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幼婷、马家辉《锵锵三人行》:谈王石与田朴珺

竹幼婷、马家辉《锵锵三人行》:谈王石与田朴珺

有声读物」「2019-12-11」「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刚才咱们正说到,幸好都不认识王石和田朴珺,所以今天可以照死了说一说。没有没有。 马家辉:持平的说,不偏袒的说。 窦文涛:当然了,...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刚才咱们正说到,幸好都不认识王石和田朴珺,所以今天可以照死了说一说。没有没有。

马家辉:持平的说,不偏袒的说。

窦文涛:当然了,其实我有时候觉得,一般人都是高看自己这个职业,我很瞧不起咱们这个职业,我老觉得我面目可憎,其实私下里我最不喜欢东家长西家短,但偏偏干了这么一个活,你就是得东家长西家短的职业,所以我可以定一个,咱定一个原则,就是说当事人他自己公开发表的言论,这个还是属于我们可以公众讨论的范围吧,对吧,是他自己挑的嘛,对吧。而且咱先从正事说,你知道这个股票,万科,现在一出,它又补跌,人们预计一出来肯定是三个跌停板,以为宝能不是用那个万能险,杠杆那个钱,就以为这股票几个跌,它就有爆仓的危险,它的资金就出问题了。现在我看到一个消息,三联那边发出来的一个朋友圈说,在复牌的第二天,也就是第二个跌停板那天,临近收盘之前15分钟,一个大规模的资金强悍进入,就是估计那天刷了,好像得有15个亿,就说这个反应,宝能系第一表示不差钱,第二,居然就说这传奇色彩,就说,咱不懂它这个经济啊,说刷出来,就是买盘,买的这个盘口挂出了好几个八七八七八七八七,说这是什么意思?

竹幼婷:什么意思?

窦文涛:霸气,霸气。

竹幼婷:对。

马家辉:您想的太丰富,通常出现这种情况,除了说表示宝能不缺钱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讯号,就说它看准了这个收购,不管是敌意收购还是恶性抢购,这抢夺的行为背后,利润是非常大的,那表示前面一直有讨论,万科隐藏利润很多,股价被有意的人为压低,那表示这个情况有可能是真,甚至有可能比我们想象中,一般说的严重,不然它不愿,听下是这样,砍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生意没人做,它再怎么霸气,都不会把钱丢进水里的。

竹幼婷:女人说瞎话上位 但男人愿意买单

窦文涛:是,当然了,我最近也是反思了一下,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谈自己不太擅长的领域,我们还是。

马家辉:就骂人。

窦文涛:因为在我们了解的领域,它爆出了大的惊人的话题,我说我们的领域是什么,你看家辉写小说的,我们要谈谈文学。

竹幼婷:文学啊。

窦文涛:你看,他们那天讲,就说一讲王石就讲什么女人,就什么企业家追女明星,就好像这个比较Low,我后来也想,也不见得是low,他主要是,金融问题咱就谈金融问题,企业管理问题就谈企业管理问题,至于男女问题,不是不能谈,但是你发现呢,它是文学的领域,比方说历史上咱们,我那天就讲,陈圆圆冲冠一怒为红颜,这就是大诗人吴梅村写的诗,你再比如说《长恨歌》,是吧,就是宛转蛾眉马前死.君王掩面救不得,就是唐玄宗不得不弄死这个,他最爱的女人,有史以来最美肥妹,是吧,杨玉环。你看,这都是文学,这些文学是可以讲男女关系的。

马家辉:文章坚决不止是文学,我告诉你,香港很多投资银行,比方说我是投资银行的经理,我要负责看你的公司,你的公司,他们是这样的,当然要看你的投资什么,有没有回报,什么负债率,现金率等等,还有一个看什么,你当事人那个主时的生活作风,所谓生活作风他不是为了从党的纪律去看,不是,因为他要看,他考虑的因素包括什么,你一年几次去旅行,旅行的消费是什么,你的私生活怎么,甚至你的健康状况,那是什么呢,因为你是掌舵的老大,当你,假如说他觉得你的生活行为会对企业的运作利润构成风险的话,他就把对你的企业的投资降低,所以这个不仅是文学,那是经济学的问题。

窦文涛:你讲的有道理,我就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在凤凰二十年,连个副台长都没当上的原因了,得了个金牌,然后得了老板说了一句,老臣都是忠臣,然后你知道戈辉在旁边说,奸臣带头鼓掌。这个幼婷我觉得代表女性立场,代表田朴珺,对吧。

竹幼婷:我代表田朴珺?

