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家暴谈到夫妻关系

有声读物」「2019-12-15」「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马家辉、周轶君谈家暴的话题,窦文涛称,有人将拒绝同房列入家暴范围;周轶君称,斗心机的家暴比物理性家暴更可怕。 窦文涛:《锵...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马家辉、周轶君谈家暴的话题,窦文涛称,有人将拒绝同房列入家暴范围;周轶君称,斗心机的家暴比物理性家暴更可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两位不知道对家暴有没有研究?

周轶君:你看他叫家辉,家暴估计他有,家字辈的。

窦文涛:家暴放光辉。

马家辉:它是防止我家暴,先叫我家辉,把我的心安静下来。研究没有具体研究,可是有近距离观察。因为曾经有一年,大概六年前吧,我带着我女儿,我那个宅女,我好不容易花了两年时间说服她走出家门,外面,去当义工。去一个。

窦文涛:她平常有自闭的倾向?

马家辉:在家里上网、看《天天逗文涛》,可是两年前还没有。

窦文涛:有,两年后都会有的。

周轶君:防止她恋大叔,所以要去看家暴。

马家辉:然后我又好不容易说服她去,那个家暴中心是什么呢,在一个社区,不能讲地区的,因为社区很隐秘的地方。然后一个完全不起眼的单位,公共房屋的社区,然后敲门还要打暗号的,可是很奇怪,为什么全世界的暗号都一样,都是两长三短。你不觉得吗?

窦文涛:是吗?SOS吗?

周轶君:我不太去有暗号的地方,你去的比较多。

马家辉:有,暗号都是,我看电影《风声》、《潜伏》都是这样。

马家辉:香港家暴中心有密码 防老公打上门

窦文涛:那是香港的家暴中心。

马家辉:家暴中心。

窦文涛:他说这个可能是那种,我想起来那个任达华打那个张静初,你记得吗?有一个电影,天水围的,就是雨夜,然后最后跑出去,原来香港是有这种组织的。因为怕这个老公打上门来,所以这个门要密码。

马家辉:对,要打密码。

窦文涛:当然这个密码天下老公都知道。

马家辉:所以他们而且还要看,左看右看,然后进去一个小单位,带我女儿去做什么义工呢,是教那些被家暴的妈妈的小孩,他们通常是这样。家暴了,她们逃出来了,就像文涛说,怕老公追上门,所以那个地方非常隐秘的,有给她们暂时住的地方,带着小孩出来。那我小孩,我女儿要教那些小孩英文嘛,我就说你教小孩,我跟妈妈聊聊天。

周轶君:应该教武术吧应该是,教英文。

马家辉:我就教妈妈其他的嘛。

窦文涛:乘虚而入你是。

马家辉:没有,我就跟她们心灵鸡汤,心灵安慰一下。

窦文涛:她们有什么特点?

马家辉:蛮漂亮的,都是年轻小孩的妈妈嘛,而且楚楚可怜的嘛很多都,真的很惨。跟她们聊天,你会觉得问特点的话,第一个,家暴有些就把衣服拉起来给我看,腰部,OK被家暴的那个伤痕嘛。然后有一个特点,就是没信心。你看到我记得,比方说我坐在那边,我正动一动,好像碰到桌子,嘣的一声,OK,看到她们的反应,马上就感觉你知道发生过很多很不堪的经验,让她们创伤后遗症还在那边这样子。然后都是草根,因为坦白讲,不是草根,而且我去的那个区,那些妈妈主要都是新移民,可能从内地来,她们来说不能,不敢给家里知道。

周轶君:不好意思也是。

马家辉:没有面子,当时出来的时候,挂着红布条,热热烈烈欢送小君君嫁到香港,现在被打回去了,不行啊。

窦文涛:我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事儿,因为现在两会发言人傅莹,她说一个数字,我都没想到,因为咱们平常,我平常我觉得我周围的朋友还不至于,但关起门来,我不知道他打得老婆嗷嗷叫,也可能。就是很难想象,但是照这个傅莹新闻发布会上讲,中国的这个家暴百分之二十几。

周轶君:那很高了。

窦文涛:很高,那如果这样的话,而且奥巴马前一阵也讲,美国总统奥巴马,他说美国我都很难想象,他说有四分之一的妇女遭受家暴或者面临家暴的威胁。那就是,那也是跟中国这数字差不多,百分之二十五。这么普遍吗?

