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查建英《锵锵三人行》:猫是人类豢养的动物中最有灵气的

马未都、查建英《锵锵三人行》:猫是人类豢养的动物中最有灵气的

有声读物」「2019-12-11」「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今天是四人行,这算不算人很难说。马先生,你算是践了前约,说好了,下回把这猫带来,果然。哎哟,这眼睛,这个是什么...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查老师,咱们今天是四人行,这算不算人很难说。马先生,你算是践了前约,说好了,下回把这猫带来,果然。哎哟,这眼睛,这个是什么种的猫啊?

马未都:这个猫是有点杂,这猫是土耳其梵猫,你看黄尾巴是它的标志,黄尾巴。

窦文涛:有名吗?

马未都:有名,叫黄枪枪。

查建英:跟咱们锵锵有缘哪。

窦文涛:这有缘。

马未都:黄枪枪,开黄枪。

窦文涛:那不就是说我呢吗。

查建英:应该是红枪枪。

马未都:黄枪枪,过去猫谱是这样,雪里拖枪是指白猫黑尾巴,这是白猫黄尾巴,我们原来想叫金枪枪。说金枪枪有点敌意,所以就叫黄枪枪。

窦文涛:我抱抱行吗?

马未都:你抱抱可以,没问题。

窦文涛:让真正的黄枪枪来抱一抱。

马未都:抱,掉毛啊。

窦文涛:黄枪枪我给它个宝座的地位,在这儿能蹲得住吗它?它够肥的我说。

查建英:往下看,往下看,加多宝。

窦文涛:加多宝,给它看看。好,刚才马先生拿了好几个备选的,这个选美选出来了。

马未都:不是,它这猫咪还算比较配合,一般猫在这么生疏的环境里头不配合的。我们猫是有计划的,鳏夫猫是一个庞大的计划,这是馆长级的猫,所以相对来说还是

窦文涛:为什么它是馆长级的?

马未都:要学会跟观众沟通嘛,很多观众来了就找它。

窦文涛:是吗?它怎么沟通。

马未都:人说黄枪枪呢,黄枪枪咱不走,咱得多出会儿镜。我觉得我们通过猫跟博物馆,跟社会多一层沟通力量。就很多孩子,比如家长想看博物馆,孩子不想去,家长说那里有猫,孩子们那就来了。他一看猫,那家长看博物馆,这就挺好。

查建英:这招想的。

马未都:这猫是个流浪猫,我捡的。

窦文涛:你为什么对猫这么情有独钟呢?

马未都:是,因为岁数大了,因为年轻的时候喜欢带着狗乱跑,现在咱也跑不过狗去。另外一个,猫在家里它比较安静,因为我觉得家里有个活物对精神放松是有好处的。因为我们写作特苦,一个人,是吧,你看着什么写作的人好像出去挺风光,写东西的时候最苦了,那个比干活苦。

窦文涛:我问你,猫是奸臣吗?

马未都:猫是什么奸臣,就人是奸臣,猫不是奸臣。

窦文涛:不是说狗忠诚。

马未都:对,猫是可以换主人,狗一般换主人有很大的心理问题。猫相对来说好很多。

窦文涛:有奶便是娘。

马未都:对,猫其实它不是,是它性格的独立性,猫非常独立,狗不独立。狗离开人,就流浪狗很难生存,流浪猫相对比流浪狗好很多。猫是在人类豢养中所有的动物里是最有灵气的,对不对我们?

查建英:跟博物馆当然比狗更配了,优雅嘛。

马未都:对,我们的狗也有,那狗是看门护院的,只要一下班,狗就放出来了。这个猫就是跟观众沟通,我说这种东西最初是来替人类解决物质问题的。保护粮食,抓老鼠,现在是为人类解决精神问题。

窦文涛:这黄枪枪恐怕现在都没有抓老鼠的能力了吧?

