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玫瑾、马未都《锵锵三人行》:谈恋爱婚姻关系中的暴力行为

李玫瑾、马未都《锵锵三人行》:谈恋爱婚姻关系中的暴力行为

有声读物」「2019-12-15」「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中国留学生毕习习被英国男友约旦·马修斯殴打身亡,这一事件引起了中英两国的广泛关注。如何对待恋爱与婚姻的区别,如何认识,避免恋爱婚姻关系中的...

核心提示:中国留学生毕习习被英国男友约旦·马修斯殴打身亡,这一事件引起了中英两国的广泛关注。如何对待恋爱与婚姻的区别,如何认识,避免恋爱婚姻关系中的暴力行为,如何正确处理,《锵锵三人行》为您解读。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最近就有两个案子比较惊动视听,咱那天聊的,一个是上海的杀妻藏尸三个月,这个案子;还有一个是英国一个中国女留学生被练空手道的男朋友给打死了。那天咱们讲这个事儿,我觉得这里边有好几个话题,一个就是说您讲像练空手道的这个打死中国女留学生的这个,说他就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

李玫瑾:对,他的情况跟上海那个男的不太一样,英国的这个更危险。一般就是说在我们知道家庭暴力,这个问题在很多发达国家、西方国家他们都提出零容忍。它早期并没有被视为一个事情,尤其法律根本不当个事情。比如说一个老婆被她丈夫打了,去到法官那,法官说丈夫你回去好好亲吻她几下就行了,也就是他们认为这个事儿就是家里的事儿,不用管。但是,后来就因为一个案例,就是一个男的追一个女的,这女的一直摆脱不掉他,然后这女的多次报警,但是警察认为他没有实施危害行为,只是威胁,就没有管,最后这女孩被那男的杀了。后来,由此这个事情,女孩的母亲就控告,就是说我的女儿那么求助,她生命遇到危险没有人管。后来人们开始意识到在男女之间的关系,当他一发生性之后,有一种男人,他就会有一个强烈的控制欲望。而这个强烈又带有暴力性的时候,这个女方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后来在很多国家专门立法,就专门针对家庭暴力立法,来制止这种(情况)。而且甚至还有保护令,就是说如果女方一旦说这个男的有暴力,你只要申请了,他就可以要求这男的不能靠近你多少米。

窦文涛:禁止令。

李玫瑾:禁止令。所以,这个问题,实际上我看英国这个案件,这个男的就有这特点,但是这女孩因为无知,她没有及早地去采取一些措施。

马未都:就是她挨过好几回打,她不是头一回。

窦文涛:听说这个女孩还是某个什么集团老总的女儿,就是家境挺好。

马未都:家境非常好,它坏就坏在这,就是她钱太多。我上次说过,就是她钱太多,她给他钱的又不吝惜,因为她喜欢他。你看照片上身高比,那男的比她高那么多,如果练过空手道,随便一出手都特别重,那很重的。因为我们是有时候,我年轻的时候跟摔跤的人一上手就害怕,因为他手跟我们手不一样,是吧。所以,他随便一次的,还不是置于死地的击打你都够呛。如果你不能引起警觉,就像玫瑾老师说的,无知,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后来能出现这种情况。不停地她认为,我认为有钱的女孩会发生这个问题,就是她认为用土地换和平,就是我拿钱给你,我替你多花钱,你所有的我替你还信用卡,她心目中就是你花那点钱叫啥钱,我把钱给你,你不就对我好了吗?但恰恰是这个害了她。那男孩儿说我花了你的钱,我就离不开你,我离不开你,可我又不喜欢你,这事就很烦,或者说我又特喜欢你,我控制你,发现你又跟别人有事儿,也不成。

窦文涛:这个就是你看当地时间2月6号开庭,杀死她的男友约旦·马修斯在法庭上承认了他的罪行。他不后悔,抓住他之后,说她欠打,他就说这毕西西就是欠打。他说他暴打女友的原因是看到女友手机上有另一个男人的信息,然后检控官说这种殴打是极具恶意,且持续一段长时间,被告是承认误杀,但否认谋杀。所以说是在酒吧里碰见了这个帅哥,空手道黑带选手。然后,毕西西早就发现这个约旦有暴力倾向,多次让她旷课、陪他,给他交房租,交水电费,买车给他。但是,还经常辱骂她,就是她男朋友辱骂她一文不值,就是说有时候你讲的他还有一个极强的控制欲。

马未都:控制欲是因为她是钱包,谁不控制钱包?你从这个角度很容易理解,就是我控制你是因为你给我花钱。

窦文涛:还是说是一个容易嫉妒的男人?

