,本来是很好的朋友,就因为一位挺黛玉,一位挺宝钗,结果“一言不合,几挥老拳”,闹到差不多要动手。

今天的网络上,因为立场不同,也有“黛党”和“钗党”之分,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

把自己代入,是普通人读小说的乐趣。

但作为一门通过《红楼梦》解读文学和中国文化的课程,我却不打算带着你站队,我建议你往前多走三步。

第一步,跳出小说想问题

为什么黛玉和宝钗之争,这么多年也没争出个高下,始终旗鼓相当?

这难道不是作者的高明之处,或者说《红楼梦》这部小说的迷人之处吗?

黛玉和宝钗,并居“金陵十二钗正册”榜首。

看容貌,宝钗容貌丰美,鲜艳妩媚;黛玉袅娜婉转,风流飘逸;刚好构成二元互补的美。难怪宝玉都时有模糊暧昧。

但是如果贾宝玉只是在环肥燕瘦之间首鼠两端,那这部小说充其量只能是二流言情小说。

幸好它是《红楼梦》!我们不妨跳到小说第2回,这里有贾雨村跟冷子兴的一大段对话,对话风格像是游离在故事情节之外的,风格很有几分像古希腊苏格拉底式的《对话录》。

作者借着贾雨村的口,说出了自己的人性论——他认为人性兼具善恶两面,所以人都是“正邪两赋”之人,也就是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正有邪。

读小说你就会发现,《红楼梦》里没有完美的人,红楼人物,正是因为他的不完美而具有魅力。

比如,你看黛玉。正的一面,她聪明清秀、人格清洁。

“聪明清秀”是小说里作者直接给黛玉的人设。

自古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哪一位小姐出来不是沉鱼落雁、倾国倾城?怎么大名鼎鼎的林黛玉,却只有“聪明清秀”四个字。

早年刚读红楼的时候,我觉得很不过瘾!但是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原来这是《红楼梦》的顶级人设,而且,这个人设几乎是跟贾宝玉共享的。

因为宝玉是“聪明灵慧”。怎么样?一个模板吧?

在作者的设定里,这是小说里的理想人格,聪明、灵性、清洁,是来自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为了这个人设,作者给黛玉配置了无与伦比的诗才。

至于黛玉“邪”的一面,也是人人眼中所见,小性儿、刻薄。

她的刻薄话又俏皮又扎人。要说贾府上下,挨过她扎的人可真不少。

连宝玉的奶妈李嬷嬷都被扎疼了,说:“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

宝钗也被她夹枪带棒,搞得没奈何,只得在她腮上拧了一把,说:“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

但是,黛玉虽然嘴上不饶人,却从来不会在背后搬弄是非。所谓不自污,不污人。这是她人格的洁净。

那么宝钗的正邪两赋又体现在哪里呢?

薛宝钗容貌丰美、品格端方。

颜值高、情商高,才情也高,又为人宽厚、脾气随和。基本上就是生活里的完美女神。

就算林黛玉出言不逊冒犯了她,她也往往一笑置之,并不计较。

不过,薛宝钗心机过重,又常常为人诟病。

比如大观园第二年春天,宝钗的丫鬟莺儿,认了一位干娘,就是宝玉的小厮茗烟的妈。

听起来有点复杂,说穿了就是:宝钗的贴身丫鬟莺儿,跟宝玉最得力的男仆茗烟,已经是义兄妹了。

再加上宝玉最依赖的丫鬟袭人,早已经是宝钗的死忠粉儿。你看,宝玉的左膀右臂,都已经被宝钗收服了。

第二步,思考本质区别

说完了钗黛的旗鼓相当,再推进一步,你有没有想过,薛宝钗跟林黛玉,她们之间最本质的区别是什么?

在我看来,她们的生命指向性不同。黛玉最关注的是自己跟内心的关系,而宝钗最关注的,是她跟外部世界的关系。

从故事情节里,你会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黛玉和宝钗,都做针线活。

可是,她俩各自有一种标志性的行为,就是黛玉各种剪,宝钗各种编。

怎么讲呢?黛玉一跟宝玉赌气,就把自己给他做的那些精致女红,像荷包、扇囊,甚至那块通灵玉上穿的穗子,拿起剪刀,剪、剪、剪。

动不动就摆出跟宝玉决裂的架势!但其实,唯一的结果是,把自己逼到墙角儿,没一点儿退路。

但是宝钗的日常,是各种编、编、编。黛玉把通灵玉上的穗子剪了,宝钗马上让贴身丫鬟莺儿用金线再给编上。

一年四季,不忘让莺儿打各种中国结、编各种精致花篮儿,送给大观园的各处姑娘,再加上凤姐的助理平儿什么的;