周轶君:对,我前一阵子在欧洲,我看新闻特别好玩,都是反过来是男人被家暴。

窦文涛:是,有。

周轶君:现在成立了,他们那里成立了像你说的这种很隐秘的地方,就是男的如果被家暴,他打电话去,然后接他出来,看那个新闻里面那个男的还高高大大的,自己提了一个包。说他老婆也不是打他,就朝他扔东西,然后语言上去羞辱他,他也没办法求助,所以出来,看那个样子那么高大,但他好像也不会打架,也不会怎么样。所以其实我就想说,家暴的对象不光是女人,男人女人都有。

窦文涛:当然了。

周轶君:对。

窦文涛:很多男人都被老婆慢性谋杀有人将拒绝同房列入家暴范围

马家辉:可是对不起,君君刚说的应该不属于那种家暴中心,你说他老婆没有打他,我们很多也忽略了,男人,当然甚至好多父权不好,可是很多男人都被老婆慢性谋杀。

窦文涛:怎么说?

周轶君:猪油拌饭吗?

马家辉:那个是另外一种富贵的,就是给你吃得很好的营养,另外比方说跟你没有分享,或者说OK,她要你工作来承担可能养她,可能养她家里,可能养小孩。然后让你可能现在还有说什么,要你男人不能抱怨,一抱怨她就说你没出息等等,或者说不会跟你分享你生活的情趣。

窦文涛:就是精神上的这个也算家庭暴力,而且有些奇怪的定义,那你就没想到了。就是冷暴力,比如说有的时候按照广义的来说,你不理我,你从早到晚不理我。

周轶君:多久不理算冷暴力?我现在开始反省。

窦文涛:冷暴力,你跟你老公几天没说话了?然后还有就是说,你看强迫同房这当然是家暴,这甚至涉嫌婚内强奸。但是呢,拒绝同房也是家暴的一个广义范围里也有人这么列。就是你拒绝,你老拒绝,我跟你结婚二十年了,你都拒绝,你也是对我的一种冷暴力。

周轶君:但我想,可能是说像跟很多别的立法一样,他到最后就是取证和你这个执法的过程会很难,你怎么样去证明他到底是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的一个暴力。然后就家庭成员是不是只有夫妻之间算是家庭成员?然后你包括是对什么家里的工人或者小孩,好像还有一些人说,如果你还没结婚,人家只是同居关系,那里头算不算家暴?这个里面又怎么(界定)?

马家辉:每个州不一样,可是我非常怀疑,我没有仔细看,像冷暴力或者说精神虐待算不算家暴,我觉得,直觉觉得应该不算。目前的。

窦文涛:算,我们说算。

马家辉:起码也算。

窦文涛:骂就算,就是辱骂他。

马家辉:OK,那等于说算,因为我们一般说精神冷暴力也是暴力,我们嘴巴或者说文化上面把他认定也是暴力,那这种也算。可是在法律上面所谓的家暴violence,那可能不算。那法律有它的定义的,身体,身体受伤等等,像你说拒绝行房等等,台湾跟香港都有,就是说这些夫妻生活是你的义务,你拒绝他就可以要这个来。

窦文涛:是义务吗?

马家辉:对,义务,现在法律里面,你可以肃清离婚,至少说他可以成为离婚的一个证据。可是我们要,我也一直好奇,你拒绝行房是犯法嘛,那不拒绝行房,可是拒绝用某一种姿态行房,算不算?

窦文涛:也是冷暴力啊。到时候拿个小本随时记。

马家辉:你说我就是喜欢这个,他就是不要,那算不算冷暴力?