马未都:我没法评判,我从他的行为上我没有能力,我不是学这个的,我评判不出来。

李玫瑾:其实这个在男女之间,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他对婚姻这个问题是没有准备的。我记得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当时很幸运,我有一个老师他就专门研究家庭婚姻问题的,然后当时带着我们参加了一个学术研讨会。我在那之前就看到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后来我就发现,其实我们讲恋爱是一码事,婚姻又是一码事,恋爱很容易,但是婚姻它确实是需要选择的。有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男的他跟这女的在一块生活,他就天天打这女的,后来离婚了以后,他跟另外一个女人生活,他就不打了,这就是一个什么问题,我们有时候讲缘分,实际上是两个人的性格问题,而且还有一物降一物。它有的就是女的能降这男的,有的就降不住,然后反过来男的老控制这女的。

窦文涛:您讲的这个很有生活,就是我不是说有您的生活。

李玫瑾:没有问题,我生活很顺利。

窦文涛:不是,我说的意思就是说,咱们现在其实把婚姻跟爱情联系起来是比较近现代的一个观念,在古代没有讲婚姻跟爱情。但是我又发现,这玩意儿是福也是祸。因为现在一般都讲,没有爱情怎么结婚,可是爱情这件事儿,我不知道能不能叫爱情。我身边见到过一些就是小年轻的,我现在发现他们有一些模式,就是激烈的感情,其实到底适不适合走入婚姻或者长期同居,就共同生活。有些时候你说他爱,他爱起来那家伙非常强烈,但是他相应的他另一面这个互相的占有、互相的控制也到达巅峰,这可能是人有动物本性,就是说我特别爱你。现在的小年轻的谈恋爱我发现有一种模式,跟小动物似的,你看我就老说我到非洲大草原上看这些羚羊,还是一些什么动物,我觉得很有趣。就是一个公的看着俩母的,然后远处还有一个公的在那调情,俩母的就有点往那看,这公的就把俩母的圈起来,实际就忙活这个事儿。实际今天有了手机,有了微信,这社交媒体,我现在发现很多小年轻的打架,就打什么架。这个男朋友就在管这个女人朋友,要看女朋友的手机,看女朋友的微信,女朋友又觉着他控制我控制得太严了,我难道没有社交的自由吗?我不能跟别人去泡吧吗?天天你说他爱吧,咱们想象的这种恋爱,恋爱强烈的时候有的时候就表现为互相占有、互相控制、互相窥探。反倒是那些我们认为好像没有那么强烈感情的,那好像适合长久夫妻过日子,他不是特别在意。

李玫瑾:对,其实我个人觉得,恋爱生活当中有很多学问,包括夫妻,因为你一辈子的生活,它也是有很多知识的。比如我们法律规定22岁就可以结婚了,男的22岁,女的20岁,但是20岁和22岁之前我们的课程当中有没有讲过婚姻和恋爱是怎么回事。比如说恋爱,爱你可以爱一类人,但是结婚只能是一个人,为什么?另外就是说,婚姻当然应该怎么选择,我认为,比如说我的个人的建议,孩子上初中,要如果是儿子,爸爸就应该跟他讲一讲,我当初怎么选上你妈妈的,这个结婚选女人应该选什么样的。

窦文涛:这个错误是怎么犯的。

李玫瑾:对。

马未都:大部分是爸爸勾引。

李玫瑾:但是他会比较客观,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那妈妈要跟女儿也要聊,就是选男人哪些东西是最重要的。

马未都:咱们现在,玫瑾老师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电视节目是《带着父母去相亲》,那父母都世俗的要死,都说要多少钱,都很世俗,都非常可怕。

李玫瑾:对,你说的也对,但是这种生活都会不幸福。就是你真正的幸福实际上就是父母好的婚姻那种示范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如果你早点跟孩子谈这个问题,他在选人的时候,他多多少少会考虑父母说的这句话。

