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晓说》:“看美国”系列之《枪口下的美国》

高晓松《晓说》:“看美国”系列之《枪口下的美国》

有声读物」「2019-12-18」「晓说」 《晓说》是2012年3月高晓松开始主持的网络脱口秀节目。在每周30-40分钟一集的节目中,《晓说》每期由主持人高晓松谈论一个热门话题,打造视频化的“高晓松专栏文章”
美国持枪自由,民间藏枪两亿,屡屡发生枪击血案,从平民到总统,无数人被枪杀,却一直没有禁枪,究竟是什么原因?高晓松本人居然也几次被枪威胁,与死神擦肩...

美国持枪自由,民间藏枪两亿,屡屡发生枪击血案,从平民到总统,无数人被枪杀,却一直没有禁枪,究竟是什么原因?高晓松本人居然也几次被枪威胁,与死神擦肩而过……请观看《晓说》第28期 ——“看美国”系列之《枪口下的美国》

美国当然有很多负面的东西,只是很多大家看不到,或者说它们不像新闻经常能被报道出来。枪是经常会给美国生产负面新闻的因素之一,所以美国媒体非常乐于报道,大家关于枪也有很多讨论。下面说说我自己经历过的,在美国这些年跟枪有关的几件事儿。

第一次有人拿枪对着我,是在联邦办公室。美国是这样的,归联邦管的事情挺少的,但那次是给我女儿拿护照,所以得去联邦。因为护照是美国国务院发的,不是各州发的,所以州权虽然大,护照还得是统一的。联邦那个楼我第一次去,不知道它三点钟就关门了(当然关门以后,里面还有一些人在排队,他们准备五点钟下班,三点钟就不放人进去了)。我到那儿的时候,大概过了一分钟,三点零一分。我一看关门了,就跑到出口那个地方,因为不是还得有人出嘛,我就从出口进去了。结果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刚从出口进去,马上有3个警察拿枪对着我。他们说举手!我说干吗,我给我女儿领护照,关门了。他们说你擅闯联邦机构,现在就可以击毙你。美国自从9·11以后,反恐非常猛烈,原来的美国真没这样,警察没这么吓人,打那之后他们就特别谨慎。然后我赶紧把证件拿出来,我说我真不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也不能长成这样啊,Asian(亚洲人)怎么能是恐怖分子呢?然后他们就说,那你出去,倒退着从出口走出去。

我特别害怕,我犯了擅闯联邦机构的罪行,他当时真能开枪击毙我,我就退出去了。退出去以后,我说对不起对不起,走了走了。人家说不许走。我说为什么呀?他们说你到入口来(入口有一套安检设备),把包什么的都放进去,就跟机场一样。他们重新把那一整套安检设备打开,重新把入口的门打开,然后说你进去吧!哎!一分钟以前还要击毙我,但只要我守法,他就把那个门专门为我开了一次,安检为我开了一次,让我进去了。我当时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但是真吓出我一身冷汗。所以大家一定要事先知道,到美国任何联邦机构去,千万不要犯我这种错误,一着急从出口进去了,一下子人家拿枪对着你,你要再敢摸一下兜,人家当时就能开枪。所以你得马上把手举起来,因为你手只要一往兜里伸,他们就能开枪击毙你。这是我第一次遇见枪。

第二次遇见别人拿枪指着我,是我夜里开车回家,有一位黑人兄弟抢了我一部N95手机。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枪这个玩意儿,真是挺可怕的一个东西,在美国随时随地都可能有人掏出枪来指着你。

第三件跟枪有关的事儿,是我正在家待着,“啪”一声枪响,吓我一跳,怎么回事?这声枪响之后,绝不超过一分钟,大批警车开到我家楼下,把我们吓坏了。警车来了七八辆,全都冲到楼下,堵满了。开始我还和我丈母娘、我老婆站在窗口看,然后警察拿着一个特别亮的手电筒,一晃我们,吓得我们赶紧蹲在那儿,趴在窗口。一看我们那个邻居,全家都给弄出来了,出来的人还挺多,都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然后警察厉声喝问,你是不是美国公民?我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见警察问话我才明白。这家的前女婿要看孩子,不让进,然后女婿就硬闯进去了,老丈人开枪打女婿。当然了,没有真冲着他开枪,只是震慑了他一下。打这一枪之后,一分钟那七八辆警车就冲过来了。警察厉声问那前女婿,你是不是美国公民?他说我是。警察说那你背诵宪法某某条权利。然后说,你既然是美国公民,你知不知道擅闯民宅,别人是有权开枪击毙你的——美国规定,你必须先开一枪警告,或者你先用话语警告他,直接上来一枪打他,那是不行的——他说我知道,接着又说我来看孩子,如何如何,解释了半天。我就觉得,人人有枪的国家也挺可怕的。老丈人冲前女婿都能直接搂一枪,太吓人了。最后弄到半夜,人都带走了,带到警察局去了。

第四次是我家里被偷了,被偷以后,我很愤怒。因为那时候我妈还没跟我住,我住的地方比我妈住的地方大,我妈趁我不在,用我的地方开Party。美国大部分住宅都有和保安公司连着的警报器。我那儿的警报器特别全,有医疗的、报警的和火警的,都在一起。我妈也不知道碰着哪儿了,一杵杵到警报器上了,以为那是空调。结果警报开始响,她又乱杵,杵了一分钟以后,警车也来了,救护车也来了,救火车也来了。因为我妈把三个警报器全给杵了。结果人家都来了。我妈说对不起,根本没事儿,我正在开Party,想开空调。而且我妈居然鲁莽之下,一剪子把我那3个警报器的线全剪了,因为她也找不到密码,不知道用什么密码关那个,就直接给剪了,导致我家没警报器了。我家没警报器这件事儿不知道为什么被小偷得知了,我家就被偷了两次。

