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马家辉《锵锵三人行》:比起荆轲 聂政更让我为之感动

许子东、马家辉《锵锵三人行》:比起荆轲 聂政更让我为之感动

有声读物」「2019-11-13」「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聂政不唱歌,不是什么“风萧萧兮易水寒”,一声都不吭,那聂政要拍成电影,那才是挝心目中的《这个杀手不太冷》。但是我又看了一遍荆轲,我就发现他...

核心提示:聂政不唱歌,不是什么“风萧萧兮易水寒”,一声都不吭,那聂政要拍成电影,那才是挝心目中的《这个杀手不太冷》。但是我又看了一遍荆轲,我就发现他为什么不成功,这个人实际不是个刺客,他是个文人,他是个知识分子。

窦文涛:我2014年做了《名士风流》,一天3分钟,讲点古代的事。但是我就发现网友,我曾经说过就是要有一个网友,那么他可能很无知,但是你会发现所有的网友加起来,你要是都看他们的意见,你会感觉到他等同于全知全能。就是有时候你觉得。

许子东:百科全书。

窦文涛:百科全书,什么事都有人知道,而且知道的比你都清楚。

马家辉:可是很难,你要看完,因为中国网友很喜欢写,一写下笔千言,等你真的看完,你视网膜都视窗脱落。

窦文涛:痔疮脱落。

马家辉:视窗。

窦文涛:视窗脱落。

马家辉:痔疮,你有可能,因为你要坐好久。

窦文涛:是。

马家辉:所以很难全部看完的,他们应该纠正你这样。

窦文涛:纠正,但是你知道谬误太多了,我讲一个人,我说我讲荆轲,讲荆轲我因为了一首诗,然后我说这个诗是钱谦益写的,为什么?你比如说你在百度,咱们现在都靠百度,你在百度上一点,大概有80%这首诗都归在钱谦益名下,这个搜索。但是有一个观众,他是这个诗这的是钱谦益写的吗?他认为是朱邦宪写的。我就让他们去查,你看这百度里边大部分搜索结果却是这首诗就是钱谦益写的,可是为什么有的观众提出来是朱邦宪,明朝的朱邦宪呢?最后我还让他们查查查,最后你看我们终于研究出来了,确实是朱邦宪写的,可是这个诗见于哪儿呢?见于钱谦益的《列朝诗集》,就钱谦益的诗收在钱谦益的诗集里边的,但是是明朝人,这个朱邦宪写的。所以我在这儿也得,咱学国学,也证一下明,顺带我也想有的时候咱《锵锵三人行》光聊今天的事,也可以聊聊古代的事。

窦文涛:荆轲费尽周折刺杀秦始皇失败活儿不太好

窦文涛:我可以聊聊对荆轲这个人的看法。我有一个破旧立新的观点,就是我不大瞧得上荆轲。虽然他是我们河北人,我这个《史记》里边我看了这个《刺客列传》,我觉得聂政更让我感动。你知道吗,荆轲我有很多理由觉得我有点瞧不上他,而且我后来发现原来我这一路根本就不是我的发明,自古以来就有一派素来瞧不上荆轲。比如说代表人物蒲松龄,这个朱邦宪也是一位,你看他这首诗你就知道为什么可以瞧不起荆轲。你看这首诗,你看这是朱邦宪写的,“匕首无功壮士丑”,说你费了那么大劲,临门一脚您这个玩专业,您这个剑的功夫,他说“匕首无功壮士丑”挺丢人的。“函封可惜将军首”,让人家樊於期将军把脑袋给你献出来。然后“秦庭一死谢田光,社稷何曾计存否。”什么意思?就说连有一个叫田光的义士也为了这个刺杀计划先送了命,你背负着这么多义士的人命,你这一刀子。

许子东:就因为燕太子说叮嘱他什么事情不能说出去,田光就死了。

窦文涛:对,你再看,就是“社稷何曾计存否”,不知秦王环柱时,舞阳在前何所为。”就是你不是还有个帮手嘛。

许子东:他早就吓到,在他之前就已经都。

窦文涛:叫舞阳对吧,“当时太子不早遣,待客俱来应未知。”你知道这个诗写的就是基本上概括了我的看法,这说明第一您是刺客,您是专门玩剑的,就是“图穷匕首现”,好家伙把这个地图献给秦始皇,卷卷卷卷卷卷,最后露出一个匕首,你想咫尺之遥,就没刺着。

许子东:就断了性命。

窦文涛:秦始皇人家职业是当皇帝的,人家又不是武术家,结果最后被秦始皇把他的腿砍折了,还是刺伤荆轲七八处。

许子东:八块。

窦文涛:你说这可笑吗?

