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马家辉《锵锵三人行》:周星驰人品如何?

许子东、马家辉《锵锵三人行》:周星驰人品如何?

有声读物」「2019-11-13」「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最近向太指责周星驰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周星驰的粉丝纷纷站出来为偶像说话,表示欠星爷很多电影票。文涛作为星爷电影的爱好者,就作品人品如何区...

核心提示:最近向太指责周星驰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周星驰的粉丝纷纷站出来为偶像说话,表示欠星爷很多电影票。文涛作为星爷电影的爱好者,就作品人品如何区分的问题与其他嘉宾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先看一下周星驰最新的最近的露面,最近一直缩头乌龟,我没有贬损的意思,我在这个世界上我的人生观就是缩头乌龟,缩头乌龟就是我的偶像,所以他就一直缩着,这两天出来了,咱们可以马上拍到照片,就星爷在最近的风浪当中露面了,你要说最近你看这些小鲜肉,营养都不错,你发现没有,就说周星驰害羞,让他跟这些选角,跟这些女孩子照相,他说他一个人跟这些女孩子害羞,拉了一个工作人员来陪着,我就没他这么聪明。

马家辉:好像变胖了,你看他身材感觉。

窦文涛:浮肿了吧,再看下一张,我的天啊,这是举办美胸大赛是吗,以我的审美观这有点太丰满了。

马家辉:我猜刚看到那个照片,我猜那个女生跟周星驰说,星爷我这个为你昨天才做了,装的导弹,攻击星爷,太丰满。

窦文涛:我觉得这个女人实际上是不了解男人怎么舒服的,就像男人,你没长那个器官,所以你不知道那个舒服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舒服,所以其实女人很多时候对我们男人的趣味的推测,他是似是而非的,并不是感同身受的,你比如说我就见好多女的就跟我说,你看那个胸那么大你喜欢吗,或者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胸大的吗,她就不懂,是有一些男人喜欢胸大的,好比说我就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他实际上他是要比例,要合适,但很多女的就认为男人就是要一个大胸,大胸的,一见大胸男的眼睛都直了,就他对我们男人这种理解,太简单了。

马家辉:女人也没有全错,她们只是错在说不明白男人不只要一个大胸,他可能说这个礼拜喜欢大胸的,下个礼拜有个小胸的也不错,或者说他不会说只选择一个,女人的误解在这里。

窦文涛:我不喜欢大胸,但是我年轻的时候还真是跟大胸特别有缘分,所以也是糟蹋东西,其实我自己的审美,谁说不是东西,当然是东西了,是我不是东西了,我觉得像两个小兔子一样就比较好,咱不说这个,说周星驰,你说周星驰,周星驰怎么说,许老师。

许子东: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娱乐圈的事情不熟,听你们介绍。

窦文涛:这几天的热点话题,都成了公共话题了,向太,列举什么多少宗罪,然后说周星驰你要出来交代,为什么跟我们一集被废掉的节目有关。

马家辉:什么?

窦文涛:吓坏了,那个网上你记得吗,出了一篇文章,就是讲周星驰,当时咱们跟这个谁啊,玮婕,我们做一期节目,我当时我还说,我说这个文章看的我都流泪了,因为我也是周星驰的影迷,一看就是对周星驰特爱的这么一个人,就是忽悠的,就挺煽情的这么一个文章,所以我们还说了半天,但是呢这个节目录完之后一时没播,突然间向太出来这一番言论,搅起翻江倒海以后,就不太合适播了,一播感觉。

许子东:向太就在跟你们打架。

窦文涛:不是,一播就感觉这文章像是周星驰组织的我们在这说,所以就不能播了。

马家辉:我还误会了,因为坦白讲这一个文章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以为是我们播了我们出了这个节目,有人注意到了,才去挑拨。

许子东:高估了三人行的力量。

马家辉:对,我还觉得,你看我们多有影响力,我还以为是这样。

窦文涛:经常是这样,就是三人行谈到了一个问题,一个礼拜之内国家领导人就说了跟我们同样的话,你说是巧合吗,我觉得也很难说。

许子东:是你比较早打听到风向。

马家辉:不会吧,上个礼拜国家领导人不会讲什么小白兔什么大什么,不会讨论这个吧。

窦文涛:还是说说周星驰。

许子东:到底争什么了?要点是什么?