窦文涛:我们都是直男癌,所以你要代表女性来说说这件事。

竹幼婷:我应该没有办法代表田小姐吧,因为她是王的女人,太高了,真是,我只能说,我看了这一篇所谓黑她的整个历史之后呢,我们且不管这是不是田小姐,我看完我就觉得,我脑海中冒出了一百个名字,就是你的生活当中,这种女性多不多,到处都是,你知道吗,她只是说,她不见得变成王的女人,她可能变成田的女人,张的女人,何的女人,她的这个上位的方式也就是那种睁眼说瞎话的方式呢,或者是把自己的黑历史,想办法在某个关键时间点,用一个方式,洗白的方式,我叹为观止,我觉得这件事情也不是只有田小姐做,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子,重点是,这些王的女人,就这些男人为什么都相信,你都买单。你知道那天那个王石不就在那个股东大会上,那个股东不就跟他讲说,我觉得你跟田小姐谈恋爱就没心在我们事业上,所以我们就卖了你的股票,他就跟他这样讲说,那你是嫉妒我和田小姐嘛,很霸气嘛,是吧。然后那个郭台铭在台湾,那时候他还没有娶第二个的时候,他牵了一个女明星的手被拍到以后,上了一周刊,当天股价跌到底,郭台铭拍桌说,我谈恋爱怎么了,你们凭什么就卖我的股票,也很生气,但是大家都认为这个CEO谈恋爱,的确就会影响到,就刚才老师说的,就是会影响到整个他的企业的运作,因为他就不专心了,它重点就是,男人你为什么,就是这么愿意听这些,明明你知道这些黑历史可能是真的,你为什么就买单,这才是我最大的一个。

窦文涛:名人说真心话或给自己找麻烦

窦文涛:我现在就是,第一个感觉是,你让一个女人为另一个女人代言,是一个。

竹幼婷:嫉妒心出来的时候。

窦文涛:你刚才讲的确实也是我那天注意到的,我那天真的看他们这个股东这个直播,我觉得这个王石跑步跑得身材很好,跟男孩子一样身材,但是这个脸呢倍沧,但是他就,其实呢为什么我说是个文学问题呢,这个中国现在出来一个称呼,你知道吗,叫儒商,或者说大家都喜欢,就古代人的审美形象叫才子佳人,都是家辉这样的文人对吧,但是今天我发现呢,他很多企业家也喜欢把自己跟这个儒,跟儒雅跟什么挂上钩。可是你知道,真正的文人他对他们的有些言论,有的时候看上去就觉得,还可以更讲究一些,你真是爱文学的话,你比如说三句话不离本行,我不懂经济,可是我就觉得,无论是王还是王的女人,其实呢有些话是表达问题,就像文学,它是个表达问题,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难道只王石吗?很多的,那天我就问一个人,我说为什么王石这个嚷嚷的满世界都是呢,甚至于我的朋友,也是王石的朋友,就叫秦硕,他在他的文章里有一个猜测,我注意到,是瞎猜,他猜,他说可能是王石他呢,比如说在控股,股权结构上他是弱势了,但是呢他又碰到这个事情,于是呢他向外喊话,他主动希望社会公众舆论。

竹幼婷:来帮他。

窦文涛:来借这个势,这是秦硕的瞎猜。于是那天我就问一个,这我不能公开说了,跟王石关系很熟的这么一个人,人家私下里聊天,我就说为什么,他是这个意图吗,他说不是,他说我给你讲啊,这王石啊就不能说话,说你看他历次出的这个事情,都因为这个人一开口就招事。

竹幼婷:祸从口出了。

窦文涛:对,他不能说话,要照我说他是不是太直,就像那石头一样,你比如像那天我就感觉到了,其实呢,比如说那个小股东就说,我听见你跟这个小田好,我就做空这个股票。王石说你那是嫉妒吧,我就觉得呢,其实可以幽默点,况且说。比如说我想,要叫我的话,我说如果我跟小田的关系还能够让你盈利,那我觉得是一个步数啊,不过我觉得你的算盘可能会落空啊,你哪怕这样说,你说嫉妒,这个里边就会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可能他说的是真心。

