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晓说》:莽莽俄罗斯(一)

高晓松《晓说》:莽莽俄罗斯(一)

有声读物」「2019-12-23」「晓说」 《晓说》是2012年3月高晓松开始主持的网络脱口秀节目。在每周30-40分钟一集的节目中,《晓说》每期由主持人高晓松谈论一个热门话题,打造视频化的“高晓松专栏文章”
时隔三年,高晓松再度寻访俄罗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是否依然静悄悄?俄罗斯美女满大街,大妈为何尤其多?寒风料峭排队忙,人情冷漠总不变?天生自傲难自弃,...

时隔三年,高晓松再度寻访俄罗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是否依然静悄悄?俄罗斯美女满大街,大妈为何尤其多?寒风料峭排队忙,人情冷漠总不变?天生自傲难自弃,难入欧洲边缘化?寻访俄罗斯,大帝国的小世界!

本期节目带您寻访俄罗斯!如今,俄罗斯的夜,从黑漆漆一片变成了灯火通明;俄罗斯的车,从寥寥可数变成了豪车遍地...有些改变了,但有些依然没变,例如热衷排大队和严寒下面无表情的脸...他们的过往有怎样的故事?请看《晓说2》第35期《莽莽俄罗斯(一)》

俄罗斯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资源能够自给的国家之一,矿产资源蕴藏量丰富,可小芳却认为,俄罗斯资源数据有水份,这是为啥?

再去俄罗斯,依然感慨俄罗斯姑娘之美!更让人感慨的还有俄罗斯老太太多,大量地方都是老太太在工作,从飞机场到餐馆,各种地方都是。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在美国参议院有华人面孔,州长、部长也曾有华人出任,然而这些在俄罗斯是不可能出现的,别说部长、州长了,弄个唐人街都是万万不可能的,究其根本原因是什么呢?

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是两个非常非常不一样的城市。莫斯科: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圣彼得堡:我就是你。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下)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下)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上)

高晓松《晓说》:上海大班(上)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上)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上)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下)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下)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上)

高晓松《晓说》:普京的克里米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