马未都:对,我们那儿去一老鼠,一堆人和一堆猫冲上去,那老鼠站那儿根本就不理你。就是说你们都算什么呀。

窦文涛:所以上次他出本书,就讲鳏夫猫,我听说这个故宫里的猫过去也说是出过书还是什么的。查老师对这个宠物有感情吗?

查建英:我是真的从小到大家里边没养过。

马未都:没养过你就没有这感觉。

查建英:对,就不怕猫,不怕狗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我女儿是对这个猫简直是喜欢得,最后她不知道到了十多岁的时候,突然对猫过敏,毛。所以,最后就变成买带猫标志的一个垫,都是猫,猫耳朵,满身都是猫。

马未都:你要跟你女儿说咱去博物馆看看猫,她立马就跟你去。

查建英:马上,对,小时候都是这招。

窦文涛:但是喜欢养猫的人和喜欢养狗的人性格上是不是不同类型?

马未都:其实咱们过去的大作家老舍、冰心、梁实秋都养猫。

窦文涛:王朔也爱养猫。

马未都:王朔也是,王朔那养猫他还过敏呢,他过敏。

窦文涛:猫过敏,他过敏?

马未都:他过敏。但他都忍着过敏都养。

查建英:对,我就有过一次跟他王朔通话,突然觉得他怎么什么上来就气急败坏的,没好气。我说没招他,怎么回事。后来说我们家猫找不着了,有这样。过了几个钟头,猫回来了,又原来,又好了。

马未都:养宠物的人,一般宠物丢了以后,就是那个心境很坏,而且就是责怪,跟养个孩子差不多。

窦文涛:真是,而且都叫锵锵,是吧?

马未都:这就受王朔那个小说主人公方枪枪。

窦文涛:这是黄枪枪,我还听说王朔说他小时候的小名叫王枪枪,所以都是跟锵锵有缘的。那咱们今天锵锵了,咱不能光聊猫,有一天可以专门聊一集,拿他那九个猫一起上来。

马未都:对。

窦文涛:但是今天咱们先聊聊诈骗犯。

马未都:我们头一次出镜就赶上诈骗犯了。

窦文涛:诈骗犯。你说最近台湾的这个事儿,在肯尼亚遣返回来,但是肯尼亚根据有关法律,它遣返回大陆。结果,在台湾不是有人反对吗,说什么什么的。因为这些诈骗的是台湾人居多,他就有这么一个集团。所以,你知道我看到的最新的一个新闻就是说,4月16日有20个在马来西亚涉嫌诈骗,涉嫌诈骗之后,然后被马来西亚,就是那种电信诈骗,被马来西亚遣返回台湾。然后果不其然,这中国发言人这回有话说了,就是说飞机一到桃园机场,做了个简单的填表,警方简短讯问,放了。这20个人放了,所以台湾媒体就采访,说爽不爽,那些人就说我害怕被遣返回大陆,到台湾就舒服了,就爽了,就放了。所以,这个查老师你有没有碰见过这种?

查建英:我还真碰见过,就是碰见过,当然我最后没把我的钱都给他,但是我收到过这样电话,几年前收到过,就电信告诉你,当时是怎么说的,好像就是你已经超支了,电话费因为没交,因为有人偷用了你的。然后你要按几就转到帮你解决这个,然后先开始这是个录音电话,等到转的那人,马上就是换了一个人,而且我一听那声音就不是大陆的,不是普通话。他那个是台湾国语或者港台,总之很斯文,很温和的一个声音,马上我的信任感就陡增,你知道吗?当时我不知道台湾有这么一个特别的诈骗犯,马上你知道,因为大陆你觉得骗子遍地都是,肯定不信,我就抱着一点心理、侥幸,我再听一下,结果是这么一个,马上眼前浮现的是一个穿着西服、衬衫、戴眼镜的这么一个很斯文的人。可是再往下一听我就知道不对了,他是要你再转到什么地方,你要给你的身份证什么的,当然我没信,但是我确实有一个发小的妈妈真是,她从来在家里是那种乾纲独断、说一不二的。就不问孩子任何事儿,警惕,说老太太要警惕,她不听,结果她真的上了当,把她的,就是非常决断的果决的听了这一步一步指示,下楼去把她的一生的积蓄全都打水漂了,全给交出去了。