竹幼婷:他是真的说到他弱。

窦文涛:他是真心话,他可能是真心话,但是有时候表达不善,就给自己找麻烦。

马家辉:嫉妒我也觉得蛮幽默的,重点是你怎么样说,因为假如你像王石一样,苦起一张脸,凶起眼睛,当然就是好像冲突嘛,对撞,可是你幽默,你是不是嫉妒我,那表达是可以同样的语句,可是不一样的效果。那我觉得,不管是不是什么儒商,有多真的儒多假的儒什么的,我觉得无所谓,地球上面,中国13亿人,我们其实是应该尊重儒学,13亿人的不同的作风,不管你是草根,你是CEO,你严肃也好,幽默风趣也好,无所谓。要让13亿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风格又怎么样,你的制度,游戏规则,清清楚楚,比方说姓田的女士,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像这种情况,假如黑文章什么的,马上一封律师信,所有的东西要删掉,然后打官司,就算姓田的不发律师函。

窦文涛:姓王的也要发。

马家辉:对,姓王的,我不管。就像我刚说的。

窦文涛:姓王的不发,姓马的也要发。

马家辉:然后你的那个私生活的确是一个判断的标准,甚至以前有人怎么样呢,小股东,一看开记者会,你用什么来招待小股民,你用的越豪华,什么鱼籽酱,什么三文鱼,表示你越心虚,想买通,马上做空等等,都可以呀。甚至有人怎么样,看那个CEO出场的时候,是不是一身名牌,穿着什么几万块的皮鞋什么,甚至看他太太,甚至看他旁边的助理,戴着什么皮包,你怎么允许你的助理这么土豪呢,表示你管制,管制是有问题的,我做空,无所谓。这真的是说那个数字,那个游戏规则。

窦文涛:家辉。

马家辉:透明。

窦文涛:对,律师信很可能,有可能会发出来。

马家辉:女性发誓不靠男人或因承担过大压力

窦文涛:这个律师信还没发,但是小田确实是提到了法律,不是傅晓田,咱们这儿也有小田,你可以看看这个图片。这个小田,这家伙。

马家辉:非常有霸气。

窦文涛:气场,我发现你要有气场呢,这个诀窍在于背光,你再往后看。这是小田,就是田小姐发出来的,这个王石的。

竹幼婷:田的男人。

窦文涛:田的男人,对对对,这够田的,你看,是吧,再往下看。这个,这是王思聪转了刚才幼婷提到的,最近这篇猛文,我要说,这个原作者据说因为压力太大,已经把这个文章给删掉了,但是王思聪说什么,有深度的好文,虽然的公司现状和这事或许没有直接关系,但是王石多年经营的完美形象确实由于这段夕阳红,彻底崩塌,这说的有点狠啊,再看下边。这个,这个就要跟法律牵扯了,有人在网上就端出来了,说田的这个公司,负债多少,资本多少,那意思就是,这里边就出来问题了,你再看下边,这就田朴珺是她自己微博说,是工商登记部门出了问题,还是有人别有用心,把元写成万元,明早上工商局上证据。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说,我觉得写这个文章的人确实胆挺大,因为其中有一部分,这就不是八卦了,其中有一部分涉及到的指控那是很严重的指控,要照我看,那就属于万科拿地,中间人谈判,万科的房子。这就完全得是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了。但是呢咱们聊的,要不我说呀,还是这个文学,因为这个事弄起来以后啊,我仔细看看,大部分人,我们并不懂这些专业的事,所以我们关心的还是文学,人物形象。

竹幼婷:也就是法律告不到的地方,这些道德上的东西。

窦文涛:就比如说这个田小姐发表的这个演讲,这个演讲我也看了,就是为了做节目,我就看了全文,实际她讲的内容也是个很正常的内容,不外乎就是在讲就是说,从小这个社会对女性的这个偏见,但是这个标题呢有点诅咒发誓,就是我发誓不靠男人,就是我发誓要怎么怎么着,我觉得这个标题,是可以商榷,就是说,你说你要不要。

竹幼婷:其实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窦文涛:你也觉得她得了便宜。

竹幼婷:就你不可以说,我相信她有她的努力,毕竟要追到王先生或王先生要追她,她得有自己个人的一个魅力,她才可以靠近这个圈圈,我总觉得是这样。就像说,就是我看完这个东西的时候,其实我来内地发展这么多年,然后我,我过去最憎恨的就是什么潜规则这种事情,因为我就觉得我这个人就是一副正气,只能走白路,我不能走黑路。所以我就对那种走黑路,就拿到我想要的东西的人,觉得太不公平,太不正义。