窦文涛:而且您刚才讲这个小鲜肉的问题,像我这个岁数的,我过去还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我这个朋友圈里也有了一些小姑娘,后来我看她们天天发的朋友圈,我真的是发现,本质上这个东西有一种交易的关系吧。比如一个女孩,如果我长得不大漂亮,你就看她整天在泡吧,在酒吧里找这种小帅哥什么,甚至是炫耀一夜情,这都出现了。就是说昨天,我把一韩国(男生)给睡了,漂亮的跟什么似的,你看她会有一种交换。甚至就是说我养着一个小鲜肉,咱这也听过,很多女的辛辛苦苦挣钱,甚至去做鸡,是吧,我养着一个小帅哥,它就是这种交换关系,这算是爱情吗?

李玫瑾:我认为这都是活在当下,就是她认为她活得很好,实际上这种现象都是我认为稍纵即逝的一种东西,而且存在着潜伏的危机。就是说她不碰就是没事儿,她一旦碰到的话就危险非常大,你比如性病的问题,比如这个人要有一个什么样背景的问题。所以,有很多类似这样的,就是说我只爱他现在,我不管你过去,我认为我们很多爱情都是电影里教的,就是小说就成为我们怎么去谈恋爱的一个教材。

马未都:教材。

李玫瑾:但是这种教材它是不用负责任的,代价是你自己去体会的。

窦文涛:马爷是小说的责任编辑,要负责任。

马未都:现在的问题是这样,就是我们过去认为婚姻是个长久的事,是终身的事儿,所以我们婚姻这个契约中没有这个契约,就是你到死为止,是吧,除非你离婚。但是今天很多年轻人根本不是这样,我们今天的社会不支持长久婚姻的这个建立。你比如,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去年闹的沸沸扬扬,各地大量的排队离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买房。夫妻一离开就能买两套房也不知道怎么着,这些法律的出台本身就对岌岌可危的制度就产生了一个催化作用。这个催化作用你知道大量的在买房的诱惑下,本身那种貌合神离的人借机离合,很多人就复不回来,回不来。这个肯定是有数据的,我们不知道这个数据,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离婚的人又百分之百的回来了,不可能。再加上我们今天的社会破坏婚姻。我们假设婚姻是一个非常牢固的制度,但是破坏的因素在增加,过去破坏的因素没那么多,你没有微信,你看什么,你没有手机,你看什么。过去撑死了就是接家里一根大黑电话,接根绳,旁边人耳朵上一趴,你也说不出什么。今天你的(手机)有密码,你可以不让人看,你可以用指纹封着,谁也看不到,是吧。每个人他的社交圈这里头有真心的想逃出婚姻的束缚的,有那种临时调情,我认识很多人就是男人或者女人他调情就是生活的一个寄托,他并不想出这个格,他就觉得调情好玩。比如这个女的很漂亮,有个男的追她,她说我到底看他怎么追我,她就跟他调情,她并不想迈出这一步。但是这个东西一旦被她丈夫看见,你有一万个嘴你也说不清楚这个事儿,对不对。你调情没有?你肯定调情了,但是她心里不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觉得今天社会不利于婚姻的因素在急剧增加,所以导致我们一些后果出现,就像这样的情况。

窦文涛:所以现在甚至有人提出婚姻可见得未来会消亡的论调吧。说到这,我还要跟李老师,我跟您求证一个事儿,我没听您说过这观点,就是我们有个《说吧,文涛》的微博,底下有网友留言,听说请您做节目,叫“兰博基尼在卸匪”这么一个网友。他说,可以让李玫瑾老师来谈谈婚姻吗?李老师一直觉得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我以为时代在前进,女性不需要非依靠男性和家庭证明自己的价值了,婚姻终将消亡。文涛能不能说服李老师尊重多元的价值观?您有这观点吗?

李玫瑾:这观点好像是人民大学一个专门研究婚姻的一个专家说的话。

窦文涛:不是您说的?

李玫瑾:还是周孝正说的话,周教授说的话,这个名言我知道,但不是我的名言。

窦文涛:为什么安到您头上?