窦文涛:这个你要说,马先生最爱说骗子了,您对诈骗案特别感兴趣。

马未都:特别感兴趣,是我要防止被骗。就是每个新型的诈骗案,只要新闻一公布,我就仔细听,看它用什么手段,利用什么道理。因为道理很重要。现在我觉得诈骗现在是严重的社会问题,我跟你讲,它这是公开公布的数据,去年骗到台湾去的一百个亿,一百亿什么概念,阿里巴巴也没挣一百亿。你知道吗?世界级的大公司挣一百亿的没几家,等于有一家诈骗公司把钱全骗去了。而且这里追回才20万块钱,那等于没追,追不回来。现在问题是它涉及到很多人命,这就很恶劣了。有的老年人想不开。

查建英:对,跳楼了或者怎么。

马未都:对,自杀的,然后还有的是什么救命钱,什么各种情况都有。这些人就是很怪,他们这一套诈骗的设计是有高人设计的,对你的心理的伤害是很重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就把钱拿出去了,这我都知道,有人被骗的上千万都被弄走了。

查建英:为什么台湾特别出这些人呢?

窦文涛:这个我跟你说,我看了点资料。就是说这个台湾现在这个经济也是低迷,而且呢这个产业全球独步,就是电信诈骗。

马未都:这能算产业吗?这行业,行业也不能算,那算什么呀这个?

窦文涛:你看,我碰见过两次了,到最后我识破,最后就一直说是南京公安局,我在这节目里讲过。最后我识破,是我在临到我要把身份证号码讲出来之前,我突然一机灵,我说这是台湾口音,您这南京公安局的怎么讲起台湾口音,这是一回。还有一回是一打电话是我助理接的,吓的上牙打下牙,斧头帮。就是说冒充潮州帮,打电话,谁谁谁,有人让我卸他一条胳膊,下边可能就准备你给我打钱。各种各样的,为什么台湾这玩意儿厉害呢?就是说原来这里边有几步,比如说一个是机房建设,你知道有时候台湾查的严的时候,他就跑到对岸的厦门,就前些年跑到对岸的厦门设他那种机房、基站,因为他要通过那个反复转播、打电话,包括这种网络电话,现在跑肯尼亚去了。

马未都:逃避制裁。

窦文涛:但是这个机房的建设据说核心技术不给外人,核心技术,就是台湾人才装这种基站,装这个机房。这是第一个核心技术。第二个呢叫话束,说话的话,这里边还分等级。

马未都:它有剧本。

窦文涛:有剧本,跟你聊天,一般初级的或者说大陆同伙也能干的,就是冒充公安。但是,你一上了套,下边就队长跟你说话了,一般队长这个档次的就得是台湾人,就是这里边一套招。然后,再有一种叫什么车手,这个车手就负责是拿着银联卡,骑着摩托车到处提钱,这里边有很多具体的技巧。

马未都:他是怕你醒过来,它是这样,我看到它那个骗子的有些自白,很有意思。他发现你钱大的时候,因为他有时候问你有多少钱,有些人傻,就说出来了。他说这个我处理不了,我得交给我的上级,为什么,因为他们有严格的组织,就是超过多少钱,他就换一个人说。换一个人,第一取得对方的信任;第二,这些人都有极高的这种心理素质和心理学素质。他知道怎么弄你,你没有,你不是专业,你等于是猫,猫戏老鼠,他是猫,你是老鼠,你肯定是要倒霉的。