窦文涛:碰到潜规则了。

竹幼婷:我没有碰到,但我说看那种潜规则上位的人,我会特别的愤怒,但我来内地发展了这么久以后,其实我反而忽然间发觉,那种腿张得开的女生我反而佩服,就说因为你腿张得开,我张不开,这就是我们俩最明显不同,就是我做不到的事情你做到了,所以你可以拿到我要的东西,我觉得或许这是某一种make sense的一个说法的,但是我,有一种女人我没有办法接受的是,你腿要张不张的,然后你还给我装纯,这件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窦文涛:我发现你婚后确实有点变化,幼婷。过去没听过这么说话的。

马家辉:好家伙。

竹幼婷:就是这种,在这边这种犹疑,如果你做了这件,我看过很多女生,就说我就是靠这个,或说怎么了,就是靠男生,我利用了你的,这个男人的权势或者是朋友圈,交友圈,但是我利用的,像邓文迪这样,我利用这个,但我有我自己的能力,我靠我自己的学历,我靠我自己的社交手腕,我慢慢的爬上位,那我觉得这是一回事,但是你在这边,明明靠了他,又说完全是我自己,然后呢明明没读这间学校,就雇了个水军说你是名校毕业,这件事情,这种人。

马家辉:没有,幼婷我觉得,是不是在这个阶段,我们可以退后一步来看呢。

窦文涛:是,不能随便让女的谈女的,我发现。

马家辉:男的也不能谈女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真相真的不清楚,我们也不是她的朋友,也没有调查过,种种黑闻不黑闻,我们没有办法,也没有,坦白讲,没有那个资格去判断这样一个。我反而是想说,是说当一个女人,像文涛想到,她说我发誓过独立,不靠男人什么,然后反而是想到说,不管是田小姐还是一般女性,一般所遭受的压力,舆论压力,飞短流长的压力有多大,所以她才会需要,我们想象不到的,她可能背后,做任何一件事都会先被人家假定,你这个就是因为所谓的腿张开,所谓的靠男人,你买棵菜都说你靠男人,被假定。所以呢,在这种压力下呢,很多女人就只能说,又很夸张,我们男人的角度觉得没有必要,去发誓,我发誓我不靠男人,然后说,我曾经,我绝对没靠男人,我们倒过来看,男人不需要发这种誓的。

窦文涛:对。所以。

马家辉:因为我们不会被假设靠女人,我不会说,我发誓我没靠女人来拿得我的博士学位,可是我背后有个女人支持我啊,在冰天雪地里面陪我读书那么多年,好像那个理所当然的,那我觉得男女性别,的确,权利关系,所面对的不一样,我觉得要给她们多一点宽容和空间。

竹幼婷:但我又觉得现在有很多成功的女性,林志玲没有必要在大家面前发誓说我不靠男人,因为大家不用问她这件事情。

窦文涛:那就不言自明了嘛。

竹幼婷:我一说这个过程就是,大家明明这样,她不是吧,就我说也是有很多成功的女性,并不是每一个成功的女性在这么,如果我们现在说这是一个社会风气的话,我也承认,的确有些时候会被这样子的质疑,但是不会有人去,就是我说慢慢的已经不是说,有些明明看起来就是靠自己努力的人,不会有人去质疑她的。