李玫瑾: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但是,我确实是比较主张传统的(婚姻),因为我认为人类社会在它整个延续这么多年下来,它只要是传统的东西一定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个人对这个婚姻的看法是什么,如果两个人确实不和,如果没有孩子,完全可以自由来决定。但是,如果要是比如说我对很多年轻人都讲,如果你要是很爱一个人,你可以,然后结婚之后,你先不要着急要孩子,如果你要觉得不靠谱,那就更不能要孩子。如果两三年之后,你觉得你俩能往下走,你再往下走,往下走你就要孩子。要如果你刚开始就有孩子了,你再结婚,这事儿就很麻烦,因为它涉及到另外一个人了,对吧?你要如果很不负责任说,我们俩不行,分手,那对一个孩子来讲,那就等于一个房屋被拆了。所以,我对婚姻的问题是这样一个观点,也就是说,你要不打算要孩子,就俩人玩儿,比如同性恋,那你爱怎么玩儿怎么玩儿,对吧?你们俩反正也不涉及到孩子,但是你要抱养一个,你也要负责任。

窦文涛:您这个观点我接着推理,就是是不是隐含着一个背景,就是您觉着父母婚姻破裂的孩子,几乎必定心理成长不健康?

李玫瑾:也就是说,我们研究犯罪的这个现象来看,出问题的未成年时期,在18岁之下就犯罪的,你看吧,基本家里都有问题。所以,我认为就是说一个社会,它的人的质量和一个社会的家庭的状况是密切相关。在这点上,我认为婚姻要认真对待,因为它涉及到你整个民族的质量。但是如果只是个人幸福,那我主张你要如果不要孩子,你可以。你比如说这俩人有的就是两个小夫妻,天天出去玩儿,也有的今天我跟这个待上一个月、两年,然后再换一个人,也可以。你不要孩子,你怎么都可以。

窦文涛:但是眼看这历史潮流,这家伙离婚都一半了。

马未都:我觉得玫瑾老师还是非常传统的说这个事儿,因为我们假设两个人是相爱的,假设生活了两三年是合适的,然后假设他又生了孩子。问题是下一个假设就出现了,假设插进来一个人,这个人是事先不知的,因为我们今天社会让插入、让介入的这个事情太多了。而且这一种介入是有教导的,什么教导,就是影视剧。你看我们的影视剧大篇幅的都在渲染这件事儿。

窦文涛:主旋律就是出轨。

马未都:对,如果你没有,人家就不看。所以很多人认为我介入这件事儿是太正常不过的一件事,那么这个介入有各种复杂的社会背景。比如你一开始两个人,比如是从小城市来的,过去的背景也不好,靠打拼,突然发了个财。发财以后,说男人有钱就学坏,是吧。

窦文涛:女人学坏就有钱。

马未都:是这么说的,我还不知道,我下一句脑子短路。它这个事儿,钱是一个,在经济社会,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个经济社会,它的催化作用是非常大的。很多人在没撼动他的时候,是那个钱不够数,而不是他有定力。钱超过一个界线,就是我碰到一个朋友就是说,他说钱是有压力的。我说什么叫钱有压力,他说你比如说,我去买一个东西,我跟他怎么谈都谈不成,他后来就是说我非把那个东西买回来。同样的钱,我给你十万块钱,你不卖给我,对不对?他取了十万现金拿来,就摆在桌子上。

窦文涛:金钱的力量是厉害的。

马未都:他说,你现在卖我,我东西拿走,这钱就是你的,你要不卖我,我把这钱再装回我这包里,我就走了,我再也不找你了。他说人就卖了,他说你跟他谈数是没有用的,他看不见,他看见那东西的时候,那时候那钱还大,十块钱一张,十万块钱一大堆,一下就把他给压跨了。所以,他说这个钱的压力会导致你在瞬间改变想法,很多人就这么犯的错。

李玫瑾:马先生说这个,我好像看过一个电影,我不记得名字,讲的就是一个穷困的,算刁民,小两口遇到一个很有钱的巨富,然后看上那女的了。然后,也是说多少钱你陪我一宿。

窦文涛:《一百万美元》。

李玫瑾:对,就那个电影,现在就是你说的这个问题,当时小两口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同意了,同意了心里又别扭,对吧?所以,这种就是钱和情的那种冲击。

窦文涛:事实证明,爱情和婚姻都非常脆弱,它禁不起考验,所以你也不要随便考验它。这一考验就玩完,对吧?