窦文涛:前些年有个报道,就是说台湾抓了一个团伙,里边有一个姓朱的,有一个大陆来的姓朱的人。然后台湾警察就说你在这儿是干什么的?他说我是到这儿来学习培训的,他说台湾的这个技术太高了,他说我是专门到这儿来学习的。你看,这里边就说了,诈骗话束,第一集演公安,第二集演队长,第三集才能演检察官。就是说而且你说骗多少钱的,我知道一个狠的,就是香港,骗到香港去了。香港一个民族声乐的歌唱家,然后先是接到香港邮政总局的电话,说你有一个邮件在内地被查了,你打某个某个电话。结果这一打电话过去,那边是最高检察院的一个官员,然后跟你就是说了,为什么截你这个邮件呢?你和你老公,她老公也是香港著名的民乐音乐家,这对夫妻。说你们俩涉嫌什么国际重大诈骗案件,说你有事儿,事儿大了。然后,就跟她讲,就是说你给我打一笔钱,就什么保证金,清白什么保证金,我在内地给你疏通疏通这个事情。结果,要不说咱们这艺术家都很单纯。

马未都:主要是钱多。

窦文涛:你知道多少钱,分七次,他们汇过去两千万港币。

查建英:还分七次,第六次还没醒过来。

窦文涛:两千万港币,两千万港币觉着是不是该报警了,这一报警,然后几个地方的警方联合破获的。这是一个诈骗了制造了四千多起诈骗案件的,抓了270多人的这么一个集团。其中,80多个人是大陆人,但是另外那个将近两百个人都是台湾人,就是台湾之光,台湾之耻,台湾就盛产这个,你说这为什么呢?

马未都:我认为这里肯定有学心理学的,就是有学位的人,他不是一般的骗子,而且他们是在总结,他有剧本,反复地总结。比如在这个地方打磕巴,回回穿帮,都穿在这个位置上,然后他就把这块要改,剧本一次一次地写。

查建英:敬业。

马未都:最后它就变成一个完善的剧本,这个剧本就屡试不爽。而且很多,你比如我碰到一个是一个警察跟我说的,说我爹,老警察一辈子退休以后被人骗了17万。

窦文涛:这是多年打猎的被鹰叼走了。

查建英:而且它这个科技含量之高,让我想起来,我们家里的电视,曾经就在电视屏幕上出现过就是说,你本来应该是一个卫星电视,比如说我看凤凰或者看CNN,突然它在当中出现一行字,说你的那个话费因为没有交,已超期,所以现在没有了。而且它就黑屏了后边,就这行字就在那儿,当时的时候,我有一次我是正好敏感事件发生,我正在那儿盯着CNN看呢,我还觉得当时条件反射,我觉得这肯定是给封杀了吧,然后我赶快打电话给别人,别人说的我们家CNN好着呢。然后,我赶快给我们家楼下打电话,说的诈骗,甭理它,咱们小区一块交的费,不可能。可是他能做到这份上,就说卫星它能给你信号。

马未都:它也有很多技术。

查建英:对。

窦文涛:你说这个心理学,你知道现在还有一种,公安局已经提醒了,做大婆的不要轻易暴怒,你知道吗?啪一个短信发到你的手机上,我是你老公的女朋友,你看看你老公跟我做的事情,甚至还就说,你要跟你老公离婚,我跟你老公是真爱。好,你想做一个原配,她看见这个,啪她就点开了这个吧,这个里边有那种木马程序,一下子就侵入你的手机,你知道吗?一侵入你的手机。

查建英:如果你有支付宝什么就全瞎了。

窦文涛:就全在里头,就被人控制,无数大婆就被这样,那是赔了老公又折兵,你这玩意儿。

查建英:就点一下?

