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许子东《锵锵三人行》:生活美学讲究的是传承

梁文道、许子东《锵锵三人行》:生活美学讲究的是传承

有声读物」「2019-12-09」「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窦文涛称意大利美女那叫善良的一塌糊涂,我给她们问路,我说我那酒店在哪,然后呢她们也不知道,这路,意大利小姑娘也不太认路,但是你看现在全球...

核心提示:窦文涛称意大利美女那叫善良的一塌糊涂,我给她们问路,我说我那酒店在哪,然后呢她们也不知道,这路,意大利小姑娘也不太认路,但是你看现在全球都是这个,拿这个IPHONE,找到那地图了,拽着我就走,那俩姑娘拽着我这小个就一直把我领到酒店门口。

窦文涛:看来两位更有兴趣聊足球是吗?

梁文道:那当然。

窦文涛:巴萨C罗。

梁文道:我们的教练终于要。

窦文涛:切尔西,对,还有瓜迪奥拉。

梁文道:瓜迪奥拉终于要走了,真的很难过。

许子东:回来以后的这两场球看的真是惊心动魄。

梁文道:真是,不过没办法。

许子东:你们看到最后,那个穆里尼奥跪在草地上。

梁文道:对啊。

许子东:这面场景真是,真是。

窦文涛:祈祷。

许子东:对啊,就是发点球的时候嘛,你想这个男人是傲极了的一个男人。

梁文道:对。

许子东:就是男人下跪,我们以前讲过人在什么时候跪嘛,我们讲西方人不肯跪嘛,一定要对着女人才跪,对着教皇才跪嘛。

窦文涛:对着乾隆皇帝也是单膝下跪。

许子东:可是他在这个球场发点球的时候,自己的运动员在发点球,他双膝跪在草地上,一个背影,这个这个球真是。

窦文涛:你知道咱们公司内部司机怎么说,演的好啊,是吧,这是,这肯定输球,是吧,这两场输了那就。

梁文道:大热倒灶。

窦文涛:大热倒灶,赢翻了嘛,他说大热必大输,大热必大输。

梁文道:因为原来一直都说呢,这个总决赛,欧冠总决赛是叫西班牙会师嘛。

许子东:内战。

梁文道:就是皇马对这个巴萨嘛,本来理论上应该是这样,没想到。

窦文涛:对,你说这堵球的肯定全。

梁文道:就就完蛋了。

窦文涛:肯定全输了嘛。

梁文道:真的是。

窦文涛:这次庄家是不是赢翻了?

梁文道:真的是赢翻了。

窦文涛:真是,那。

许子东:不过话说回来,特别是第二场,就是那个拜仁跟跟皇马那场。

梁文道:皇马。

许子东:最后就是大家都有尊严,我真是觉得。

梁文道:都拼到最好了。

许子东:那个球赛看到最后你就会觉得大家都有尊严,那前面那场,巴萨那场,那叫人很伤心,喜欢巴萨的人很伤心,但是切尔西也真是很不容易。

梁文道:对,我很佩服切尔西,我是巴萨球迷,但是那天我真的是觉得运气太背了,背到这个程度,就是你不停的几十次射门,点球不进。

窦文涛:对。

梁文道:中框不晓得中了两三回,但是问题是切尔西实在是牛。

许子东:真不容易。

梁文道:实在是牛,真是切尔西真让人佩服,就是德罗巴太厉害了那真是。

许子东:真不容易。

梁文道:那真是让人有。

窦文涛:但是你说这个拜仁慕尼黑我觉得有可能,因为德国战车,它这个好像谁也不敢说一定能赢德国,德国要是发挥好了。

许子东:不,它现在最后的。

窦文涛:可是这个英国这个切尔西这个,应该他就实力来讲是不是还是有差距?就他不该有?

梁文道:切尔西实力是差过巴萨,这没话讲,这。

许子东:不,他在讲跟,最后跟拜仁。

梁文道:你说跟拜仁啊?

窦文涛:我就说这两场,一个是拜仁。

梁文道:看起来是拜仁,因为切尔西呢有个红牌。

许子东:六七个人都不可能上。

梁文道:六七个人主力都上不了,那特里这些他都上不了。

许子东:接下来中国足球队跟他们有得一打了,因为他们只有一半的人了嘛,它只有一半的人了。

窦文涛:所以,所以这个命啊,命啊,但是呢这个还是把咱们注意力啊吸引向欧洲,我看那今年都可以是个旅游年,旅游年,旅游年呢前一阵我不也去了这个欧洲嘛,当然我也不是去看球,我是就是说看风景。

梁文道:哎呀,你去意大利该看一场球啊真是。

窦文涛:哎,很真实。

梁文道:真的,去了欧洲任何一个城市都该去看球我觉得。

窦文涛:结果我光看美女了。

梁文道:真是太不长进了。

窦文涛:哎呦,意大利那个美女啊,我就跟你说那叫善良的一塌糊涂,哎呦,我问。

梁文道:怎么还善良的一塌糊涂?