窦文涛:当然,你们讲的都是就是说是,怎么说呢,文明社会里聊的话题,就大部分来说,还是女的挨打。

周轶君:是。

窦文涛:香港一名媛经常被照“三餐打”

窦文涛:就妇女,而且这个你要说有证据,为什么一定要有证据,现在有手机了,也方便留证据。我给你看看几个照片,这都属于著名的家暴的。记不记得她,她已经自杀了,她是韩国的影星,韩国女星崔真实。她是被已经分居的丈夫赵成珉殴打,住进某医院接受治疗,自杀了,曾经是韩国男人心中的公主。你看下边家辉就很熟悉了,下边这个家辉很熟,这是谁啊,章小蕙,香港的名媛,她后来是跟白头陈交往,分别结束一段婚姻在一起,但是交往期间,章小蕙经常被照三餐打,广州话叫三餐打。

周轶君:什么叫三餐打?

窦文涛:就是一天三顿饭,一天打你三顿,打个饱,照你三餐打,打到奄奄一息,广州话叫阿妈都不认得,打到阿妈都不认得。最严重一次被白头陈从后边飞踢一脚,章小蕙差点瘫痪,被拍到全身瘀青的惨样。但是她竟然解释是蚊子咬的,她开始还不愿意承认。你再看下边,这个是谁呀,这又是韩国的电影演员李敏英,带着身孕下嫁演员李灿,两个人就结婚13天就分道扬镳。后来她说公布原因是什么,度蜜月的时候,李灿出手打她,不顾她怀孕踢她,使她双眼瘀青、鼻梁骨折,医生诊断已经十五周的胎儿流产,这家伙。你再看下边,这是咱们中国也有这样的,这是谁啊,《疯狂英语》的李阳的太太,离婚成功之后,她在这儿摆出一种胜利的架势,终于可以不打了就是。

马家辉:终于打回去。

窦文涛:终于可以打回去。

周轶君:我忽然想起这个暴力我觉得是有点原始社会,好像石器时代才用这种暴力。最近,前一阵子看那个电影Gone girl,《消失的爱人》,我觉得那种暴力才恐怖呢,人家跟你斗心机,用智力,然后设计了种种圈套,就是老婆给老公设计种种圈套,最后让社会的力量谴责你,甚至不但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还要其实要把你判上死刑。这个暴力太厉害了。

马家辉:可是那个故事有一个前提,是假设大家都先认定女的是受害者,因为老婆是。

周轶君:对,就容易认为女人是受害者。

马家辉:让全社会认为那个老公谋杀了她,可是要或说失踪了,她总要在玩弄社会上这种心理,帮助女人。像很多这种家暴,当然很多女人是很惨的,可是倒过来我们看到,里边有一个惨的地方是说,现在比较好,以前一般你报警,警方不受理,或者说倾向说你家庭的事儿。

窦文涛:香港也这样。

马家辉:对,也这样。它当然是违法了,当然是法律是要保护她,可是通常像传统,一来就说你家庭的事儿,因为经验告诉我们,人家夫妻也好、男女朋友吵架也好,人家吵了跟你哭诉,你去安慰她或说叫他们分开,转头他们两夫妻合起来。

周轶君:床头吵架床尾好。

马家辉:对。

周轶君:但是我看Gone girl。

窦文涛:你说那个《消失的爱人》。

周轶君:对,我想说就是我当时看那个片子,第一反应大家可能觉得它讲的是媒体现在这种不断的所有人都看着你,这样子,就很可怕。但是我后来看着看着,我又看出另外一层意思,我吓出一身冷汗,就是你只要你结婚,你在这个婚姻关系里面,你就是一种被观看的对象。不管名人,还是你就是普通人在生活当中,你进入了婚姻关系,你的这个关系就是一种公共关系,是被所有的人在看。那被人看的时候,就赋予你很多你应该怎么样,然后他们的观念是怎么样,就强加给你很多东西。其实你关起门来,里面有很多不一样的内容在里面,真实在里边。