窦文涛:我觉得这个事,这个结果呀我就看啊这两边如果叫打仗的话,我觉得这个让我发现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这个向太的初衷和他最终产生的效果我不得不说差距甚远,为什么呢,你看这个后边的跟贴,我的娘啊,网上的跟贴说什么的没有啊,可是我第一次看到,19万、15万的跟贴你就知道周星驰的影迷能到什么程度,而且都到就是说我们欠星爷多少张电影票,说周星驰你的下一个电影我一定要去电影院买票去看,因为当年你带给过我那么多的快乐,我一张票也没买,我看的都是盗版,我们欠星爷电影票,而且一般人就是讲。

许子东: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如果单纯在香港娱乐圈里炒,周星驰不一定这么占优势,但是现在香港什么事情尤其通过网络,就跟大陆的网民连在一起,那一连到960万平方公里以后,周星驰的影迷力量大的多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窦文涛:警惕文革式的电影讨论

窦文涛:我现在发现是不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啊,早晚都得闹文革,这个大陆是不会闹文革了,认真的反思了,但是呢我怎么现在发现啊,这个文革的DNA香港人闹起来了,台湾人闹起来了,你看香港人现在很多斗争方法,你比如连个周星驰,当然也是媒体推波助澜,就出来了,两派,挺周派,最后就是娱乐圈的明星各个表态,刘德华,其实刘德华说的是我跟向华强也是朋友,但是我永远是周先生的影迷,但也不知怎么到就划定到挺周,然后呢这几个说周星驰当年几个女影星她们的态度是为星爷说好话,然后香港又有几个电影人一起攻击周星弛的人品,说他自私贪婪等等等等,一下就划分成派系。

许子东:我知道有一个人挺周,张雨绮啊。

窦文涛:最近她还有空吗,是不是对老公感到有点不靠谱了。

马家辉:是不是挺了周,她老公才出状况。

许子东:事情的因果,挺周在先。

窦文涛:她挺周在先。

许子东:安全在后。

马家辉:她挺了周,然后刚好安全所加网的人是周的对头人,然后就去搞安全,可能是这样。

窦文涛:为什么我也不播了,因为我也得修正一下我的看法。

马家辉:真的是文革的DNA,看起来骂周的人多他就马上修正。

窦文涛:我不是缩头乌龟,我就是跟你讲,我觉得周星驰的这种文革式的电影讨论,这场大批判非常有必要,他帮着我们搞清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中国人很多时候脑子都是糊涂的,这个事情就叫什么呢,人品和作品,价格和人格,我觉得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因为你看,谁那些几十万上千万的周星驰的粉丝们,你们谁了解周星驰的人品,人品这事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爱就我现在我跟你说我爱死周星驰了,我记得就是说。

许子东:主要是因为他作品,你不是因为个人的交往。

窦文涛:你看罗家英曾经写过一句话,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罗家英就说,如果你要像梵高一样不招人喜欢,那么你最好拿出像梵高一样伟大的作品,那周星驰的这个作品,叫不叫伟大我不知道,他可能没有多么深邃的时代意义,但是对我这一个人来说,我发现他的电影有种很奇怪的东西,尤其对我来说,你说他是喜剧片,他的电影总是让我泣不成声,我看周星驰的电影,就是不是笑中带泪,而是泪中带笑,我总是任何一个电影又哭又笑。

许子东:西游降魔片你也哭吗?

窦文涛:大话西游。

许子东:不是大话西游,最近大卖的西游降魔片。

窦文涛:那个里头没周星驰。

许子东:他导演的,也哭吗?

