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恒头条》126期:如何应对“反升迁”的趋势?

《邵恒头条》126期:如何应对“反升迁”的趋势?

有声读物」「2019-11-18」「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最新一期的《奇葩说》有一个辩题,说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要不要说再见。我看到这个辩题的时候,抓住我眼球的其实不...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最新一期的《奇葩说》有一个辩题,说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要不要说再见。我看到这个辩题的时候,抓住我眼球的其实不是996,而是“感兴趣”,因为能让年轻人“感兴趣”的工作正在发生改变。

对于老一代人来说,如果你说一份工作能让你的收入稳定增长,或者能让你提升社会地位,几年之内做到管理层,那可能这样的工作已经足够让人“感兴趣”了。但对于更年轻的、在更优越的生活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代来说,很多时候,这些物质上的外部刺激已经不足以勾起他们的兴趣了。

我最近就注意到了一个新的职场趋势,那就是越来越多的员工,对于在职场上成长为管理者失去了兴趣。这种现象被称为“反升迁”。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来给你说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以及它给企业发展带来了什么样的挑战。

今年9月底,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BCG采访了5000名职员,分别来自法国、英国、德国、美国和中国这5个国家。结果显示,只有9%的受访员工希望在未来5至10年内晋升为管理层,也就是说,大部分员工对升任管理职位根本没兴趣。

而且,这其实还不算是一个新现象。早在2015年,美国的凯业必达招聘网调查了数千名美国员工。结果,只有34%的员工表示,他们对领导职位感兴趣。当时的研究员,就把这种趋势总结为职场里的“反升迁”趋势。4年过去了,这种反升迁趋势并没有得到缓解。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管理职位这么不受普通员工的喜欢呢?

第一个原因是,管理者的工作强度越来越大了。管理职位看似光鲜,但是要占用的时间太多,处理的事情过于琐碎。

BCG 的调查结果显示,有81%的现任管理者认为,自己的工作比前几年更困难了,压力更大、工作量更重,而从公司得到的支持还不如以前。有的年轻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身边的主管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看起来并不幸福,自己并不希望进入同样的状态。

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现在年轻人的追求变了。有不少年轻职员把管理者定位为“光出一张嘴”的角色。比起指挥别人,年轻人宁愿持续提升自己的专业技术。

而主管呢,超过1/3的时间都用在写报告或者跨部门协调上。要想花时间提升自己,只能等到下班以后。甚至还有超过一半的主管认为,自己做的工作在未来5年之内会发生巨变,比如被AI或者其他技术平台替代。

所以你看,年轻人反升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前管理者的角色过时了。

如果年轻员工不愿意升迁,那么各大企业在5到10年后,可能会面临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管理人才荒。

那企业怎么才能扭转这个局面呢?最近我看了《商业周刊》Business Weekly上的一篇文章,提出了两个应对方案。

首先,企业可以从改革管理岗位入手,来提高管理岗位的吸引力。

比如,在微软、通用电气(GE)等大公司里采用了一种叫做敏捷式管理(Agile)的方法。

这种管理方法的第一步,是拆分管理者的角色,把原本属于一个管理者的职责,分给了不同的3个人。其中,“产品负责人”主管产品,负责产品开发相关的具体事务。“人事领导”主管人,给团队里的每个人做职业规划和指导。“敏捷教练”主管流程,关注团队的任务和目标,给成员及时提供支持和指导,充当团队里的润滑剂。

这三个角色彼此互补,完美地卸下了原本属于一个管理者的重任。管理者的负担减轻了,员工对晋升也就更积极了。

这是第一个方案,拆分。第二个方案是替代,用其他晋升路径来替代从员工到管理者的路径。比如说,很多企业提供了“专家岗”,员工晋升后可以继续深耕专业技术,但不需要带人。像空客公司(Airbus)的明星数据分析师岗位,就是一个专家岗。国内很多知名企业,比如百度、阿里等等,也会提供业务专家发展通道。

在很多企业里,晋升往往只有一条固定的路径,也就是基层-小主管-大主管。但在未来的企业里,晋升的路径应该是多元化的。

但是,公司始终还是需要有人负责统筹、管理他人。如何在不设置专门岗位的基础上,仍然让公司正常运转呢?

文章里特别提到了一种制度,叫做同辈辅导(Peer Coaching)。这种制度就是请一些乐意帮助别人的员工,辅导同事。

现在,很多欧洲企业开始启用这种方式辅导员工。比如BCG报告提到一个案例,说欧洲某家医疗保健公司会固定拨出20%的工作时间,让员工接受外部培训或者同辈辅导。

这个制度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就是没有权力不对等带来的压力,员工反而更坦诚地寻求帮助,说出工作中遇到的困难。

这就是《商业周刊》文中提出的两个解决方案:一是拆分管理角色,二是重新设计管理制度。

不过,“反升迁”就是员工不上进不积极吗?其实也未必。

在整理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注意到,身边的很多朋友对于职业成功的定义,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变化。

之前我们会觉得,一个人在企业中的地位越高,越成功,但是现在,我们往往以一个人能不能全身心享受自己的工作,来定义他成不成功。

现在很多“00后”的理想职业是vlogger、直播网红、电竞选手,不是因为这些职业轻松,而是他们在内心里觉得,这些工作再辛苦,他们也能乐在其中。

其实,要说把工作当成兴趣,还能乐在其中,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得到App上的董梅老师。她的《董梅说透红楼梦》刚刚完整上线,而在生活中,董梅也会喝茶、弹古琴、插花,是一个真正实践中式生活美学的人。

这期的#邵恒帮你问#,我就为你请到了董梅老师。如果你对中式生活感兴趣,或者你想知道,为什么董梅老师强烈推荐,每一个中国人都该读一遍《红楼梦》?又或者你想听一下在董梅老师眼中,《红楼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细节。我都欢迎你向董梅老师提问。

好,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