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邵恒头条》143期:为什么会出现“全球领导力真空”?

有声读物」「2019-12-10」「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12月8日朝鲜宣称,在西海卫星发射场进行了“极其重大的实验”,外界猜测这次实验可能跟洲际导弹的火箭发动机有关。很多...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12月8日朝鲜宣称,在西海卫星发射场进行了“极其重大的实验”,外界猜测这次实验可能跟洲际导弹的火箭发动机有关。很多人猜测,这一次的试射是朝鲜给美国的提醒,因为此前美国要求朝鲜单方面去核化,但朝鲜要求美国在今年年底之前改变立场,并且放松对朝鲜的制裁。

美国此时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在过去这一年,你肯定有这样的感觉,美国在外交政策上表现得很强硬,到处惹事。无论是对手,还是盟友,特朗普总统都在向对方施压,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基于“维护美国人民利益”的要求。但最终结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

很多人把这种外交上的强硬,理解为美国想在国际社会上捍卫自己老大的地位。不过最近我倒是看到一个解读,提出了相反的观点。这个观点认为,现在国际社会面临的混乱,恰恰不是因为美国想巩固自己的老大地位,而是美国不想当老大了。这恐怕是国际秩序在当前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

提出这个观点的人,叫伊恩·布莱默。他是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创始人。这家公司是专门给大机构做政治风险评估的,比如说投资银行、跨国公司、政府。前段时间,这家机构在日本举办了一场年度峰会。在今天的《邵恒头条》中,我就来跟你分享一下,伊恩·布莱默在峰会主题演讲中提出的观点。

美国不想当老大了,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个让人有点意外的说法。因为你也知道,中美之间爆发的各种摩擦,说白了不就是因为,美国感受到了来自于中国的威胁,所以要想办法遏制中国。

但是伊恩·布莱默认为,如果你深入了解美国国内的政治,你就会知道,美国人自己,对于美国在世界上该扮演的角色一直在争论。虽然美国仍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superpower,但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并不想让美国当世界警察。

这种趋势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回忆一下,1992年克林顿竞选的时候,给选民的承诺是什么?是冷战的终结。这个终结可不仅意味着敌对的状态终结,还意味着随着冷战爆发所带来的一切负担也要终结。比如说,他当时给选民承诺了“和平红利”,也就是说,当政府不用再花钱击败苏联的时候,这些钱可以用来做美国本土的投资。

再快进到2008年,奥巴马当选。奥巴马为什么能当选?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不就是他反对小布什的全球反恐战争嘛。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美国人已经忍了好几年,早就想结束了。所以奥马巴站出来说,我要结束这场战争,并且承诺不再开启新的战争。而那些被奥巴马击败的候选人,比如说希拉里,被诟病的原因之一就包括他们当年支持小布什在中东发动战争。

从克林顿到奥巴马,这背后体现的是同一种心态:美国人不想管全世界。早就不想管了。

这种倾向,到了特朗普时代就更明显了。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我们都知道,America First,美国第一。这句话表达的不是说美国是老大,而是说,美国自己是第一位的,要优先考虑自己国家、自己人民的利益。特朗普的确在运用强硬的外交手腕,也不乏在海外展示美国的军事实力,但是目的却和过去完全不同——在今天,维护美国自己的主权和自身利益,才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一优先级。

所以我们会看到,特朗普撤出了不少国际性的联盟、合约,比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程导弹条约》《巴黎气候协议》。本质原因都是一个,这些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你可能觉得,特朗普在美国政治里面是一个特例,他的倾向不能代表美国整体的国家走势,但是伊恩·布莱默并不认为如此。他认为特朗普只是一种现象,但背后的趋势是一种必然。他提醒我们,时代变了,美国的人口也在发生代际更迭。那些经历过美国全球扩张时期的美国人,早已经上了年纪,人数越来越少。你想,经历过二战的人,最年轻的现在也70多岁了。随着这一代人的逝去,美国人对世界警察的身份认同,可能会进一步衰退。

乍一听,你可能觉得,这事也挺好的。美国胳膊长,老管这管那的,很烦人。而且,从长期来看,没有谁能一直做世界老大,美国能当老大,不也是因为英国衰退了,美国后来上位了么?所以秩序更迭也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道理是这么讲。但是在短期内,这件事可能会给国际秩序带来动荡,因为我们会在一段时期内,进入“全球领导力真空”的状态。

其实今天的国际政治,已经能看到这种态势了。用伊恩·布莱默的话来说,我们进入了一个“地缘政治衰退期”。

听到这个词,你可能会一愣。经济衰退,我们都理解——就是经济负增长了嘛,这有明确的指标可以衡量。但是政治怎么衰退呢?

