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恒头条》139期:什么是特朗普弹劾案的关键事实?

《邵恒头条》139期:什么是特朗普弹劾案的关键事实?

有声读物」「2019-12-09」「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两天,由于跟前员工的劳务纠纷,华为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铺天盖地,当我看到这些报道的时候,我...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这两天,由于跟前员工的劳务纠纷,华为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铺天盖地,当我看到这些报道的时候,我的感受是overwhelmed,被信息淹没了。

因为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纠纷,里面涉及到太多事实性的细节,我们都还不知道。在现阶段,我觉得自己只能做一个观察者。

而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受,是因为我最近在关注另一个热点新闻,比华为这件事复杂太多,那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案。

这个案子真是让我体会到,用事实说话是件多不容易的事。

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想跟你分享在特朗普弹劾案听证会里的细节,你也一起体会一下,用事实坐实一个结论,这中间搜集证据有多难。

对于特朗普弹劾案,我相信你一定早有耳闻。

事情的起因是今年8月份,美国国会接到了匿名举报,说特朗普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通话时,要求对方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他的儿子,并通过冻结军事援助向乌克兰施压。

这个“通话门”事件,就是此次弹劾调查的主要原因。

这场弹劾调查,是由美国民主党启动的。原因很好理解,如果这件事被坐实,那不就是总统滥用职权,干扰大选么。这样的信号传递出去,不管特朗普最终能不能被弹劾,对于民主党来说都是利好。

但难就难在,你要用证据说话,证明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白宫公布过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的电话记录,记录里当然没有任何关于调查拜登的信息。在弹劾调查启动之后,白宫的发言人也表示,特朗普当时冻结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是担心这笔资金被政府贪污。

所以,这个案子的关键就在于,特朗普冻结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到底是不是为了他一己私利而进行的一场交换。

根据《美国宪法》,要弹劾美国总统,得看他是否犯有“叛国罪、受贿罪或其他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如果特朗普为个人私利跟乌克兰谈条件,他的行为就有可能被认定为“受贿”。

为了搞清楚事实,美国国会已经组织了5场听证会,请了一系列关键证人来提供证词。

但这里面,只有一场听证会的证词,被认为“有潜力”坐实特朗普的弹劾。这就是11月20日举办的第4场听证会,那场听证会的证人是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

为什么桑德兰是关键证人呢?因为他是通话门事件发生期间,美国和乌克兰之间的关键联络人。

他在2018年7月开始担任美国驻欧盟大使,而他履新之后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维护跟乌克兰之间的关系。

你别看乌克兰是个小国,对于美国来说具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因为乌克兰是美国在欧洲遏制俄罗斯扩张的重要砝码。

今年4月,乌克兰新总统泽连斯基当选。作为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当然希望安排泽连斯基和特朗普会面。通话门,就和这场会面的安排有关。

那桑德兰是怎么证明,特朗普和乌克兰之间,存在利益交换的呢?

接下来我就把这个证明的过程,一步步来给你说说。桑德兰的证词其实非常长,现场记录就有上百页,我就只挑选出其中最关键的要点给你介绍。

1. 在2019年7月25日,特朗普跟乌克兰总统通了电话,这就是那起通话门事件。

但当时桑德兰本人并没有参与那场通话,他只是听说,这场电话会议巩固了美国和乌克兰的关系。所以对于对话内容,他一无所知。

2. 同样是在7月左右,桑德兰得知,白宫冻结了给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对这项冻结,他是反对的,认为影响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但当时他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冻结。但是当他往回倒整个事件,他认为,军事援助的冻结,可能就是特朗普个人利益交换的一部分。

3.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他指出,从几个月前,也就是5月份开始,桑德兰就想安排特朗普跟乌克兰总统见面。但要让会面发生,白宫方提出了明确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乌克兰政府要公开宣布自己会投入反腐运动。

这一点,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乌克兰的腐败问题的确很严重,腐败已经影响到了西方公司到乌克兰投资的意愿,对于美国在欧洲遏制俄罗斯是不利的。所以白宫提出这种条件,是站在国家利益层面的交换,本身没问题。

