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大唐西域记》被人遗忘的唐三藏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大唐西域记》被人遗忘的唐三藏

有声读物」「2020-03-18」「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在瓜州的榆林窟里有一幅玄奘取经图,而历史上真实的玄奘法师和瓜州的关系当然不只有这幅画。关于玄奘取经的事情大家已经知道很多了,本集我们重点来讲一讲这...

在瓜州的榆林窟里有一幅玄奘取经图,而历史上真实的玄奘法师和瓜州的关系当然不只有这幅画。关于玄奘取经的事情大家已经知道很多了,本集我们重点来讲一讲这本《大唐西域记》,这份玄奘交给唐太宗的报告到底有什么价值?它除了是人们挖掘印度古史时唯一可依靠的记录之外,我们还能从中得到什么?

佛教强调的是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没有本质、都没有自性,这都是缘起产生的。比如说我这个眼镜为什么遇到阳光或者紫外线它会变黑呢?是有它的原因的,并不是这个镜子的本质。这个原因你能够推究到制造它的材料跟它的工序上面去,然后到那些材料上面,我还能够再去分析这个材料是由什么构成,一路这么推下去,你自然会推出一个结论,这是什么结论?就是佛教常讲的“空”这个字。很多东西都是空的,那么如果所有东西都是空的话,没有自性的话,那么还剩下什么是“有”的呢?如果什么东西都空掉的话,那就像很多人今天搞野狐禅的说:“什么都是空,所以你学佛不学佛也就没有分别了,不要执著。 ”很容易变成这样。

那另外一派呢,就是唯识。唯识所谓的“有宗”,他们强调的是什么呢?他们一开始产生要解决的问题是轮回的问题。为什么轮回是个有待解决的问题呢?你假如说所有东西都是空的,连我都是空的,我是不存在的。好,接下来问题来了。那么请问轮回的时候是谁在轮回呢?那我如果是空的,没有本质的,那我死了之后这个我又怎么还能轮回呢?为了要解决这个问题,你就必须要推论出这个轮回如何可能,你就必须要找到一些所谓“有”的东西。这俗说叫作有宗,这是唯识学派。那么唯识学派发展到后来是一个非常精巧复杂的哲学上的知识论的东西。那么当年中国这两派之间,在先后传入之后已经造成了中国佛教界很多的混淆。

所以从功劳来讲,我觉得玄奘法师是极大限度的把汉语改造成了一种适合于这种印欧语言,曲折精炼复杂思考的一种哲学语言。但是另一方面,就使得这个佛教是完全远离中国老百姓。所以后来很快我们中国人是受不了这一套的,于是接下来我们看到中国人真正欣赏得了的佛教是什么呢?别给我来那么多理论,别给我来那么多复杂的法门,我只要一样东西。比如说净土宗,我专心念好“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我就搞定了,你别管我什么佛法佛理的。要不然就像禅宗,那么我们是能够一下子透过一个机缘顿悟的。中国人还是比较适应的是这一套,所以玄奘法师他在中国变成了,在我看来历史上最吊诡的一个人物:一方面,是全中国人最知道、最清楚、最有名的和尚。另一方面,我们却绝大部分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

印度哲学跟中国哲学本不相同,玄奘所传绝迹东土一千多年,要直到现代我们才逐渐能够理解当年玄奘法师所要告诉我们的道理。——梁文道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