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恒头条》132期:什么是美国汽车行业的软肋?

《邵恒头条》132期:什么是美国汽车行业的软肋?

有声读物」「2019-11-26」「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最近,如果你关注国际贸易,你可能会注意到,美国政府在国际贸易的政策上经常出现反复。 比如今年5月,特朗普决定对欧...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最近,如果你关注国际贸易,你可能会注意到,美国政府在国际贸易的政策上经常出现反复。

比如今年5月,特朗普决定对欧盟和日本的进口汽车加征25%的关税,并且给了美国贸易代表180天的谈判期。但是在上个星期,刚好是特朗普做出决定的最后关头,他却宣布,做出决议的时间要再延长6个月。

不管他是虚张声势也好,还是日后真的要采取行动也好,我们在这背后都能看出美国政府对于汽车行业的忧虑。

这几年,美国汽车行业的整体表现持续低迷,在进出口上连续处于逆差。

具体到每个车企,日子也都不好过。比如美国福特的净利润,在今年减少了57%,整个行业在今年前四个月的裁员达到去年同期水平的两倍。

在特朗普上台之后,他多次发布贸易政策,试图重整美国汽车行业,实现“美国制造”的回归,加征关税就是其中的一项策略。

不少媒体认为,特朗普加征关税的背后,其实有一个心理预设,就是美国的汽车产业失去竞争力,是因为对手太强大,需要打击外部对手。

但是最近,我在微信公众号“出行一客”上看到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美国汽车行业的真正软肋,其实不在于外部对手,而在于美国内部的工会,具体来说,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和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的观点。

既然是工会,UAW成立之初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保护美国工人的利益。UAW成立于1935年,那个时候正是美国汽车行业蓬勃发展的时期。但在高速发展的背后,工人的处境并不好。

当时美国的汽车工人每天要工作12到14个小时,每周需要工作六天,工作期间还不准上厕所,工伤也十分普遍。

UAW的出现,自然而然成为了当时美国汽车工人的“保护伞”。在它的带领之下,美国的汽车工人开始罢工斗争。最终,底特律的大公司比如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被迫统一提高工人的福利,不仅涨工资,还提供了退休金。

而且,在一些法律的制定过程中,UAW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比如美国的《医疗保险》《医疗补助》《职业安全与健康法》等法律的背后,都有UAW的身影。

在上个世纪50年代,UAW的影响力一度达到巅峰,会员人数高达150万人。

听到这里你可能要问了,这样看来,UAW提高了美国工人的待遇,是个不错的组织创新。那为什么现在的UAW,会成为美国汽车行业的软肋呢?

这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美国汽车行业面临的局面也在变得越来越复杂。

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因为全球化,美国汽车行业的竞争加剧,它们不仅仅要和国内的同行竞争,还要面对外来的对手。

比如上个世纪60~70年代,日本车企进入了美国。在设立工厂的时候,他们特意避开了UAW的传统势力范围,也就是底特律、亚特兰大。他们把工厂搬到了内华达,这里UAW的势力非常薄弱。这给日本车厂创造了不小的成本优势。

在2007年,美国通用汽车的工人,包括福利在内的每小时薪水是73美元,而日本的丰田只用付给工人48美元。有人统计过,你每买一辆美国车,其中有1500美元,是用来支付工人的医疗费的。

而相比之下,日本工厂的效率反而比美国工厂的更高,算下来一个日本工厂的工人一年大概能生产67辆车,而美国工人只能生产21辆。也就是说,美国工人的效率只有日本工人的三分之一,工资却比日本工人高出50%。

UAW为美国工人争取到的福利,其实也削弱了美国汽车行业的国际竞争力。美国研究工会问题的一位专家对此说过一句很扎心的点评:“工会的主要功能,就是把薪水从自由竞争的市场中抽出来,使之不受竞争的市场决定。”

除了国际竞争以外,美国汽车行业内部的格局也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过去这几年,我相信你肯定注意到了“互联网造车”势力的崛起。谷歌、优步、特斯拉纷纷涌入传统的汽车行业,这让美国的传统汽车巨头也不得不加速转型。

