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科学怪人》两百年前的人造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科学怪人》两百年前的人造人

有声读物」「2020-03-18」「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第一本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说的不仅仅是一个科幻故事,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探讨的其实是人性。人总会有种种的好奇心,但好奇心真的是好的吗?我们应该百分百...

第一本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说的不仅仅是一个科幻故事,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探讨的其实是人性。人总会有种种的好奇心,但好奇心真的是好的吗?我们应该百分百相信自己的理性吗?这个两百年前的人造人故事中已经有了太多先锋、前卫的观点,抛出了很多疑问。我们在阅读中可以发现明显的性别观点和对人类中心主义思想的反思。

创造一个东西出来,然后被创造的东西却不完美、却犯错误,因此你开始怀疑这个创作到底是不是对的。这种想法一直根植在西方的传统里面,乃至于第一本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出现的时候她干脆就用了这样一个母题,所以它的副标题叫作——或者现代版的普罗米修斯。意思就是这个维克多·弗兰肯斯坦可能就是一个现代版的普罗米修斯,干了一件不该干的事,做了一个不该做的创作,获取了一些不该有的知识,就好比当年亚当跟夏娃吃了这个乐园里面的那棵不该碰的树上面的禁果,于是你以后有了知识、有了理性一样。这个东西是有问题的,人不能够盲目相信自己的理性,相信自己的创造力。人总会有种种的好奇心,但好奇心真的是好的吗?

人是有界限的,人不应该过度逾越自己的界限。然后我们在这个小说里面看到,无论是科学怪人自己也好或者是创造它的弗兰肯斯坦也好,在他们最孤苦、最无助、最痛心的时候,他们都能够在大自然里面得到一时的安慰,他们能够感觉到大自然这个上帝真正所创造的东西是那么的美好。相比之下,人类所创造出来的、试图伪装成生命的东西却是那么的丑陋、那么的邪恶。所以《科学怪人》这本小说从一面世开始就是个畅销书,直到今天每一代的欧洲的年轻人、西方的年轻人在读它的时候,其实都等于在不断(被)提醒人类是有界限的,你不要盲目相信理性。

他们相信知识、他们相信科学、他们相信发现跟发明,认为这些领域上面伟大的成就是人类最终极的荣耀。没错,他们听起来都是科学理性,但是一个人想献身于这种事业的背后则不是理性的,却是一种情感的推动。你从事的或许是一个最理性的一个研究,例如数学,但是驱使你去把整个身心投入到这个领域里面的,却是一种你可能解释不了的热情跟欲望,你要小心它。

典型的男人是这样一种人:他们被教育成要追求荣誉、追求光荣、要优秀过别人、要竞争、要比较,而在追求自己的事业成功的过程之中可以完全不理会家人、可以抛妻弃子,家人什么都不重要,跟别人的爱呀友谊呀也都可以丢到一边去。只有这样子,你才能够成为一个成功的、优秀的、有狼性的男人。而女人是什么呢?女人则被教导成你永远要关爱其他人,你永远要关心别的人,对一个女人活在世界上来讲,首先重要的就是你的家庭关系是不是和睦,你跟你父母的关系怎么样,你跟你的兄弟姐妹怎么样,你跟你的丈夫关系又是怎么样。

《科学怪人》这本书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原来怪人比人类还有人性,真正的科学怪人是那些因为科学而发狂的人类。——梁文道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