马未都:对,相关链接,所有的链接都不要点,这是最简单的,我告诉你。你别好奇,我也接到过,他就说,进来一个信息说,马未都,你看看你自个儿干的好事,链接,我看我好事,你还不直接告诉我,你给我打一链接。我知道,因为你有时候好奇我干啥好事了,一点,马上就死了。

查建英:我在美国现在说起来也接到过这种,电子邮箱它就说你怎么怎么怎么样,然后你别点,你只要点就完蛋。我们就做过这样的事儿,不点,但是写一个,只要你回信,我就怎么怎么样,然后就写一个回信,比如就骂人,然后你看他回信不回信,那边还照样,感谢你的支持,感谢你的配合,就这样。这个骗子。

窦文涛:所以,咱还说猫是奸臣,人最奸诈。

马未都:我那天还看见一个小段很有意思,一女孩,钱不多,给人打电话,挨骗,骗子过程,她就不停给人打钱,一点一点,一次一次的,每次都不多,就一次比一次多。到最后,那女孩说我实在没钱了,就是说实话我没钱了,就那对方的骗子特嚣张,说我告诉你吧,你别傻了,我是个骗子。然后这女孩到这儿还不醒,他说是骗我的,就最后说了一句实话,她认为是个骗子。就是认为这句实话是在骗她,那骗子说我就是个骗子,告诉她了,你也没钱了,我也不想骗你了,这都不醒。

查建英:对,这是各种,这种心理战术太多了,咱们只是说骗钱,我听到那种网恋上被骗的,哎哟。

窦文涛:网恋上被骗成什么样?

查建英:骗成什么,就是我一个朋友就告诉我,他告诉我的时候,还告诉我,说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真正的爱情,就被这女孩,可是这女孩说的,她能把那很多类似都说的正对,说我是证监会,在证监会工作的,然后我哪儿哪儿哪儿学的什么,比如我哈佛回来的,或者什么。说得特别像你知道吗?可是最后实际上她是要你,这女孩一会儿又发脾气了,今天这股市怎么样了,这老板怎么样了,说得特别像,然后这位就觉得已经被当成一个特别,就是一个特别神秘的一个高级的这么一个白领女性、知性女子,就爱上我了,然后就开始给她支招,解决心理服务。然后马上就各种,你就越套越近,等到终于要见的那一天,他说最后咱们还是见一见吧,等见的那天,说那天出了一个车祸,当场送医院去了,在医院里边还在继续呢,还继续到一直到医院,医院里头好了,你该出院了吧,咱们俩还该见了吧。这时候没了,然后跟我讲的,他还说非常遗憾,你看可能最后还是我哪儿做的不对,你看这么我都过来了。

马未都:我告诉你,他都有可能见着那个人都是个男的,连个女的都不是。只有编造的爱情最能满足对方,为什么大部分谈恋爱都不成功呢,是因为你是真实的。如果你爱一个完美的,去塑造,因为网恋就有一个好处,你看不见,看不见,你可以想象,网上谈恋爱就是林黛玉和贾宝玉。现实谈恋爱就是那影视剧,你看小说的时候,那林黛玉、贾宝玉就漂亮的绝代佳人。

查建英:对,她也发个照片,长的都跟林黛玉似的。

马未都:那不是她的。

查建英:那肯定不是。但是它就是说这种可能普遍社会有一个感情的需求的时候,就特别饥渴,实际上是很多人是,别看社交网站这么发达,你周围还会碰到好多,就真的空虚,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这种人特多。所以,这种时候我觉得那种情感诈骗犯也特别多。

马未都:情感诈骗最终就是要借钱,有人是有多大财路。我看什么身家上亿的人,说我临时借20万,跟那女的谈了好久,说那20万一打卡上,这人就消失了,就都是这样。

窦文涛:那就是,我还周围有的朋友是那样的,就是说这女的跟他谈恋爱,送了房子,送了车,送了钱,消失了。

查建英:这钱是真的,房子也是真的。

窦文涛:他是当的,什么小三或者什么的,就真给,就说是包二奶。但是因为给完了,这女的不接他电话了,没了。你知道最后怎么着,他就告她诈骗,最后你不告她,找不着这女孩。最后这女孩那边也找律师,就说我是恋爱,这是馈赠。但是我听说这个官司有可能告得住,所以最后庭外和解,就是退回一部分,要不然。你真的你说一女孩,她怎么说,就跟你。