马家辉:尽管这事很尴尬。

窦文涛:很尴尬。

马家辉:等于是说你做错了一个你不配做的行当,你是去杀人,玩剑的,你真的打不过一个皇帝吗?

许子东:但是人家的精神,荆轲的是精神。

窦文涛:而且太爱作秀,你作为这样的一个刺杀计划,你在易水河边,你还高建一基柱,你还搞作秀,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幸亏那时候不是网络社会,那网络社会人家拍一个,全球华人就看见了。你说这还像个刺客吗?

许子东:他等一个人,那个人始终没来,我到现在没搞懂他等的是谁,你记得吧,他那个司马迁里面都有这样写。

窦文涛:等一个帮手。

许子东:他等一个人,结果燕太子说你怎么还不走,你怎么回事,他说走吧走吧,结果就少了一个人帮手。

窦文涛:不是,这就是,诗的最后那一句,就是当时太子什么不早遣,当时太子“待客俱来应未知”,就是说燕太子在催他走,他要等一个帮手,估计觉得自己这武术差点。

许子东:太子太急了,你应该让他三人行,三人行就好了。

马家辉:你们都太傲慢了,你倒过来看,可能他也不是胆怯,也不是功夫不行,是秦始皇太厉害了。有时候我们去看一些人,比方说去跟老板讲话,谈判,我见太多,听太多了,我一定要去把他骂死,不然我就拍桌子不干了,结果敲了门,还没见到老板,老板隔着门喊一声“谁呀”,“我,文涛”,一进去老板是这样的,圣诞快乐,没事,就走人了。你们老板那气魄太大了,你在这边我们经常调侃领导,你见到刘长乐。

许子东:你们对荆轲太不尊敬。

窦文涛:我无论如何我这个人喜欢较真儿,我喜欢较真儿,就是说我只讲一个最具体的地方就是说司马迁就瞎编,这个故事是瞎编的,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那荆轲可实在太水了。因为什么呢?殿上只有你跟秦始皇,怎么就一下你没刺着。

许子东:人是有很多,但问题这个人不带武器。

窦文涛:不是,这是没有秦始皇的令下,那些武士都不能上前,所以你知道最后为什么绕着柱子,荆轲和秦始皇一对一,绕着柱子转了七八圈。这个秦始皇拔那个什么辘轳宝剑,太长了,拔不出来。

许子东:对。

窦文涛:你知道旁边没人能帮忙。

许子东:没有武器。

窦文涛:然后是个中医拿那个药袋子砸过去,砸了荆轲一下,然后还告诉秦始皇说你转着身拔剑,你说秦始皇经过这么一个过程能把宝剑拔出来。即便拔出来,你荆轲拼着命都不要了,扑到他怀里,也把他弄死。要叫我跟秦始皇,我觉得真是。所以说这活不好,你说你活不好,你还说什么。

马家辉:小时候我经常说,我住的区很多黑社会,我看人家在录像,你砍我,我砍你,黑帮,香港黑社会最多,砍来砍去,以前看过也是。很凶猛一样出来谈判,一翻,你知道港片的黑社会都讲,把刀贴在桌子上面,谈判不拢,一翻桌,刀子一拔。然后我看过一次,就是他们谈判,一翻桌,刀是贴在下满。

许子东:拔不出来了。

马家辉:来不及拔,一拔,然后整个人就扑向人家了。

许子东:很难拔。

马家辉:很尴尬,没有那么容易。秦王很凶,秦王不是记载他很厉害吗,那个气势气场很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许子东《20世纪中国小说》:沈从文《边城》善良为何造成了悲剧?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大学毕业生怎么求职找工作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

许子东《子东时间》:郭沫若为何是“千年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