李玫瑾:是。

窦文涛:当然这个里边就涉及到一个您说的选择了,就是咱说遇人不淑。你看从这个案子的灾难性后果来看,你遇人不淑,甚至命都能玩没了,是吧?可是,这里边也有一个命题,就是现在网上经常说,说为什么美女总是遇渣男,实际也不一定是美女,丑女也经常遇渣男。就遇到这种渣男,为什么她还非要跟他在一起,你看打她,养着他,他打着你。然后,谁劝都不听,这个女的还非要跟这个男的在一起,您觉得这是个什么心理?

李玫瑾:她也是肯定从对方身上得到某种她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因为像英国的这个女孩,我觉得她16岁就出去了,她其实在生活当中是家庭生活并不多的。而且我个人认为,她父亲在她身边时间也不多,就是我们在研究这个孩子心理当中,你会发现就是女孩早恋,很多情况都是父亲不在身边。就是单亲或者说她的爸爸军人或者什么,他老不在身边,这种女孩往往从初中就开始早恋,就是她接触男人,就是男性她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因为过去只跟妈妈接触。所以,男孩儿也一样,如果他的家庭当中,妈妈这角色缺失,他也容易早恋。所以,英国这女孩,她之所以跟这男孩儿,她可能也是得到了一种,感觉这是个男性,然后和过去的那种感情是不一样的。因为成长过程当中,多数都是同性别开始,然后她只要遇到异性的时候,她有一种吸引力。

窦文涛:被打都过瘾。

李玫瑾:对,但她不知道这个危险,其实就是我认为没有人告诉她,如果你要是婚姻过程,你一个同居的男伴他只要一动手,这个人肯定以后还会动手。遇到这种情况,多好都赶快离开他。

窦文涛:我还听见那天有一男的跟我说,说女的她要是跟你的婚姻生活当中出轨,她第二次肯定还出轨,都是总结规律。

李玫瑾:行为的一致性是有的。

窦文涛:但是,那你比如说过去有一个词,这就涉及到人性当中有些幽微之处,比如说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什么的。就是说一个长期的极度强烈的控制欲要控制你的男人,甚至是虐待你的男人,有时候反而这个女人会不会就习惯了,还是甚至变得离不开他了?对他有一种依赖。

李玫瑾:我认为这实际上还是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就是说有些女孩,她在那种被男人完全控制的情境下,她为了生存去迎合对方。还有一种就是说他这个男的虽然控制这个女孩了,但是男的本身还是有一些好的东西,这女孩发现了,然后她会觉得完全不是真正的坏人,所以我愿意跟他在一块。而且当她又知道他不幸,我记得小时候看过那个叫什么《叶塞尼亚》还是什么,一个电视剧,其中就也有一个类似这样的一个情节。就是她弟弟是私生子,被抛弃了,但是事实上他很仗义,帮助穷人。后来,这个女孩被他绑架之后,发现他其实有一颗善良的心。这种情况有时候她也会出现真心的爱上他,所以我认为斯德哥尔摩症现在很多人不分,认为只要控制时间长了,被虐也会爱上他,不是这样的。它有些,咱们好像河南还是哪儿发生过一个(事儿),在地下室藏了好几个女的,她们之间还有一个被杀的,这些女的都争相邀功。

窦文涛:洛阳。

李玫瑾:最后这些女的能跑还是跑了,她并不真的爱他,只不过在当时表现爱他,那就属于完全我的命运由你决定,这个时候我一定要讨你好,给你一个好印象,表现我爱你。但是,真正到的时候,他还是分开的。

马未都:再有一个,我觉得英国少女这个事儿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文化,因为中国文化中,第一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是一个,他有一点坏,我能忍,对吧?另外,中国的过去传统文化中,就是男人动手打女人,她觉得是一个司空见惯的事儿,如果她知道这些东西,她对这个事儿就没有警觉。西方社会女的就不干,因为她的文化当中没有这个要素,你敢动手,这事儿就到头了。

窦文涛:性质变了。

马未都:性质就变了,但中国人就认为,什么打是疼骂是爱,这也是一种文化。

窦文涛:喜欢不够用脚踹。

马未都:对,就过去它也是一种文化,所以这种文化潜在的时候,都会起作用。

李玫瑾:您刚说这个我还得补充一下,我就是说这个有些丈夫打老婆也是看什么样的情况,有一种是无缘无故的,他只要一不高兴就打人;还有一种情况,确实你有过错,比如媳妇对这个公公婆婆不孝顺,丈夫打两下,这是两个性质。

窦文涛:那您说像这种情况,比如说我们怎么能看出来,比如说找男朋友,有没有可能就是这个人可能有这个潜在倾向?