窦文涛:就是,她发出这样的呼喊,可能是有她的苦大仇深嘛。

窦文涛:活得自我就要承担社会的压力和批评

窦文涛:我要给小田说说话,我发现不能靠你替她说话,我要替她说说话。我觉得,她实际还很年轻呢,而且以她这么聪明,我觉得她将来,这个认识能够会更加的有进步的空间,为什么呢,你知道,我看了她的这个演讲,包括她的种种表现,我就想到,我过去经常跟人提起,就有一个心理测试,灵不灵是另一回事,但是它教会了我一个东西,就是这个心理测试就是说,你说出三样动物,你喜欢的三样动物,然后他教会给我,有三重自我,有三个我,第一个动物就代表着别人眼中的你,第二个动物代表着你自己眼里的你,第三个动物代表着你跟别人都不知道的上帝才知道你是谁,那个天命所归的你。你看后来我就用这个方法看,我发现很有效,就比如说你站在这个田小姐,她自己觉得我父亲从小就想要个儿子,怎么着,所以我就要想争气,那我是自己在努力呀,但是我自己在努力我就不能找个成功的企业家吗,那不是我露出去的呀,是你们狗仔队你们要拍,你们拍,你们逼得我公开的吗,那难道说我想自立自强的女性,我就不能找一个强的男人,一个企业家,那我们俩好了,我们俩是情侣也好,夫妻也好,自然就要交往他的朋友,难道我能因为这个故意不见王石的朋友吗,那我见了我还没有写文章,写感想的权利了吗。你们凭什么,就把这些当成说我靠他呢,你明白吗,我跟他心有情谊。不是不是,我不是说跟她心有情谊啊,就有特别理解她。但是我觉得呢,她还是文学需要再努力,就为什么,我想起自我认同这个问题,你看,不管是台湾还是香港,这个自我认同大到能够引起这个国族之间的冲突,小到这个说是,就个人的这种事情,就说你认为你是什么,我记得我刚刚干这行,有点名气的时候,你知道吗,就我有一种特强烈的这种不认同的心理,说实话,我直到今天我不认同我是公众人物,你们征求过我同意了吗,这个标签谁给我贴头上,我甚至,我哪个场合说过我同意我是公众人物了,我就是打工仔啊,我的每一份钱都是我劳动换来的,对吧,你们凭什么说我占了什么出名的便宜呢。但是我随着后来呀,我就慢慢明白了,就是说这只是你认为你是什么,但是有的时候啊,别人认为你是,你就是公众人物啊,你享受了很多出名的便宜呀,也许不是你有意的,可是我们都看到了,你说你没靠,也许你主动没靠,但是你客观上也靠了呀,所以你看,到底哪个对呢,没有绝对,只有相对,我现在就觉得,你要在这几个自我之间求得和解,当然我也能理解,像有些人就是说,我管你怎么看,我就是按我自我认为的去活着,怎么了,没什么,那你就要准备承受这些麻烦。

竹幼婷:批评。

窦文涛:很多批评。

窦文涛:没有人独立存在 男人女人互相依靠

所以说呢,你比如说我相信,还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我相信以小田这么年轻这么聪明,她可能早晚有一天她还会发表一次演讲,她可能会说,我曾经发表过一次演讲说我发誓不靠男人,但是今天我明白了,不仅女人要靠男人,男人也要靠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独立存在,独木难支。人这个东西都是两个人相支撑,我们都是互相依靠,所以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我要感恩呐,哪怕我们认识了我都占了你的便宜,是啊,你有意无意的都占了别人的便宜,你认识的人都可能对你有过帮助啊,那所以说,我正是依靠着王石,已经无数个我认识的人,成就了我的今天。你这样讲,我觉得就大家就会拥护的多。

竹幼婷:那他应该找你写那个,稿子的写手。

窦文涛:我正缺钱呢最近,我正找富婆呢到处。

马家辉:没有,那这种事情永远是,就危机能够度过了,而且能够站住,更能够向前走的话,所有的说法,大家都会听你的,假如今天不管是王先生还是田小姐,度过他们眼前的危机,以后就说,我到底有靠没靠,因为那个语言,你既然说文学我们就说文学吧,光是用那语言,什么叫占便宜,我觉得假如佛家说因缘吧,交往因缘嘛,什么叫我占便宜,当我们说不管是男占女还是女占男的便宜,就是有高低等等,我们是一段因缘,我跟你交往,比方说你给我现实上面的所谓的好处,我可能在我思想的,甚至于视觉上面给你愉悦等等,人跟人的因缘可能有好有坏,我觉得不要先进入语言的圈套,人家说你占便宜,你就针对所谓占便宜这个事情来反驳,那你就低了。

窦文涛:我觉得幼婷刚才的思路,就有点认为她是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

竹幼婷:应该。

窦文涛:是不是你心里话。

竹幼婷:就是成熟的圆润的,就是像你说的,我觉得可能就是表达的方式,如果你,就是你要出来演讲了,可能你要让别人有一种可以接受你故事的一个表达的方式,我以前听过那个谁,不知道是萧敬腾还是谁讲的,他说一个成功的人的故事,他不需要说,因为别人都自然会去知道,那一个没成功人的故事那更不需要说,因为没人想知道。所以我认为说,你的故事,那种气质或者很多的经历,不需要再次强调,就是自然会有人理解这个过程,你懂我的意思吗。所以就是说,在你选择的语言上面,因为你不是在主持节目,我们主持节目可能可以用一些比较强烈的字语,希望让我们的观众马上听到这件事情,或听到这个思想,但是如果一般的一个,就我说,我们就说一般人的一个练成自己的状态的话,你该让自己是圆润的,但是你可能在表达这个方向上面,人家越打你哪点,那你就等于是明明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窦文涛:其实你就像咱们这个媒体,黑社会的,我就觉得你平常不在对外说话的人,咱也不招人家。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