窦文涛:我冒充日本人,不是,不是冒充日本人,就是她以为我是。

梁文道:你干无耻的事的时候就想冒充日本人是吧,来来来,说说看。

窦文涛:她把我当成日本人,我就是问人家一个路,俩意大利姑娘,长的那个,身材,其实我这次看罗马美女并不多啊,但是我碰见了你知道吗,那俩真是漂亮,身材高的,腿倍长,你知道吗,这个这个,这个反正就是不能说的太露骨了。

梁文道:行了行了行了,你说吧,然后呢?

窦文涛:俩姑娘善良的给我送出三条街去你知道吗?我给她们问路,我说我那酒店在哪是吧,然后呢她们也不知道,你知道吗,这路,意大利小姑娘也不太认路,但是你看现在全球都是这个,拿这个IPHONE,找到那地图了,拽着我就走,那俩姑娘拽着我这小个就一直把我领到酒店门口,我说她们这礼仪我以为是不是得KISS一下,人家没有,就走,这是,不是,但是咱们。

许子东:你没把她们带进房?

窦文涛:有这项目吗?

梁文道:你要是干这种事千万记得得说日文。

窦文涛:我跟你讲,这个这个这个意大利是,它这种,你这个中国的女游客也遇见过,他能够,你要说他纠缠吧好像也不至于,但是呢他真能跟出你几条街去,他就是给你献殷勤,就意大利的。

梁文道:什么什么什么?

窦文涛:意大利的小伙子。

许子东:男,男的。

窦文涛:男的碰见女的。

梁文道:对对对对。

窦文涛:他就给你献殷勤,这也是他们的。

许子东:摸屁股,摸屁股民族。

梁文道:对,他们一向都这样。

许子东:摸屁股民族。

窦文涛:也是他们的一种文化。

梁文道:从来都是这样。

窦文涛:所以贝卢斯科你也是可以理解的是吧?

许子东:对。

梁文道:对,没错。

窦文涛:对。

许子东: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

窦文涛:我给你讲,我给你们看一张照片,很有意思,有一个杂志,最近有个杂志不错,叫《生活》杂志,就印的那个很很很。

梁文道:这还什么最近有个杂志,错好几年这最近,你这活在哪个年代啊,你是不是光绪的。

窦文涛:是吗,我最近认识到,我最近认识到这个杂志很好,因为它采访我了。

梁文道:是是是。

窦文涛:没有,没有,开玩笑,就这个杂志都不,我再这个杂志上有一次啊,看到它用的这个照片,大概是六七十年代吧我估计是,黑白的,黑白的,一个美国的女摄影家好像是,她去佛罗伦萨这个拍照片,拍,她可能不一定长的好看哈,她拍拍拍啊,她碰见了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长的漂亮,是美国的一个艺术系的女学生,到佛洛伦萨啊。

梁文道:念书。

窦文涛:去,去念书,去旅游,后来呢她就跟人家女孩搭鼓上了,这也是个女摄影师了,她就跟人家女孩提出咱们合作,我就拍你,咱们在佛洛伦萨,所以拍了这个非常有名的一组照片,其中有一张更是直到今天是经典,她说这张照片怎么拍下来的,这她们俩在街上走,这漂亮女孩在后边,她在前面,她就看后边有情况,她一回声啪一下,摁了一下快门,这下抓住的这个画面你们可以看看,就是意大利的男男男人,你看中间就是这个。

梁文道:这个女学生。

窦文涛:这个女学生,你看这个女学生好像还有点那个自我保护哈,有点像受惊的小鹿一样,周围你看这个。

许子东:满街的男的都在看她。

窦文涛:冲她吹口哨的,然后后边还有俩男的骑着意大利那种小破摩托车,在在后边冲,尾随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像个你看受惊的小鹿一样这样走过,哎。

许子东:你要不说还以为费里尼电影里边的。

窦文涛:对,非常经典的一张佛洛伦萨的照片,你看前面那光头老头都那么色,无你知道吗,全都看着这个女孩,特有味道,你再看下一张,你看她就跟这女孩拍的佛洛伦萨。

许子东:这是那个女孩还是她自己?

窦文涛:这是被拍的,那个女孩嘛,这个女摄影师拍出来的。

梁文道:被拍的是美国的女学生。

窦文涛:你再看下一张,这个地方我也到了,你看这个女孩好像惊叹一样,这么一个一个照片,所以啊这个这次我跟许老师就有共同话题,我们就说这个翡冷翠啊,佛洛伦萨呀。

许子东:翡冷翠。

梁文道:翡冷翠。

窦文涛:我只是呆了这个三三天,我就觉得这家伙就是,我想再去,就是那种魅力啊,你说这这个,哎,你你你为什么想一谈再谈弗洛伦萨?

许子东:反正是,我听说你去了嘛,我就想问问你,因为反正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城市,这个是

......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