4. 但有意思的是,桑德兰指出,这个要求并不是特朗普直接提出的,而是特朗普让他的一位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跟桑德兰提出的。

这就有点奇怪了,因为按理说,这是外交事务,应该由国务院来经手,由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来掺和一脚,这算什么事呢?但是没办法,特朗普当时特别指定,桑德兰和这位私人律师去谈。朱利安尼,你可以理解为是特朗普的亲信。

5. 这位私人律师告诉桑德兰,在反腐问题上,特朗普特别在意两个问题:一个是乌克兰是否干预了2016年的总统选举,另一个是乌克兰最大的私营天然气公司,叫做Burisma,有没有腐败的行为。

朱利安尼还提出,特朗普想要一份乌克兰的公开声明,承诺要调查这两件事。

桑德兰明白,这是特朗普跟乌克兰总统见面的条件。做不到这一点,就没法见面。说到这一步,其实仍然没什么问题,因为如果这些都是为国家利益所做的事,那仍然属于正常的外交手段。

6. 可后来,桑德兰才知道,原来Burisma这家天然气公司有一些特别之处,拜登的儿子是Burisma的董事。

但是在当时,无论是朱利安尼还是特朗普,都没有向桑德兰提及过这层信息。所以桑德兰一直认为,调查Burisma纯粹是公对公的事。

7. 现在,他回过头看这一系列事件,琢磨过来了,没有这么简单。

他的证词原话是这么说的:“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朱利安尼当时可能就谋划着,让乌克兰人调查前副总统拜登和他的儿子,或者让乌克兰人直接或者间接地参与到2020年的总统竞选当中。”

8. 因此,才有了桑德兰在听证会里的关键结论:“朱利安尼提出的要求是一种利益交换……朱利安尼传达的又是总统的意图。”

你看,说了这么长,给了这么多信息,才算是把特朗普跟乌克兰进行了利益交换这件事给说圆了。民主党人拿到这份证词,可以说如获至宝,觉得这是一个杀手锏,可以拿着去弹劾特朗普。

不过,如果我们仔细琢磨这份证词,你又会发现里面仍然有很多漏洞。

比如,第一,从头到尾,所有这些关于和乌克兰总统见面条件的讨论,都是来自于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而不是特朗普本人。这一点,就给特朗普提供了一层保护。就算朱利安尼有问题,要证明特朗普是这些事情背后的策划者,仍然需要更多的证据。

第二,从头到尾,特朗普从来没有说过,“桑德兰,除非乌克兰做到啥啥,否则我就不给他们军事援助”。军事援助作为交换条件,只是桑德兰的逻辑推理,目前还没有这层关系的实锤。

第三,桑德兰自己也承认,特朗普和乌克兰进行利益交换这件事,是他自己的猜测,英文词用的是“presuming”假定。

出于这些原因,共和党议员对桑德兰的证词发起了猛烈攻击。

在听证会现场,有一位共和党议员甚至对桑德兰这么说:“这个地球上,从没有人告诉过你,特朗普总统把援助和调查拜登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你说是或者不是?”桑德兰的回答是,对,没人说过这样的话。

好,说到这,我已经把特朗普弹劾案里最关键、最有价值的证词细节,给你介绍完了。

其实,对于弹劾调查的结果来说,这些细节也许并不重要。在美国历史上,受到弹劾的总统总共只有三位,最终一个都没弹劾成功。因为弹劾这件事,主要取决于党派支持,而不是关于事实的辩论。

那你肯定要问,掌握这些细节还有什么用呢?我觉得主要价值在于,还原世界的复杂性。

如果你追求的不仅是一个结果,而是真相,那么理解这种复杂性至关重要。

实际上,复杂事件的真相,是极其难以探知的。很多时候,我们也只是雾里看花,很难完全还原所谓的真相。

这也提醒我们,当我们面对复杂的热点问题,很多时候我们要警惕自己的直觉对于事实的判断。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