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第871期:政府越小,市场越好吗?

《罗辑思维》第871期:政府越小,市场越好吗?

有声读物」「2019-12-11」「得到APP」 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旨在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我们继续聊翟东升老师的那本书《货币、权力与人》。顺便说一句,因为这本书的价值,我们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要来了...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我们继续聊翟东升老师的那本书《货币、权力与人》。顺便说一句,因为这本书的价值,我们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要来了这本书的电子版,加入了得到电子书的会员池。这本书的电子版要60元,而你加入得到电子书会员,一年只需要148,两万本我们为你精选的书,可以随便看,包括像中信出版社的新书。这都是独家的资源。

加入会员之后,你再也不用为买哪本书不买哪本书纠结了。你的阅读视野可以和市场上最新最好的书同步。所以,强烈建议你加入得到电子书的会员。

好,言归正传。昨天我们说到,翟东升老师在《货币、权力与人》这本书里提出,政府不仅不是市场的对立面,政府恰恰是在通过提供公共品,造就了市场。

坦率地说,要接受这个道理有难度。为啥?因为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自由市场都是从政府压制下很艰难地成长出来的。把政府看成是市场的对立面,符合我们的直觉和历史经验。有句话不是说吗?政府只要当好守夜人就行了。比如有名言:最好的政府,就是管事最少的政府。

我们先不去管理论,先来看事实。

美国人中喊“小政府、大市场”这句口号的人很多。连美国总统里根都说了:“政府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政府本身就是问题。”但是事实呢?根据官方统计数据,美国政府雇员占就业人口的比例大概是16%。也就是说,美国每6个就业人口中,就有1个受雇于政府部门。你看,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政府。

就拿里根总统来说,他上台后,大刀阔斧减税,按说,没有税收就没钱,政府应该变小。但实际上没有。为啥?因为里根发明了一个办法,就是借国债。他当了8年总统,美国国债翻了三倍。后来的美国总统有样学样,现在美国国债已经累到了22万亿。什么意思?就是税收虽然没有增加,但是美国政府还是靠借债养的越来越大。这是不是一个“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的故事。

但这一定是坏事吗?事实是,在世界上各个国家的统计里,政府支出规模越大,人类发展指数就越高。

换句话说,政府越大,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就越好,人民活得也越像人样。所以 “小政府大社会”这个理论怎么看怎么对。但是在现实中,找不到一个例子。

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新的看问题的角度就是:政府和市场并不对立。它们之间的真实关系,也许是水涨船高的共生关系。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市场是怎么诞生的。如果完全没有政府,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形式的暴力垄断,每个人都可以自己使用暴力来对待他人,连黑社会也没有,那肯定没有市场,大家只需要抢就行了。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我们得到里面的《薛兆丰的经济学课》,第一讲说的是在战俘营里面也可以诞生市场。没错。但是毕竟有个战俘营,有看守的军队垄断了暴力。

当然,这种市场非常初级。市场每次想要升级,就必须伴随政府能力的升级。

就拿高铁来说,2019年底,中国高铁的通车里程,将达到3.5万公里。占世界的三分之二。能有这个成绩,原因当然很多。但是很重要的一条,是政府有能力征地。不管你对征地这件事怎么看,事实就是,别的国家办不成的事,在中国能办成。

对比就是印度。印度在2014年宣布,要建一条高铁。这条高铁并不长,只有500公里。本来计划在2022年通车,为国庆献礼。但直到今天,这条高铁还没有动工。为什么呢?因为征不到地。这条高铁本来要征地1400公顷。印度花了一年的时间,只征到了0.9公顷,还不如一般的住宅小区大。

过去,我们认为,第三世界国家搞基础设施建设难,是因为没有资本。但是,印度这条高铁,90%的钱都是日本投资的。真正卡住它的不是钱,而是政府能力。政府搞不定社会方方面面的利益。印度的反对党甚至在孟买组织了20万户钉子户,威胁说永远不会为高速铁路建设让路。