后来给我家修空调的那位,他家里有好多枪。因为花几十块钱就能考一个枪证,然后他天天鼓动我,说你弄两把枪,咱一块儿玩儿去吧,还能打猎。我们住的那个市,报纸上专门登出来说,我们有个湿地公园,那个湿地公园里不知道是家养鸭子,还是什么品种的鸭子混在一起,繁殖特快,跟那些野生动物争食,搞得一塌糊涂,鸟粪到处都是。你就可以打那个鸭子,没问题。

后来大伙儿都说买把枪吧,可以防个身,我真去买枪了。本来都和卖家谈好了,拿了一把499美元的枪,倍儿高兴。我老婆说,这把枪保证在咱俩吵架的时候,被我用来打死你,而不是用来打小偷的,说咱别买了。于是就没买。

虽然美国人人有持枪权利,但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买枪。美国有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of America)(NRA)协会。有的翻译成“全国步枪协会”,有的翻译成“来复枪协会”。我最喜欢的几个中文翻译词,最准确、音又准、意思又对的,就是“雷达”和“来复枪”。因为Radar,翻译成“雷达”,正好把它的原理都解释出来了,就是电磁波达到了你那儿,这个翻译太好了。“来复枪”也是,因为它就叫Rifle,本意是膛线的意思,但那个枪栓就是来复、往复的,所以翻译成“来复枪”。

这个协会是美国第一强大的民间协会。协会的主要成员在南部,包括在南部长大的布什总统,也是NRA的会员。在南部各州,像得州,你直接在集市上就可以买枪。加州比较谨慎,加州有专门的枪店,得有执照才能卖枪。纽约州管得最紧,但是这事儿太可笑了,美国禁枪最严的是纽约,犯罪率最高的也是纽约。可见犯罪率和禁不禁枪没什么太大关系。瑞士也是全民持枪的国家,持枪率非常高,和美国差不多。但瑞士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犯罪率最低。

南部和西部的人民是美国牛仔的重要来源,其实美国牛仔都在西部、西南部,以西南部的得州为主。美国的牛仔精神,来自于西部,尤其是西南部,所以在西南部,枪支最普及,而且当地政府是持枪权最大的拥护者。美国是一个尚武的民族,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一个文人民族,美国是一个横枪跃马的民族。美国甚至在历史上大迁徙的时候,有许多人跑到西部,那些49ers(淘金者)去淘金的时候,都没有镖局,全是父亲、丈夫、儿子拿着枪保护家庭。枪在美国是一个强大的文化,以致里根总统被刺杀差点儿死了(幸亏打到右胸了,肺都打穿了,还打死了一名保镖),他都坚持不禁枪。而且他有一句名言说得特别好,他说“枪不杀人,人杀人”。除了里根总统这句名言以外,美国人还有一句更重要的话,也是我重点要说的,就是权利问题。

美国人说,枪不是一种工具,枪是一种权利。

我个人是支持持枪权的,虽然美国总统有四位都是被枪打死的,但是美国始终也没真的禁枪。我觉得一个根本性的原因,是美国有权利的概念。就是说它是好是不好,不是由政府决定的。放鞭炮虽然不好,可那是我们民族的传统,我们民族世世代代就得放鞭炮。我们结婚不放鞭炮,就觉得这是假的,这婚就没正经结。我们过年没放鞭炮,这年就没过。西班牙奔牛节的时候,一堆人,好几万人跟着牛一块儿乱跑,踩死过人,但那就是他们的传统。而持枪就是美国的传统,而且持枪好与不好,不能由政府来决定。

关于放鞭炮这事,我想说说民众之间的权利冲突问题。你有玩枪的权利,但别人有不吃枪子儿权利对吧。同理,你有放鞭炮的权利,别人有安静的权利,你吵着别人你就是不对,你的权利无权建筑在剥夺他人权利的基础上。简单点说,你可以放鞭炮,但你可以去郊区放。不吵着他人,也不污染空气。你看你为了不给我们添乱,跑到美国去放鞭炮,这点就很赞。

其实在美国,并不是人人都喜欢枪,没枪的人也有很多,虽然有两亿多支枪,但是有枪的人大概只占一半。喜欢枪的人有一堆枪,他喜欢收集枪,家里放好多枪。虽然并没有那么多的美国人喜欢枪,可是绝大多数美国人都反对禁枪。除了那些喜欢枪的人以外,更多的人是怎么想的呢?这叫两害相权取其轻,会有人拿枪杀人,当然汽车也会撞死人。但如果给政府开一个先例,违背美国的权利法案,那是不行的。因为美国权利法案第二条清楚地写道:纪律严明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这是宪法写的,美国人民有这个权利。

当然犯罪是另外一回事。我就说在合法的情况下,你突然要禁止我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还是民族的传统,那是绝不行的。所以即使那些不持枪的人,其实就是有这个想法:在这个国家,永远不能开这种先例。所以禁枪在美国,其实没什么可讨论的,就是每次出现血案的时候,大家拿出来说一说。像2012年在电影《蝙蝠侠前传3:黑暗骑士崛起》首映礼上发生的严重枪击案(坐观君注:这次枪击案造成12人死亡,58人受伤),奥巴马也只是谴责那个人说冷血,但没有提一个关于枪的字。所以枪是美国文化,永远也禁不了的,就像鞭炮在中国是永远也禁不了的。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下)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下)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上)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上)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上)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上)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下)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下)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上)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