伊恩·布莱默是这么解释的:所谓的“地缘政治衰退”,指的是国际体系,以及政府与政府间的关系进入破碎期。在这样的时期,过去那些维持国际秩序的东西,比如说盟友关系、国际机构组织、国际上大多数人认可的价值观,全都在分崩离析。

这一点,如果你关注国际新闻,你肯定能感受到,比如说咱们在节目里介绍过的,世界贸易组织WTO面临危机,自由贸易的价值观受到挑战。或者前段时间,北约被特朗普炮轰,说它早已经过时,引发了“北约已死”的一系列讨论。

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很复杂,但要说有什么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或者说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就是美国作为曾经的老大,不再认同这些体系的合法性或者存在的必要性了。国际政治的秩序,陷入了“衰退”。

那这件事,会有什么影响呢?伊恩·布莱默讲了很多重影响,但是要说什么可能会是跟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可能相关的,还得说,对全球化的影响。

关于全球化,一种简单的理解是,国际秩序衰退了,所以地缘政治的风险增加了,全球化也会进入衰退。我们此前,在节目里介绍过《经济学人》的一个猜测,说未来全球的供应链可能会变短,因为对于公司来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些国家会爆发关税冲突、政治冲突,那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在本地生产。

但是布莱默认为,这样的理解太过单一了。在他看来,全球化会出现分层。怎么个分层法呢?对于消费品和服务市场来说,全球化的确会衰退,因为政治风险变高了,全球化的供应链,对于公司来说反而会增加成本。

但是,大宗商品的全球化会持续扩张,比如说能源、金属、食品。原因是,这些领域的科技进步势不可当,科技正在让它们的成本迅速下降,政治的因素赶不及影响它。就比如说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吧,一场袭击,让石油产量减半,油价上涨。但是相比起2008年的价格,上涨后的价格,仍然只是2008年的一半。所以布莱默判断,在科技驱动下,大宗商品会持续全球化。

但是布莱默最值得注意的观点,是接下来这个判断。全球化的第三层,会出现在数据和信息市场,比如说人工智能、大数据、5G基建等等。这个市场不能用简单的,扩张或衰退来描述变化了。这个市场,会呈现“一分为二”的状态。很可能出现美国一套标准,中国一套标准,其他国家自己站队选择。

这个二元结构听起来,有没有一点耳熟?布莱默猜测,如果真往这个方向发展,那么世界可能会进入一个新的冷战架构。

当然,针对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他的解决方案是,我们应该像当初创建世贸组织WTO那样,创立一个针对数据流通、开放的组织WDO,全球数据组织。各个国家、机构可以通过这个组织来协商未来数据、信息使用的标准,促进各国的分工合作。通过这样一个组织,让开放,成为数据和信息领域的核心价值观。

好了,以上就是伊恩·布莱默的观点。他的判断是,国际秩序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美国的“后撤”造成了全球领导力的“真空”,国际秩序陷入了地缘政治衰退。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全球化可能会出现分化,大宗商品的全球化会持续深入,消费品和服务市场的全球化会萎缩,而数据和信息市场可能会出现“两极化”趋势。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6期:为什么印尼教育部长值得你关注?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5期:什么是社交网络的暗黑心理?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头条》144期:如何突破用户增长的极限?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帮你问》:如何用行为经济学炒股?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

《邵恒头条》142期:数据如何“资产化”?

《邵恒头条》141期:创新药物研发,中国企业实力如何?

《邵恒头条》141期:创新药物研发,中国企业实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