为什么印度的政府这么弱呢?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有一段话就讲:“印度只是个地理概念,不是一个国家。是凑巧沿着英国人兴建的铁路沿线的32个民族的集合体。英国人来了,征服他们,建立统治权,把175个王侯之邦纳入统治,由一千个英国人和数万名培养成思维、行动都像英国人的印度官员来治理。”所以,印度政府,其实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政府,是凌驾于各种社会力量之上的存在。不,它只是众多社会力量中的一种,力量非常弱,办成事非常难。

这种情况在第三世界国家中普遍存在。俄罗斯的普京说过一句实在话,他说:“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几个真正意义上的主权国家。”名义上,中央政府拥有主权,但是,到处都是地方势力、部族,政府没有办法对社会形成有效的领导和控制。没有强政府,哪有广大的统一市场呢?市场经济当然就发展不起来。所以你看,强政府是不是提供了公共品,公共品是不是本身就在造就市场。

不仅如此,政府能力不仅决定了市场的广度,也决定市场的深度。

举个例子,为什么中国现在的中小企业贷款难?有很多原因,但是其中一个原因,是法制建设没有跟上。就拿抵押品来说,现在银行认的抵押品,基本都是固定资产和房产什么的。因为就这个资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相对靠谱。

其他资产拿来抵押,银行不敢认。那你想,如果企业的经营数据要是更真实透明,债权的执行更加高效,那是不是企业的应收账款,也可以拿到银行去抵押呢?如果可以,那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就会大幅度降低。但是可惜,现在因为法制建设没跟上,这部分经济的活力和财富的流动性就释放不出来。你看,法治也是政府才能生产的公共品。它跟不上,就制约了市场的深度。

再往深想一层。市场不仅是往深挖,需要政府提供的公共品。市场的升级,其实也要靠政府提供的公共品。

有一个现象你注意到没有。全世界的互联网大平台,基本都在美国和中国。欧洲虽然经济也不错,但几乎是全军覆没。为啥?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欧洲的政府不支持创新。

这么说欧洲政府,他们肯定不服气:“我们怎么就不支持创新了?”创新这个东西,不是喊喊口号就能实现的,它还有一个不容易看到的侧面,就是所有的创新都是一个创造性毁灭的过程。政府不毁掉老东西,新东西出不来。

举个例子,网约车,这个行业,在中国和美国都发展得不错,但在欧洲却四处碰壁。为啥?因为出租车司机不干。网约车一来,他们就罢工、就抗议。政府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只好压制创新。

而在中国,不仅网约车,电商,移动支付,这些新产业的发展,都是动了传统势力的蛋糕。如果不是强势政府的支持,这些创新也都不会发生。

所以你看,创新的环境本身也是一种公共品,而且,是一种很高级的公共品。

经济活动越复杂,需要的公共品就越高级。从安全稳定,到基础设施,再到统一的国内市场、国家通过谈判拿下的庞大国外市场,还有司法服务、创新环境,乃至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都是一个强政府的产物,而不是小政府的结果。

再提醒一下那句话,罗辑思维节目,你在这里听到的每一句话,都不是主张,而是一种解释。

是看待事实的一种可能的角度。确实,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的40年,这已经是一个事实,如果过去的理论,已经不能解释,那么我们就需要一种,甚至是多种全新的解释。

翟东升老师的新书《货币、权力与人》,只在得到电子书会员池。推荐给你。

罗辑思维,明天见。

《罗辑思维》第873期:什么是贫穷?什么是富有?

《罗辑思维》第873期:什么是贫穷?什么是富有?

《罗辑思维》第872期:英国是怎样实现中央集权的?

《罗辑思维》第872期:英国是怎样实现中央集权的?

《罗辑思维》第870期:轻徭薄赋是好事吗?

《罗辑思维》第870期:轻徭薄赋是好事吗?

《罗辑思维》第869期:思想要落实为行动吗?

《罗辑思维》第869期:思想要落实为行动吗?

《罗辑思维》第868期:金融正在成为少数人的游戏?

《罗辑思维》第868期:金融正在成为少数人的游戏?

《罗辑思维》第867期:三国时代,谁是战略高手?

《罗辑思维》第867期:三国时代,谁是战略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