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千零一夜】:《金阁寺》该死的极致之美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金阁寺》该死的极致之美

有声读物」「2020-03-18」「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1950年,一场大火焚毁了日本的金阁寺,这个在当时轰动全日本的社会事件的起因却很离奇——只是由于一个见习僧人太过于嫉妒金阁的美。日本小说家三岛由纪夫从这...

1950年,一场大火焚毁了日本的金阁寺,这个在当时轰动全日本的社会事件的起因却很离奇——只是由于一个见习僧人太过于嫉妒金阁的美。日本小说家三岛由纪夫从这件事中得到灵感,写下了《金阁寺》。追求极端的美会带来毁灭,像是火烧金阁,也像是三岛由纪夫之死。或许你也该小心那个可能会压垮你的“金阁寺”。

三岛由纪夫苦练他的肉体,但是他仍然觉得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就像小说《金阁寺》这个小说里面的沟口而言,是一个虚幻的、不现实的。他不是太肯定这些东西都存在吗?眼前我看到的东西是真的吗?我这个身体我那么苦练它,练得满身健美的肌肉,充满了一种雄性气概。但是它是真的吗?他觉得可能还不是。那真的东西是什么,真的东西可能是在身体里面打开才看得到。怎么叫打开身体?他在另一本名著《太阳与铁》里面曾经讲过这样一件事:他说一个肉体,如果没有办法流鲜血出来,这个鲜血没办法流出来那就太可惜了。为什么呢?因为只有鲜血都由内而外地在这个肉体的肌肤上面流淌的时候,这个身体内外的隔阂才能够完全打穿,你才能够完全知道这叫作美的存在。

三岛由纪夫曾经这么讲过:他说一个人的肉体只有在最痛苦、备受折磨,比如说切腹那一刹那的时候,那种极痛的状态,你就会觉得:啊,原来我的身体是存在的。就像我现在脚受伤我知道我的身体存在。但是三岛由纪夫一直要追求这种实在的存在感,他觉得世间都是虚幻的,他沉湎于一种古怪的哲学思想。于是有这种想法,那么的虚无,那怎么样去肯定世界是不是存在?那也许说不定我切腹,极痛地逼近死亡,这个死亡会否定掉我的肉体、否定掉我的生命、否定掉我的存在。但是在那一刹那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这么痛,我果然是存在的,我果然是实在的。他要追求那一刹那。但是这一刹那,他对这一刹那的追求,其实就跟小说里面的沟口对金阁寺的追求一样。

金阁寺的美那么的绝对,那么的崇高,它会把你一切的自主性,把你的人生都摧毁掉。在三岛的一生当中,我们很可悲地见到了,他到了最后,对于肉体的存在感的追求,转化成了一个对国家的极端的热爱跟盲目的推崇,这个东西也是他的金阁寺,终于把他彻底压垮了。

对最极端的美的盲目信仰终于会导致毁灭的结局,这不只是《金阁寺》这本小说的主旨,也是三岛由纪夫一生的写照。——梁文道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