李玫瑾:一般要是男的打人,结婚超不过三个月就会有。这是他一个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是我们叫暴力性。所以现在评估这个,包括犯罪人的暴力性,他有些人犯罪,但是他不暴力,比如说惯偷,偷完还偷,他就觉得这钱包我就要拿,但是他不暴力。所以,他只有罪犯的可能,但是他没有危险性。可是有些人他可能你比如说当时北京的摔孩子那个,那他在监狱里头练那个刻篆字,写那个小微刻,最后出去以后,你看,喝点酒还是这样暴力。也就是说他的暴力是一贯的。

窦文涛:还有一个,我们这导演还问,就是说你要说男的怎么能看出这女的有暴力倾向?

李玫瑾:女的暴力倾向,一般的我觉得她的外形就有问题了。

窦文涛:不是,我现在就觉得也是有一种女孩真是,就是说家里都是宠她吧,就变得你就觉得这个坏脾气,咱就说是大公主脾气,其实就是整天跟人添堵,就弄的男的也很烦,你知道吗,天天没好气。

李玫瑾:校园里头那个霸凌,那个基本都是这种女孩,霸就是称王称霸。一般就是小孩刚一青春期,长大一点想当老大,那个叫霸,就是霸道,说了算,然后一群人围着我转。女孩是什么,她要看上一男孩儿,那个男孩儿要不喜欢我,喜欢另外一个,她一定要凌辱这个。所以,你说的这些女孩基本都是宠大的,就是家里百依百顺,什么都是,而且有权有势,什么都罩着。这种女孩有时候就容易出这个问题。

马未都:还有一个,我们全社会对这个处置太轻,拉回去教育,家长都领走,实在不行赔点钱,这都是最坏的。

李玫瑾:这是最麻烦的。

马未都:所以我觉得倒是美国那个校园霸凌事件的处置,对中国人倒是一个教育。因为我专门写过文章,我希望尽快的立法。因为孩子都太小,今天我们每个孩子,尤其男孩子,现在女孩子也这样,男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想称王称霸的这个心是一个动物性的本能,你为什么要学习,就是约束你这些行为。可是在校园中,就是初中开始,现在小学有时候都有,初中、高中是最危险的,到大学就好很多。

窦文涛:而且,所以男女它就是永远的主题。这个男女关系当中,我记得文道就曾经说过一个,很多种这种畸形的恋情,彼此是彼此的刀和伤口。但是,人们特别不理解的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两人会形成这么一种,我就说这个锁定关系。

李玫瑾:这实际上就是心理学当中研究,和他早年的创伤有关。就是很多人他比如说早年有过被虐的经历,他到成年,他对虐待是能适应的。

窦文涛:就等于你知道吗,你离不开伤害你的人,这个事情很奇怪。

李玫瑾:对,他有些人,他早年有过这种创伤,比如说爸爸和妈妈离异了,妈妈对他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依赖的对象了,但是他妈妈经常一不高兴的时候,就会对孩子虐待。那么,这个孩子就是被虐,他也不会离开他妈。然后他到成年以后,他的婚姻当中就会出现类似的问题,所以我们叫复制。所以为什么就讲人的很多的他成年的表现,你看不到原因的大多数早年他有过这样类似的东西。

窦文涛:还有就是彼此的这种控制,有些人是控制欲非常强的,那甚至就真的能到看你的手机。

马未都:还有一种,就是在这种虐待之后,又有更强烈的爱,那更可怕。

窦文涛:那也是一种。

马未都:很多人打完架,就骂的,最后他后面来一场,他说这是爱。

窦文涛:升华了。

马未都:把这事儿全给搞了,所以它这个事儿不可怕。

李玫瑾:所以不是讲生和死吗?实际上,虐就是一个死,然后他有时候就以性的方式来结束,那又是一个生。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竹幼婷、马家辉《锵锵三人行》:谈王石与田朴珺

竹幼婷、马家辉《锵锵三人行》:谈王石与田朴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