窦文涛:那哭的劲差点,有周星驰演的,我就觉得像大话西游包括功夫,这种什么少林足球。

许子东:长江七号。

窦文涛:长江七号我还没看,这些,我觉得能给我一个这样的情绪反应,而且每一部都让我又哭又笑的人,对我来说算伟大的。

马家辉:文涛你刚说的我看所有骂周星驰的人都同意,你看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样骂他的。

窦文涛:导演不同意,他说去广告。

家辉可以说了。

马家辉:我说所有骂周星驰的人的说法都跟你一样,他们一定是说对,他是很有才华,拍的很好演的很好,可是后面说的骂他人品的问题,所以你的话他们一定同意的,可是后面的话呢,我们就没办法表示同意不同意,因为后面的所有话,只有跟他接触合作的人,很多的说法,态度不好,嚣张,小气。

许子东:背信弃义。

马家辉:对,等等。

窦文涛:罪状一是什么,怀疑周星驰就是这篇文章的始作俑者,周星驰出来回应,周星驰不是这几个也有个回应,姿态感觉挺高,周星驰回应了,你不知道吗?

马家辉:没有看到。

窦文涛:大概意思就是他的话叫什么,我不喜欢响应,那意思就是拍电影,但是可惜我几年的电影越来越少了,我要对大概是大家说一声对不起,我老了,就这个话影迷20万,就泪奔了到这程度。

马家辉:因为没什么好回应的,后面的所有的我刚说后面所有骂他人品的事情,坦白讲就像普通人交往,你要回去跟别人说,马家辉20个很差的地方,一定数的出来,不只20个,我回去说你说他都可以,现在没有办法去证明,假如周星驰出来回应那些话太笨,我觉得假如他这样感性回应太好了。

窦文涛:他们工作室的人说,说这不是周星驰这次的回应,说这是周星驰以前做过的一种什么回应。

马家辉:对。

窦文涛:感觉是有表达障碍的,所以就态度是他永远不会说的。

马家辉:没什么好,我们连事实都没搞清楚,包括给刘德华多少钱,包括怎么都是一面之词,就是我们听说的完全听说,我听文涛说你怎么样,听你说怎么样,周星驰到他那个位置,而且他的性格一以贯之,假如一直我们看到一个好像不跟别人交往,不出来记者会什么的周星驰,突然出来很正面的,好像很当一回事的回应,才会让我们感觉失望,我们才觉得不像,那么胆小,被一个师奶骂一下你就回应,我觉得这样才好,才一贯的气派才是老大。

马家辉:人品作品不能完全割裂

许子东:我看了一下争论的材料,我看没什么原则性问题,他们争来争去都没有什么重要的问题,分别是前面那批人是把周星驰当做演员跟导演或者说艺术家,那艺术家可以非常出色,但是他也可能是一个很糟糕的人,就说日常生活中很糟糕的人,但是后面那些呢是把他当偶像,一旦你把一个人,无论是演员也好,无论是艺术家或者是怎么样的,你把他当偶像,你就不能容忍别人说他什么不好,就一点不好的都不能说,偶像就是这样,我们现在新的偶像,你不相信去碰碰看,你说一句好话全跟上来,你稍微说一句,还没有说不好的,很多人就来砸你,这就是偶像,偶像他根本不容许你任何人侵犯他心中这个形象,不能把他分开来。

窦文涛:照你这么说,周星驰就不是我的偶像,因为我能接受,你要说他人品不好,或者说假如他真是人品不好,假如这个向太说的都是真的,也毫不影响我欣赏他的电影。

许子东:这是我们大部分人的情况,就好像我们今天我们喜欢托尔斯泰,我们喜欢哪个作家,鲁迅,但是人家讲到鲁迅征稿费,鲁迅什么什么很多事情,我们也觉得可以接受,我们不会觉得有的人跑来说鲁迅那个时候对朱安怎么怎么不好,怎么怎么,我们觉得很正常,这些事情我们也都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一些把他作为偶像的人看,他以前你想多少年来这些事情不能讲的,为什么,就是很多人觉得你如果讲鲁迅对他第一个太太有什么不好的话,这会损害我们民族文化的稽首,代表了中国新文化的方向,等等等等这样的话,代表新文化方向怎么可以对原来的老婆这样不好呢,可以实际上的重婚,这个在我们看来可以,我觉得主要是人们把他们的看法接收的态度的不同,我个人觉得这样。

马家辉:所以我觉得看这种事情,很多类似的不一定只发生在周星驰身上,好玩是说你分成偶像也好,赞成反对都好,无所谓,问题是那种辩论的态度,他不是去讨论向太太跟周星驰之间讲的,不去追查数字,不去翻查记录是真的假的,而是说一来就泼脏水,怀疑你别有用心,你为什么凭什么你有没有发言的资格,你是什么,一个什么人,敢骂我们周星驰等等,我觉得这种态度假如你提到文革才是这样子,不然的话辩论就辩论。