窦文涛:你讲得很对,就是说很多人看了这个电影,就恐惧婚姻,就觉得就是有个书讲男女关系,叫什么《亲密的敌人》,就是其实它也是一个互相算计的一个关系。你知道有些,而且尤其是现代人,现代人那种相依为命的情况,那个程度不像过去了,过去是因为很多时候说实在的,因为生活艰难,生活所迫,两个人就戮力同心等等,它有这种。现在都是这种,尤其是西方人这种比较独立的人,所以你知道我看这个电影,我第一个就是说外国人已经到了这种对婚姻和男女相处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么讲究的程度。它太讲究了,已经开始讲究这个感觉,甚至说我们能不能永远像恋爱时候一样好,或者永远像一开始的时候一样好,如果不好或者这个男的。我看过一个,中国的一个著名的女星,但我就不说名字了,对她的访问,这个女星她是以迷倒天下男人为特点的,不是,就是确实有这个魅力,很多男人。

周轶君:万人迷。

窦文涛:尤其家辉这个岁数的男人,都很迷她。然后她从小好像就是像一个公主一样的成长环境,都很好,你瞧她讲她跟历任男朋友的关系,她会用到一个什么词,她说男人你就是保持不住,我有时候看,一旦松懈了,她那意思可能是追她的这个男的,你得全心全意地捧着她,一直捧着她,但这个男的你到第三天,你累了,稍微你露点脾气,或者你稍微露出点马脚,马上就把你飞掉。你知道吗?它感觉就像一个什么呢,一个享受的一个公主或者是一个检察员,就是她就觉得男人这种动物你们追我的时候,把我捧在手心里,可是你们这个最好的状态,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保持几天。

周轶君:可是她还,可能她有条件这样想飞谁就飞谁。

窦文涛:没错。她的感觉就是男人这种东西,你到最后就露出马脚来,再把女人捧到天上,早晚有一天露出马脚。

马家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像我看到现在一些年轻朋友,朋友也好、学生也好,我经常听他们说,内地不是流行暖男嘛。

窦文涛:有卵子的男人简称暖男。

马家辉:暖男,温暖的男人,就是说要早上八点钟煮好一个汤送去她家,给女朋友吃早餐那种等等,会煮饭。这个不表示你会煮饭,你就不需要有车、有房,还是要有,就是先有房以外,还要会煮饭等等。我就经常跟那些小孩,男生说,这一种关系两个错误,第一个,你不应该这样来捧着,迁就那个女的,没有理由,你也是一个人,她也是一个人,对不对?那你不应该,第二个错误是说,假如那个女的这样就愿意接受,让她的男人这样做的话,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爱,she is nothing sexy,根本不性感。

周轶君:你要犯错误了。

马家辉:为什么犯错误?

周轶君:我觉得是这样,我很理解你们说的,就是说应该这个女人要独立,这样那样,我都理解。但是我告诉你们一个事情,比如说聪明如克林顿吧,人家就有一个说法,他当年跟莫尼卡·莱文斯基这个事情,最早还不是他们俩之间这个事情给曝出来,是之前他在一个什么小食城做官的时候,有个女的被他,也不知道骗还是怎么,说到一个酒店,跟他去开房,然后就怎么样。那个女的最先曝出来就是说的是这个,后来别人回忆就说,这个女的当时被他骗到了那个房间以后,克林顿马上就开始了动作嘛,那女的后来就说,如果他当时先给我叫一份吃的,或者是帮我先,让我去洗个澡或者怎么样,我之后不会那么记恨他,明白吗?如果你不理解女性的这种心态,你是要犯错误的,你犯了大错了。