像袭人这种级别的大丫鬟,也常年和宝钗之间走动不停,互相分担各种针线活儿。

你看,黛玉一直在剪断各种关系,而宝钗是在编织方方面面的关系。

宝姐姐这么会编织关系,但是在宝玉生日那一回,她却抽中了牡丹花签,上面配着一句诗:任是无情也动人。

这是作者给宝钗最重要的人设。宝钗对关系的编织,相当一部分是出于功利,并不都是发乎真情。

正是因为这个根本差别,在宝玉心目中,天平是有倾斜的。他连梦里都在喊:“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难道温厚平和的宝姐姐不是更适合娶回家吗?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宝钗碰了宝玉的价值观底线。

宝玉的人生哲学,是亲天然,去功利,但是宝钗,偏偏劝他走经济仕途,这让宝玉忿忿然:“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 满口经济仕途,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

独有林黛玉,从来不曾用这样的话劝他,所以宝玉“深敬”黛玉。

除了两情相悦,宝玉对黛玉还有出于价值观的“敬重”。而宝玉和宝钗的隔膜,是价值观的隔膜。

看到这儿,你觉得钗黛在宝玉心里的位置已经有分晓了。

但是,卑微的作者讨好读者,强大的作家逆流而上,时刻让你处于思维的冒险之中。

比如在两位女主角关系的处理上,忽然又有一处峰回路转。在第45回,黛玉对宝钗——她的情敌,至少是假想敌——打开了内心。

宝钗察觉黛玉在偷看《西厢记》这样的禁书,毕竟是稳重大度的宝姑娘,她没张扬,而是找了个机会,私下里告诫了黛玉。你猜黛玉什么反应?恼羞成怒?反唇相讥?

都不是!她深为感动,大大折服,对宝钗说:“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

如此坦荡、如此掏心巴肝,简直让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从此以后,黛玉对宝钗驯良依赖,她再也不是那个刻薄小性的黛玉了。

后来,她干脆认了薛姨妈作干妈,口口声声叫妈,亲亲热热俨然是一家人。

黛玉固然孤高,但想想也是人之常情。

这个女孩子,六岁丧母,九岁丧父,十岁以前,她已经沿着大运河,在京城和扬州之间,往来了两趟了。

林黛玉严重缺失家庭温情、有漂泊感,所以这个转变也合情合理。

你看,读好小说真的是一种冒险。

最后一步,考虑作者的倾向
最后,我要拉着你走到故事的外面,看看站在书外的作者,他在钗黛之间有倾向吗?

回忆一下第1回,绛珠仙子要下世还泪,提示你注意两句话——

“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这就是作者的原始设置,这个还泪证情的故事,主角有且仅有贾宝玉和林黛玉,其他所有人,包括宝钗,都是配角。

木石姻缘是感情主线,金玉姻缘始终是一条辅助线。

只要有人读红楼,喜欢黛玉还是宝钗,这个问题就会一直存在,以后再碰上有人讨论这个问题,相信你的答案也会更有层次了。

《红楼梦》里的女主角群体

当然,最后我也还要提醒一点:读《红楼梦》可别只盯着宝哥哥、宝姐姐、林妹妹。

实际上,整部小说的女主角,从文学创作的角度看,是一个复合构成。

首先,作者需要一个无可替代的第一女主角,用她的眼泪来承担“证情”的主题,这就是林黛玉;

同时,他还需要一个足以代表天地精华的女儿群体,用她们的青春和美好来承担“证空”这个主题,这就是包括林黛玉、薛宝钗在内的金陵十二钗群体。

所以,为了配合全书二元构成的主题,作者创造了二元构成的女主角群体。

思考题

纯粹站在个人角度,你更喜欢黛玉还是宝钗?你更愿意和哪位做朋友?为什么?

你也不妨把这一讲分享到朋友圈,看看朋友们的选择。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刚才你听到的是《董梅讲透红楼梦》。这门课程总共30讲,截至今天,已经全部更新完毕了。我自己听完,觉得收获巨大。甚至觉得自己,原来没有读过《红楼梦》。

你现在在得到App首页搜索“红楼梦”三个字,就可以看到《董梅讲透红楼梦》这门课程。已经有3万人在那里了,推荐你加入学习。

罗辑思维,明天见。

《罗辑思维》第873期:什么是贫穷?什么是富有?

《罗辑思维》第873期:什么是贫穷?什么是富有?

《罗辑思维》第872期:英国是怎样实现中央集权的?

《罗辑思维》第872期:英国是怎样实现中央集权的?

《罗辑思维》第871期:政府越小,市场越好吗?

《罗辑思维》第871期:政府越小,市场越好吗?

《罗辑思维》第870期:轻徭薄赋是好事吗?

《罗辑思维》第870期:轻徭薄赋是好事吗?

《罗辑思维》第869期:思想要落实为行动吗?

《罗辑思维》第869期:思想要落实为行动吗?

《罗辑思维》第868期:金融正在成为少数人的游戏?

《罗辑思维》第868期:金融正在成为少数人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