窦文涛:就像是就是说这一篇文章是不是背后周星驰搞出来的,是不是有点这个味道。

许子东:刚才讲的这种一个事情出来,不是看你的观点对不对,而是马上看你的后台是不是受了什么外国势力什么什么,这是政治斗争的手段,所以这个政治斗争是看你背后的幕后,回到文涛前面讲的那个,我又觉得那个问题其实也非常重要,其实任何一个圈子里面,我不大熟悉娱乐圈,但我熟悉相对我熟悉文学圈。

的确是有这么两种人,一种人呢就是说他有才,然后呢他可能就是对一些朋友什么不太好,有些很难相处,但另外一些人真的就是面面俱到,真的就是对大家都很好,你很难挑出缺点,前面那种人真的有时候是很佩服,但是有时候你真是很为难,比方说我们知道A他跟B不好,那我承认A是很出色的人,但是B也有他的好处,我有时候也B生病了我也帮他一下,A就不高兴了,你知道我跟B不好,你不跟我一起打B,你还帮他一下,他就觉得承受不了,所以这种呢就是我们一定要用分开来的态度来看,比较坏的态度是我不同意你,因此我就觉得A又是一个很差的人,把他也彻底否定掉,你又卷入了一个派系的斗争。

我一直觉得我还挺羡慕香港的电影界,因为我每次看他们电影发奖,我觉得他们好像很团结,大家讲,成龙大哥什么什么,你看他们都是竞争对手,每次都是那几个人,看上去一团和气,我所知道的香港文学界,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文学界都是死对手,帮派,所以我就在想。

窦文涛:文学界我们看的也很少。

许子东:我知道的一点是这样,但是现在听他讲起来。

马家辉:文学界有个不一样的地方,他不用合作,而且竞争,而且饭碗很小,你的书卖的那么好卖。

许子东:争来争去没有那么多粉丝来支持你跟拥护你。

窦文涛:这个问题我也觉得是,就是我现在开始觉得,人品这种事情,只是在私人的圈子里,你看咱们私交我会看人品,或者讲我自己的人品,但是对外就是也就是对于这个公共社会,真的价格就是人格,作品就是人品,而且呢你知道讨论我就发现公开的去讨论人品,是完全不知其可也,他自私,什么叫自私。

许子东:通常还流行的说法是,这个人是个好人,这样一句话讲,讲这句话很诚恳,但是这个讲话的人立刻立在一个非常高的高点上,你有权利说人家是好人,当然你也是好人,你要是不同意他,那你就变成了一个坏人,你刚才讲的问题其实我这几十年一直困惑的,到现在还困惑的,因为我最早接受的教育,我的老师最早就是说做文章就是做人, 最早就是这样,人品跟文品,写字跟人格都是相连的。

窦文涛:完全是错误的。

许子东:当初是这样接受的,灵魂工程师。

窦文涛:我觉得这是愚昧的,这是一种愚昧。

马家辉:不一定,这句话可以不同的理解方式,他假如是说你没有那种人品,就写不出那种作品,可能就错的,写的道德什么,很好,可是把他理解为说假如不管你写的怎么好,假如你真的有那种人品,能够增强里面的说服力跟感染力,这句话其实是一个美国文学家说的,说一个人的一致性,他的表里如一,能够增强作品的说服力感染力,所以你的人品能够灌注进你的作品里面。

窦文涛:都是双重人格的艺术家,都是人格分裂的,掉在一个环境里,他能塑造出自我献身的英雄,可是他在生活里是一个天底下自私第一号,这完全可以同时在一个人身上,就像我这么样的自私,我觉得我是自私,我生活里很自私,但是我在电影上一看见无私的,我就哭,我就爱哭,那你说,这东西怎么叫作品人品,这个东西而且我为什么认为错把作品当人品,是一种愚昧的表现,就是因为这两件事很多时候太难说了,而且你比如说从创作上讲,很多时候有这种情况,就是当年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