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有声读物」「2020-03-20」「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历史上曾经有这么一个小男孩,他在9岁那一年,就碰到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的女神。他就跟很多为爱情痴狂的人一样,他要为那个女孩子写诗。这种事情我们很多...

历史上曾经有这么一个小男孩,他在9岁那一年,就碰到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的女神。他就跟很多为爱情痴狂的人一样,他要为那个女孩子写诗。这种事情我们很多人都做过,但是只有这个人,他为女孩子写诗,一写就写了几十年,写完了一卷还要写一卷。后来,那一卷就干脆成为整个世界文学史上面最高峰的杰作,这就是《神曲》。

炼狱第一章的第四句,“同时,我将为第二个国度歌唱”,意思就是,我现在要为第二个——我来了这个领域,就是炼狱——来写诗了,来歌唱了。这里面要注意哪个字,你知道吗?“我将”的“将”。

那个怎么这个“将”很重要呢?因为欧洲语文像意大利文,它是有时式的,比如说过去式、现在式、未来式。整个地狱篇里面,没有用过未来式,直到这一刻为止,在中文里面,这是整首诗第一次出现将要、将为、将来的“将”字。

这说明什么?时间在这里出现了,时间不是静止了。而且这个时间是指向未来的,是有未来的,是有希望的。地狱里面你是没有希望的,因为在地狱里面,你是永恒在那里面受苦受罚。但是来到炼狱了,你有解脱的希望了,所以有个“将”字在这里。

那么,为什么这个东西这么重要呢?因为这可以让我们看到,这个炼狱在各方面来讲都像我们人间城市的一个反照。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面,大概都不是圣人。但是,你说我们大奸大恶,恐怕也不是。我们都犯了一些小错误,我们都有一些品性上的问题。那我们这种人死了,按照天主教的讲法,那就要下去炼狱。而在炼狱那个世界,就跟我们这个世界,是差不多的。

尽管难免要用当时最通行的宗教语言和认识框架,可是我们应该认识到,但丁其实是用这些东西,去创造他自己的人间世界。——梁文道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荒原》繁华世界就是荒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荒原》繁华世界就是荒原