马家辉:小君君,不是。

周轶君:你点上了一份沙拉就可以避免你之后总统被弹劾的这个命运。

马家辉:不是了不了解,是愿意不愿意,像美国。

周轶君:你不愿意,你就犯错啦。

马家辉:美国人说,至少buy me a dinner,是要买了一个晚餐给我,然后才上。

周轶君:对啊,你不要马上就上。

窦文涛:但是你说这个,我倒想起来,我挺爱打听一下他们现在这个90后大学生他们之间的这个约会状况,我觉着有意思。咱们这很难想象,比如说我那天听一个女大学生跟我讲,她说要是男同学约你到他家去看DVD,这对他们来讲就是一种约会的方式。就是女同学要是同意到他家里去看DVD,就表明可以当天晚上,那意思就睡在他家了。然后我就觉得很(不理解),我说那为什么一定要看DVD呢?她说就培养一个好的感觉,我说如果说一个女的答应到一个男人家里或者到他卧室里去看DVD,就表明同意了这种暗示的话,我说那要是来了之后,这男的不给你看DVD呢?我说他不看DVD要直接呢?她后来她就说,她说那样就太不浪漫了。你看她跟你讲这个示范。

周轶君:所以女人的心态都是这样的。

窦文涛:就是你说好看DVD,你不能来了不让我看DVD,那不行。

马家辉:文涛说这个我那个年代没有DVD。

窦文涛:你是VCD,你还是录像带。

马家辉:什么D都没有,还没有,更早是什么。

周轶君:借书。

马家辉:不是,来看看照片本,照片、相片,来我家看看相片,看看我爸妈年轻的时候,我爷爷、公公。是这样,以前周星弛有个电影,其中有一句对白也是,好像什么电影我忘了,《双星报喜》还是什么,他跟张曼玉在一起,也是坐在一起,然后就想笑,张曼玉说,不是按规矩要先看看照片本吗?然后他说找不到,把身份证拿出来,你看,我照片,看完那就上这样的。我们那时候其实一样的,万变不离其宗,以前看照片本,后来看VCD,现在根本不看VCD,一起对着一个电脑,一起看。

窦文涛:这个我就是看过一个文摘,就是好像是在《知音》之类的杂志上,不是《知音》。

周轶君:你涉猎很广泛。

窦文涛:不是,我就能够了解到,虽然说男女是特别,是完全平等,可是我还是,通过我的接触,我感觉到女人还是缺乏安全感,就是女人容易受惊吓。因为我看到一个什么,就是说女人这种惊吓它是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因为我看那个文章就说一个女的,男的,你看,这也算是某种家暴,咱说的,要求,一定要要求某天晚上就同房,这个女的可能那天晚上累了还是不喜欢,就拒绝。这男的有时候欲望没满足,那个火,见着怂人搂不住火,火就上来,就火了,你知道吗,火了其实是荷尔蒙。

周轶君:是最原始的冲动。

窦文涛:对,就是大骂了一通,好,第二天早上这个男的就跟这个女的认错了,忏悔、跪搓衣板,一塌糊涂,这个女的,但是这个女的就是说,好像这件事儿,你看这就是一个女性心理,因为我假想,如果我是男的,对吧?这个事情最后你道歉了,咱们说开了,那咱们就还是好夫妻吧,就是以后还就照常过,我就忘记了。但是好像对于一个女人,她会心里就是怕很久,甚至于这个男的道歉了,怎么说都没用,下次这个男的再要求跟她同房的时候,她永远的有一种紧张,女人是不是这么一种?

周轶君:我一个朋友她是学人类学,以前她跟我讲过一个,就是说女人为什么要安全感,为什么要求男人忠实,或者说至少女人对这个忠诚这个东西看得很重,从一而终这些东西。男人可能觉得我不断追逐新目标是有兴奋、快乐在里面,女人呢即便她能够不断追逐新目标,她会觉得很不安全,就是为什么,她说原始社会的时候,就是说男的是本能的他要把他的精子要撒到不同的地方去,那他这个后代的存活率会高。

窦文涛:繁衍众多。

周轶君:而女的呢,她生孩子以后,之后她怎么认这个男的来保护她的孩子,就是说要认一个男的来保护她的孩子和她,你明白吗?如果她再跟别的男人的话,那些男人不能认准你这个孩子是我的,到最后是没有男人来保护这个女人,所以女人必须要通过这种忠诚,最后来换得有男人来保护她,对吧?但现在的社会关系,当然女人她不是那么的需要男人去为她来承诺一个终生的一个安全等等,但这个基因里面这个东西还是在的。