比如通用汽车,就不得不取消一些不受欢迎的车型、关闭生产线、甚至把工厂迁移到海外。但正在转型的节骨眼上, UAW组织了大型罢工。

在今年9月,他们组织了4.8万名通用员工进行罢工。UAW提出,通用汽车在转型的过程中必须要确保工人就业,并且要求更高的工资。这场罢工持续了40天,据统计,通用直接的经济损失高达20亿美元。

也正是因为UAW的强干预,让美国车企在新时代面临竞争的时候,越来越力不从心。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说过:“UAW只是理论型选手,它摧毁了昔日光辉的美国汽车制造业。”

在过去这几年,通用、福特纷纷在海外建厂,美国哈雷摩托工厂也外迁到了欧洲。有分析称特斯拉选择在中国建设工厂,背后也有躲避工会的考虑。

说到这,你可能会想,难道这个工会组织真的一无是处吗?再怎么说,它也是为保护工人利益而存在的啊。

其实,成长到今天的UAW已经变味了。它之所以会变成行业的“拖油瓶”,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最关心的,已经不再是美国工人的利益,而是自己的利益。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通常认为,工会是企业内部工人自发组织的,用来团结一致,和工厂主进行谈判的。但是美国的UAW,是独立于工厂和工人的一个全国性组织。

如果一家美国车企想要有工会,不是员工自行组织,而是50%的工人投票同意后,邀请UAW进驻。而且进驻之后,工厂和工人之间不可以直接沟通,所有的沟通都必须经过UAW。

对于UAW的这个位置,美国一家汽车公司的负责人打了一个比喻:

“企业和工人,就像场婚姻,只有两者亲密无间、齐心协力,才能发展壮大。如果中间夹了个工会,就像一场婚姻中有个插足的第三者,情况会很糟糕。UAW就是这个第三者。”

这位第三者,干了不少中饱私囊的事。UAW四分之三的资金,来自于参加工会的美国工人缴纳的会员费。但是UAW却用这笔会员费,干了其他的事情。

比如UAW拥有超过3800万美元的土地,包括距离白宫只有几步之遥的联排别墅。他们还曾经耗资600万美元,建了一个豪华的高尔夫球场。但是来这个高尔夫场打球的人员中,只有三分之一是工会成员。这个高尔夫球场,还常年保持着亏损的状态。

在UAW内部,也一直有高层腐败的新闻。在今年UAW组织通用罢工的期间,已经有12名UAW现任和前任高层被控腐败。

而且,UAW成为了工会领导攫取政治资本的一种方式。有人统计,在2000、2004和2008年每一轮大选的时候,UAW都贡献了大约120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其中大部分给了民主党。

美国的工会运动家,罗伯特·费奇曾经出版过一本叫做《出卖团结》的书。他在书中指出,UAW实际上已经退化成了一个官僚机构,成为了“工人贵族”。

普通工人的利益不再是他们最优先的目标,工会这个组织的利益被排到了第一位,而“贵族们”也可以从中获得经济和政治力量。

也正是因为如此,出行一客才在文章中指出,比起强大的外国竞争对手,UAW可能才是美国汽车行业转型过程中的真正软肋。

特朗普在不断对外加征关税的时候,可能没发现最值得自己关心的对手,其实是在国内。

其实出行一客的这篇文章,也让我想起张潇雨老师最近在知识城邦说的一段话。他说,人生中的绝大部分问题,就像是一块绢布上的褶皱。花时间去研究褶皱的颜色、形状只能是缘木求鱼。我们真正该做的,是把其他地方展平,这个褶皱也自然就消失了。

最后我来做个预告。但其实,面对问题,无论我们选择迎难而上,还是另辟蹊径,沟通始终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工具。但是对于沟通,我们往往会陷入误区,让沟通失效,不能达成我们的目的。

这周的邵恒帮你问,我就为你请到了一位沟通的高手,熊浩老师。他是复旦法学院的副教授,也是得到上《跟熊浩学沟通》的主理人。

如果你想要提升自己的沟通质量,或者想要知道如何在沟通的时候正确处理各方利益,我都欢迎你向熊浩老师提问。

好了,这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