马未都:有这样的,就是说跟你谈恋爱敛财,利用自己的颜值或者身份,或者还带有编造的身份,就是连续的。她会把住一些界线,但是比如她发现你能给她花钱,你能给她,她就给你时间长,投资嘛,是吧,收获期比较漫长。如果发现这你人肯定不行,她很快就断掉了,有这样的。现在各种诈骗,我现在主要想说一个什么呢,就是我们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智力高,大部分,我认识好多是高智力的人被骗。

窦文涛: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马未都:对,他们都认为我这么高的智力,怎么能骗。而且这些人往往被骗了以后不好意思说,连案有时候多不好意思报。丢人,丢不起。

窦文涛:就跟这赌钱的,是吧,从来不说输钱的时候。

马未都:对,这种就很,因为我碰到过很多次,各种,有时候我也一机灵,我还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反应过来,并不是说我拿起电话就知道对方是骗子。而且,你也会发现,比如卸胳膊、卸腿这件事儿,头一次听见的时候,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凭什么卸我腿,我这两条腿卸一条不少一条吗?所以,但是时间一长就发现了,我接到卸胳膊、卸腿这种电话三四次了。

窦文涛:你也接到过?

马未都:太多了,我第一次接到的时候,那哥们说,我们觉得你人不错,你要是把钱给我,我就不拿别人的钱了。

窦文涛:你还知道你是个名人啊?

马未都:对,他知道你是谁。

窦文涛:他敢讹诈你吗?

马未都:这怎么不敢,他知道是我,他上来就说我的名字。

查建英:那你更丢不起人。

马未都:我现在是这样,我现在是因为我防止地域歧视,我接到这类电话都是一个地打来的。

窦文涛:哪儿?

马未都:我不能说,我一说人家就说你这是地域歧视嘛,对不对?但是有一个规律,就是它好多诈骗的方式都是那个地区的人,这个地区的人以此为生。所以,现在手机号码显示是那个地方的人,我就干脆不接了,几个都是那个地方的。

窦文涛:没错,你看犯罪学里有人研究,就是犯罪的这种地域化。有的时候,某地一个村,这一个村比如都是做冰毒的,或者某个村都是骗什么的,某个村都是贩卖妇女的,真有这个。所以,你看像说电信诈骗跟这个台湾,它绝对有地域关系。

马未都:而且它还有一个电信诈骗,它是互相传授经验、互相探讨、进步。因为它没有跟你抢客人的这个事儿,客人这个市场无限大。你比如就是说打一电话说,到我办公室来,接过吧,好多人都接过这个电话,到我办公室来。后来我说,我去了他能怎么骗你,你都不知道怎么骗吧,我一开始还好奇呢,到他办公室,怎么骗我。他一般的就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的人一听以为什么领导,就去了,到他办公室的时候,那领导肯定打一电话说,我现在这有重要客人,你在楼底下等一下。然后他临时说我有个事儿,你帮我先把这钱垫上。

查建英:这都有。

马未都:倒钱,他根据你这人能力,给你设置款项。

窦文涛:而且我觉得现在还有一个就是说,这个手机它成了一切的终端,你个人的什么网银、邮箱、密码、支付宝、微信几乎全在上面。而这个东西实际上是最大的漏洞,你知道,就是这个互相间的连通真的就改变生活方式。

查建英:对,所以中国的大跃进这方面一切都在手机上,生活、支付,这是中国走的最前沿,我觉得绝对超过美国。

马未都:超过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我们依赖手机生存。

窦文涛:你这是人抱猫一腿毛。

查建英:当中那猫毛。

马未都:你真不错,能坚持到最后。

窦文涛:不错,不错。

马未都:我们表扬表扬你,给你好吃的。

窦文涛:这一腿猫。

马未都:这个猫是唯一猫中不怕水的。

窦文涛:不怕水?

马未都:对,它下水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