窦文涛:我后来假想了一下,我觉得我又能理解了,假如说我是一个女人,你看,信任一个男人你就意味着什么,就是说你要对他有充分的了解。因为你比如说你们俩谈恋爱,那真是就意味着你一个弱女子,你跟一个这么强悍的一个男人,可能半夜两点你们就在荒郊野外,可能就是你们在一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地方,你完全,就是这个人你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一旦出现一个你完全意料不到的一个神经病,你这个女的简直就是一个直接受害人。

周轶君:就是南非那个人不是,他没有腿的那个,会跑步的那个,刀锋战士嘛,他枕头底下放着枪的,我也想谁敢跟他在一起。

窦文涛:就是啊。你像家辉这样一个男子,表面上看起来也挺吓人的,对吧?不是。

马家辉:荷尔蒙太多。

窦文涛:你看着他很儒雅,对吧?好,你选择了他,你不知道他喝醉了会是什么样。

马家辉:喝醉,女人喝醉你也不知道她会做什么,先不说喝醉。

窦文涛:你喝醉了还不行。

周轶君:现在相互侵害不用打了吧,下点毒药。

马家辉:我对小君君刚刚说人类学,我们知道什么男人散播种子等等,都明白,可是那是远古的一直下来的基因的问题。可是,还有一个我们每天的生活经验,我们以前其实好像也谈过说像女人很多生活,每天当下的女人面对的不是我们男人有的。所以,她们那个心理状况,比方说月经,每二十多天,26天一个循环。

周轶君:28天。

马家辉:28天,我错了,26我讲错了。一个循环,那意味着什么,世界观,有人这样说,人类学家这样说,像她的生命经验告诉她,世界的事情是可以看着循环来的,是循环。

窦文涛:这是一个很有意思。

马家辉:然后这种不是我们男人有的生命的经验,这种经验体会body physical,肉体的体验,你怎么看事情的角度。还有一个,我们不管怎么样进化,我们的尾巴没有了等等,可是女生还有处女膜。

窦文涛:那有什么关系呢?

马家辉:这个很有关系,因为有人类学家在讨论,假如在千万年的进化里面,我们说根本不需要的东西没有了,她们要去面对一个事情,为什么人类女性这个处女膜还有。

窦文涛:为什么呢?

马家辉:没有研究出来,基本上当然有人发表了,可是争论很大,比方说还是回到刚刚说的那个男人要散播种子,因为女人的卵子只有一个,每个月。怎么讲?

窦文涛:卵男的卵子。

马家辉:小君君,亏我对你这么好,你还取笑我的普通话,OK还有一个,怀孕更不必说了,怀孕的过程里面,怎么保护那个胎等等,这个不是我们能够理解。

窦文涛:但是你知道,其实中国很多妇女,要叫我说,她们真是要求是很低的了。你知道有一个妇联就统计,它发现一种关系,就是在投诉家暴的妇女,大多数都跟所谓的第三者,所谓的情人的现象有关。那个研究者说,我当然不能说这两个之间有因果关系,是不是找小三的就容易家暴,但实际上。

周轶君:男的找小三家暴?

窦文涛:对,但是实际上我是认为,它是存在,中国这女的就是你打我都行,可是你再找个小三,甚至有的男的是因为找小三要离婚,这个女的死不肯离婚,这个男的打。那个时候。

周轶君:不得理还不饶人。

窦文涛:这时候女的甚至有时候忍无可忍。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圆桌跨越派》5G:2020,欢迎来到未来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马家辉x梁文道:生命总是这样,悲喜纠缠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圆桌跨越派》生命:人生能够有多久?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林玮婕、梁文道《锵锵三人行》:影视剧审查不应只由官方说了算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许子东、梁文道《锵锵三人行》:京剧进教材属京城文化的膨胀?

李玫瑾、马未都《锵锵三人行》:谈恋爱婚姻关系中的暴力行为

李玫瑾、马未都《锵锵三人行》:谈恋爱婚姻关系中的暴力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